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17章 针锋相对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打了小爷的人就想走,你觉得你…走得了吗?”正当五长老带着胡艳要离开的时候,一道充满冰冷的杀意的声音从云韵的住所里面传出来。

    在听到了这道明显的男人的声音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愣,而胡艳则是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她正愁找不到机会来对付云韵呢,如今云韵带回来的男人竟然主动跑出来,那真是太好了。

    “谁敢大放厥词?”五长老冷哼了一声,她听出来这个声音是男人的声音,如今的飘渺宗之中,只有云韵带回来的一个男人,也就是说,这一道如此张狂的声音就是那个男人发出的。

    一想到一个外来的野男人竟然敢对自己大放厥词,本就脾气很不好的五长老顿时露出了冰冷的杀意。

    云韵的师尊也脸色一变,目光看向建筑内部,她本想将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如今看来是不可能的,她轻轻叹息了一声,脸上带着无奈之色。

    唯有月舞在听到了项阳的话后,心神颤动,脸上带着不可思议之色转过头去,就见项阳一脸阴沉的从住所里面走出来,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杀意就越浓。

    “小阳,不要冲动。”项阳还没有接近,月舞连忙对他摇了摇头,然而,项阳却一脸心痛的看着月舞脸上的巴掌印,温柔的说道,“小时候总是你一直在保护我,现在我长大了,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的,不管是什么人欺负了你,我都会让她百倍偿还。”

    “可是…”月舞心中感动无比,同时却又非常着急想要劝阻项阳不要冲动,这里可是道门飘渺宗,而不是世俗界的地方,在这里高手如云,修真强者多不胜数,而项阳只是一个还未突破到金丹期的世俗之人,如何有底气能够与胡艳和她师尊对抗?

    “师尊,就是他,就是这个野男人毁了我的法宝。”月舞刚想继续劝阻项阳,胡艳在见到项阳走出来的时候,顿时犹如见到了生死仇人一样,红着眼睛怒吼着。

    胡艳资质平庸,如果不是仗着她师傅的疼爱而倾斜了大量的修炼资源的话,她也不可能修炼到金丹中期的境界,而且,她的法宝也是她师尊赏赐的,虽然只是低级的,但好歹是法宝啊,总比没有好多了,被项阳毁了之后,她心中对项阳的怒火就算是三江九海之水也浇不灭,恨不得生吃项阳的肉喝项阳的鲜血。

    “你说是他毁了你的法宝?”五长老在听到了胡艳的话后,脸上的表情明显变得不自然了起来,非常明显的是,项阳只是一个先天境界也就是筑基期的小辈,而胡艳可是金丹中期的高手,二者的实力对比犹如天地之差一样,而胡艳竟然说项阳毁了她的法宝,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这是睁眼说瞎话。

    自己的弟子竟然当着自己的面乱说话,这让五长老心中充满了愤怒,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外人在的话,她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

    三长老刚开始见到项阳走出来后,本来已经觉得这件事情可能会出现对自己的徒儿这一方不利的一面的时候,在听到了胡艳的话后,她顿时露出了冷笑之色,“笑话,他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如何能够毁了你的法宝,难不成说你一直在胡说八道吗?”

    月舞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她很清楚,只要坐实了胡艳实在胡说八道,那么,无论项阳做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没有胡说八道,就是他毁了我的法宝的。”胡艳生性善妒,本身就不是什么聪明人,并且此刻她心中全都被对项阳的怒意给充斥着,自然没有感觉到自己说的话对自己不利。

    “你不是说是他与云韵一同出手毁了你的法宝吗?”五长老冷哼了一声,对于自己这个徒弟的榆木脑袋很是郁闷,自己怎么就收了这么一个笨蛋弟子呢,简直是太丢人了。

    她打定主意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训胡艳一顿,要不然的话,这明显是在坑师傅啊。

    “不是,云韵那个贱人并没有动手,真正动手的人只有他一个人。”胡艳的脑中全都被对项阳的怒火给充斥着,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这么说的后果是什么,她咬着牙看着项阳,恨不得扑上去咬几口。

    见到自己的徒弟一而再再而三的咬定是项阳毁了她的法宝,五长老知道胡艳不可能说谎骗自己,况且,就算是想要骗自己也不可能说如此低级的谎言,她沉默了一会儿后,并没有时间去生自己徒弟的气,而是将目光看向项阳,眼中露出奇怪之色,“你到底是何等修为?”

    三长老也同样好奇的看向项阳,她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徒儿云韵说要去世俗界带一个云韵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男孩回来帮助徒孙筑基,没想到这个男人的修为似乎不止表面上的筑基期巅峰。

    身为道门的修真者,虽然没有去过浩瀚无边的修真界,但是也算是正规的修真者了,她们自然清楚 ,修真者的手段诡异莫测,有很多手段可以越阶挑战,只是,筑基期还是属于凡人的范围,想要越阶挑战金丹期的高手似乎难度有些大了,还未听说过有谁能够做到这一步啊。

    也难怪三长老和五长老吃惊了,据她们所知,就算是道门号称年轻一辈的第一天骄的剑尘也无法做到凭自己的力量越阶挑战金丹期的高手,她们不信随便一个人就是超越剑尘的天骄。

    “难道他身上带有高手留下的手段吗?”两人心中自语着,几乎肯定了项阳能够毁了胡艳的法宝肯定是靠着他的长辈留在他身上的其他手段。

    最为吃惊的要属于月舞了,月舞非常清楚胡艳的修为是何等的强大,那是能够御剑飞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金丹期强者,甚至比自己的师傅还强了一筹,而项阳竟然能够毁了她的法宝,难道说一段时间不见,项阳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如此强的程度了吗?

    想到项阳的修为突飞猛进,远远将自己甩在身后,月舞不仅没有露出开心之色,反而觉得心里一阵无力,柔柔的眼神看着项阳,心中自语着,“难道我就真的追不上你吗?”

    一直以来,月舞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她都一直在默默的追赶项阳,期待着自己有一天就算是无法超越项阳,也不能被项阳落下太多,那样的话才能够紧跟项阳的身边,而如今,见到了项阳修为突飞猛进,她心中带着惊讶欣喜之余却又非常的无力。

    在场的几人心里面的想法不一的时候,项阳则是咧开嘴笑了出来,背负着双手,上前一步,神情淡然的站在五长老和胡艳的面前,对着五长老说道,“这位前辈想要知道晚辈的修为还不简单,让你的徒儿跟我比上一场就是了。”

    项阳知道月舞脸上的巴掌就是胡艳这个女人打的,心中对她愤怒无比,若非在飘渺宗之中容不得自己放肆的话,项阳早就将胡艳暴打一顿了,如今,他做能做的就是与胡艳光明正大的决战,然后光明正大的打她,让她无话可说。

    “你想与我的徒儿比试?”五长老听了项阳的话后顿时眯起了眼睛。

    “放肆,你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如何敢与金丹中期的高手挑战,快退下。”三长老则是叱喝道,她这句话虽然是叱喝,但是谁都能听出来明显是保护项阳。她虽然不认识项阳,但是想到项阳是自己的徒儿带回来的,自然要出声帮助项阳。

    “多谢前辈好意,但是晚辈心意已决,只是不知道这位金丹中期的胡艳前辈可敢答应我这个筑基期的后生晚辈的挑战呢?”项阳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但是在胡艳看来却是讽刺的笑,一想起自己的法宝是被项阳给毁坏的,她顿时怒火中烧,忍不住喝道,“打就打,难道我害怕你一个筑基期的小辈吗?”

    “好,生死决战,不死不休。”

    项阳的眼中绽放出冷厉的光芒,冰冷的眼神直接看着胡艳,这一刻,他的发丝无风自舞,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在酝酿着,就仿佛是一头潜伏着的只待暴起的暴龙一样。

    这一刻的项阳的风采动人,一代龙冕至尊的气势毕显无疑,在三长老和五长老的眼中,项阳虽然修为不高,只是筑基期巅峰,但是却拥有着一股就连她们身为元婴期高手都有所不及的气势,这股气势是那种长期处于无敌的地位的强者才能够养成的。

    两人感受到项阳的气势后,顿时眯起了眼睛,心里越发肯定了项阳的不凡之处。

    而胡艳则是脸色发白,原本就犹豫着不敢答应项阳决战,此刻在感受到项阳的气势之后,由其项阳还打算她的眼神闪烁不定,更加不敢答应下来了。

    “你真的未凝聚金丹?”而这个时候,三长老则是脸上带着好奇之色看着项阳。

    “我有没有凝聚金丹,等会儿一战过后前辈岂不是就知道了吗?”项阳淡淡的说着,他并不知道三长老的身份,以为对方和胡艳是一伙的,心中对她不喜,并没有给好脸色看。

    “小阳不可对师祖无礼。”见到项阳气势张扬就连对祖师说话都是如此,月舞忍不住开口喝道。

    “原来前辈就是舞姐姐的师祖,小子无礼了,不过前辈身为长辈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孙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您这个长辈当的还真是不咋地。”月舞原本是好心好意的要提醒项阳注意说话的语气,没想到项阳在知道了三长老就是云韵的师傅后,不仅没有态度变好,反而歪着脸,露出了淡淡的冷意。

    很显然,项阳的笑意并不是什么善意的,而是对三长老这个当长辈的嘲笑,无疑再说,‘你身为一个长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孙被人打了一巴掌,你还好意思当长辈吗?’

    项阳本来以为三长老是胡艳一方的,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是云韵的师傅,身为师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孙被人打,这让项阳对她更加不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