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27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离开了血玫瑰组织后,项阳带着孙清雅去吃了顿夜宵,然后又亲自将孙清雅送回去,而后他自己则是在路上走着,这么一来一回,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满月正当空,正是零点时分。

    “月是十五的圆,今天的月亮精华如此的浓郁,我应该能吸收点儿吧?”

    项阳轻声嘀咕着,自从上次想到利用月亮精华、星辰之力和太阳精华来修炼后,他就没有机会好好的修炼,他决定今天晚上要找个地方好好修炼一下,好好的研究,看看能不能吸收月亮精华与星辰之力来代替天地灵气修炼。

    如今世事变迁,真正的修炼者已经搬到了修真界之中,而世俗界则只有一些武者,先天境界以上的武者才要吸收天地灵气来修炼,只有修为达到先天境界后才会明白天地灵气的重要性。

    项阳重修与一般人不一样,他可以直接吸收天地灵气修炼,但是,世俗界之中的天地灵气太少了,使得他所能够吸收到的天地灵气实在是少之又少,他迫切的想要另辟蹊径,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来。

    只是想要另外开辟一条路来修炼哪里有那么简单的事情,经过这两天的考虑,项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多多试验才能够研究出成果。

    “咦,前面的那个女人怎么看起来有点儿眼熟。”

    正当项阳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间看到前面一家灯红酒绿的酒吧的门口聚集着的一群人当中,一个身上穿着红色的大衣的女人看起来很是熟悉,心中带着好奇,项阳朝着前方走去。

    “陆小妞,她怎么会在这里?还跟一群男人在一起喝得烂醉如泥?这是什么情况?”

    当项阳走近一点儿看清那个女人的容貌的时候,顿时皱起了眉头,因为那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天海一中的实际上的校长陆欣然。

    “陆小妞干什么?深夜出来放纵自己吗?”

    眼前的的女人与项阳认识的陆欣然的气质截然不同,烂醉如泥,却又不断的要喝酒,实在是让项阳感到很不解。

    “据说如今都市生活压力太大,有很多白领男女在白天的时候是斯文端庄的有为青年,到了晚上的时候就会去酒吧随意放纵自己,难道陆小妞就是这种人吗?”

    项阳脑中回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如果陆欣然真的是晚上到酒吧去放纵自己,释放压力的话,项阳就要好好的想想应该怎么对待这个女人了。

    “还是观察一下再说。”项阳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凑上前去。

    “放开我,我还要喝…”

    陆欣然喝的烂醉如泥,正被一个青年男子扶着,而她在不断的挣扎着,想要继续进入酒吧之中,显然是喝上瘾了。

    “欣然,不要喝了,你已经喝醉了,我带你去休息吧。”那个男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想着等会儿就要发生的美妙的事情,他顿时激动极了。

    “德哥加油,把陆大美女拿下了。”

    “哈哈,今晚德哥就要享尽温柔了,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都快点儿走吧。”

    “德哥再见。”

    其他几个人也同样是青年,一个个大概二三十岁的样子,他们的身上都带着醉意,但是一个个都还很清醒,笑着与抱着陆欣然的那个青年挥了挥手就要离开。

    “兄弟们慢走,下次再聚,哈哈。”‘德哥’脸上带着激动之色,心里巴不得让他们赶紧离开。

    很快,一群人全都离开了,只剩下‘德哥’抱着陆欣然,脸上带着激动之色,拦下一辆出租车就要抱着陆欣然钻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德哥’心里一颤,暗道,不会在这最后关头出什么岔子吧,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想着的同时,他就要抱着陆欣然钻进出租车之中。

    “混蛋,你竟敢抱着我的老婆,找死啊。”

    就在‘德哥’抱着陆欣然要进入出租车的时候,他忽然间觉得脸上一股剧痛传过来,一个大巴掌盖在他的右边脸上。

    “你干什么?”‘德哥’愤怒的看着项阳,他知道,自己的脸肯定已经红肿了,甚至口腔也一阵疼痛,张口吐出一口血中带着一颗牙齿。

    项阳一脚将‘德哥’踹倒在地上,同时,手一抄就将烂醉如泥的陆欣然抱在怀中过,看到陆欣然醉的不成样子,任人摆布的样子,项阳顿时怒火中烧,吃人的目光瞪着‘德哥’。

    尽管心中带着疑惑,但是眼见着醉的不省人事的陆欣然就要被人带到酒店去糟蹋,项阳如何能够忍得住,将陆欣然抢过来后,决定要好好教训一顿这个混蛋。

    感受到项阳的目光中含着的杀气,‘德哥’心中一颤,有点儿畏惧,但当他看到周围人来人往的时候,顿时壮起胆子,心中想着,在这公众场合,难不成他还敢对我怎么样不成,大不了报警就是。

    “当众打人,还强抢民女,你以为自己算是古代社会的强盗吗?这是法治社会,你还不放开她,要不然的话,我就要报警了。”‘德哥’愤怒的骂着,他想先声夺人,将自己立于有理的地位,只有这样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德哥’心中对自己的做法感到了得意,哼,老子可是留学回来的‘海归’,不像你这种只有蛮力的土包子,只懂得打人算什么本事,打我打得很爽是吧,等着吧,等会儿我要让你十倍返还。

    “砰…”回应‘德哥’的是项阳的大脚,这一脚直接揣在他的脸上,在他的脸上印出一个巨大的鞋印的同时,直接将他的鼻梁骨给踩断了,顿时‘德哥’的鼻血直流,将他胸前的衣服也给染红了。

    “怎么打人了?”

    “哎呀,争风吃醋也不能随意动手打人啊。”

    “就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鼻血都出来了,快报警吧。”

    出租车司机走了,但是却有一大群人围上来,正在看热闹,见到项阳将‘德哥’给踹得鼻血长流,顿时纷纷指责项阳,在他们看来,先动手的人肯定是不对的,无论什么事情,你好好说话就是了,干嘛打人?

    “你这个混蛋还有脸说话,把我老婆骗来酒吧灌醉了之后,竟然还抱着她要去开房,亏得你是我老婆的同学,我老婆这么信任你,你这种人渣,竟然作出这种事情,今天老子要打死你。”

    项阳抱着陆欣然,脸上带着愤怒之色,就好像是遇到杀父仇人一样,红着眼睛冲上去,再度狠狠的踹了‘德哥’两脚。

    项阳虽然不知道‘德哥’和陆欣然之间到底是不是同学关系,但是这并不重要,他只是需要一个理由罢了。

    项阳的话顿时让给围观的人的态度发生了惊天大逆转,一个个看向被踹倒在地上的‘德哥’充满了鄙视的眼神。

    “卧槽,原来是这种人渣,太过分了,该打。”

    “看他长得斯斯文文的,人模狗样的,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禽兽,竟然把同学给骗出来灌醉了要去开房,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兄弟啊,对不起啊,我们误会了你了,这种人渣竟敢欺负你的老婆,打吧,只要不打死不打残了,就算是警察来了也没事,我帮你跟警察说清。”

    甚至还有一个壮汉直接出声支援项阳,直接让项阳将‘德哥’给暴打一顿,看他长得强壮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不过,项阳却对他的行为充满了好感,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笑容。

    “你…呜呜…怎么可能?陆欣然不是没有结婚吗?怎么会有老公?”‘德哥’懵了,鼻血还在流,牙齿掉了几个,使得他讲话都漏风。

    “我老婆没有结婚的话我是什么?你特码的竟敢这么嚣张,老子今天打死你。”

    项阳愤怒的大吼着,再度冲上去,对着‘德哥’就是一阵乱踹,顿时将他踹得在地上不断的滚着,不断的求饶着。

    “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呜呜…我…我真…真不知道欣…然结婚了…啊,如果知道的话我就不敢这么做了。”

    “不要打了…偶…偶错了…”

    项阳并没有理会他的求饶,而是再度狠狠的将他踹了好几脚,甚至将他的肋骨也打断了好几根这才停了下来。

    “诸位不好意思,我老婆好像被下药了,我要赶紧带她回去治疗一下,等会儿警察来的话,还请大家多担待一下哈。”打完了之后,项阳对围观的人说道。

    “卧槽,灌醉了不算,竟然还下药,太过分了,真应该打死他。”

    “人渣啊,活该被打。”

    “兄弟快去吧,救人重要。”

    项阳的话顿时让围观的群众观对‘德哥’的愤怒再度上升,他们感同身受,觉得‘德哥’实在是太无耻了,反而觉得动手打人的项阳是代表了正义的一方。

    “多谢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请大家吃饭哈。”

    项阳感激的看着围观的群众,真是好人呐,虽然没有帮自己动手教训那个人渣一顿,但是能声援自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项阳挥了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带着陆欣然远去,留下的那些观众见到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也纷纷离开,转眼间只有被打的浑身鲜血,倒在地上的‘德哥’颤抖着拿出手机,拨打了救护车,“喂,救护…车吗?这里有…有…病人要…急救,快…点来啊…再不来就要死人了…”

    “喂…喂…怎…怎么没声音了…”

    ‘德哥’的话还没有讲完,却发觉手机没有声音了,颤抖着手看着手机,发现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下来,却是没有电自动关机了。

    “没…没电了?”‘德哥’哭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被打的就连动一下都浑身疼痛无比,就连打个急救电话都做不到,这下该怎么办?

    “希望医院那边能够通过定位派救护车找到我吧。”‘德哥’心里自我安慰着。

    “喂喂…请问您在什么地方?喂…怎么没声音了…卧槽,玩老子是吧…尼玛,去死吧。”

    ‘德哥’不知道的是,医院那边,接电话的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青年医生,他最近经常接到类似于骗子的电话,好几次救护车出去都没有接到病人,这让他被领导批了好几次,说他没有问清楚情况。

    青年医生的心中早就充满了怨气,恨不得将欺骗他的那些人给暴打一顿。

    这一次见到声音突然没了,他狠狠地骂了几声,心中希望那个骗子赶紧去死,把电话放在一边后,就不再管它。

    ‘德哥’的希望注定落空,他孤零零的忍着痛苦躺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我怎么这么惨,谁跟我说陆欣然没有结婚,就连男朋友都没有的,那刚刚那个家伙又是谁?”

    ‘德哥’是陆欣然的同学,不过并不是国内的同学,而是和陆欣然同一批出国留学的同一所学校的同学,在国外,同一个国家的就是老乡,因此,他们在留学的时候也曾经认识过,虽然交往不深,但是也算是认识了,还曾经互相帮过一些忙,双方之间也算是老同学了。

    留学结束之后,陆欣然回到了国内,成为天海市教育界的经营女皇,而‘德哥’则是留在了外国打拼几年,有所成就,赚了不少钱后最近刚刚回国。

    ‘德哥’回到天海市之后,他马上就联系了以前的那些一同留学的老同学,尤其是好几个跟他关系很不错的损友,经过了几天的喝酒嫖……鸡……后,他们就想到了陆欣然这个曾经的大美女同学陆欣然,于是乎,经过一番打听,他尽然发现陆欣然不仅没有结婚还没有男朋友,他心中顿时激动了,觉得这是上天给他创造的机会啊,让他得到陆大美女的机会。

    于是,‘德哥’和几个狐朋狗友商量了一下,决定将陆欣然给约出来,然后将她灌醉,再带去酒店开个房,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成章了,大家都喝醉了,酒后乱性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算是事后陆欣然不爽也没有用,反正他已经吃干净了。

    一切的一切都按照‘德哥’的计划来,顺利的将陆欣然约出来,然后拼命的给陆欣然灌酒,好不容易将陆欣然灌醉后,当他要抱着陆欣然去开房的时候,项阳这个不速之客出现了,使得他不仅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暴打一顿,肋骨都断了好几根,而且,左等右等也没有救护车来。

    “谁能…来救救…我啊,送我…去医院…求求你们了…我要死了…”

    过了好久,‘德哥’还没有发现有人出现,他顿时绝望了,只能不断的哀嚎着。

    “咦,这里怎么躺着一个人,浑身鲜血,不会是被打了吧?”正当‘德哥’惨叫着的时候,终于有两个染着头发的小年轻经过了。

    “救…救我…送我去医院…”

    ‘德哥’的眼中露出了希望的光芒,连忙对着两人求救。

    “哥们,你这是被打了吗?看起来好严重啊,还能动吗?”其中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笑嘻嘻的对‘德哥’问道。

    “不…不能动了,肋骨断了…”‘德哥’回答着的同时,心中感动极了,终于碰到好人了,呜呜,终于要得救了,太激动了,太开心了。

    “不能动啊,怎么这么惨啊,我也是医生啊,我帮你看看伤势再说。”那个染着黄毛的小年轻一听顿时双眼放光,口中说着的同时,手上的速度却是不慢,和另外一个同伴蹲下来,伸出手在‘德哥’的身上一阵摸索。

    “谢谢…太谢谢你们了…唉,你们干什么…”

    ‘德哥’感动极了,他有种一下子从地狱升到天堂的感觉,然而,他的感激还没有结束,就见两个染着头发的小年轻在他的口袋里一阵摸索,摸出了他的钱包后,又将他手上的金手链和脖子上挂着的玉坠给拿走,然后两个人勾肩搭背的,笑嘻嘻的走了。

    “啧啧,我们的运气真好啊,竟然碰到了这么一个傻大个,呦呵,还挺有钱的,这一把足足有上万块钱吧,哇塞,赚翻了。”

    “哈哈哈…哥们,谢啦,你慢慢等人来救你吧,我们要去潇洒了。”

    远远地还传来两个染发的小年轻高兴的声音。

    ‘德哥’痛哭流涕着,顿时绝望了,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多骗子,呜呜,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德哥’一边流着泪,忍受着疼痛和心中的绝望,由于鼻血流了太多,他整个人都昏昏欲睡的,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好心的人看到了他悲惨的样子,忍不住帮他打了个报警电话,然后警察过来将他送去医院,这才让他免去了死在这里的悲剧。

    如果相关知道了‘德哥’的遭遇后,一定会高兴的大笑几声,这是恶人有恶报啊,这家伙还想象着要诱……歼……陆欣然,结果把自己搞得要死不活的。

    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就是这个道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