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33章 马云农的狠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如果有高手接近的话就会知道,这两把用破布包着的并不是什么木棍,而是两把杀剑,因为,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感觉,正是剑意与杀意的混合。

    普通人没有修炼过,并不知道杀意和剑意是何物,他们在面对二者混合起来的时候,只是感到很不舒服,而若是武者的话,就会被杀意与剑意伤到,而不仅仅是不舒服那么简单了。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应了一会儿后,其中一人说道,“有高手在修炼?”

    “想不到在这里也有存在高手,不过,应该不是我们的目标,先不要去管他,吃饱喝足之后休息一天,晚上行动。”

    另外一个人淡淡的说道。

    两人继续吃吃喝喝着,他们吃东西的速度很快,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也不为过,吃着鸡腿的时候,直接拿着手大口吃起来,就连筷子也不要,喝酒不用杯子,而是用大碗喝,一举一动就好像是饿了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的人一样。

    如果项阳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被两人吓了一大跳,因为这两个人在西方地下世界之中赫赫有名,尤其是杀手界,更是排行名列前茅,他们的名称就叫做血杀双剑。

    血剑与杀剑,他们是师兄弟,一手快剑惊天动地,往往剑光闪过,还未看到他们是怎么出剑的,他们的对手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最重要的是,血杀双剑都是先天高手,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先天高手,他们是先天中期的高手,已经成就先天境界十几年,在同境界之中,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血杀双剑在杀手界算是一个传奇,因为他们出道至今,失手的任务不超过三次,就算是一些小国家的首脑也曾经被他们暗杀过。

    他们桌上那两把包裹在破布之中的杀剑浸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

    血杀双剑吃饱喝足之后,就到了他们在帝宫订的房间休息,至于项阳和秦岚修炼所传出来的气息,他们并没有去过多的追究。

    他们两人是杀手,不会无缘无故的动手杀人,也不会好奇修炼之人是谁,相反的,只要有人给他们钱,他们就能够为了钱杀任何人。

    整个帝宫虽然依旧在正常经营着,但是若是有心人就会发现,帝宫的真正的核心人物早就离开了原本应该守着的岗位,一个个都消失不见了。

    项阳下命令,今天夜里覆灭青马会。

    自项风开始,帝宫的核心成员都动了起来,他们有条不紊的准备着的同时,项风又通知了孙大发,同时还要解决官方的插手的问题。

    在如今的时代,并不是说想要覆灭一个帮派就能够覆灭的,没有官方的能量的话,随意动手,就算能够消那个帮派,最终也要受到官方的镇压。

    因此,今晚的行动的关键就在于官方的态度。

    官方的态度若是对一般的势力而言是非常难以搞定的,因为在一个城市之中,覆灭一个帮派所发生大规模的械斗,不亚于十二级地震,没有哪个地方领导会同意,但是对于帝宫的人而言却不是问题,因为项风代表着是京都的项家。

    京都项家,拥有着绝对的实力能够影响到其他城市的官方的决定。

    当一个神秘的电话打到市委组长陈定邦的办公室后,陈定邦沉默了许久,拿起座机通知秘书,临时紧急会议。

    会议过后,一个重要的决定犹如狂风暴雨一样在天海市官方引起了震动,官方决定要覆灭极道组织青马会,命令市刑警总队、武警特种队、黑豹特种队重拳出击,并且协助良好市民的工作…

    当然,官方是如何的协作分配任务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整个天海市都已经运转了起来。

    “什么情况?为什么突然间要剿灭青马会了?”市刑警总队办公室之中,陈梦晴在得到了消息后,她呆了呆,皱着眉头考虑了良久后,拿起电话打给她父亲陈定邦。

    “爸,为什么突然决定要覆灭青马会?”

    “是帝宫的要求,上面有人打电话给我,要我全力配合帝宫,虽然我也可以拒绝,但是,却也不好拒绝。”电话中传来陈定邦的声音。

    陈定邦位高权重,当上了天海市的市委组长,可以说是真正进入到权力圈子里面了,日后若是再进一步的话,就直接成为决策集团里面的重要的人物,以他的身份,若真的想要拒绝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的,只是会得罪一些人罢了。

    但是,那个电话提到了项家,这让陈定邦犹豫了,因为他知道,项阳就是京都那个庞然大物一样的家族出来的,很显然,今天晚上的动作就是项阳的杰作。

    对于项阳,陈定邦的态度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是感激项阳两次对老爷子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则是对项阳的背景感到震惊,因为他知道,若是项阳真的以项家的身份来压人的话,就算他是这个城市最高的官,也不得不屈服,项家,传承千年,太可怕了。

    只有陈定邦这等即将要进入到权力圈子的人才会明白项家的真正的强大与神秘之处,就算是权力圈子那些人也要给项家面子,更何况他还未进入到其中。

    “帝宫?”陈梦晴的眼睛一缩,在以前帝宫虽然来历神秘,少有人敢去惹它,但是它一直平平静静的做生意,从未参与过官方或者极道方面的任何事情,而如今,竟然直接要动手覆灭青马会了,在这瞬间,陈梦晴想到了项阳,她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与项阳有着分不清的联系。

    “是帝宫,你应该知道,帝宫的主人叫项风,他是项阳家的人。”陈定邦说道。

    “就算他是项阳家的人,您一向是公私分明的,不可能将项阳对我们陈家的恩惠与公事放在一起的吧。”陈梦晴皱着眉头道。

    陈梦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父亲能够坐在现在的位置上,一方面是由于陈家的能量在其中,另一方面与陈定邦的清正廉洁是分不开的,他铁面无私、清正廉洁出了名的,而且是宁折不屈,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屈服的。

    “这件事情牵扯太广了,你不要去了解了,既然接到了通知,那你就去执行任务吧,记住,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陈定邦并没有过多解释。

    “放心吧,没有人能够伤害到女儿的。”

    挂断电话之后,陈梦晴的脸上带着不解,深沉的目光看向窗外,脑中闪过项阳的影子,嘀咕道,“应该是你这家伙在搞鬼的吧?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竟然我爸都被你调动了。”

    “可惜的是,我爸他们又不告诉我。”

    陈门清气呼呼的想着,拿出手机要打个电话给项阳,却又想起前一天看到的项阳左拥右抱的情景,还有叶婧衣穿着项阳的衬衫,真空从房间中走出来的样子,她顿时一脸气愤的扔掉手机,“那个混蛋,休想让我给他打电话。”

    “所有人准备,全副武装,随时准备待命出击。”

    一条条命令被陈梦晴发出去,刑警总队的警察也运转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无论是官方的力量,或者是帝宫和黑龙堂的人都在做准备。

    青马会的总部之中,所有的高层都在开会,坐在上首的马云农阴沉着脸色,手中拿着一把银色的手枪把玩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大,这次我们死定了,极地两帮联合起来要剿灭我们,没有人能够逃的了了。”下方,一个手下哭丧着脸说道。

    “本来我们好好的三分天下,为何却落得现在的下场,还不是帝宫的原因?不如我们先动手为强,直接将帝宫给灭了。”有一个青年脸上有一条刀疤从眉心延伸到他的下巴,脸上带着凶悍扽气息,一拳垂在桌子上,冷声道。

    一脸凶悍的青年的声音刚刚落下,旁边一个胖胖的男人就冷笑着说道,“现在整个青马会都已经被帝宫、黑龙堂和官方的人给盯住了,我们的人只要一动,就会引发雷霆打击,你觉得我们青马会有实力能够与他们对抗吗?要我说,现在唯一一条路就是投降…”

    那个胖子的话还没有落下,就有一声枪响响起来,只见上首的马云农手中的银色的手枪正在冒着烟,枪口对着那个人,正是他开的枪。

    “老王…”

    那个倒霉鬼额头有一个血洞正在汩汩流着鲜血,他瘫在椅子上没有了声息,其他人全都吓得脸色惨白。

    “谁再敢说出投降的话,下场就是…死。”马云农一脸狰狞的说道。

    下方人不敢说话了,生怕再说出什么让马云农不高兴的话会被他被一枪毙了,他们是马云农的老部下了,一个个对马云农的性格很清楚,知道在这个时候,惹急了他,真有可能先将会议上的这些人都给宰了再说。

    “你们真的以为我们必死无疑了吗?”马云农却是冷笑了起来。

    “难道老大有办法吗?”有人惊呼了一声,希冀的目光看向马云农。

    马云农站了起来,冷笑着说道,“我已经联系了国外一个佣兵组织和杀手组织,用一百亿让他们出手,佣兵组织负责接待我们出国,杀手组织则是负责暗杀帝宫的重要成员,当然,还有…官方的那些人。”

    所有人全都震撼的看着马云农,想不到他竟然做了如此安排,一百亿啊,可不是一千万或者一亿,而是一百亿,先不说马云农竟然舍得拿出这么多钱,就说他竟然请了杀手去暗杀官方的人,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这件事情就算是成功了,他们能够成功逃到国外去,恐怕以后也要被这个国家通缉,过着犹如过街老鼠一样的日子。

    但是,以后的日子如何并不是现在的他们要考虑的问题,他们当先的第一目标就是活过今天,如果没有活下来,一切都没有用。

    “别想着要投降,我已经得到消息了,帝宫和官方下达的命令都是将青马会所有人都斩尽杀绝,诸位的资料早就被特警部队摆在桌面上了,成了必杀的目标,没有人能够侥幸逃脱,你们能做到的就是花钱买命。”马云农冷笑着说道。

    “老大,你不是已经用一百亿请了杀手跟佣兵组织出手吗?我们为什么还要花钱买命?”一个手下不解的问道。

    “佣兵组织所能带走的名额有限,一个名额五亿,你们要带走多少个人,自己交钱吧。”马云农冷冷的笑着,扔了一张纸和一根笔在桌上,“自己考虑好,将钱打给我,名额写在上面,大战开始的时候,佣兵组织的人就会来接应我们。”

    马云农的手下你看我我看你,愣了许久后,只好咬着牙拿过笔和纸开始写起来。

    马云农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在这个时候,就连跟了他不知道多少年的这些手下都要坑。

    但是他们为了活命,却只能听凭马云农的话,将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全都拿出来买命,有钱的人能够带着家人一起离开,没有钱的人,则是只能在这个时候作出选择了,至于其他的那些青马会的普通的成员,在他们还天真的以为他们的老大会带着他们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却不知他们早就被抛弃了。

    马云农站在窗户边,脸上带着凶狠之气,“无论是极地两帮,你们想杀我?那就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你们要用多少条人命来填了!”

    窗外,残阳如血,一股凉风卷起了莫名的杀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