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297章 他走,我也走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项阳轻轻地摇了摇头,为那个征战沙场多年、为夏国的开创立下无数战功的秦老将军感到不值得,当年,这位老爷子戎马一生,经历过无数大小阵仗,是开国元帅之一,微风震慑八方。而如今,他躺在床上生死不知,后人却一个个在门外争先排挤对方,恨不得搞死家族的兄弟姐妹,当真是可悲可叹。

    “英雄迟暮,最是可悲。”

    轻声叹息着,项阳抬起头来看向秦月,一个长得和秦岚没有半分相似的女人,虽然和秦岚是堂姐妹,但是秦岚和她相比,一个是天上飞着的凤凰,一个却是地上跑的草鸡,简直是没有什么可比性。

    而且,秦越浑身化了浓妆,脸上的粉厚得都能够刮一层下来了,简直是让人见了都感到恶心。

    “怎么样?小帅哥,要不要跟姐姐去喝杯咖啡好好深入‘沟通沟通’呢?”

    秦月一见到项阳的目光看过来,以为项阳被她所迷倒了,顿时高兴极了,更加卖力的对项阳抛着媚眼。

    而且,当他一想到这个帅哥还是秦岚的朋友的时候,顿时觉得浑身发热,有一股热流从身下要流出来,不由得夹紧了两腿。

    项阳强忍着呕吐的感觉,转过头去看向秦岚,问道,“这个‘骚。货’是谁?”

    秦岚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秦月,我三叔的女儿。”

    “可惜了一个好名字,人却是一个‘骚。货’,不懂得自爱的人,就算是出身再怎么好也没有什么用。”项阳叹息着说道。

    秦月可是典型的红二代,而且由于秦老爷子还活着,如今的秦家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她身为秦家后人,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发展就算了,竟然整天只想着如何找男人,当真是太过于无耻下流了。

    “小白脸,你说什么?你敢骂我?”秦月原本还以为项阳是被自己给迷住了,心中正得意呢,没想到项阳竟然说出这么一番骂自己的话,顿时气的浑身颤抖着。

    随着她的颤抖,脸上竟然真的有一些粉末掉下来。

    “骂你怎么了。”

    项阳白了她一眼,“你有着别人做梦都想要的家世出身,却不懂得洁身自爱,每日里只知道找男人,败坏家风,像你这种女人,比红灯区里面那些伎。女还不如。”

    “你你你…”

    秦月被项阳的话气的浑身颤抖着,几欲昏过去,她出生于秦家大院,是开国元勋的后人,尤其是一个活着的开国元勋,她的身份简直是宝贵的不得了,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受到无数人的尊敬与奉承,何曾被人这样子骂过?

    “咕咚…”大怒大气之下,她又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反驳项阳,竟然直接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秦月…秦月…”

    秦家的一群年轻人顿时紧张的围上去,一个个假惺惺的看着秦月,同时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项阳。

    “你完了,秦月可是三叔的宝贝,如果出事的话,他肯定会撕了你的。”有一个年龄比较小的少年笑嘻嘻的说道。

    项阳翻了翻白眼,才懒得去搭理那个幸灾乐祸的少年,而是将目光看向秦月,发现后者有再次醒过来的趋势后,他顿时不高兴了,于是继续开口。

    “哎呀呀,这位大姐是心理素质太差了呢还是昨天被几个男人给弄得虚头了,怎么动不动的就要晕过去,真是太虚了。”

    “我就说了,年轻人,不不,这位大姐虽然不年轻了,但是你也不能每天换男伴啊,一换就是好几个,对身体不好的。”

    “……”项阳这话说完,使得刚刚被摇醒过来的秦越听到了之后一口气闷在胸中,又一次晕过去了,这次任凭其他人怎么摇晃都没有用。

    “你太过分了,竟然将秦月给气的晕过去了,这是秦家大院,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来乱咬人的。秦岚,他是你带来的人,难道你还不管一管他吗?”有一个青年站出来冷哼道。

    “这位兄台说话真是太没有水平了,当着我的面骂我是阿猫阿狗,唉,一般也只有那种没有什么水准,而又低素质的人才会这样子,我差点儿以为我走错地方了,秦家大院出来的人竟然会是一个如此低素质的人。”秦岚还没来及的开口,项阳就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也对,有些人呐,畜生不如,殊不知天地间所有生灵都是平等的,说这话是要遭天打五雷轰的呢。”

    “你说谁会天打五雷轰?”青年气得脸色铁青。

    “轰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顿时远处一道雷鸣声响起来,所有人全都呆傻了,看了看天空,晴空万里,这是晴天霹雳,难道真的是天打五雷轰吗?

    “不可能,怎么可能真的晴天霹雳,肯定是附近有人在放烟花。”

    青年强自镇定的说着,生意却已经带上了慌乱,他知道,在京都的地区,尤其是在这一片高官大院,是不可能有人放烟花的。

    “你别不信,在乱说话的话,等会儿那个雷就是打在你的脑袋上了。”项阳好心提醒道。

    “轰!”

    随着项阳的话音落下,远处又是一阵响亮的雷声响起来,青年原本想要继续开口的,但是一听到这个雷声顿时不敢动了,他的脸上挂满了汗水,一脸怨毒的看着项阳,却又不敢开口说话,真怕被五雷轰顶。

    不仅是那个青年,其他的秦家的后人也都一个个闭上了嘴巴不敢说话了,他们觉得项阳太过于邪门了,说会打雷就真的打雷,万一自己跟他对上的话,真的就被他诅咒的天打雷劈,那可就完蛋了。

    “喂喂喂,你们别不管我啊,我的手都快断了,能不能先让他发放了我啊…”

    最可怜的就是依然被项阳抓着,手臂疼的要死,却又断不了的秦守,他见到没有人理会他,顿时气的嘴巴都歪了。

    “滚吧。”

    一直抓着一个男人的手臂,项阳还没有这种嗜好,直接将秦守给松开来,冷冷的说道,“我来是给秦老爷子看病的,如果你们还把我拦在这里的话,耽误了秦老爷子的治疗,你们担当得起吗?或者说,你们本身就不想秦老爷子恢复过来,才特地来拦着我的吗?”

    “你…你混蛋…”

    “你胡说,我们怎么可能不让爷爷好过来?”

    “你这是赤果果的冤枉。”

    “……”

    听到项阳这么说,这一群秦家的年轻一辈全都慌了,这无异于把一个天大的屎盆子盖在他们的头上,天可怜见,他们真的没有想过要让老爷子出事啊。

    他们是内斗,但是却知道秦家有现在的威势全靠秦老爷子撑着,如果秦老爷子死了,那么,秦家在夏国之中的地位绝对要下降一大截。

    秦家的地位下降了,身为秦家的后人,一个个以往所能够得到的东西和待遇将会少了很多,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受了。

    “谁知道你是什么医生?爷爷地位尊贵,可不是什么人想要治疗就能治疗的。”

    “就是,说不定是秦岚让你来害死老爷子的呢。”

    “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还想给爷爷治病,那是不可能的。”

    “……”

    而后,一群人全都不断的反驳项阳,一个个骂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挽起袖子冲上来暴打项阳。

    项阳摇了摇头,对于秦老爷子拥有这群无能而又不孝的子孙而感到悲哀。

    秦岚也气的脸色铁青,心中对这群兄弟姐妹早就已经绝望了。

    “你们干什么?老爷子在里面接受治疗,你们却在外面吵超囔囔的成何体统。”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脸色严肃的叱喝着。

    “我二叔秦越,你的玄青软剑就在他的手中。”秦岚低声对项阳说道。

    “哦,看来我可以顺便将我的东西拿回来了。”项阳轻声笑着,目光看向秦越,与此同时,秦越的眼神也看向项阳。

    并不是项阳太过于显眼,而是在场这么多人之中,只有项阳一个不是秦家的人,身为秦家的二爷,自然重点将目光放在项阳的身上。

    “小岚,这位是你朋友吗?”秦越开口道。

    “二叔,项阳是来给爷爷治病的。”秦岚直接说道。

    “胡闹。”秦越一听,顿时脸色铁青的叱喝了出来,“小岚啊小岚,我一直觉得你是这群兄弟姐妹之中算是比较成熟的了,你怎么作出这种不理性的事情来,你爷爷的病情可是国内外无数专家正在研究方案,他一个普通人能有什么办法?”

    “他不是普通人,他能救爷爷。”秦岚坚定地说道,面对长辈的时候,她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与他大吵争辩的意思,只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你爷爷在里面治疗,我不想在这里跟你争辩,你带着他赶紧走吧,要不然的话,影响了老爷子治疗,你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吗?”秦越摆摆手说道。

    “二叔,我说过了,他是我的朋友,是来帮我治疗爷爷的病的。”从项阳出现到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被人为难,就连秦岚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她沉声看着秦越,身为先天高手的气势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一点点,但是,哪怕是这一点儿,就让秦越感到一阵心慌。

    秦越的脸色一边,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岚,这种气息,他只在儿子的师傅身上感受到,难道说秦岚这丫头也一样是一个高手吗?这不可能,这丫头不可能会成为一个武者的。

    秦越心中坚定的想着,而后恼羞成怒的喝道: “简直是胡闹,快点儿带他离开,否则的话,我就让警卫连进来了。”

    秦岚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冷哼了一声道,“你可以试试看,警卫连能否赶走我的朋友。”

    “好哇你,简直是反了天了,平日里老爷子宠着你任由你胡来就算了,如今老爷子躺在床上的时候你还任性,你太过分了。”见到秦岚一而再再而三的反驳自己,秦越顿时愤怒了起来,铁青着脸大喝道,“来人,警卫连都给我进来。”

    随着秦越的话音落下,刚刚离开不久的警卫连顿时荷枪实弹的冲进来。

    “把他给我赶出去,以后没有经过允许,不准放任何陌生人进来。”秦越直接指着项阳喝道。

    “是。”

    秦越身为秦家的二爷,对警卫连下命令的影响力可是大多了,他一声令下,两个警卫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对项阳说道,“这位先生,请吧。”

    项阳面露笑意,目光看向秦岚,却发现秦岚气的脸色铁青,怒声喝道,“谁敢动?”

    “怎么?你还想动手?秦岚,你要认清楚你自己的地位,你只是秦家第三代的一个普通人,你没有资格对警卫连发号施令,而且,别以为你是一个女子就能够随意动手,在这个时候胡闹的话,没有人会怜惜你的。”秦越冷声道。

    “我不会对自己人动手的,但是,他走,我也走,不用你们赶。”秦岚冷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