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70章 救人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重病房,家属是不能进来的,快点儿出去,要不然的话影响到我们救治你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有一个年轻的医生看到项阳马上开口赶人。

    “我是来帮忙的。”虽然医生的态度并不好,但是项阳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毕竟他们也是为了病人好。

    “你?”那个医生眼神带着怀疑看着项阳,而后冷笑了几声道,“整个天海市最顶尖的专家组成的团队都只能够勉强维持病人的现在的情况,你如何能够帮忙?你是医生吗?”

    “我不是医生,但我却能够治好他,而且是陈老头的儿子叫我来救人的。”项阳说道。

    “在这个时候病人的生死安全才是最大的,专家们正在紧急救援,别说是病人的儿子,就算是病人自己的要求都不行,我说你快点儿出去吧,别在这里添乱了。”那个医生怒声道,至于项阳所说的有能力治好病人的话则是被他自动忽略了,简直是笑话,这么多专家都束手无策,如果要给年轻人能够治得了病人的话,还要他们这个专家干什么?

    “我不是医生,但只有我能够救得了陈老头。”项阳并没有生气,而是再次强调道。

    “你?这么多专家研究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救治的办法,就凭你也能够救得了病人?如果你能够救得了病人的话,我就从窗户跳下去。”那个年轻的医生冷笑着说道。

    “看来你们是不给我机会了。”项阳叹息了一声,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打算叫陈定邦将这些医生给弄走。

    那个医生见状脸上露出了冷笑之色,在他看来项阳应该是一个小医生,为了能够一次扬名,听到一群专家都拿这个病人束手无策之后,就想着要来试一下,如果侥幸把病人给救了的话,就马上声名大震,成为超越整个天海所有专家医生的神医。

    正因为如此,他说什么也不能让项阳参与到治病之中,虽然说心中百分百相信项阳不可能有办法救人,但是,万一真的能够救了人的话,岂不是说他们这群专家就连一个普通的年轻人都不如,这让他们如何继续在医学界混下去?

    “滴滴滴滴…”

    就在这时,病床上的老人发出一声无力的声音,紧接着则是心率机传出一阵急促的声音。

    “不好,病人快不行了,赶紧急救。”

    围着病床的医生全都脸色大变,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医生连忙开始下达命令进行急救。

    原本准备走出病房让陈定邦进来赶人的项阳在听到声音后顿时脸色一变,迅速转过头去朝着病床冲了过去。

    “你干什么…”

    “都让开。”

    有医护人员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感到病床上的老人岌岌可危的项阳可不再对他们客气了,怒吼一声,双手快速的出手,直接将这些医生推开,而后他的双手出现无数幻影,不断的在老人的身上点下去。

    被推开的专家们正想要发怒,见到项阳犹如变魔术一样,一双手变成了几十双同时在病人的身上点下去的时候,他们顿时瞪大了双眼,就连叱喝声都忘了。

    “项老师,金针和银针来了。”这时,院长黄道明拿着项阳要的金针和银针走了进来。

    “老黄,他是什么人?”有一个医生连忙问道。

    “他是陈组长专门请来救人的高人,你们千万不要打扰他。”黄道明原本还担心这群心高气傲的专家不可能给项阳救人的机会,当他看到项阳已经在动手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如果出了问题的话谁负责?”有一个年轻医生说道。

    “出去。”面对这个年轻医生的质疑,黄道明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叱喝道。

    那个年轻的医生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如果是一般人叱喝他的话,他还敢开口反驳,但是开口叱喝他的是黄道明,是中院的院长,并且是国医界的泰斗级别的专家,他可不敢有任何的反驳的话语,低着头就朝着门外走去。

    “金针和银针拿来,其他所有人全都出去,要不然我让陈定邦的警卫进来就不是你们自己走出去那么简单的问题了。”就在年轻的医生即将走出去的时候,项阳不带丝毫感情的淡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项老师,我们留下来给您打下手吧?”黄道明却是不肯离去。

    “滚。”项阳的双手化作了数百只手不断的拍打病人的身体,心中正焦虑着,一听到黄道明不肯离去顿时怒了,一声大吼。

    “他怎么敢对黄院长这么嚣张?”还未离去的年轻医生顿时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他肯定完蛋了,黄院长可是国医学界的泰斗,就算是陈组长对他也要客客气气的,他却这么不知好歹,哼。”年轻医生故意放慢脚步,就是为了要看看项阳最后的结果。

    不仅是那个年轻医生,其他的专家医生也全都脸色一变,将目光看向黄道明,在他们看来,项阳这个年轻人既然敢这么无礼对黄道明,黄道明肯定忍不住会发怒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所有人都傻眼了,被项阳叱喝了一声之后,黄道明脸色一阵青红,但是并没有发作,而是勉强笑着说道,“好好,既然项老师不需要我们的帮忙,那我们马上离开,这是你要的金针和银针,我们先走了。”

    说着的同时,黄道明将两盒金针和银针放下,他则是对着其他的专家摆了摆手说道,“大家都出去吧,不要等陈组长的警卫进来请人了。”

    黄道明的话说完后,这些专家顿时明白了,黄道明之所以没有发作,只是忌惮陈组长,并不是因为害怕这个年轻人。

    项阳,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毛头小子罢了,也就是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骗了陈组长一家,等会儿治疗出问题之后,就看项阳还能不能如此嚣张?

    当然,这些专家和黄道明都没有继续留下来,他们生怕再留下来的话,陈组长的警卫真的会进来赶人,于是一群人纷纷带着不屑的眼神离开了病房。

    转眼间,病房之中就只剩下项阳和躺在床上呼吸微弱的老人。

    项阳的双手越来越快,一道道幻影不断的闪过,在项阳拍打了两分钟之后,心率机上的警告声终于停了下来,病人的呼吸也变得平稳了一些。

    项阳松了一口气,停了下来,将目光看向两盒金针和银针,眼神又变得严肃了起来。

    项阳的动作非常快,将两个盒子打开后,先是抓了一把金针,然后他微微闭上了双眼,调整了一下精神状态,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后,右手犹如天女散花一般将手中一把十几根的金针朝着病人甩过去。

    “嗤嗤嗤…”

    漫天金针一闪而过,所有的金针全都准确的扎在病人的身体上。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以为项阳疯了,一下子将十几根金针都甩向病人,虽然都扎在病人的身上了,但是你能够准确的找准穴位吗?这不是救人而是要杀人吧?

    项阳的动作还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抓了一把银针,再次将病人的身上扎满了银针。

    一时间,病人的上半身都密密麻麻的扎满了金针和银针。

    项阳这个时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嘀咕道,“还好十年前的药力还存留一些在体内,要不然的话还真是拿你没办法了。”

    十年前,也是眼前的老人发病,正好被项阳以疗伤圣药治疗,最终,老人不仅十年没有生病,反而身体越来越好。

    想到此,项阳的脸上顿时带着郁闷和心疼,当年那一颗丹药可是真正的疗伤圣药,是自己在一处上古遗迹之中找到的,如果不是被陈老头吃了的话,自己现在怎么可能变成一个半废、无法动用真气的人?

    “还是先救人吧。”项阳虽然心中郁闷,但是他并不后悔,十年前那一颗疗伤圣药至少救了一条人命,如果自己有办法救人却又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死去的话,与那些魔道之人还有什么区别?

    “想要刺激这些药力,只能够以真气辅助,只能勉强试一试了。”

    项阳一咬牙,右手捏着一根金针轻轻的旋转着,同时,他身上隐隐有一缕九彩光芒在闪烁着。

    这一刻,项阳整个人都变了,如果有人在的话就能够感觉到项阳身上有一股神圣的气息,他的眼眸之中带着淡淡的九彩光芒,不仅如此,他捏着金针的手上也有一缕非常非常细的九彩光芒顺着金针融入到老人的体内。

    “呼…”

    随着那一缕九彩光芒顺着金针融入到老人的体内后,项阳呼出一口气,可是还没有等他的脸上露出成功的笑容,他的脸色一变,张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在地上。

    “真是亏大了。”

    项阳苦笑了一声,整个人顿时变得脸色惨白无比,浑身都被汗水给沾湿了。

    在这一刻,项阳全身都感到一阵疼痛,刚刚调动那一缕真气输入到老人的体内,使得他原本就没有好的伤势再次变得更加严重了,体内有好几条筋脉出现了裂痕,如果不修养几个月的话,休想恢复原状了。

    “陈老头啊,我说你还真是我命中的克星啊,上次遇到你,把我辛辛苦苦得到的一枚疗伤圣药给你用了,让你越活越年轻,而我重伤之后却只能慢慢磨,这次更惨,直接让我的伤势反噬,现在可不仅仅是无法动用真气的问题了。”

    项阳苦笑着看着床上的老人,嘴里喋喋不休的说着,他的双手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而是两手在对方的身上拂过,顿时所有的金针和银针全都被他收了起来。

    就在金针和银针都被收起来的时候,项阳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而是再次取出一根金针扎在对方身上,一手捻着金针轻轻的旋转着。

    过了五分钟后,床上的老人终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而后,他打了个哈欠,就好像是刚睡醒一样,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他红光满面的,精神状态好的不得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先天性心脏病发作要死的人。

    “你终于醒了。”项阳将金针收了起来,一脸郁闷的看着老人,“陈老头,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面吧?”

    “恩公。”老人有些迷糊的看了项阳一眼,而后猛然间清醒了过来,一脸激动的看着项阳,“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够再见到恩公,接下来就算是死了我也无憾了。”

    “有我在,你再活十年没问题。”项阳笑着说道。

    “恩公,正博对不起你啊,我已经一再交代他们不能惊动您的,没想到那群不肖子孙竟然惊不听我的话还是惊动了您。”老人名为陈正博,他本身虽然不具有多大的全力和职位,但是他的儿子却各个身居高位,陈家在这天海这一块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霸主,如果有人见到身为陈家家主的陈正博竟然犹如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的话,恐怕会被惊呆了。

    “你傻啊,自己都快死了,还不叫我过来。”项阳毫不留情的训斥道,“我是应该说你陈家家规好呢,还是应该说你们都是一群榆木脑袋呢,如果不是我刚好认识陈小妞的话,你的家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了。”

    “原来不是他们惊扰了恩公。”陈正博一听项阳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看到项阳嘴角挂着的血迹,不由得脸色一变,惊呼一声道,“恩公您没事吧?是不是为了救我而耗费了太多的真气,自己受伤了?”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原因。”项阳摆摆手,苦笑着说道,“这次也算是你命好,如果不是十年前给你服下的那一颗丹药还有一些药力残存在你的体内的话,以我现在的情况还真救不了你。”

    “恩公的大恩,正博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您才是。”陈正博一脸感激的说道。

    “去你的,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要整天恩公长恩公短的,我最讨厌这一套了,如果不是你太迂腐的话,这些年我怎么会就连来到天海都不肯见你。”项阳一脸烦躁的说道。

    “是。”陈正博脸上露出苦笑之色。

    “算了,你这个顽固的老头,就算是再怎么说你也没有用,还是把你的那群儿孙叫进来吧,他们应该要急坏了。”项阳摆了摆手,不再跟陈正博讨论这些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