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5章 房东你好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谁能想得到,刚刚还开着限量版的豪华超跑的人,一转眼就马上要蹲在地上找地方住?

    项阳无聊的翻阅着网上的租房信息,忽然间一则消息映入他的眼帘:招一名男性租客,要求五官端正,思想健康,积极向上,学历至少是本科以上,有稳定而又良好的工作,性格温和,懂得做家务,勤快…

    “这到底是相亲还是要招租啊。”项阳哭笑不得的看着这条信息,上面的要求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招租,反而更像在相亲。

    “咦,竟然距离天海一中很近,五公里的路程,就这家了。”

    当项阳看到租房的地址距离天海一中只有不到五公里的路程的时候,当场就决定了要租这一套房子,直接拨打上面的联系方式。

    与此同时,在距离天海一中不到五公里的天骏小区之中,苏靖柔刚刚把招租的消息发到网上不到十分钟她马上就后悔了,“不行,我这样发的招租怎么看都像是在发布相亲的信息啊,这要是让熟人看到了的话,岂不是被笑死,反正刚刚发出去,应该还没有人看到吧,先撤回来再说。”

    苏靖柔正想着要把招租的信息给撤回来的时候,放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响起来了。

    “您好,我在网上看到了你的招租信息,我的条件与你的要求相符,并且有意向要招租,不知道现在可以过去看房子吗?”

    电话接通了,传来一道充满了磁性的男性的声音。

    “这么快就有人要租房了…”苏靖柔傻眼了,这也太巧了吧,刚刚发布到网上不到十分钟啊,自己还想着要撤回来呢,怎么就有人看到了呢?

    “喂,有听到吗?”

    “哦哦,有在的,现在有点儿晚了,看房的话,好像也不怎么方便吧。”苏靖柔有些犹豫了,生怕对方是骗子,大晚上的,万一遇到了坏人,让对方来自己的家里,对方要做出什么犯罪的事情的话,自己一个弱女子要怎么抵挡?

    “这样啊,我知道你担心我是坏人,大晚上的让我去看房的话确实不怎么好,只是我真的很想租房,因为我晚上就没地方住了,如果你担心我是坏人的话,我想你应该不用担心的,我是天海一中高三十二班新来的老师,明天白天还要去学校上课,也没有时间看房,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来看房了…”

    “好吧,你现在过来看下吧。”

    对方的语气带着磁性,很好听,也很有说服力,苏靖柔不知怎么的,竟然答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之后,苏靖柔又觉得有些后悔了,揉了揉脑袋,一脸郁闷,“我最近怎么整天犯傻,竟然答应让他这个时候来看房?都是郑健那个混蛋,如果不是他把我的工作给搞没了的话,我怎么会这样。”

    苏靖柔长得很漂亮,身高足足有一米七,身材非常好,瓜子脸,留着波浪长发,就算是去当模特也是抢手货,她已经二十八岁了,如今还是单身,这点对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事实却是苏靖柔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却至今还是单身。

    苏靖柔是天海大学硕士学位毕业,毕业之后就一心放在工作上,典型的职场女白领,她原本是一家外企公司的经理,与同龄人相比,她这种完全靠着自己的能力爬到这个位置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就在这几天,她却丢了工作了,因为一个一直追求她却又没追到的混蛋利用关系让她的老板开除了她。

    “叮咚叮咚…”

    就在苏靖柔心中郁闷的时候,门铃声响起来了,苏靖柔有些吃惊,“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小柔…”

    “怎么是你!”

    苏靖柔打开门之后,发现对方竟然不是租房的人,而是害的自己丢了工作的混蛋郑健,顿时气的脸色铁青。

    “我家不欢迎你。”

    苏靖柔实在是没想到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刚刚把自己的工作给弄没了,竟然还有脸来找自己,更可气的是,当她要把门关上的时候,那个混蛋家伙竟然用一只手顶住了。

    “小柔,别生气了,我让你公司的老板把你开除了,但我是为了你好啊,我这不是不想看到你那么辛苦吗?以后好好跟着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受苦受累的…”郑健长得斯斯文文的,穿着一身合体的阿尼玛西装,看起来简直是一个成功男士,然而,只有苏靖柔知道这个男人其实并不像表面这样斯文得体,反而应该用斯文禽兽来形容他不为过。

    “滚。”

    苏靖柔气的脸色铁青。

    “你让我滚,我就偏不,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够让我滚。”郑健一把推开门,兀自走了进来,然后一把将苏靖柔抱着,“苏靖柔啊苏靖柔,我追了你三年了,这三年来,我对你可是真心的,这三年来,我给你送了无数的花和各种名贵品,你却全都退回来了。我告诉你,一个男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不是想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一个女强人吗?这是不可能的,我一句话就能够让你丢了工作,也能够让天海市没有哪怕一家公司敢录用你。”

    “放开我,混蛋…救命啊…”

    “救命啊…救命…”

    郑健的话音落下,一道笑声从后面传了过来,这让郑健和苏靖柔都一震,尤其是郑健,面露不可思议之色,他在来之前,明明就已经做了手段,把整层楼的人都给弄走了,怎么可能还有人在?

    “我说哥们,你的台词也太老了吧,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不仅是个禽兽,还没什么文化啊,那句话不知道过时多少年了,你还拿来用,唉,没文化就不要出来丢人啊,我真替你爹妈感到担心,怎么生出这么一个智障呢。”

    嘲笑的声音再度传过来,两人终于确定了后面有人,尤其是郑健,气的脸色铁青,特娘的,到底是谁会这个时候来捣乱,老子都让人将整层楼都清空了啊。

    “你是什么人?”

    有一个大大的电灯泡在,郑健自然不能再激动的跟苏靖柔强行发生点他想了三年的事情了,只能站起来,愤怒的目光看着来者,当他看清了来人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白白净净的一个青年,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还好不是那种人高马大的壮汉,自己还是能够搞定他的。

    郑健练了十年的散打,三五个普通的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自信这个瘦瘦的白白净净的男人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我是来租房的。”项阳脸上带着微笑,看向脸上挂着泪水,泪眼朦胧的苏靖柔,“你好房东!”

    “你好,谢谢,谢谢你…”苏靖柔一脸感激的看着项阳,刚刚她几乎已经绝望了,没想的是,在最后关头,项阳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救了即将要遭遇毒手的自己。

    “不必客气,不必客气,我还要谢谢你给我机会来看房子呢,要不然的话,今天晚上我就要露宿街头了。”项阳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仿佛当郑健不存在一样,一步步朝着苏靖柔走过去。

    “站住,小子你是什么东西,竟敢来破坏老子的好事,快点滚,否则打死你。”见到项阳竟然无视了自己,郑健怒了,他爹身为房地产大鳄,身家数亿,他在天海市也是小有名气的富二代,何曾被人这么待遇了。

    “我们是斯文人,不能打架的。”项阳摆摆手,“我是一个老师,只会跟别人讲道理,不会跟别人动手的。”

    “原来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老师,就凭你一个穷酸教师也敢来破坏老子的好事,去死吧。”郑健一听项阳只是一个老师,顿时下了决心,直接朝着项阳冲过来,一拳狠狠的朝着项阳的脸上砸过去。

    郑健这一拳又准又狠,直接瞄准了项阳的眼睛,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被打中的话,恐怕眼睛会直接废了。

    “啊,小心。”苏靖柔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尖叫道,“郑健,快住手,要不然我报警了。”

    “嗤…”

    郑健不屑的冷笑了一声,报警要是有用的话,他今天就不会来这里了,他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大了力道。

    “唉,我本是老师,我是斯文人,不想动手啊,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呢。”

    项阳叹息着,脸上带着无辜之色,在郑健的拳头已经到了他跟前的时候才微微一侧头,堪堪避过郑健的拳头。

    在避过这一拳的同时,项阳的左手直接向上点过去,轻轻地,仿佛一根针扎在一个气泡上一样,这一下刚好点在郑健的手肘,郑健的手顿时无力的垂了下去。

    “啊…疼…疼…”

    郑健一手抱着胳膊,脸色惨白的惨叫着,他的脸上有豆大的汗水不断的滴下来,项阳这看似轻轻的一指点在他的胳膊上,却力大无穷,一股剧痛传过来,到底胳膊是不是断了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点儿力气也用不出来了。

    “唉,我真的只是一个老师,我不喜欢打架,也不想打架,但你为什么偏偏要逼我呢,你逼我,只好打你了。”

    项阳叹息着,直接抓着郑健长长的头发将他整个人朝着墙壁甩过去。

    郑健整个人装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哼声,他的额头顿时有鲜血流下来,瞬间就将他的脸染成了红色的,因为疼痛,他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心中更是痛苦极了,特……娘……的,这家伙不是不打架吗?你动起手来比谁都要狠,老子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差?

    “你逼我,我只好打你了,唉,你看你多可恶,让一个老师都跟你动手了,不把你打残了的话,还真是对不起你的步步紧逼啊。”

    项阳摇着头,朝着郑健走过去,一脚朝着郑健踹过去。

    “啊…不要打了…”

    “这是你逼我的阿,我不多打你几下,还真对不起你的逼迫。”

    “啊…啊…啊…”

    项阳口中念叨着,脸上带着无辜之色,好像真的是被逼的很无奈,但是他一脚接着一脚踹在郑健的身上,力度却不小,每次都把对方踹得惨叫不止。

    苏靖柔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真是难以想象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还是当老师的,竟然会这么暴力,她很不喜欢看到别人打架,但是这次却觉得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可爱极了。

    “他,是为了我才打郑健的吗?这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吗?”苏靖柔并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这一刻,她的心中却思绪万分,脑中满是这个刚刚见面的男人。

    “对…不起,我…错…了,不要……打了…呜呜…”

    可怜郑健同学,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整个人脸上都是血,讲话都说不清楚了,他不断的求饶着。

    “你错在哪里?”

    项阳平静的说着,再次一脚踹下去。

    “啊…我…我不该…不该对对…对小柔…”

    “碰…谁是小柔?”

    郑健的话音还未落下,又被项阳踢了一脚,他惨叫着说道,“是是…是苏小姐…对不起…我不该对苏小姐有不轨之心,求求您放了我吧…苏小姐…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求求你帮帮我求求情吧。”

    郑健满脸鲜血,浑身颤抖着,说话都不利索了,用求饶的目光看着苏靖柔。

    苏靖柔尽管心中对郑健气的牙痒痒的,但是在看到他被打的满脸鲜血,悲惨的样子的时候,女孩子的心肠终究是比较柔软的,叹息了一声对项阳说道:“这位先生,要不就这样放了他吧,再打就出人命了。”

    “好,既然房东大人开口了,我就放了他。”项阳非常爽快的停了下来。

    “谢谢,谢谢…”终于不用再被打了,郑健不断的道谢,声音非常虚弱,他觉得浑身都在疼痛,就好像有人拿着无数根针不断的扎着他的身体一样,他动一下都疼的浑身抽搐着,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他想哭,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人了…

    “唉,非要逼得我一个文弱的老师跟你动手,你真是自找苦啊,兄弟啊,以后出去记得好好做人,你如果要报复的话,记得去天海一中找我,我就在天海一中等你。”项阳淡淡的说道。

    “好…不不,我不敢…”郑健将心底的怨毒隐藏起来,不敢表露出来。

    “那还不快滚?”项阳一瞪眼,郑健顿时吓了一大跳,扶着墙勉强站起来,脸上滴着血,瘸着腿,捂着手,一步一拐朝着门外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