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74章 哭了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校董找我?黄石开和郭洪亮的爹?这下有意思了。”

    当小曾将会议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项阳后,项阳顿时笑了。

    项阳哈哈一笑,觉得自己在学校之中的好日子要来了,有了陆小妞在,还有学校最大的校董的支持,就算是张单腾再怎么想要对付自己,也没办法吧?

    项阳迈着欢快的步伐来到会议室,他还没有走到门口,小曾就迎了上来,对项阳说道,“黄校董是学校最大的校董,他觉得是你引导了黄石开开始锻炼身体,他并不知道你和‘三霸’的关系不和,所以,你还是要注意一点儿。”

    “放心吧,对付几个校董罢了,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项阳得意的笑着。

    “项老师,你别再嘻嘻哈哈的样子了,这么多校董,可是学校真正的权力圈子啊,如果得罪了他们的话,就算是有陆校长在,你在学校的日子也肯定不好过。”小曾苦口婆心的说道。

    “知道啦,真是个小管家婆,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成为陆小妞的助理了。”项阳笑嘻嘻的说道。

    “哼…”小曾很不开心的哼了一声后,敲了敲会议室的大门,轻声道,“项阳老师来了。”

    “快快有请项阳老师。”黄荣锋哈哈笑着站了起来,其余几个校董见到最大的校董都站起来了,他们也不好意思坐着,于是,所有校董都跟着站起身来,而学校的那些领导也不好意思干坐着,于是乎,会议室的所有人都站起身迎接项阳。

    张单腾一脸郁闷的看着眼前的情况,他觉得自己真是太惨了,不仅不能将项阳给赶出学校,竟然还要跟这么多领导一起站起来迎接项阳。

    项阳走进会议室,看到所有人都站起来迎接自己的时候顿时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走错了。

    “项老师您好,我是黄荣锋,也是黄石开的父亲,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让你费心了。”见到项阳走进来,黄荣锋顿时眼睛一亮,连忙走上前来与项阳握手。

    “黄董好。”项阳微笑着与他握手。

    “项老师你好,我是郭洪亮的父亲郭城,我那个儿子同样是让你费心了,很感谢你对他的调教。”郭洪亮的父亲郭校董也同样与他握手。

    “郭董事好。”项阳脸上的笑容不变,继续与他握手。

    其他的董事长看到接连有两个董事跟项阳握手之后,他们觉得自己不上前去握个手有点儿不好意思,于是乎,接下来一个个董事上都排着队上前来跟项阳握手。

    “项老师不愧是拥有斯坦福七本学位的天才,果然一表人才。”

    “哈,如果不是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我也让他来项老师的班级上课。”

    “项老师有女朋友了吗?”

    接下来,天海一中的高层领导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个董事跟项阳握手,他们在天海一中当领导这么多年,何曾见到过所有校董排着队跟一个老师握手的情况?就算是陆欣然也没有这种殊荣待遇吧?

    项阳也哭笑不得的跟每一个校董握手,顺便还恭维了他们几句,而那些校董的话则是让他哭笑不得,甚至有一个老妇人校董还一脸慈祥的问了项阳有没有女朋友,看她的样子,明显是准备给项阳介绍个女朋友啥的。

    看到项阳竟然这么受欢迎,就连跟他关系较好的校董也不得不跟项阳握手,张单腾心里在滴血,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被赶出学校的不是项阳,有可能变成自己了。

    是的,当看到项阳这么受欢迎的时候,张单腾慌了,心里在颤抖着,同时,他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跟项阳和好的问题。

    张单腾胡思乱想着的同时,项阳已经跟那些校董握手完毕,然后在一边坐了下来,很巧不巧的是,项阳坐的位置就在张单腾的身边。

    “哈哈,张主任,真是好巧啊。”项阳笑着看着张单腾。

    “哼,谁跟你巧了。”张单腾一脸郁闷的看着项阳,这家伙怎么就坐在自己的身边了,这不是明显要刺激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谁叫你在这里的职位最低只能坐在后面呢,我这个闲人也只能挨着你坐下了,其实我也很不想跟你一起坐啊,但是没有办法,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咯。”项阳笑嘻嘻的刺激张单腾。

    张单腾更加郁闷了,可不是吗,这个会议是校董和学校的高层领导的会议,他虽然是教导主任,看起来职位不小,但是在这个会议之中,他的座位只能排在末尾。

    “你别得意。”看着项阳得意的样子,张单腾忍不住咬牙切齿的低声道。

    “什么?张主任你说我什么?”原本张单腾和项阳是在说悄悄话,两者的声音都很小,然而,项阳突然间问了一句,会议桌上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过头来看向张单腾,张单腾顿时吓了一大跳,心中愤怒项阳的无耻的同时,连忙说道,“我…我没说什么。”

    “哎呀,你刚刚明明说我什么得意什么,我们坐的这么近,怎么可能听错了?”项阳却不肯放过张单腾,一脸不信的说道。

    张单腾心中对项阳更加恨了,但是有这么多人在场,他却说什么也不能翻脸,只能哭丧着脸说道,“我是说项老师年纪轻轻就能够参加这个会议,真是春风得意,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看我不爽,正在骂我呢。”项阳了然的点了点头。

    “你们说话小声点儿,不要影响到开会。”陆欣然提醒道。她知道项阳和张单腾之间的关系,张单腾会去恭维项阳?骗鬼吧,但她本来就是站在项阳这一边的,自然不可能会去揭破两人之间的事情。

    其他的校董和学校领导则是微微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尤其是学校的那些校董,从刚才张单腾一直主张将项阳开除这件事情,他们就明白了张单腾和项阳之间肯定有仇,但是,这是私人恩怨,他们这些校董也懒得去管。

    “明白明白。”项阳连忙点了点头,然后严肃的对张单腾说道,“张主任,你就算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也不能拉着我讲了,我不像你是学校的领导,能够在这里大谈言论,我只是一个闲人,可不敢在这种场合讲话影响到会议啊。”

    “放心,我不再说话了。”张单腾咬牙切齿的看着项阳,这家伙真是太无耻了,竟然还要坑自己一下。

    项阳脸上带着微笑,嘴唇微动,轻声对张单腾说道,“张主任,我猜你现在肯定非常恨我,但是你却不能对我怎么样,真是太惨了。”

    面对一心想要对付自己的人,项阳可不会大度到跟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况且现在这么无聊,能够打击一下张单腾也是不错的。

    张单腾气呼呼的瞪了项阳一眼,本想反驳,却怕被项阳给阴了,只能咬着牙将怒气都往肚子里面吞下去。

    学校的校董跟领导在开会,这些会议本不关项阳的事情,他也懒得去听会议的内容,而是转过头去歪着脑袋看着张单腾,眼珠子乱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项阳的表情,张单腾心惊胆战,不知道项阳心里在想着什么鬼主意要整自己。

    “张主任,你好像很热啊?怎么出汗了?”项阳实在是太无聊了,只好找自己身边的张单腾‘聊聊天’。

    张单腾摸了一把脸,额头有点汗水,他狠狠的瞪了项阳一眼,心中愤怒地想着,还不是你这家伙的眼神乱转,让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心中不爽极了,但是张单腾却不敢说话,只是目光笔直的看着主位置上正在进行最后的演讲总结的黄荣锋校董,他心中想着,只要自己不说话,不去惹你,你总不能在这个会议上来欺负我吧。

    是的,在张单腾的心中,项阳找他聊天已经变成了是欺负他,他觉得自己很可怜,不就是想要将项阳给赶出天海一中吗?你一个新来的老师,乖乖的让我赶出去不就得了,有像你这样新来的吗?一来就泡了校长不说,还让校董排队握手,还把我这个教导主任给欺负的不成样子,真是太过分了…

    张单腾虽然表面上很认真的听得很认真,心里却是在胡思乱想着,他在心中将所有能够问候项阳的脏话都给说了个遍还是不过瘾,再次恶狠狠的瞪了项阳一眼。

    “张主任有话说。”

    就在这时,张单腾最担心的事情又发生了,项阳又一次举起了手。

    “我,我特么的哪有说话了?”张单腾要哭了,连忙站起来要解释一下,但是有人比他的声音更快,只见郭校董笑着说道,“张主任不愧是学校的教导主任,身先士卒,起了榜样的作用啊,那就这样定了,这次去西部提供支教三个月的队伍就由张主任带队去吧,那边的条件比较艰苦,但却是一个能够锻炼人的好地方啊,相信三个月之行不会让张主任失望的,哈哈。”

    “啥…”

    张单腾懵了,我,我特娘的还没有开口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带队去西部支教了?还有,刚刚不是正在会议总结吗?怎么变成了要去支教了,尼玛,你们这是一群人合伙起来欺负人啊。

    “哈哈,张主任好样的。”

    “好,不愧是教导主任,起了个好榜样啊。”

    “我们学校就应该有这种积极的老师。”

    接下来在座的其他校董和学校的领导纷纷开口称赞张单腾,顿时让正准备开口给自己解释一下的张单腾所有话都憋在肚子里面,天知道他如果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自己不想去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在张单腾一脸幽怨之中,黄荣锋身为本次大会的主持人,他敲定了锤子,“好,那就这样定了,这次就由张主任带队前去支教。”

    “张主任要说几句临行感言吗?”张单腾刚想尽最后的努力,一边的项阳连忙补了一刀。

    “好,既然张主任要说临行感言,那本次大会最后的时间就交给张主任了,大家掌声有请。”黄荣锋非常配合的率先鼓起了掌。

    “啪啪…好…”

    接下来大会所有人都鼓起掌来,由其以项阳的掌声最为热烈,张单腾对项阳恨得牙痒痒的,却又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发作,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项阳。

    “张主任,快讲啊,这么多人都看着呢。”项阳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催促道。

    “支教的条件很艰辛,但是,西部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就需要我们的支持,我们身为天海市的教育界精英,我们必须给全国人民起一个带头的作用,因此,我义无反顾…”

    张单腾含着泪说完一大段感言,他的心在滴血,他觉得今天自己出门忘了看黄历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遇到这么多不顺心的事情,还有,项阳这个混蛋真是太过分了,一切都是他搞的鬼,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也不用去支教。

    尼玛,西部支教啊,这是天海一中每两年一次的支教,而且是到西部最为贫穷的地方去,为期虽然只有三个月,但是,以往去了回来的老师,哪一个不是脱了几层皮,瘦的不成样子?

    据说西部那边,一个月都不知道能不能吃一顿肉啊?下雨天的时候,屋顶还漏水,草…

    钱没有增多?又不给升官?鬼才肯去受苦。

    不知道当年是哪个混蛋提出来要让天海一中的老师每隔两年就去西部支教一次的,特娘的,让他自己去一趟就会明白这个提议是多垃圾了。

    张单腾心中含泪滴血,不仅将项阳给骂了个遍,甚至还将当年提出要天海一中的老师每两年去一趟西部支教的提议人给骂了。

    “好,这次董事会就这么结束了,大家也都累了,一起去帝宫吃饭吧,我已经定好包厢了。”

    会议结束,由最大的校董黄荣锋为代表,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开往帝宫吃午饭,张单腾却含泪拒绝了,他心里太苦了,急需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大哭一场,而且,重要的是,项阳也跟着去吃饭,他最怕的就是项阳会再想法儿整自己,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