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401章 朝阳似火、英雄迟暮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当唐门的人愤怒无比的时候,项阳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朝着张凌霜和剑尘所在的地方御空飞去,他背负着双手,御空踏步,闲庭信步如履平地,翩翩若神仙中人。

    “吼…”

    “小心!”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声从身后传过来,紧接着则是张凌霜惊骇欲绝的大呼声传过来。

    在身后那一声怒吼声传过来的时候,项阳就已经察觉到了一股凛然的杀机带着强大的力量呼啸而来,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转身,右手握拳,一拳轰出。

    “轰!”

    “碰…”

    这一拳轰出去,项阳并没有动用真元,只是凭着肉身的力量,这一拳,更强,更加充满了暴力。只听一声巨响响起来,只剩下半截身躯的百毒兽直接被轰爆,但是奇异的是,百毒兽被打爆了之后,竟然不是散发出五彩斑斓的毒血,而是五彩斑斓的光芒洒落下来,项阳来不及撑起护体罡气抵挡这股毒烟,浑身都被包裹在其中。

    这股毒烟非常诡异的凝而不散,竟然直接包裹着项阳不断的朝着他体内钻去,项阳神情不变,九彩真元流转着,真元化火,以炼火之法,将真元化为九彩火焰燃烧起来。

    “滋滋滋…”

    张凌霜和剑尘飞过来的时候,就见项阳方圆一米之内都被浓郁的几乎要实质化的毒烟给包裹着,在其内则是有九彩火焰真在燃烧着,然而,这毒烟却非常难以烧毁,就算是以项阳的真元之火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将之全部焚毁。

    “怎么办?”张凌霜面露紧张之色。

    “不要冲动,这是这头怪物已经将要凝聚成功的内丹爆发出来后所蕴含着的毒雾精华所在,更是汇聚了它死后的灵魂信念,以自身的灵魂驾驭着最后的力量发出的最强的攻击,若是被这股毒烟碰到的话,就算是你我也无法挡不住,瞬间中毒而亡。”剑尘拦住了想要冲过去的张凌霜。

    剑尘刚刚只是被百毒兽一掌拍中就身中剧毒无法抵挡,而如今,包裹着项阳的毒烟可是百毒兽的内丹精华所在,毒素比剑尘所中的不知道要毒了多少倍,若是他们贸然闯入其中的话,恐怕坚持不了几个呼吸就会中毒而亡。

    “可是他全身都被毒烟围住了,怎么办?我要怎么样才能帮他?”张凌霜说着的时候,紧张得快要哭出来了,尽管身处毒烟之中的是项阳,但是她却比项阳更加紧张。

    “不用担心,不对,你看,他好像没有中毒。”剑尘虽然震撼,但是并没有张凌霜这般紧张,他冷静的看着项阳,却发现身处在毒烟包裹之中的项阳并没有中毒的迹象,反而非常淡定的驾驭着九彩火焰燃烧着毒雾。

    “真的没事,太好了。”张凌霜见了之后顿时高兴的叫了出来,就好像是小孩子一样的表情看得剑尘暗暗皱着眉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那是什么?”

    这时,更加令人感到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项阳的衣服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一条红色的小蛇,小蛇非常兴奋的在毒烟之中游走着,所过之处,所有的毒雾全都被小蛇给吞吃了。

    眨眼间,将项阳方圆一米范围那些包裹着的毒烟竟然在瞬间就全都被小红蛇吸入口中。

    “嘶嘶…”小红蛇吞吃了所有的毒烟之后,非常高兴的晃着脑袋钻回到项阳的衣服里面,直接缠在项阳的手臂上一动不动的,但是项阳却明显察觉到小家伙似乎正在消化刚刚吞噬的那些毒烟。

    “小家伙还真的以剧毒为食,只是为啥感觉不太对劲呢。”项阳觉得奇怪,刚刚想要让小红蛇去对付百毒兽的时候,小家伙却不肯,现在才出来捡便宜,难道小家伙只要精华的部分,反而对于百毒兽不屑一顾吗?

    “我的衣服…”他心中想着等以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小红蛇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忽然间一阵凉风吹过来,他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低下头去一看,顿时脸色一变,身形一闪顿时消失不见。

    “这家伙…”

    张凌霜和剑尘看着衣服全都被毒烟给焚毁了的项阳消失后,他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尤其是张凌霜,俏脸羞红一片,却又掩饰不住心中的欢喜。

    两人就在原地等待着,心里想着项阳去找件衣服穿上后应该会再回来,然而,他们左等右等,过了许久,却依然没有项阳的踪影。

    “……”

    过了半个小时后,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均看出他们心中的郁闷。

    “他…他不会回来了吗?”剑尘率先问道。

    “我怎么知道。”张凌霜闷闷的回答着,心中则是想着肯定是剑尘在这里项阳才不好意思回来了,想到此心中就一阵不爽,哼了一声,直接御剑飞行朝着天海市飞去。

    “这…”

    剑尘摸了摸脑袋,脸上带着郁闷,嘀咕道,“身为一个绝世剑客,怎么会耍如此手段?”

    在剑尘看来,剑客本就需要有一颗百折不饶的剑心,剑心磅礴,剑气浩荡,则无敌于天下。

    剑客者,不屑于施展一些小手段,因为他们的性格犹如神剑一般刚毅、锋芒毕露,剑尘觉得项阳这等强者,性格定然与他一样,但是,他愣是没想到,他想错了,项阳完全不是那种人。

    “我一定要找到你,一定要弄明白你与我天剑宗到底有何联系。”剑尘在原地站了许久之后,低声自语着,无论是为了要挑战项阳,或者是要弄明白项阳的‘万剑诀’到底是哪里学来的,他都一定要找到项阳。

    “张姑娘等等我。”

    剑尘觉得张凌霜定然知道项阳在什么地方,于是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张凌霜的身后朝着天海市追去。

    ……与此同时,正当张凌霜以为项阳回天海市而追上去的时候,项阳却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唐门的后山找到了唐门老祖。

    唐门的后山并没有建筑,只是开辟了一个个石洞作为在唐门的众人闭关的场所,半山腰之中环境优美,风景艳丽,花开满地,可惜的是,这些美艳的花朵大多数是各种毒药毒草,如果这些美丽的花草不带着剧毒的话就美妙多了。

    “你来了。”

    当项阳来到的时候,唐门老祖正坐在石桌边上煮茶,他的面容枯皱,须发皆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迟暮之年的普通老人一样。

    他看到项阳的时候,脸上并没有露出吃惊之色,仿佛早就料到了项阳会来一样,正在兀自喝着茶,轻声笑着说道,“想必就算是我给你倒一杯茶你也不会喝的,我就不费功夫了。”

    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就好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样,完全难以看出刚刚的两个人经过了一场生死大战。

    “谁说我不喝茶了,正口渴着呢。”项阳直接在唐门老祖的对面坐下来,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饮尽,咂咂嘴道,“好茶,好茶,再来一杯。”

    说着的同时,项阳又倒了一杯喝下去,这才舒舒服服的呼出一口气,觉得满心舒爽,将刚刚被剑尘和张凌霜看光了的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一想到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一身衣服全都被毒雾给腐蚀掉,并且被剑尘和张凌霜给。看。光。了,项阳顿时心中郁闷的不得了。

    “被张小妞看光就算了,反正大不了以后从她身上看回来,竟然被剑尘那混蛋给看到了,真是失算了。”

    项阳心中嘀咕着,觉得郁闷极了,这个亏是注定补不回来了,难道他还能从剑尘身上看回来吗?

    唐门老祖虽然表面上神情淡然,但是他心中却不如表面上这般淡定,而是一直注意着项阳,当他看到了项阳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的时候,顿时心里一突,就连拿着茶杯的手也颤抖了一下,但是他表面上则是带着无所谓的神情,淡淡的说道,“你所为何来?”

    项阳笑眯眯的看着唐门老祖,“你觉得呢?”

    “动手吧,但是我希望我死了之后,你能放过唐门,唐门从今天开始已经决定封山百年,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了。”唐门老祖轻声叹息着说道。

    “你以为我是来杀你的?”项阳听了之后顿时笑了出来。

    “难道不是吗?”唐门老祖脸上带着意外之色,在他看来,项阳之所以会来到唐门后山找他,就是为了要行那灭绝之事以绝后患。

    “以你现在的状况最多就再坚持个三五天罢了,我何必操起屠刀行那灭绝之事呢,再说了,你早死一天晚死几天关我什么事情。”项阳呵呵笑着看着唐门老祖,他真的不是来杀唐门老祖的,他只是听到了唐门老祖传音给唐门上下说要封山百年,心中觉得奇怪,再加上想要远离剑尘那货,就来到唐门后山了,并没有想太多其他的。

    “多谢,你已经拿走了唐门千年来的七八层宝物,已经和唐门约定恩怨两清了,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唐门老祖轻声说道。

    虽然说他已经要死去,人死如灯灭,唐门的事情自此跟他无关,但是一想到项阳将唐门藏宝库给搬空了,他依然心里抽搐。

    “放心吧,我虽然有仇必报,但是并非是喜欢行灭绝之事的人,既然我已经答应了放过唐门,只要唐门的人不来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在对你们出手。”项阳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显得自然而又悠闲。

    “我相信你不会反悔的。”唐门老祖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是我年轻的时候在一处奇遇之中所得到的一门关于炼药方面的秘籍,我本想留着等到修为突破到金丹期后再来用上面的方法炼丹的,但是如今看来对我已经没有用了,还不如送给你。”唐门老祖说着的时候,将一枚玉简递给项阳,上面流光转动着,显得非常不凡。

    项阳也不怕唐门老祖会在这上面动手脚来暗害自己,他轻声一笑,直接将之收进储物戒指之中。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想你可以走了,唐门马上要封山,已经不适合招待客人了。”见到项阳已经将玉简拿走,唐门老祖不再跟项阳客气,直接下达撵客人的话。

    “你是第一个这么直接撵走我的人,哈哈。”

    项阳并不生气,而是笑着站起身来,他的身形在唐门老祖的眼中逐渐变淡,眨眼间就只剩下一个残影,一缕微风吹过,残影破碎,他却早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远离。

    唐门老祖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良久之后,他叹息了一声,“得罪了如此强大的人物,我唐门输的不冤。”

    而后,唐门老祖的目光看向天际,一缕朝霞已经升腾起来,朝阳如火,带着无限的希望,然而,唐门老祖的眼睛却逐渐的黯淡下来,英雄迟暮,想他身为唐门最强大的老祖,曾经纵横天下少有敌手,如今却也落得个迟暮的下场。

    “唉…”虚空之中,似乎有一缕惋惜的叹息声在回荡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