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11章 路上偶遇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她是舍不得项阳的,但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拥有足够的力量,不至于每次面对事情的时候显得无力绝望,她毅然的跟着玄素去修真界。

    项阳很是失落的走在路上,身上的衣服依然破破烂烂的,就好像是拾荒归来一样。

    “走了,呵呵…”

    项阳嘴角带着苦涩,目光看向天边,眼神又变得坚定了起来,“百年之内,我定然登临绝巅,世俗界法则不全无法突破先天境界吗?我就偏不信了。”

    项阳的脸上露出坚定之色,一脚踩在地上,瞬间冲天而起,快速的朝着停车的地方赶去。

    既然苏靖柔已经不在天星县,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任何值得项阳留恋的地方了,他的速度飞快,一步千米,没多久就来到了他停车的地方。

    然而,当项阳出现在自己的车子不远处的时候,却发现有一群人正围着自己的车,好像是在守护自己家的车一样,再看他们脸上的神情,一个个带着兴奋之色,讨论着他们老大的‘新车’是多么高端,如果能够坐一趟就太好了。

    项阳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走近几步,拍了拍一个染着红发的小混混的肩膀问道:“这位兄弟,你们这是干什么?”

    “去去去,你这个臭乞丐,谁跟你是兄弟了。”那个染着红色的头发的小伙子一脸嫌弃的看着项阳,还顺带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想要将项阳的手留在肩膀上的痕迹给拍掉。

    “哈,对对,那我问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干嘛守着这一辆车?”项阳乐了,这小子一身地摊货,全身加起来不足一百块钱,搞得自己像是一个土豪一样,还带有洁癖…

    “这是我们老大的车,车钥匙丢了,我们正在等开锁的过来呢。”那个染着头发的小伙子一脸得意的说道。

    “你们老大的车?”项阳当场表示震惊了,摸了摸手中的车钥匙,还在啊,盯着车牌看了许久,没错呀,是项风留给自己的跑车啊,怎么变成了他们老大的车了?

    “当然,这是我们老大刚买不久的跑车,法利拉超级豪华跑车你懂不,一辆价值千万呢,这可是超极豪华的跑车啊,唉,对你说这些干什么,说再多,你一个乞丐也不懂。”染着红色头发的小混混说着对着项阳摆了摆手,“快点走吧,不要在这里看了,这里没什么可以给你吃的。”

    “哦,我是过来开车的。”

    项阳应了一声,朝着黑色的法拉利跑车走过去。

    “喂喂喂,小乞丐,你干什么?这里不能接近,站住,你找死是吧?”

    随着项阳的走近,守着车的其他人顿时不爽了,对着他开口喝骂着。

    “我来开我的车。”

    项阳的脸上露出腼腆之色,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朝着车子走过去。

    见到项阳这个‘臭乞丐’竟然还继续走过来,十几个看车的小混混顿时怒了,其中一个朝着项阳走过来,一脚就朝着项阳身上踹过去,口中还在骂着,“我草泥马,让你滚开没听到吗?”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过来,那个踢向项阳的小混混高高飞起来,做了个高空抛物,然后掉落到路边的水沟里,就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晕了过去。

    项阳跺了跺脚,扭了扭脖子,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脸上露出一缕‘羞涩’的笑容,“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不过不用担心,死不了的,最多就是残废罢了。”

    “操,点子扎手,兄弟们一起上,干死他。”

    那群小混混先是愣了愣,而后大吼了一声纷纷朝着项阳冲过来。

    “小爷心情正不好,是你们自己倒霉送上门来了。”项阳冷笑了一声,一甩破烂成条的衣袖,直接冲了上去。

    当先朝着项阳冲过来的正是之前跟项阳说话的那个然和红色头发的小混混,他大老远的就举起拳头,用力的朝着项阳的脸砸过去,本想将项阳打得头破血流,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人影一闪,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肚子一阵疼痛传过来,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兄弟们怎么变得越来越小了。

    过了好一会儿,浑身悬空,脚下踩空的感觉才让他明白,并不是他的兄弟们变小了,而是他飞高了。

    “啊…”染着红色头发的小混混人在空中发出一声惨叫,然后非常干脆的就晕了过去,来了个眼不见为净,至于之后他会是咋样的,他就管不到了。

    “草……****。”

    一群小混混纷纷怒骂着朝着项阳轰过来,但是,在见到项阳将两三个小混混给踢飞后,他们马上四散开来,撒开脚丫子朝着四面八方跑去,甚至还有一个因为比较胖跑不动,直接倒在地上惨叫着,“哎呀我的妈呀,我死了,我死了…”

    “这辆车是你们的?”项阳来到那个倒在地上装死的胖子的面前,蹲下去拍了拍他肥胖的脸。

    “是…不是…是…大哥,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打酱油的。”那个胖子哭丧着脸回答道。

    “老子把车放在这里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车就变成你们的了,你们还真是厉害啊,你们老大是哪一个?”项阳突然间爆喝了一声道。

    “我,我们老大不在这里啊。”那个胖子脸色发苦。

    “哦,不在这里,那他人去哪里了?”项阳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大哥,您老行行好,放了我吧,我已经死了…”胖子要哭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都已经躺在地上装死了,你还不放过我,就连死人你都要欺负,你还是人吗?

    对于这种装死的傻鸟,项阳直接一脚踢过去,成全了他,让他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项阳站起身来,其他小混混全都吓了一大跳,犹如见鬼一样快速的朝后退去,项阳见到他们的样子顿时觉得心里好笑,对着他们冷哼了一声,然后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朝着跑车走去。

    就在项阳启动跑车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声爆喝从后方传过来,紧接着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从一辆拖车上跳下来,快速的冲过来,不要命似的挡在车子前面。

    “小崽子,就连你周爷爷的车也敢偷,你是找死吧。”虽然是秋天,但是中年男子身上只是穿着背心,将他高高鼓起的肌肉露出来,一脸狰狞的看着项阳。

    项阳懒得理会他,油门踩下去的同时,踩着刹车,顿时跑车发出一阵阵轰鸣声,似乎随时都会冲出去一样。

    那个中年男子被吓了一大跳,连忙跳开来,但是马上他就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些脸红了,因为项阳除了踩油门发出轰鸣声外,车子并没有要朝他撞过去的意思。

    “咚咚咚…”

    中年男子来到车窗边上,轻轻地敲着车门,看着黑色的超跑,心中感慨着,这可是自己以后的座驾啊,不能用力敲,敲坏了可是会心疼的。

    项阳打开车门下来,脸上带着笑容看向中年男子,“这位兄台有何贵干?”

    “小子,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嘛?你特娘的脑袋被门板夹了吧,什么人的车都敢偷,我草泥马,看老子不先揍你一顿丫的。”

    中年男子怒骂着的同时,就要抡起常人两倍大的胳膊朝着项阳身上打过来。

    项阳抓住对方拍下来的手,他笑着说道,“你说是你的车,那为什么车钥匙会在我这里呢?”

    “废话,如果车钥匙在谁那里车就是谁的的话,那些小偷岂不是各个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偷车了。”中年男子脸色涨更红了,怒声喝道。

    项阳直接抬起脚踢在中年男子的肚子上,项阳这一脚的力道很大,但是并没有将中年男子踢飞出去,因为中年男子在快要飞出去的那一刹那,被项阳给拉回来了。

    “呜呜…”中年男子疼的脸色涨红,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看着项阳的目光充满了恐惧,这个时候,他总算明白了,别看眼前这个青年看似瘦小,其实是一个真正的狠角色。

    “你的车?”

    项阳嘴角带着冷笑,问了一声后,不待中年男子回答,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顿时拍的他嘴角都歪了,实在是太疼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天,明明还是白天啊,怎么有这么多星星?

    再问一声,然后又是一巴掌拍下来,中年男子郁闷极了,张了张嘴,却发觉刚刚被项阳踢了一脚之后,肚子疼的说不出话来,现在还是嘶哑无声。

    “不说话是吧?砰砰砰…”

    项阳冷笑着,直接将中年男子当成一个沙包暴打起来,他的拳头看似轻盈无力,实际上却充满了力道,不断的在中年男子的脑地上,胸口打着。

    中年男子想叫却叫不出声来,只能任凭两行委屈的泪水滑落他的脸滴到地上。

    “还很委屈的样子,特娘的,偷了老子的车,还敢装作委屈的样子,你找死是吧。”

    项阳冷笑着,再度抓着中年男子一阵暴打,他出力很有分寸,并没有将中年男子打死,而是用普通人的力道打下去。

    饶是如此,中年男子也觉得疼痛难忍,因为项阳专门打他身上肉多的地方,既能够打疼了他,又不会致命,也不会留下残疾。

    “大…大哥,不要打了,我错了…”

    过了好一会儿,中年男子惊喜的发现他的嘴巴能够发出声音了,连忙求饶。

    “你错了?”项阳诧异的看着中年男子。

    “是,我错了,对不起,我向您认错…”中年男子觉得自己就像是三十年前读小学的时候,因为在老师的背后贴上一张画着小乌龟的纸而被抓去骂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真是太惨了,不就是在路边‘捡了’一辆车吗,怎么就被人打成这样呢?

    “那你说,这辆车是你的吗?”项阳松开抓着中年男子的手,将他扔在地上,自己则是斜靠在跑车上,歪着脑袋看着中年男子,经过这段时间的发泄,项阳觉得舒服多了。

    “不不,是我在路上捡的…不不,不是,是您的。”中年男子连忙说道。

    “路上捡的…”

    听了中年男子的话后,项阳顿时苦笑不得,这家伙还真是有理啊,路上看到一辆车停着,他就可以随便去捡,啧啧,这家伙不去当强盗真是委屈他了。

    “老子的车你也敢捡,下次若是看到了,直接把你大卸八块然后扔到海里面喂鱼。”

    项阳恶狠狠的威胁了一番后,就要上车离开,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欺负小孩子的大灰狼一样,不由得脸色有些发红。

    “你们这是做什么?”意外总是无时无刻的存在,当项阳就要离开的时候,又是一阵嘈杂的声音传过来,紧接着只见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围了上来。

    “警官,你们来的太好了,你们要替我做主啊,我好惨啊,呜呜呜…”

    “我,我走在路上,无缘无故的被他暴打一顿啊…”

    “他好狠啊,把我打得都肿成这样了。”

    一看到警察到来,中年男子就好像是饿坏了的小孩子看到了奶妈一样扑过去,痛哭流涕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周疯狗吗?”一个警察不解的看着痛哭流涕的中年男子,这该有多大的委屈啊,才会让一个横行县里的小混混头领哭成这样。

    “是他,他打我,呜呜,他偷了我的车,然后又打我,青天大老爷,你们一定要为我作主啊。”中年男子抱着一个警察腿大哭着,他算是真的哭了,哭的那个惨啊,他觉得自己太委屈了,竟然被一个人欺负成这样,这是他从小到大都没有遭遇的对待。

    “不要吵,领导在呢,有事情的话你可以打电话报警,要不然赶紧滚。”这些警察对于中年男子这个小混混头头并不陌生,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鸟,直接将他踢开。

    “大白天的堵着路干什么,所有人统统给我带回去审问。”这时,后放过走出一个胖胖的当着警服的中年男子,他正是县里新上位的刑侦队队长。

    “队长,那辆车怎么办?”有警察将目光看向项阳的跑车。

    “先带回去调查清楚再说。”中年男子可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正准备对天星县的治安来一个彻底的大治呢,路上看到有人在这里搞事,他怎么能够放过他们。

    “你要把我的车带回刑侦队吗?”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

    “废话…”

    新队长怒喝了一声的同时转过头去看向声音来源处,然而,这一看之下,他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还没有说完的话硬是被憋在肚子里面了。

    “总指挥好!”

    新队长瞬间立正,对着项阳敬了个礼。

    “现在,你还要把我和车子带回刑侦队吗?”项阳脸上露出了揶揄的笑容。

    “不不,不敢,对不起总指挥,您的车就算是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带回刑侦队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项阳会变成这么惨的样子,但是新队长在面对项阳的时候,却是一点儿也不敢耍大牌,君不见上一任的刑侦队队长就是因为这位的到来而倒了现在还在吃牢饭呢。

    小混混头领中年男子傻眼了,这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踢到铁板上了,这家伙不仅武力超强,就连身份也高的吓人吗?

    “我先走了,对了,这家伙刚刚说我的车是偷他的,你们回去我问清楚了这辆车是不是我偷他的,如果是的话,去天海市找我还车。”项阳淡淡的说着的同时,直接钻进车里面,随着一声轰鸣声响起来,车子飞窜出去。

    身为小混混头领的中年男子顿时傻眼了,这是不放过自己要搞死自己的节奏啊,这人怎么能这样,你暴打了我一顿还不够吗?现在还要让警察来对付我?

    越想越觉得自己非常委屈,他刚刚止住的泪水顿时再次滴下来了。

    “所有人全都带走,拦路抢劫,简直是目无法纪。”

    紧接着,小混混头领的中年男子耳中传来新队长愤怒的声音,他心中一颤,非常干脆的晕了过去,他明白,自己这下子算是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