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82章 人比人气死人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所有人看着项阳的目光非常的震撼,尽管项阳对付流氓的做法让他们觉得非常解气,但是在见识到了项阳的手段之后,他们对项阳升起了浓浓的忌惮。

    实在是太可怕了,能够制服光头大汉,虽然与项阳自身的武力有关,但是更加可怕的却是他的嘴巴,三言两语,让大汉整个人都崩溃了。

    “好,好可怕…”‘三霸’之一的张立坤缩了缩脑袋,嘀咕道,“以后他会不会这样对付我们啊?”

    “这…应该不会吧。”黄石开迟疑了一会儿,他也觉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当项阳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顿时感到一阵寒意。

    “真是太可怕了。”郭洪亮也觉得浑身发冷。

    项阳嘴角露出了笑容,这还真是意外之喜,只是教训一下这个小流氓罢了,竟然让三霸对自己产生惧意。

    项阳看着跪倒在地上痛哭求饶的九华山五条龙之一的光头大汉,脸上露出犹豫之色,要不要就这么放了他呢?

    “项阳哥哥,这家伙看起来好可怜啊,要不就放了他吧?”项阳身边的孙清雅看到光头大汉痛哭流涕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不忍之色。

    “好,就听你的,放了他。”项阳正愁要不要放了他呢,一听孙清雅的话,就直接将光头大汉给放开来。

    孙清雅见到项阳这么听自己的话,高兴极了,如果不是旁边有这么多人看着的话,她肯定要抱着项阳亲一口。

    “你…你真的要放了我?”之前光头大汉痛哭流涕求项阳放了他,但是,当项阳真的放开他的时候,他又露出不敢相信之色。

    “怎么?难道刚刚我抓得你很爽,你舍不得我放开了?”项阳似笑非笑的看着光头大汉。

    “不不…不是,我哪敢呐。”光头大汉连忙摇着头,站起身来说道,“那我能离开了吗?”

    “滚吧。”项阳他们还要吃饭呢,他可没有闲工夫和这五个小流氓浪费太多的时间。

    光头大汉连忙道谢,而后对着他的那些兄弟们使了个眼色,四个人带着那个被项阳踢飞的壮汉快速的离开。

    接下来,项阳等人则是继续吃饭,对他们来说,发生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赶了半天的路,早就饿坏了的他们最想要的就是填饱肚子。

    吃过饭之后,学生们出去玩的则是出去玩,累了的则是自己回房休息,而项阳,则是来到了孙清雅的房中。

    “项阳哥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怎么不怕同学们说你的坏话啊?”孙清雅脸上带着貌似害羞的神情,微微低着头对项阳说道。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项阳敲了敲孙清雅的小脑袋。

    “嘻嘻,那你以后在学校里面可不能躲着人家啊。”孙清雅一听顿时高兴的抱着项阳的胳膊不放。

    “我哪里有躲着你了?”项阳瞪大了双眼看着孙清雅。

    “没有吗?你就连载着人家上下课都不肯,还说没有躲着人家,哼,我妈妈说过,男人是最不老实的,果然,你也不例外。”孙清雅撅着小嘴不高兴的说道。

    项阳顿时无语了,狠狠的白了她一眼,“你还是个小女孩,别说的好像是很成熟一样,小孩子就不要胡思乱想了,快去床上坐好,脱掉外套。”

    “啊…不好吧,你都说了人家还是小女孩呢…虽然人家并不是很拒绝,但是,你也太直接了吧。”孙清雅一听,小脸上顿时露出羞涩之意,红着脸,低声呢喃着。

    项阳气急而笑,在孙清雅的小脑袋上拍了一下,“你这小丫头争天想些什么,真是气死我了。”

    “啊,难道你不是要对人家做那种事情吗?那你要人家脱衣服干什么?”孙清雅一脸茫然的说道。

    “废话,你把外套脱了,我教你指认穴道,开始正式教你练气啊。”项阳恨不得仰天大吼一声,他觉得教徒弟真是太累了,这还没有开始呢,就要自己耗费这么多心神,心中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收徒弟。

    “啊,你早说啊,害人家白白激动了一场。”孙清雅嘀咕着朝着床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脱外套,看她的样子,似乎对于项阳并不是想对她做些什么感到很失望。

    她的话顿时让项阳又是一阵无语,看着小丫头将外套脱掉后,露出了紧身衣,将她发育的颇为完美的身材展露出来,项阳顿时一阵眩晕,嘀咕道,“小丫头也不小了…”

    “是不是很大?”听到项阳的嘀咕声后,孙清雅挺了挺胸,对项阳露出一个充满妩媚的笑容。

    在这一瞬间,项阳失神了一会儿,但是,马上就会反应过来,他顿时一阵恼火,觉得跟孙清雅独处实在是太困难了,如果眼前的小丫头不是自己的学生的话,自己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现在我开始传你修炼功法,不能打扰我,不能诱惑我。”项阳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然后来到床上与孙清雅盘膝面对面而坐。

    “今天给你背的那篇功法记住了吧?”项阳问道。

    “记住了。”孙清雅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记住了也没用,我先查看一下你的体质是不是适合修炼再说。”项阳翻了翻白眼。

    “啊,那如果,万一我的体质不适合修炼的话,我累了半天岂不是都白费了?”孙清雅瞪着眼睛说道。

    “要不然呢,你以为修炼那么简单啊。”项阳白了她一眼后,抓起孙清雅的手,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不要乱想,心静一点儿,让我探查一下你的体质。”

    “哦。”孙清雅瞪大了眼睛看着项阳的手,接下来看到的一幕顿时让她张大了嘴巴,只见项阳的双眼与手上同时泛起九彩光芒,犹如梦幻一般,看起来玄奥极了。

    “这是魔术吗?”孙清雅嘀咕道。

    “别说话,好好感受你的体内,是不是有一股热流从我的手上传过去。”

    项阳哼了一声,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缕真气顺着孙清雅的手进入到她的体内,在她的全身游走着。

    “啊,真的有一股热流耶,这就是传说中的真气吗?好神奇啊,但是为什么我爸爸就没有呢?”孙清雅惊呼了一声,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项阳的手上的九彩光芒,觉得奇妙极了。

    她的父亲孙大发也是一个修炼高手,而且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按照项阳所致,孙大发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修炼的乃是少林的功法,没有经过少林的同意自然不能传给孙清雅这个女儿,因此,孙大发虽然对孙清雅这个宝贝女儿疼爱之极,不管她要什么都会给,却唯独没有教她修炼。

    孙清雅虽然不能修炼,但是却曾经见到过她父亲的修炼,对于真气的传说并不是很陌生。

    随着项阳的真气在孙清雅体内的经脉流转着,项阳的脸上的表情一阵变幻不定,而后则是越来越吃惊。

    “怎么了?”孙清雅一直观察着项阳的表情,一见到项阳的神情变幻不定,她的小心肝顿时提了起来。

    “没,没事。”项阳艰难的应了一声,他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这个小丫头从来都没有修炼过,竟然百脉皆通,是难得的修炼天才。

    要知道,据算是项阳当年的时候,虽然身负无上体质,但也没有先天百脉皆通,他可是辛辛苦苦耗费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将全身的经脉都打通,而一般人修炼想要打通全身经脉,少则五六年,多则十几年也有。也就是说,孙清雅以后修炼,至少前期要比项阳当年节省两年的时间。

    “骨骼惊奇,百脉皆通,不对,这是先天之气,我擦,体内竟然还保留着一股先天之气,这小丫头真是得天独厚啊…”

    越是探查孙清雅体内的情况,项阳越是吃惊,先天之气乃是在娘胎里面的时候才具有的,人体一出生沾染了外界的后天气息,所有先天之气都会耗尽。

    修行,从后天到先天正是要淬炼肉身,除去体内的杂质,转后天为先天的一个过程。

    对于普通人来说,千万人之中都不一定有一个人能够保留着先天之气,因为实在是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别说孙清雅已经十八岁,保留了十八年的先天之气,简直是太神奇了。

    “嗯,好舒服啊。”随着项阳的真气在孙清雅体内流转着,她觉得那股暖流所过之处,浑身暖洋洋的,比蒸桑拿什么的舒服多了,让她闭上了双眼,脸上露出陶醉之色。

    孙清雅倒是享受着项阳的真气在她的体内流转着的感觉,而项阳则是累惨了,他刚刚修炼出来的一缕真气又一次的用光了,无奈的收回了手,苦着脸陷入沉思之中。

    “怎么样?”孙清雅见到项阳的表情后,她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一脸忐忑的看着项阳。

    项阳郁闷的看了孙清雅一眼,脑中将自己所懂得的所有功法回想一遍,打算给孙清雅挑选一门适合她修炼的功法。

    “天啊,难道我的体质不适合修炼吗?”一见到项阳不理自己,孙清雅急的快要哭了。

    “我不要,人家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跟你一样成为一个修炼之人,为什么会无法修炼,呜呜…”

    “呃,你怎么要哭了?”项阳抬起头来一脸不解的看着孙清雅。

    “不能修炼了,人家心里难受啊。”孙清雅哭丧着脸,美丽的大眼睛中有泪水在酝酿着,可以看出来,她是真的伤心。

    “谁说你不能修炼了?”项阳愕然。

    “你刚刚就连回答我都不肯了,难道不是我的体质不适合修炼吗?”孙清雅道。

    “哈哈,原来是你误会了啊,你并不是不能修炼啊,相反的,你的体质很适合修炼,我正在找一门绝世神功传给你。”项阳笑着说道。

    “啊…真的吗?”刚刚还伤心的掉眼泪,突然来了个惊天大逆转,竟然能够修炼,孙清雅顿时高兴的整个人叫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项阳笑呵呵的说道。

    “你好讨厌啊,刚刚害的人家白白伤心了。”而后,孙清雅又撅着小嘴,气呼呼的瞪着项阳。

    “我又没有说话,是你自己心里乱想的关我什么事情。”项阳一脸无辜的看着孙清雅,心中则是暗笑,逗一逗这个小丫头还是挺好玩的。

    “反正就是你的错。”孙清雅哼了一声。

    “好好好,算是我的错,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决定传给你一门无上的神功。”面对一个蛮不讲理的小姑娘,项阳还真拿她没有办法,只能举双手投降。

    “嗯,啵…项阳哥哥真好。”孙清雅高兴的又抱着项阳的脑袋亲了一口。

    项阳愣了愣,而后顿时大怒,恶狠狠的瞪着孙清雅,“小丫头,下次再偷袭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要怎么不客气呀,难道要亲回来吗?来呀,就看你敢不敢。”孙清雅得意的笑着。

    “你说我敢不敢?”项阳怒了,这个丫头真是太过分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的权威。

    “来呀。”

    “我,我去给你写功法。”

    项阳连忙爬起床来,到桌子上去伏案写功法,好吧,他承认,他是真的不敢,虽然说在这房间里面没有外人在,但是,他身为孙清雅的老师,还真做不出有违师德的事情来。

    “哈哈哈…”孙清雅盘坐在床上,看着正在认真的伏案写功法的项阳,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