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62章 找麻烦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派几个可靠的人去保护苏靖柔,她是我的女人。”项阳淡淡的说道。

    “是。”项风顿时心惊,连忙去安排手下最强的人去保护苏靖柔,这位少爷的女人,可一定要小心保护好了,如果出了什么差错的话,他可就完了。

    “马青腾的情况调查清楚了吗?”项阳又问道。

    项风回答道:“已经调查清楚了,马青腾是青马会马云农之子,同时是青马会的三大堂主之一的,但是,他之所以能够成为青马会的堂主,完全是靠着马云农的力量,相比较另外两个堂主,他的实力是最弱的,说起来,马青腾也就是一个狠一点的纨绔子弟罢了,现在的他正在世纪小区的别墅内睡觉,那一套别墅共有保镖三十八个人,每个都是军队中出来的,实力堪比特种兵,而且还有暗哨、狙击手的存在,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说是天罗地网,少有人能够安全进出。”

    如果有人听到项风的话定然会吓了一大跳,马青腾可是天海市三大极道之一的青马会的堂主,项风竟然能够将马青腾调查的这么清楚就连别墅里面有多少个人都知道,实在是太可怕了。

    “等会儿我跟你去见见他。”项阳淡淡的说着。

    “是。”项风点头应了下来,他知道这位少爷暂时还不想暴露风头,因此才说要跟自己去见见马青腾,其实是要让自己代替他去教训一下马青腾,这位少爷则是要在幕后不出,对于项阳的吩咐,项风高兴极了,能够为这位少爷做点事情,这是他最期待的事情,只要办好了事情,就算是这位少爷不开口,自己也能够凭着这份功劳在家族中平步青云。

    “不知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不管是在回答问题还是问话的时候,项风始终喂喂弯着腰表示对项阳的恭敬。

    “金辉酒吧的老板叫张金辉是吧,他没必要存在了,另外,那家酒吧给我处理好了,我要送给靖柔姐。”项阳淡淡的说道。

    “是,请少爷放心,小的已经会办好。”项风连忙说道。

    “还有,刚刚去闹事的那些人都处理掉,我不想再看到他们。”项阳吩咐道。

    “是,小的马上让人去办。”项风恭敬的说道。

    “我说老风啊,在我的面前你不用拘谨,我不在意这些礼节的,你好好帮我做点事情,你想要的等我回去之后都会帮你实现的。”项阳笑着拍了拍项风的肩膀。

    “属下一定竭尽全力为少爷办事。”项风一听顿时激动的当场跪下要给项阳行礼。

    “唉,我说你这是做什么,在我面前不兴这套,快起来。”项阳将项风拉起来。

    “属下谢谢少爷。”

    项阳虽然说着不用行礼,但是项风却不敢废了礼数,项家乃是霸王后裔,当年的西楚霸王可是差一点儿就统治了整个国家的帝王,家中的门规森严,一直保留到现在,身为项家的外支中的一员,在面对直系后裔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不敢失了礼数。

    “走吧,去会一会马青腾。”项阳伸了个懒腰,当先朝着外面走出去。

    由于项阳并不想出风头,因此两人的出行很低调,由项风亲自开着车离开帝宫朝着马青腾所在的别墅驶去。

    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已经出现在一栋豪华别墅外,为了不引起别墅内的保镖的注意,两人在距离别墅千米之外就下车,站在不远处,目光看向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别墅。

    “直接闯进去,将所有保镖都打晕了就好,暂时不要杀人。”项阳淡淡的开口,虽然别墅有三十几号持枪的人守护者,但对他们两人来说,如若无人看守一般。

    项风应了一声,面露狰狞之色,他的身形快速的冲向别墅。

    “后天巅峰的境界,在项家的外支之中也算是一个高手了,四十几岁能够凭着自己的努力达到后天巅峰,也算是天资不错,培养好了,项家能再出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

    项阳轻声一笑,伸手在腰间按了几下,将重力腰带的重力全都解开,然后化作一道幻影快速跟上去。

    “嗤……”

    两人冲入别墅之中,避开了别墅的摄像头,将隐藏在暗中的保镖和枪手全都打晕,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速度太快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们已经将别墅内所有无关的人员都打晕,然后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马青腾的卧室之中。

    “玛德,吵什么吵,没见到本少爷在睡觉吗,给老子滚。”

    四五米的豪华大床上,马青腾正左拥右抱着睡觉,听到有动静,并没有睁开眼,而是怒声骂着。

    “这小子还真会享受,四个女人,真不怕累死啊,啧啧。”项阳的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啧啧笑着看着床上的一幕。

    马青腾身为极道大少,本身又是青马会的一个堂主,执掌大权,年少得志,自然是声色犬马,夜夜笙歌,别说是四个女人,就算是十个一起他都玩过,当然了,以他的实力还无法做到一夜十次,靠的都是一些药物的帮忙,以至于整个人身体都被掏空了,如果没有药物的话,他就无法做事…

    “跟他好好聊聊天,年轻人,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事情,不要去招惹别人。”项阳淡淡的对项风说道。

    项风应了一声,而后面色狰狞的走向大床。

    “马少…啊…他是谁啊?”

    “草泥马,叫什么叫,昨天晚上老子累了那么久,大早上的让老子睡会儿觉都不行啊。”马青腾怒骂着,睁开了眼睛看到走过来的项风,他有些迷糊,还以为是自己的手下,更是愤怒,拿了一个枕头朝着项风扔过来,怒骂道,“你是什么东西,大清早的敢闯入少爷的房间,不想活了是吧?”

    “嗤啦…”

    项风并指成剑轻轻一划,后天巅峰的真气迸发出来,使得他的手指锋利如剑,轻而易举的就将那个枕头给撕裂开来,漫天棉絮飞舞着飘落下来。

    见到项风露出这一手,马青腾整个人一个激灵,瞬间就精神了,从床上做起来,晃了晃脑袋,这才意识到这个人是自己不认识的,他怒吼道,“你是什么人?保镖,保镖呢,特娘的,几十个枪手都死哪里去了。”

    “不用叫了,没有人能够听到你的声音的。”项风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什么…我不信,我的那些手下都是特种兵退役的,一个能够对付几十个人,再加上还有狙击手在,就凭你们两个人是不可能将他们全都解决掉的,来人啊,人都死哪里去了,给老子来人…”

    马青腾怒吼着,眼中带着不相信之色,几声大吼之后,就算是他再怎么不相信也知道自己的手下全都完了,几十号枪手,其中还有几个狙击手,就算是几百人要强攻也无法攻进来的阵势竟然这么被人灭了,他顿时浑身冰冷,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我给你时间,你慢慢叫人,也可以把马云农叫过来,我到要问问他是怎么管教儿子的,他不懂得管教儿子,就由我来帮忙吧。”项风冷笑着说道。

    “你是谁?…不对,你是帝宫酒店的老板,你…我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来对付我?”马青腾这个时候才认出项风的身份,他虽然与项风不熟,但是曾经见过项风,知道这个不速之客是帝宫酒店那个神秘的老板。

    “没有得罪我,呵呵。”项风嘴角带着冷笑之色,并指成剑,一缕若有若无的剑气在他的指尖吞吐着,他直接对着马青腾斩下,只听‘嗤’的一声,那一张四五米的豪华大床直接断裂开来,马青腾和四个女人大叫着摔倒在地上。

    见到这一幕,项阳嘴角露出一缕笑容,暗暗笑了出来,项风这一手玩的很不错,但是却是杀鸡用宰牛刀,太过于小题大做,对付马青腾这个普通的纨绔子弟,何须用无形剑气,要知道,这一剑斩下,就算是普通的后天巅峰的高手也不敢硬接,更别说是对付马青腾这个明显是酒色过度的家伙。

    项阳知道,项风之所以在项阳面前接连施展他的实力,一个是为了更好的跟马青腾好好‘谈一谈’,另外一个则是想要让项阳看到他自己的实力,让项阳看到他的价值。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是青马会的堂主,我爸是青马会的老大马云农,如果你伤了我的话,我爸不会放过你的。”马青腾顿时吓得浑身发抖,他何曾见到过这等非人的攻击手法,就这么对着自己的床一划,直接将这张床给劈成两半,这也太玄乎了,他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一个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想想如果刚刚这一下瞄准了他自己的话,现在变成两半的就是他了。

    “过来,跪下。”项风冷然喝道。

    马青腾脸色大变,一想到项风随意一划就将自己的大床给劈成两半,顿时没了脾气,颤颤巍巍的到了项风的面前跪下,他那四个女人自然也跟着跪了下来。

    “求求你,饶了我…只要你饶了我,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马云农一手创下一个青马会,也算是一个人物,他的儿子却是一个孬种,还真是虎父犬子啊。”项风叹息了一声,他的声音不小,马青腾听了顿时脸色发红,但是为了保命,却不敢反驳,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项风。

    “自己扇自己巴掌,然后好好想想这两天干了什么事情。”项风淡淡的说道。

    “我…”马青腾顿时懵了,自己扇自己巴掌?他可是堂堂青马会的少主,也是三大堂主之一,怎么可能作出这种事情。

    “要命,还是要脸?”项风问道。

    “啪!”项风的话说完,马青腾非常干脆的就抡起手对着自己的脸扇过去,与一条命相比,打自己几巴掌算什么,古代还有越王忍辱负重呢,最终还不是灭了吴王。

    “啪啪啪…”

    用古代的帝王来自我安慰一下后,马青腾顿时打得起劲起来。

    “能屈能伸,这点做得很不错。”项阳呵呵笑着说道。

    马青腾一下接着一下的扇着自己巴掌,低着头,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打定主意,等自己逃得一命之后,一定要将整个帝宫灭了,尤其是帝宫的老板,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用力点。”项风淡淡的说道,“好好想,如果没有想到自己这两天做了什么事情的话,你就把自己打死了再停下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这两天只有郑东和张铁等一群房产老板,花了三千万找我借几个人,难道是他们惹到您了?”马青腾还不笨,马上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

    “三千万啊,还真是一笔不少的钱啊。”项阳在后面笑着,眼中带着寒芒。

    既然项阳开口了,项风自然没有抢话的道理,他朝着旁边挪了几步,让开地方给项阳。

    马青腾虽然纨绔,但是眼光还不错,见到项风的动作后,他的双眼一缩,顿时明白了这件事情中,项阳才是主导,他眼珠子一转,连忙对项阳说道,“大侠,我错了,我不应该贪图三千万而借人给他们,回头我亲自带人去灭了他们,如果我的手下冒犯了您,希望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我不知情的份上原谅我,我愿意把三千万全都给您以表歉意。”

    项阳笑着看着马青腾,“你表面上甘愿送给我三千万,其实心里肯定想着,等你回到青马会之后,肯定要找出我的真正身份,把我给灭了,然后再把帝宫给灭了是吧?”

    “不不…我不敢。”被项阳说中了心里话,马青腾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摇着头。

    “你敢想敢做,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项阳无所谓的耸耸肩,“帝宫如果是你青马会能够灭的话,那就不是帝宫了,至于我,呵呵,你不要命的话可以来找我,下次再见面我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您放心,我不敢找你们麻烦的。”马青腾心里再怎么希望项阳和帝宫全都灭了,此刻也不敢表现出来,至于能不能灭了帝宫,在他的心中,如果帝宫真的很强的话,天海市地下势力就不是三大帮派独尊了,帝宫既然声明不显,就是实力不够,不敢与三大帮派争霸,身为三大帮派之一的青马会,又怎么会解决不了一个小小的酒店呢。

    “说这么多,差点儿忘了正事了,三千万,你觉得能够买你一条命吗?”项阳笑着看向马青腾。

    “我…”马青腾额头冷汗直流,不知道怎么回答。

    “肯定不够啊,你马青腾是谁啊,可是马云农的独子,如果干掉你的话,马云农就绝后了,别说三千万,就算是三亿、三十亿马云农也肯出啊。”项阳接着说道。

    “……”马青腾不敢说话,心中则是有些得意,身为青马会的少帮主,他的命自然是很值钱的,马云农又对他疼爱有加,多少钱都换不了他一条命,但是,现在可是在做交易,他总不能说自己价值连城,可以由项阳随意开口要多少钱都可以吧。

    “马青腾手上有多少现金可以动用?”项阳对项风问道。

    “根据消息,马青腾存在各大银行的钱加起来有五千万米金左右。”项风非常顺溜的回答道。

    马青腾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项风,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少钱,难道帝宫的实力真的这么强,能够将自己的底细调查的一清二楚吗?

    原本还对帝宫不屑一顾,认为青马会能够轻轻松松灭了帝宫的马青腾,在这个时候心里升起了一丝怀疑,青马会真的能够灭了帝宫吗?

    “给他一个账号,三千万米金,十分钟的时间转账,少一分钱,断一根手指头,超过一百块钱,那就直接杀了。”项阳淡淡的说道。

    “是。”项风嘴角露出了冷笑,娴熟的掏出一张黑金卡扔在马青腾的面前,“转账到这张卡上,从现在开始计时,要不然的话,那张床就是你的榜样。”

    “我,我没那么多钱啊…”马青腾傻眼了,三千万米金,这是要他的命啊。

    项风没有说话,而是并指成剑,不惜耗费真气,再次将那张变成两半的床给隔空劈成四半。

    “我…我转…”

    马青腾顿时吓得浑身颤抖着,连忙爬起来去找电话,开始转账,为了小命,他可是什么花样都不敢使,不到五分钟,三千万米金就已经转过来。

    “少爷,到账了。”

    项风恭敬的将黑金卡递给项阳。

    “打断一条腿,收工。”

    项阳拿着黑金卡,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碰…啊…”

    在项阳的身后,传出马青腾的惨叫声,在别墅的上方回响着,久久不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