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18章 十年相思泪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一身十几道刀伤,其中还有两三道致命的伤势,失血这么多,竟然还能够坚持下来,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她坚持下来的。”项阳看着一身伤势的叶婧衣,脸上露出惊叹之色。

    叶婧衣一身刀伤实在是太严重了,至少有十几道的伤口,每一道都是皮开肉绽,甚至有的能够看到骨头,而且,其中最严重的一条伤口仿佛要将她的后背给劈开一样,就连背后的骨头都能看到。

    如此严重的伤势,就算是一个修炼有成的武者遇到了,恐怕也会受不住昏死过去,而她却是苦苦坚持着,到了最后时刻,实在是受不了才晕过去。

    项阳对于叶婧衣实在是太佩服了,古有穆桂英挂帅,巾帼不让须眉,如今有这个不知名却又有一缕熟悉感的女人比男子还要顽强,真是一个真正的女强人啊。

    惊叹过后,项阳的脸上又露出了苦涩,叶婧衣的伤势太严重了,严重到就算是项阳也觉得非常不好治,而,唯一的救治的办法就是以他刚刚修炼出来的真气辅助金针治疗。

    “刚刚修炼到的一缕真气,又要奉献出去了。”

    项阳苦着脸,思前想后,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救这个女人命,只能够再次牺牲他的真气了。

    “以前小爷杀人无数,如今每修炼出真气就要用来救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过的现世报吗?”

    项阳苦笑着,觉得这个报应来的太快了,但是,自己以前杀的人却各个都是该杀的人啊,难道这也要遭到报应吗?

    项阳拿出一套金针,将之展开,一根根长度一样的金针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他一只手捻起其中一根,看向叶婧衣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

    叶婧衣失血太多了,从她苍白中不带丝毫血色,却又浑身占满了鲜血就能够看出来,如果是送到医院之中,也只有输血救治一途,但是,项阳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变慢了下来,就算是输血进去,造血干细胞若是无法被刺激继续造血的话,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他以真气刺激生命穴位,激发对方体内的生命力,使得她的身体重新焕发出生机,开启自我恢复。

    项阳觉得自己太惨了,自从开始重修,每次修炼出一点儿真气,还没有存多久,就要全都用掉,而且每次都用的一干二净的,一点儿也没有给自己留下,难道自己以后要专职修炼外功吗?

    项阳开始怀念以往身负无穷无尽的先天真气的日子了,想当时,一身先天大圆满的先天真气犹如作弊器一样,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可以用先天真气来做,很少用先天真气做不到的事情。

    “下次一定要闭关一个月,重修到后天境界再说。”

    项阳暗暗下定决心,若是他现在的真气达到了后天境界的标准的话,也不至于一用就完。

    项阳带着叶婧衣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给对方体内输入了不少的真气,以此来护住她的心脉,但是,那些真气坚持不了多久,项阳必须马上给叶婧衣治疗,让她的身体自己焕发出生机,自己恢复,才是最佳的治疗方法。

    “希望等你好了之后不要怪我脱了你的衣服吧。”

    项阳右手拿着一根金针,另外一手则是放在叶婧衣的血衣上,只见他的手上有淡淡的九彩光芒一闪而过,叶婧衣身上的衣服全都在这一刻被震碎。

    一具苗条的身子出现在项阳的面前,巨大的****,纤细的腰肢没有丝毫赘肉,盈盈一握,多一分则胖少一分则瘦,两条长腿修长而又笔直,本是完美无瑕的玉体,此刻却变成了血红色的,身上有大大小小无数刀伤纵横交错着。

    “太可惜了。”

    项阳叹息着,这具身材真的是他所见过的最完美的身材,可惜的是,被破坏的太严重了。

    此刻的叶婧衣身上无数道鲜血,血肉翻卷出来,有的甚至能够看到骨头,还好的是,项阳已经对她点了穴道,止住了鲜血的渗出,要不然的话,恐怕到现在她已经真正的失血而亡了吧。

    项阳对于叶婧衣的脸并没有多看,因为叶婧衣脸上也染上了血液,只能够看出一个大概的样子,无法看出她具体的容颜。

    项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右手的金针上散发着淡淡的九彩光芒,而后轻轻一震,金针化作九彩之色扎在叶婧衣的身上,金针离手,但是九彩真气却依旧在金针上流转着,使得金针在轻轻颤抖着。

    第一根金针扎入叶婧衣的身上后,项阳的脸上露出严肃之色,双手化作一道道幻影在放金针的盒子上拂过,而后轻轻一甩,无数金针带着九彩光芒没入叶婧衣的身上。

    眨眼间,叶婧衣身上密密麻麻的扎满了一百零八根金针,每一根金针上都有九彩真气流转着。

    从项阳出针到在叶婧衣的身上扎满了一百零八根金针只过去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但是项阳却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顾不上擦掉额头的汗水,项阳的神色带着凝重,右手缓缓地伸出,放在叶婧衣的上方三寸之处,而后,只见他的手中猛然间爆发出强烈的九彩光芒。

    九彩光芒眨眼间就将叶婧衣整个人覆盖着,仿佛在她的身上盖上了一层非常薄的光幕一样。

    项阳咬着牙,浑身颤抖着,用尽全力将体内的真气全都逼出来,以自己的真气给叶婧衣续命,心中则是苦笑着,这下子真是亏大了,不仅将刚刚修炼得来的真气给耗尽了,还将肉身之中存着的那微弱的真气也压榨出来了。

    叶婧衣身上扎着的一百零八根的金针随着九彩真气的注入而轻轻颤抖着,过了一会儿后,猛然间一颤,全都倒飞起来。

    “收。”

    项阳低喝了一声,仅剩下的最后的微弱的九彩真气全都化作一片光幕将所有的金针全都收回来。

    “是时候睁开眼睛了吧?”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项阳带着期盼的目光看向床上的叶婧衣。他明显感觉到床上的女人的气息已经变强了很多。

    虽然相较于治疗之前,叶婧衣身上的伤口还是老样子,但是,她的伤口已经不再对她造成致命的危险,已经没有鲜血流出来,而且她的心跳也加速,此刻,在她的体内的造血干细胞正在快速造血,随着心脏的的跳动,一股股新生的血液正灌入血管之中。

    仿佛是干涸了的田地一样,随着新鲜血液的注入,叶婧衣的心跳不断的加强,气息也变强变稳定了起来。

    仿佛回应项阳的话一样,床上的叶婧衣在这个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神带着迷茫,脑中回想起自己发生的一切,想起了最后时刻遇到的那个身影,顿时激动了起来,“是他救了我吗?他在哪里?”

    “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啊,你身上这些伤口虽然没有流血,但是我没有针线,并没有帮你缝上啊,你再乱动的话,再次流血出来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过来,叶婧衣目光看向声音来源处顿时双眼发红,浑身颤抖着。

    “是你,真的是你…”

    嘴唇颤抖着,几个字说完后,叶婧衣的脸上有两行清泪滑下来。

    苦苦等待十年,十年的努力,十年的相思,尽皆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本以为再也不能相见,却发现在生死关头,相思了十年的心上人出现救了自己,这种惊喜,使得叶婧衣整个人瞬间从地上飞到了天上一样。

    她觉得身上所有伤口都不疼了,眼中只有项阳这个人,这一张比十年前成熟了许多,却没有太大变化脸。

    “呜呜呜…你终于来找我了,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抛下我的。”

    “喂喂喂…你认错人了吧?我们这可是第一次见面啊。”

    项阳觉得莫名其妙,带着茫然,尽管他对于这个美丽至极的女人有种熟悉感,但是,对方身上全都包裹着干涸的血液,还真认不出来。

    “九夜刀法,一夜一刀,九夜九重刀,九重刀中刀……”

    叶婧衣颤抖着念出一段刀决,项阳的脑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一样,瞬间就记起来了。

    那一年,他修炼有成,年少轻狂,奉师命下山历练,励志要纵横天下。

    那一年,他行走天下,杀尽看不爽之人。

    也是那一年,他救了一个美女,然后,失去了纯洁的童男之身…

    那一次,他享尽温柔的同时应对方的要求传给对方一门刀法和一段最基本的炼气口诀。

    而那门刀决正是‘九夜刀决’,项阳修炼有成的时候,无聊之下自创的一门并不算是很厉害的刀决,这个世界上,只有项阳懂的。

    “靖衣姐,是你吗?”

    项阳的声音还未落下,他人已经坐在床边,近距离的看着叶婧衣,脸上带着激动之色。

    “是我…就是我…”叶婧衣激动的挣扎着要坐起来,但是她伤势太重了,根本就无法爬起来。

    项阳连忙按住叶婧衣,“你的伤势太重了,一定不要乱动,否则,据算是我也救不了你了。”

    “嗯嗯,我不动,我不动。”

    叶婧衣含着泪点着头,乖乖的躺着,充满思念的目光一直看着项阳。

    “我就知道,就知道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十年了,每个日夜我都在想你。”

    “如果是因为我受伤了才能见到你的话,那么,就算是让我受伤十次百次我都愿意。”

    叶婧衣的声音颤抖着,又是哭又是笑,情绪激动到了极点。

    “靖衣姐,不要激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现在身体还弱,先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嗤……”

    眼见着叶婧衣越来越激动,项阳只好动手点了叶婧衣的穴道让她昏睡过去。

    “离开的那一天我就说过,双方不刻意去找对方,若是能够再次相遇的话,我绝不负你。”

    项阳坐在床边,一手温柔的抚摸着叶婧衣的脸,认出了叶婧衣的身份之后,再次看向叶婧衣一身的伤势,项阳整个人都充满了杀意,气的浑身颤抖着:“混蛋,竟敢把你伤的这么严重,我一定要让他们百倍偿还。”

    “我可怜的靖衣姐,承受了这么重的痛苦,我对不起你…”

    “不行,一定要马上将你的伤势治好。”

    好一会儿,项阳冷静了下来后,直接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他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破烂包裹,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碧绿色的玉瓶。

    这是一个真正的完全由极品玉石制成的瓶子,就凭着这个瓶子就价值连城,但是很显然,令项阳小心谨慎的并不是这个瓶子,而是瓶子里面装着的东西。

    项阳双手捧着玉瓶,小心翼翼的回到床边,然后将玉瓶打开,顿时有一股诱人的清香传出来,项阳吸了两口,顿时脸色红润起来,瞬间精神百倍。

    在玉瓶里面装着的是半瓶左右的白色的粉末,项阳小心翼翼的拿着玉瓶,非常小心的在叶婧衣的每一道伤口上洒下一点点的粉末。

    当粉末洒落在叶婧衣的伤口上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叶婧衣的伤口正在蠕动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项阳还没有在下一道伤口洒下粉末,上一道伤口已经完全恢复,而且皮肤白净无比,看不出有受伤过的痕迹。

    项阳小心翼翼的在叶婧衣身上每一道伤口上都洒下了粉末,就连最为细小伤口也没有放过。

    不多时,项阳将叶婧衣的最后一道伤口也撒上粉末,顿时,皮肉翻卷,血肉在滋生,伤口迅速恢复原样。

    “不愧是老头子给的疗伤神药啊,可惜太少了。”项阳叹息了一声,连忙见瓶子里面只剩下不到一般的粉末,他顿时一脸心痛的连忙盖上盖子,然后将瓶子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

    生死人、肉白骨,这才是真正的疗伤神药,虽然只是这么一小瓶,但是在修炼界之中可以说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若是有人知道项阳将大半瓶都用在帮叶婧衣恢复伤口上的话,肯定会发疯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