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25章 吐血了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项阳哥哥,你叼着根牙签干什么?”孙清雅直接好奇的问道。

    “没有呀,可能是刚刚吃饭的时候塞到牙缝了,感觉挺不舒服的。”项阳笑嘻嘻的说道。

    孙清雅顿时觉得无语了,如果眼前之人不是自己最爱的项阳哥哥的话,还真想暴打他一顿,你闲着没事叼着一根牙签干什么?距离你上次吃饭已经过去半天了吧,半天的时间你才发觉牙缝塞着,谁会相信啊?

    叶婧衣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项阳,她相信自己的男人做一件事情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既然拿出一盒牙签,那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

    “这家伙是谁?”对面的斯文青年却是不爽了,对身边一个军师样子的家伙问道。

    青年觉得项阳实在是太装逼了,看着就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你特娘的一个小白脸站在老子内定的小妾的身边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嚣张的样子,你是没长眼睛,没看到我身边的站着的这些枪手吗?

    青年在第一眼看到叶婧衣的时候,顿时惊为天人,当时就在心中决定要将叶婧衣搞到手,虽然不至于当自己的老婆,但是弄来当个小情人也是非常不错的。

    啧啧,这么一个狐媚的大美女啊,如果能够弄来当情人任由自己摆布的话,那该是多么爽快的享受啊。

    青年越想越觉得激动,甚至已经把搞到叶婧衣变成了自己的真正的目标,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觉得应该先把血玫瑰组织控制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再以此来威胁叶婧衣,到那个时候,自己要怎么样,叶婧衣还能反抗吗?

    青年的想法非常的好,但是,没想到出现了项阳这么一个阻碍他的人,他很不爽,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估计项阳早就被他杀死千百万次了。

    “他叫项阳,和帝宫项风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本身是天海一中的一个小小的教师。”让项阳吃惊的是,那个军师竟然知道项阳的消息,一张口就将项阳最基本的信息给说出来。

    当然,他所说的这些只是最为基本的,在天海市之中,很多人都知道,这算不上是什么秘密。

    “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教师,我还以为有什么大来历呢。”青年看着项阳的眼神露出不屑之色,对他来说,项阳这种要来历没有来历,要背景没有背景的教师根本算不了什么,他随时可以捏死项阳。

    “还有更详细的吗?”为了保险起见,青年还是决定再问清楚一点儿。

    “他的过往,他的真正来历,无人知道,也没有人能查到。”军师回答道。

    “看不出来,这家伙竟然还挺神秘的,不过,如果真的有来历的话,何必来当一个小小的教师呢,恐怕也只是从小山沟沟里走出来的,才导致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吧。”斯文青年淡淡的笑着,看着项阳的眼光已经充满了不屑,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跟项阳这种小人物计较了,这样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人,实在是没办法入他的法眼。

    “少爷,出门之前老爷曾交代过天海市不能招惹的人当中就有帝宫,他既然与帝宫有关系,您还是应该注意点儿。”军师看出了青年的轻视,连忙提醒道。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斯文青年一听军师提起老爷,顿时露出不耐烦之色,哼了一声道,“他和帝宫项风同样是姓项,说不定两人是老乡呢,或者说他是项风的侄子辈的也有可能。”

    “这…还真不好猜测。”军师苦笑了一声,既然你已经猜到了他和项风有可能是亲戚,那你还这么小看他?你还是没有将老爷的话放在心中。

    虽然心中带着不满,但是,军师毕竟只是军师,是青年的手下,他再怎么不满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

    斯文青年不再理会军师,而是将目光看向项阳,“小子,你跟在夜玫瑰的身边,看你们很亲密的样子,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越看越觉得夜玫瑰太娇媚了,一心想要弄清楚夜玫瑰是不是原装的,万一,如果还是一个处,那就太好了,当然了,这样的大美女,就算不是处的,那也没关系,她的美丽足以弥补一切不足。

    “小子叫谁?”项阳咬着牙签问道。

    “小子叫你呢。”斯文青年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绕了进去。

    “对,没错,就是你这个小子再叫我,哈哈。”项阳哈哈一笑,青年顿时明白自己被项阳给坑了一把,气的脸色铁青,而孙清雅和叶婧衣则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不要逞这种过时的口舌之能,本少爷大人有大量懒得跟你们计较,直接开门见山吧,本少爷是江南极道联盟的少盟主唐凯,今天来就是为了带领血玫瑰回归江南联盟的怀抱,成为伟大的江南联盟的一部分,你们若是识相点的话,就乖乖的主动送上血玫瑰组织,否则的话,小爷带着一百多个堪比特种部队的枪手,足以瞬间摧毁你们整个血玫瑰组织。”青年得意的说着的同时将目光看向叶婧衣,想要看到叶婧衣脸上的震惊、崇拜的眼神,但是,很快他失望了,叶婧衣的脸上不仅没有露出他期盼中的表情,反而带着迷茫和不解。

    “江南极道联盟?这是什么东西?”项阳、叶婧衣和孙清雅三人同时不解的看着青年。

    “极道联盟是一个极其伟大的组织,我们发誓要将全世界所有极道都联合起来,成为一个能够与官方互相对抗的强大势力,所谓有白必有黑,极道虽然自古存在,但是却一直处于弱势,如今我们江南联盟就是要将这个弱势给拉平了,先将全国的极道势力联合在一起,先对抗整个国家,然后再逐渐扩散,成为一个巨大无比的极道帝国,让我们极道人物从此也能够光明正大的走出去,不用怕官方的人,官方也无权抓我们极道的人…”

    青年唐凯觉得自己受伤了,江南极道联盟这么伟大的一个组织,你们竟然不知道,你们的眼界也太小了吧?难怪两个******眼神带着迷茫,嗯,少爷我就行行好给你们科普一下,让你们明白了江南极道联盟以后的大好前途,你们还不哭着喊着自己扑上来。

    项阳三人顿时被震惊了,看着脸上带着‘圣洁’的光芒的青年,项阳还真不好意思打扰了他。

    “这家伙是神经病吧?”孙清雅小声嘀咕道。

    “应该是脑子有问题,什么江南极道联盟我们从未听过。”叶婧衣说着的同时,将目光看向还站在旁边的中年男子张德开,“你说,他是什么人?”

    “他就是极道联盟的人。”张德开心中正郁闷着呢,见到唐凯逗比的样子,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家伙给忽悠了,看着身边有恃无恐的夜玫瑰,他心中带着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趁机造反,而应该再等等,等机会更好的时候再说。

    “极道联盟什么时候出现的?”项阳问道。

    “哼…”张德开不回答,歪着脑袋看着天花板,老子跟你又不熟,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题。

    马上,张德开就为他的行为而付出代价了,项阳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顿时将他打得五脏六腑都疼的要死,整个人弯着腰跪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不想回答那就别回答了,你可以去死了。”

    项阳淡淡的说着,将叼在嘴巴的牙签拿在手中,直接对着张德开的脑袋扎下去。

    “你这个混蛋,给我住手,谁让你动手的,你怎么敢动手?谁给你这个胆子的?”

    唐凯气急败坏的怒吼着,他的脸色铁青,愤怒的瞪着项阳,觉得项阳实在是太过分了,太没有礼貌了,自己还在这里演讲介绍自己呢,你怎么能够突然袭击我的人?

    项阳的手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手中的牙签轻轻一弹,直接弹入张德开的脑袋,张德开一声闷哼,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

    见到张德开倒在地上,周围所有人群全都举起手中的枪对准项阳三人。

    “早就跟你们说过,枪,是小孩子玩的,而且论玩枪,小爷是你们的祖宗,你们还敢对小爷举起枪,真是不知好歹啊。”

    项阳猛然间冷哼了一声,右手抓着一把牙签用力甩出去,只听‘嗤嗤’的无数声音响起来,无数根牙签闪过,但凡所有手中有枪的人的手全都被一根牙签射中,惨叫着手中的枪掉在地上。

    枪掉在地上的声音和痛呼声接连响起来,就在眨眼间,项阳的目光所及的所有人,但凡手中有枪的全都被牙签钉中,捂着手惨叫起来。

    他们痛苦的惨叫着的同时,惊恐的看着项阳,因为,小小的牙签竟然直接将他们的手腕给穿透了从手的另外一边穿透出来,就算是一根钢钉想要做到这样也不容易吧,更何况是一根牙签。

    “这家伙是武林高手吗?”一群手上受伤的枪手全都惊恐的想着。

    真是难以想象,项阳随意撒了一把牙签是如何做到将前后所有人都给钉中的。

    项阳对面的唐凯看着自己身边几个也同样捂着手惨叫起来的枪手,呆了呆,然后吓了一大跳,浑身颤抖着看着项阳,嘴唇动了动,但是却没有说出话来。

    反而是唐凯身后一个不起眼的老头站出来挡在唐凯的面前,微微眯着眼睛看向项阳,“这是漫天花雨的暗器手法,你怎么懂的唐门的暗器手法?”

    “咦,竟然有一个小老头在,你是他的保镖吗?”项阳看着老头笑了出来,这个老头竟然是一个后天境界的高手,他的实力不弱,有后天八重的修为。

    项阳之前并没有发现这个站在后面默不吭声的老头,因为这个老家伙身上的气息非常微弱,将身上所有的真气波动都给收敛起来了,而且,他的修为太弱了,只是后天八重的境界而已,还无法让项阳重视的程度。

    “你是如何偷学的我唐门的独门暗器手法的?”老头冷冷的看着项阳,眼中充满了杀气。

    “哦……原来你是川蜀唐门的人啊,这么说来,这小子也是了,不是我说你们啊,唐门这些年来怎么越发展越落后了,就连什么渣渣都有,你看看,这家伙一点儿真气波动都没有,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修炼废物,你们怎么还敢让他出来丢人现眼呢。”项阳一脸失望的看着老头。

    “我说什么江南极道联盟哪里来的,哪个家伙找死竟然这么嚣张的想要与国家对抗呢,却是唐门啊,但是你们唐门好像也没有那个本事与国家对抗吧,我说那家伙刚刚说的话是在吹牛吧?”项阳又继续说道。

    “小子,老夫在问你话呢,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若是再不回答的话,老夫只要先擒拿下你再问你话了。”见到项阳没有一句话是要回答自己的,老头非常愤怒,浑身上下真气鼓荡着,仿佛他是一个吹风口一样,将周围的人给吹的朝着旁边挪开。

    “喂,我说你这个老头,年龄增长了,怎么一点儿耐心都没有增长呢,别人都是越老越有耐心,性格越来越好,而你倒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也是快要入土的人了,竟然就连一点儿耐心都没有,唉唉唉,别动手啊…”

    项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的老头却是已经忍不住了,他的手中出现一枚飞镖直接朝着项阳甩过来。

    幽光闪过,飞镖犹如一缕幽暗的光芒一样,瞬间朝着项阳胸口射过来。

    项阳的脸色一冷,右手同样甩出去,两根牙签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朝前方飞去,只听‘砰’的一声,其中一根牙签撞在飞镖上,与飞镖同归于尽,二者同时掉落下来,而另外一根牙签则是快速的朝着老头身上攻击而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对方先动手了,项阳如果不给他点礼物的话,岂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好本事。”

    项阳的牙签并么有用尽全力,老头轻松的就挡了下来,老头的眼神闪烁着幽幽光芒,右手抓着牙签,“凭着一根牙签就能够挡住老头子的暗器,在武林之中能做到的人不少,但是年轻人一辈之中能做到的却几乎没有,真是年少有为啊。”

    “不是我年少有为,而是你太垃圾了,这个江湖那么大,你一个后天八重的老混蛋怎么就这么不要脸的以为自己就停下无敌了呢,我告诉你吧,这个世界上能接下你飞镖的人没有一百万也而有八十万,唉,年轻一辈当中,据我所知道的,百分之八十都能轻轻松松的把你干死了。”

    “呦呵,你还生气了,生气有什么用,一大把年纪,都快要如棺材的人,竟然还这么不要脸,咱们好好的说话就算了,你竟然还偷袭我,你还有没有羞耻心?有没有廉耻心?有没有良心?有没有爱心了?”项阳毫不客气的指着老头的鼻子骂着。

    “没有是吧,虽然我早就知道了你不可能有心的,但是真正看到你这种垃圾的时候,我就想一巴掌拍死你了,但是我不能这么做啊,我是个好人,我是伟大的人民教师,我应该给我的学生们树立一个好的榜样,所以我克制住了,我没有对你动手,你倒好,竟然如此不要脸的先对我动手了,你这不是逼我动手吗?”

    老头张了张嘴,刚想要说话,却被项阳给抢先了。

    “你逼我动手就算了,如果你能打得过我,你可以这样逼我,但关键是你不是我的动手啊,我说你是不是茅坑里点灯笼找死啊,要不然的话明明不是我的对手,为什么还是非要逼我动手打你呢?”项阳又叹息着说道。

    “别你啊你的,刚刚还那么嚣张,现在怎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是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准备投降求饶了吗?我告诉你,除非你把你身边的那个小子给宰了当投名状,要不然的话绝没有求饶的可能性,就算是你举白旗也没有用,我不接受。”项阳坚定地说道。

    “竖子,我要杀了你。”

    老头喷出一口鲜血,气的浑身颤抖着,仰天怒吼道。

    项阳呆了呆,这老家伙的心里素质怎么这么差,被自己说几句就已经受不了,直接内伤吐血了。

    同时他心中带着得意,所谓的口枪舌剑说的就是小爷吧,啧啧,说几句话就能够把一个后天八重的小老头给说的吐血,哥的口才还真是厉害啊。

    老头吐血后,项阳仿佛收到了鼓励一样,越发来了兴致了。

    “老头子,你看你,已经口吐鲜血活不了多久了,你还不好好的找个地方去等死,出来打打杀杀的干什么?为你的子孙后代谋个前途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的那些子孙后代也是太没有用了,还要他们干什么,直接将他们给捏死算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帮你改正一下,你一个快入土的老头子,怎么能杀得了我呢?就凭你这浑身死气的样子,一身修为已经开始倒退了,想要杀了我,这是不可能的,你别激动,再激动的话就又要吐血了…唉唉,你怎么又吐血了…”

    “去死…”

    项阳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忍不住接连吐了两大口血的老头终于忍不住抱起,一掌朝着项阳拍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