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95章 洗经伐髓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有了武术学校的前车之鉴,其他来到天海一中的天海市的学校的团队则再也不敢挑衅天海一中,而是抱着学习交流的态度过来的,于是乎,接下来的时间内,天海一中成了天海市高中教育的中心,甚至,因为斯坦福代表团队的存在,就连天海大学也有代表过来进行学术交流。

    一切正常进行着,天海一中的名气也因为这次的交流会传开来了,而身为校长的陆欣然则是忙得晕头转向的,再也顾不上项阳,就连晚上的时候也不和项阳一起了,这让项阳心中无奈的时候,隐隐带着些许小兴奋。

    “靖衣姐姐,我来了。”

    就在当天晚上,项阳就迈着轻松的步伐,笑嘻嘻的来到了血玫瑰组织的总部之中,叶婧衣的住所,也就是总部血玫瑰大厦最顶层一整层楼改装而成的超级豪华公寓之中。

    对于血玫瑰组织项阳早就已经熟悉的不得了了,自从和叶婧衣相认以来,项阳就经常来到血玫瑰组织找叶婧衣过夜,其中的美妙自是不便多提。

    “咳咳…”

    当项阳进入到公寓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虚弱的咳嗽声传过来,他顿时脸色一变,身形一闪就冲入到房间之中。

    “靖衣姐,你怎么了?”

    只见叶婧衣的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躺在床上,额头还有无数汗水,同时,她的手正捂着嘴巴不断的咳嗽着。

    “呀,你怎么来了?”见到项阳的到来,原本虚弱无比的叶婧衣双眼顿时放出了光芒,就好像是突然间所有的病全都好了一样,激动的就要坐起身来。

    “不要动。”

    项阳的速度比叶婧衣更快,将她按在床上,一脸紧张的伸出手搭上了叶婧衣的脉搏。

    “过度劳累使得风寒入体,感冒了。”

    看过叶婧衣的身体的情况后,项阳勉强松了一口气,看着叶婧衣苍白的脸色,他的脸上带着心疼。

    此刻的叶婧衣脸色苍白,软柔无力的躺在床上独自咳嗽着的样子让项阳心中更是充满了自责,自己的女人生病了却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床上,而自己呢,却还在外面潇洒高兴的玩闹着,竟然还不知道情况…“没事,只是一点儿小感冒罢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叶婧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缕温柔的微笑。

    “都已经发烧了,哪里还是小感冒?”项阳心中自责,脸上却带着疼惜,责怪道,“又不是一个小孩子了,竟然还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

    “好啦好啦,人家没事啦,看到你后,所有的病痛全都好啦。”叶婧衣微笑着将脑袋靠在项阳的大腿上,笑嘻嘻的说道,“我的小老公今天怎么有空来宠幸我这个后宫小嫔妃了呢?”

    “可惜的是,人家已经生病了,不能伺候你了。”

    说着的时候,叶婧衣的脸上露出了可怜兮兮之色,叶婧衣的容颜倾国绝世,是项阳所有的女人当中最美的,此刻的她由于生病而面色苍白,素白的脸色更是带着病态的美,让人见了心疼无比的同时,却又为之惊艳。

    尤其是叶婧衣的脸上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神情的时候,更是让人心动无比,恨不得搂着她好好爱怜一番,然而项阳却是气呼呼的在叶婧衣的****上拍了一下。

    “啪…”

    “呀…你这个坏家伙,一来就欺负人家。”叶婧衣捂着被打的****气呼呼的瞪着项阳。

    其实项阳并没有用力,就算叶婧衣不是生病了一脸苍白的样子,他也不会用力打下去,他瞪着叶婧衣道,“这是给你的教训,第一,你不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是不对的;第二,你还真以为你老公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宠幸你啊,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了,哼。”

    “人家错了,好老公,别生气啦。”叶婧衣心中感动,笑嘻嘻的说道。

    “哼,等你好了之后再找你算账。”

    项阳说着直接动手开始脱叶婧衣的衣服,叶婧衣微微一愣,但是并没有拒绝,而是嘟囔道,“一来就要脱人家衣服,还说不想对自己做什么事情。”

    “不脱掉衣服的话,等会儿出了一身汗还不是一样要脱掉。”项阳理所当然的说道。

    “啊,真的要…”叶婧衣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是刚说了不是要对人家那啥吗?怎么一说完就迫不及待的腰脱衣服了,都说男人的火焰一烧起来,无论怎么样都挡不住他,果然没错。

    项阳将叶婧衣的衣服都脱掉,只留下贴身的衣物穿着,而后则是扶起叶婧衣,让她盘膝坐在床上,然后自己也跳上床去,坐在她的对面。

    “啊,你不是要…”

    当项阳的双手抵在叶婧衣的双手手心的时候,叶婧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想歪了,自己的小老公脱自己的衣服并不是要跟自己做那啥爱做的事情,而是要帮自己治病。

    若是普通人从未接触过修炼的话,肯定不会明白,但是叶婧衣在十年前就得到项阳传授的修炼功法,在项阳与自己面对面盘膝坐着的时候顿时就明白了项阳是要以真气帮自己治病。

    “我如今功力已经恢复到先天初期了,足以帮你打通全身经脉,并且进行易经洗髓,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将你体内的病毒全都拍出来,而且还能够排除杂质,让你修为大进,从此修炼的之途一帆风顺,修炼速度也会加快了很多。”项阳沉声说道。

    “只是,这样的话对你的损耗太大了。”叶婧衣脸上带着担忧之色。

    对于任何一个修炼者而言,有一个高手帮忙洗经伐髓这是可望而不可的的事情,叶婧衣自然也很希望能够得到洗经伐髓,但是她更担心项阳对项阳的修为损耗太大。

    “放心,一点点损耗对我而言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况且,为了我的老婆,就算是有影响我也要做的。”项阳轻声笑着,而后问道, “靖衣姐,我前段时间给你的那门功法背下来了吗?”

    “记住了。”叶婧衣一脸感动的点了点头。

    “靖衣姐,等会儿我会用我的先天真气帮你修炼,你要记住运行的路线,然后与你记住的功法互相验证,知道吗?”项阳交代道。

    “嗯嗯。”

    叶婧衣虽然担心项阳如果给自己洗经伐髓的话,会对项阳的身体损耗太大,但是她更加知道既然项阳决定了的事情肯定不可能改变的,而且她身为血玫瑰组织的首领,养成了比较爽快的性格,并没有一味的劝说项阳,而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小银,给我出来。”项阳并没有马上运功给叶婧衣洗经伐髓,而是一声低喝,顿时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银狼王的眼中带着郁闷之色出现在项阳的不远处。

    “从现在开始给我们护法,不准任何人打扰。”项阳交代道。

    “呜呜…”

    银狼王虽然不懂的开口说话,但是却灵智大开,一听只是让它护法,连忙点头应了下来。

    “靖衣姐,凝神静气,仔细感受体内的真气的流动。”

    项阳交代了一声之后,玄功运转,身上自有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出来,刺目的九彩光芒升腾起来,使得他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个发光的九彩霓虹灯一样,散发着美丽的光芒。

    与此同时,更是有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出来,远远的扩散出去。

    “呜呜…”

    感受到项阳身上传来的强大的气息后,银狼王的眼中露出郁闷之色,因为它发现这才几天不见,自己这个混蛋主人的实力已经更强了,而自己却还在原地踏步,呜呜,什么时候才能够超越他呀?

    项阳并没有理会这一头喜欢幻想的银狼王,而是全心投入到帮助叶婧衣洗经伐髓之中。

    之前他与叶婧衣相认之后,就一直想着要找个机会给叶婧衣洗经伐髓,让她早日步入强者的行列,只是之前所能够动用的真气实在是太少了,无法施展,如今,他重修后的修为达到了先天境界,足以帮助叶婧衣完成最完美状态的洗经伐髓。

    几乎源源不绝的先天真气不断的输入到叶婧衣的体内,在她的体内不断的游走着,叶婧衣身上开始冒出无数的汗水,其中夹杂着黑色的杂质,正式开始了洗经伐髓的过程。

    洗经伐髓并不是一个简单而又快速的过程,这是修炼者以自身的力量帮助别人去除体内的杂质,并且拓宽经脉,后天早就一个非常适合修炼的体质。

    一般而言,能够帮别人洗经伐髓,且敢这么做的都是那些活了七老八十甚至更久的江湖老前辈,他们经验老道,对于修炼有着独特的见解,才有资格做到帮助他人洗去肉身杂质。

    但是,洗经伐髓对于施法者的损耗是非常大的,不仅是真气的损耗,而且心神方面也是损耗非常大,因此,除非是面对非常亲的人,要不然的话,很少有人会作出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来。

    叶婧衣是项阳的女人,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把一身功力直接传给叶婧衣,但是他知道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对双方都是非常不利的,所以,只能够以自身的力量帮助叶婧衣洗经伐髓,踏入正式修炼之途。

    九彩光芒闪烁着,使得整间公寓都闪烁着耀眼而美丽的光芒,但是,这些光芒却因为有房间与窗帘的阻挡并没有传递出去,然而,项阳全力运功之下,超越一般先天初期的高手的气势却不是房子所能够阻挡的,只要有先天境界以上的强者都能够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力量。

    与此同时,在天海市的一处昏暗的密室之中,有两个人在感受到了这股气息的时候同时抬起了脑袋,“应该就是那个人没错了,对方显然正在修炼,真是好机会啊。”

    “师尊,我们马上动手吗?”

    “走。”

    随着两人的交谈中,他们飞速的离开,到了外面的时候,偶然间灯光一闪,使得两人的样子清晰的暴露出来,如果项阳在的话就会认出来,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在青马会马云农的庄园之中被他击杀的先天高手刘胜的师侄女****,至于另外一个却是一个神情阴暗的中年男子。

    他们来到天海市,正是为了寻仇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