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40章 灭亡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血杀双剑身体碎裂开来,化作无数血雨洒落到地上,纵横西方杀手界的一对杀手,粉身碎骨的死亡。

    血杀双剑,纵横西方地下世界好几年,他们成名于十年前左右,两人凭借着双剑合并的威力,执行过的杀手任务几乎很少失败的,在杀手界闯出了诺大的名声,如今,却为了弑杀封号‘冕’的项阳而粉身碎骨,真是可悲可叹。

    然而,这就是江湖,人在江湖飘,怎么可能不挨刀,他们杀人无数,终究不得善终。

    项阳处于这个江湖之中,他也经常挨刀,虽然将血杀双剑给杀了,但是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顿时萎靡下去。

    远处项风一脸惊恐的冲过来,他在项阳与血杀双剑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他很担心项阳,刚刚甚至想要去帮项阳对抗血杀双剑,但是,却被双方的剑意给压制的一动也无法动。

    眼睁睁的看着项阳与血杀双剑血拼,项风有心想要帮忙,但是他的实力太弱了,凭他后天巅峰的力量就算是冲上来的话也只会拖累项阳,而无法给项阳任何帮助。

    项阳在和血杀双剑拼杀,过程凶险无比,项风看的是心惊胆战的,好几次项阳遇到危险的时候,他的心跳都停止了,为项阳的安全感到担忧,同时也是为他自己的命担心。

    所幸的是,项阳赢了,并且活下来了,这让项风喜极而泣。

    “无妨,还死不了。”

    项阳嘴角带着鲜血,心中则是苦笑,特……娘……的,这回可真是亏大了,这次可真的是身受重伤啊,不仅是身体的伤势,就连那一缕耗费他好几年才培养出来的神识也被杀戮的气息所影响,有要消散的意思。

    “千万别消散啊,你……乃……乃……的,老子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培养出你这么一缕神识,如果散了的话,岂不是说我全都白忙活了。”

    “兄弟啊,你一定要顽强一点儿啊,你可是我突破的希望啊…”

    “你一定不能有事啊…”

    项阳心中祈祷着,愣愣地站在原地,感受着自己的那一缕微弱的神识虽然因为杀戮的气息环绕着,有种要消散的意思,但是,终究没有消散,而是顽强的与那一缕杀戮的气息做对抗,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项阳松了一口气,觉得今天真是太危险了,如果不是自己还留有一手杀手锏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了。

    现在项阳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伤势,而是那一缕神识会消散,项阳修为达到先天大圆满的时候,曾经耗费了三年的时间来培育出一缕只有达到金丹境界的修真者才能够拥有的神识,这一缕神识不仅妙用无穷,更是关乎着他日后突破的希望。

    好在,这一缕神识最终还是顽强的坚持了下来。

    “特娘儿,马云农那个混蛋呢,竟然把血杀双剑那两个混蛋都给招来了,太过分了。”

    项阳气呼呼的说道,如果不是马云农,血杀双剑怎么可能找上门来,自己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差点儿让那一缕关乎着自己突破的希望的神识给弄消散了,真是太险了。

    项阳非常愤怒,如果不是马云农的话,他现在还和秦越这个国际顶尖的天后巨星脱光光的在修炼,享受着灵魂相容的那种快感,又怎么会身受重伤呢?

    “少爷,马云农已经被我们抓住了,就在后面,您的伤势很重,还是先让属下给您包扎一下吧?”项风看着项阳背后和胸前两道狰狞的伤口,心中颤抖着,祈祷这位爷千万不要出事啊,如果他出事了的话,自己也跟着要完蛋了。

    项阳身为项家的嫡系,如果在项风的面前死了,项风知道他也活不了了。

    主荣则仆荣,主死,则仆也不能独活,这是各大家族的一贯的做法。

    项风是项家的外支,在项阳这个真正的项家的嫡系的面前,他就相当于是仆人一样。

    项风从小接受的深入骨髓的信念就是项家嫡系的荣誉高于一切,主人的生命高于自己的生命,同样的,如果有项家的嫡系在他的面前出事,而他还活的好好的,那么,他也活不了,还好的是,项阳没事,代表着项风的小命也保住了。

    “给我一件衣服披一下就行了。”

    项阳并没有想那么多,他摆摆手找项风要衣服准备将身上的伤口给遮起来。

    项阳的外功达到了先天境界之后,肉身的恢复力大大的增强,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身上那两道长长的剑伤上的血已经止住了,而且伤口处的血肉在快速蠕动着,正在快速的生长着。

    “项阳,你没事吧?”

    项风恭敬的回答着,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就要给项阳披上的时候,一声惊呼声从不远处传过来,只见陈梦晴脸上带着泪水朝着项阳狂奔过来。

    “哎呦…”

    陈梦晴直接投入到项阳的怀中,然而项阳却发出了一声痛呼,哭笑不得的喊道,“陈小妞,你要抱我的话,以后随时欢迎啊,就算是让我脱光光了让你抱我也无所谓啊,但是现在就不好了吧…我身上的血会将你的衣服给弄脏了。”

    陈梦晴惊呼了一声,连忙从项阳的怀中起身,当她看到项阳胸口那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的时候,顿时泪水再也止不住掉了下来,手足无措的说道,“怎么会这样…这么大的伤口,疼吗…呜呜…”

    英姿煞爽,巾帼英雄,有女暴龙之称的天海市的警花陈梦晴,当她看到项阳胸口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的时候,哭的就像是一个泪人一样,就好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姑娘,捂着嘴巴,泪水不要钱一样掉下来。

    “哎呀,你别哭啊,我这不是还没有死吗?放心吧,只是一道小伤口罢了,还死不了。”

    见到陈梦晴哭的这么伤心,项阳心中一颤,脸上露出了温柔之色。

    “呜呜,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就不会受伤了,对不起…对不起…”

    项阳不说还好,他一开口,陈梦晴更加的手足无措了。

    “唉唉唉…”

    “咳咳咳…”

    项阳也手足无措了,看着陈梦晴哭的惊天动地的样子,他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办法,连忙捂着嘴巴咳出来。

    “啊…项阳,你没事吧?”

    项阳这一招果然有用,陈梦晴见到项阳咳嗽,她忘记哭了,关心的看着项阳。

    “没事没事,你能不能帮我把衣服穿上?”项阳看着项风手中的外套。

    “好好…”

    陈梦晴连忙接过项风手中的外套,然后小心翼翼的给项阳披上,当她看到项阳背后那一道几乎要将项阳整个后背劈成两半的伤口的时候,眼泪又掉了下来。

    “这一道伤口本来应该是在我身上的…”

    陈梦晴看着项阳的伤口伤心落泪,而项阳则是带着无所谓的表情。

    “陈小妞,你别哭啊,正事要紧哈,你想哭的话,等会儿回去了,你再慢慢哭,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多丢人啊。”

    “你看看你,美丽的小脸蛋都变成小花猫了,哎呀,这是谁家养的小猫咪呀,怎么脸上都是泪水啊…

    项阳的话还真起了效果,陈梦晴止住了哭声,虽然依然有泪水挂在脸上,但是她却一脸娇嗔的看着项阳,“讨厌,都已经受重伤了还嬉皮笑脸的…”

    “放心啦,这点儿小伤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过几天就好了,现在我要找罪魁祸首好好聊聊天了。”

    项阳脸上带着寒芒,朝着后方被五花大绑的马云农走过去,马云农也刚好看过来。

    “你就是项阳吧,呵呵…”马云农虽然非常狼狈的被绑着,但是面对项阳的时候,他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马云农本以为自己算无遗漏,就算是帝宫和官方联合起来对付自己也不怕,最终的结果也只是青马会被灭了而已,至于他和一干得力属下则是可以在黑蛇佣兵团的接应下远离龙朔,到国外去过着潇洒无比的日子。

    马云农的想法非常的好,而且他的计划也算是非常的完美,重金请了血杀双剑这两个先天中期的杀手来杀项阳,顺带让他们将官方的一些主要人员给杀了,可以让帝宫和官方引起混乱。

    到时候,他就能够在黑蛇佣兵团的接应下顺利的离开龙朔。

    两手的准备,马云农想的非常好,而且他也将项阳的和项风的武者的实力算在其中了,可以说是算无遗漏;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切都被项阳一个人给破坏了。

    黑蛇佣兵团,身为西方非常强大的一个佣兵组织,竟然被项阳一个人给灭了。

    还有马云农赖以希望的血杀双剑,也被项阳给杀了。

    马云农所有的希望都在他面前眼睁睁的一点点的破碎,他知道自己败了,结局已经注定了,但是多年的风雨走过来所养成的心境,使得他就算是面对生死也能够平静对待。

    “想不到我纵横天海市极道二十几年,最后竟然会倒在一个年轻人的手中。”

    马云农自嘲的笑了出来。

    “说起来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一看之下真是太令我吃惊了,你竟然和你儿子长得不一样,我说你儿子应该是隔壁老王帮你生的吧,要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么不像呢。”项阳笑嘻嘻的说道。

    马云农本以为项阳会暴怒把自己打一顿,或者是骂自己一顿,更有可能会嘲笑自己,但是没想到的是,项阳竟然说自己的儿子跟自己长得不像,他顿时懵了,这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项风和帝宫的手下也嘴角一阵抽搐,觉得项阳这个话讲的真是太有水平了,人家马云农都要死了,你却要让他死也不安心,告诉马云农,你那逃掉的儿子其实不是你的种,你千辛万苦的让你的儿子逃命去,结果却是让别人的儿子活命…

    这…实在是太歹毒了。

    这可是真正让马云农死也不瞑目啊。

    陈梦晴白了项阳一眼,而后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她竟然也淡淡的对马云农说道,“马云农,你应该认识我吧?我是刑警总队的陈梦晴,根据我得到的资料,你的儿子马青腾确实有可能不是你的儿子,而且…你们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像。”

    后方走近的陈梦晴的手下听了之后差点儿被震惊死,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陈梦晴:陈队什么时候也会这么问心无愧的骗人了?真是太意外了。

    “呵呵…真是好一对狗男女啊,竟然让我临死也不得安生。”马云农并没有生气,而是呵呵笑了出来,就好像是与老朋友交谈一样看着项阳,“你很厉害,是我见过最强大的人,但是,像你这么年轻就锋芒毕露,终有一日会不得善终的。”

    “你这招反击的本领真是太差了。”项阳呵呵笑着说道,“好了,小爷没空跟你废话,你想怎么死说吧,给你一个痛快。”

    “如果不是为了见你一面的话,你觉得我还会活到现在吗?我虽然被你们抓了,但是我的命还轮不到你们做主,嗯…”马云农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意,而后只见他的嘴巴一动,一股黑色的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来,竟然是咬破了藏在嘴巴里面的毒囊自杀了。

    “我是马云农,我纵横天海市地下世界二十几年,就算是死,也不可能死在你们的手中,想让我死不瞑目,那是不可能的,我这一生,已经满足了,哈哈。”嘴角带着黑色的毒血,临死之前,马云农却哈哈大笑着说道。

    “你的儿子在逃亡的时候已经被我抓到了…现在已经在送来的路上,可惜你看不到了。”

    项阳的脑袋凑近马云农的耳边,轻声笑着说道。

    “什么,不可能…不…”

    马云农瞪大了双眼看着项阳,张口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毒药发作,使得他无法说话,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在不甘心之中生命气息一点点的消失。

    随着马云农的尸体砸在地上的声音响起来,代表着天海市地下极道一代枭雄的死亡。

    青马会,就此灭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