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 第10章 国医泰斗

时间:2018-04-19作者:梦岂

    “这家伙竟然还是一个熟客,但这脸皮也是厚的没边了,就连吃个饭都能搬出陆大校长的父母来,看这丫头怎么回应,不过,这关我什么事情呢,我还是先去找个住的地方再说。”

    项阳笑着就要离开的时候,车上的陆欣然却郁闷的不得了,见到项阳脸上带着的幸灾乐祸的表情,她灵机一动,忽然间想到一个主意,对着正在长篇大论的男子莞尔一笑,在对方以为陆欣然被自己感动的时候,却见陆欣然娇滴滴的对项阳喊道:“亲爱的!”

    “什…什么?”陆欣然喊出‘亲爱的’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深情’的看着项阳,明显是对项阳喊得。

    男子整个人如遭雷击,愣愣的看着项阳,他刚开始还以为项阳只是看热闹的人,没想到他竟然和陆欣然有关系,而且极有可能是情侣之间的关系。

    “啥?”项阳刚迈出去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瞪大了双眼看着陆欣然,却从后者的眼中看出了一缕请求的光芒。

    “看来这丫头是要我帮她摆脱这个家伙了。”项阳嘿嘿一笑,并不理会双眼犹如喷火似的看着自己的男子,来到陆欣然的跟前,凑近她的耳朵,低声说道:“我帮你摆脱他,你我的恩怨两清了。”

    陆欣然自然知道项阳所说的两人之间的‘恩怨’是什么,想起自己被项阳看光了,竟然还要被他威胁,顿时气的牙痒痒的,瞪了项阳一眼,小声说道,“你我之间的事情没完,你帮我摆脱他,只能算是还清我帮你解决学校老师对你为难的事恩情。”

    “算你狠。”秉着好男不跟女斗的思想,项阳决定帮陆欣然一把,小声说道:“为了摆脱他,你要主动配合我。”

    “配合什…”陆欣然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嘴巴就被项阳的嘴巴给覆盖住了,只见项阳直接搂着她的脑袋亲了过去。

    项阳的举动太突然了,陆欣然被他搞得懵了,双目圆瞪,就这么愣愣的看着项阳,当她反应过来准备用手将项阳推开的时候,项阳已经离开了她的嘴唇,然后用得意的目光看着男子,“这位兄弟,然然是我的女朋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她了。”

    “我的天,陆校长竟然是项老师的女朋友,这怎么可能?”

    “难怪陆校长一直维护项老师。”

    “你…我不信!”男子气的浑身颤抖,看着项阳的双眼仿佛能够喷出火一样,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项阳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之前都没有看到过你,你不可能是欣然的男朋友。”男子的脸色紧绷着,青筋都能够看得到了,大吼道:“你们这是在骗我。”

    “这家伙有些不对劲啊。”项阳看着男子状若癫狂,不由得皱着眉头,目光看向陆欣然,“会不会刺激的有点儿过头了。”

    “你这个混蛋。”陆欣然瞪了项阳一眼,欲哭无泪的看了一眼周围,此刻已经到了放学的时间,两人周围已经有一大群学生正在围观,刚刚项阳亲吻她的一幕被学生看到了,这下子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她的男朋友,欣然是我的,一定是我的,啊啊啊…”

    这时却见男子犹如发狂了一般,浑身颤抖着,双目通红,嘴角有白色的唾液滴下来,样子吓坏了周围的学生。

    “他这是羊癫疯发作了吧?”

    “太可怕了,表白失败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人真是奇怪。”

    周围的学生的议论顿时让男子更加发狂了,怒吼着的同时,整个人跪在地上不断的拿脑袋撞在地面上,口中的白沫更加多了。

    “王春明,你怎么了?”在车上的陆欣然顾不得找项阳报复了,连忙打开车门下来,就要去查看对方的情况。

    “别动,你过去了会被误伤的,这家伙是羊癫疯发作了。”项阳拦着陆欣然。

    “难道就这样不管他吗?要是出事了该怎么办?”陆欣然急忙说道。

    “你这么担心他,难道说你和这家伙真有什么关系啊?”项阳的语气中带着酸溜溜的感觉。

    “他是我的同学,而且他的父亲是学习组的副队长,如果在这里出事的话,我们的责任可就大了。”陆欣然说着的同时,赶紧掏出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

    “等救护车来他就要把自己撞死了。”项阳翻了翻白眼,朝着男子走过去。

    “你做什么?”已经打完电话的陆欣然看到项阳竟然来到了男子的身边,顿时吓了一大跳,赶紧跟了过去。

    “救人。”项阳眉毛一挑,伸出手在男子的身上按了几下,顿时男子浑身无力的软倒在地上。

    “啊,你把他怎么了?”陆欣然见状顿时吓了一大跳。

    “身上有针吗?”项阳直接问道。

    “没,你要针做什么?”陆欣然不解的看着项阳,后者却没有理会她,而是将目光看向周围,对围观的人说道:“谁身上带有针或者针状物的拿来借我用一下。”

    “我有。”

    项阳的话音刚刚落下,孙清雅从人群中走出来,脸上带着高兴的笑容,手中拿着一根古典的银发簪,发簪上银光闪闪的,质地古朴,花纹非常漂亮,显然价值不菲。

    “项阳哥哥,用我的发簪。”

    项阳并没有去关心发簪的价值,直接拿着发簪,在在男子的头顶上扎下去。

    周围的人见到项阳竟然拿着一根那么粗壮的发簪直接扎在男子的头上,顿时吓得发出一声声惊叫。

    “你在干什么?”陆欣然也紧张的问道。

    “别吵。”项阳右手粘着发簪,就好像是抓着银针一样轻轻的旋转着,左手则是放在男子的左手手腕上犹如要给老国医一样闭上了眼睛。

    “这家伙竟然是在给王春明治病?难道说他还懂的国医吗?”见到项阳的动作后,陆欣然不敢开口吵到他,却瞪大了双眼看着项阳的动作。

    项阳的治病很简单,只是用发簪扎在对方的头顶,并用一手轻轻的捻动旋转着,过了五分钟左右才停了下来。

    “医生来了。”

    刚好在这个时候,天海一中的校医赶到了,来了一个穿着大白褂的中年男子,见到扎在男子头上的那根粗壮的发簪的时候,他顿时变了脸色,大吼道:“你做什么?想要谋杀吗?”

    项阳懒得理会他,直接将发簪拔起来,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你太过分了,竟然能够随意用那么粗的针扎在人的脑袋,这是会死人的啊。”中年医生依依不饶的对项阳骂道。

    “你懂的看病吗?”项阳忽然间问道。

    “你这小伙子什么意思,我是学校的校医,你说我不懂的看病,难道你懂吗?”中年医生原本已经蹲下去要看男子的情况,一听到项阳的声音顿时气的脸色铁青。

    “那你看一下这家伙是什么病吧。”项阳说道。

    “……”中年医生顿时无话可说,他只是西医,没有国医望闻问切的本领,如何能够在空手的情况下就看出已经晕过去的男子得的是什么病。

    “不懂啊,我告诉你吧,他并不是有什么病,只是因为精神太脆弱了,在被打击到的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的举动,我给他扎的穴位正是神心穴,就是让他的脆弱的心灵能够安静下来用的。”项阳淡淡的说道。

    “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什么神心穴,听都没有听过。”中年医生狡辩道。

    “不知者无畏。”项阳叹息着摇了摇头,并没有理会对方。

    然而,项阳的不理会,却反而令中年医生以为项阳心虚了,冷笑着说道:“年纪轻轻,犯了错误却找借口掩饰,真是朽木不可雕。”

    “让一下。”

    说着的时候,120救护车已经来了,为首的竟然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穿着大白褂的老医生。

    “你说错了,神心穴确实是存在的,老朽曾经在古医书中看到过,神心穴能够定神安心之用,且神心穴非常隐蔽,每个人的位置都是不一样的,在古籍中记载,非那些浸淫在国医数十年的高手不能寻到神心穴的位置,想不到老朽在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这么一位岐黄高手,而且还是如此年轻,老朽黄道明,见过先生。”老医生说着的同时,竟然对着项阳深深的行了个礼。

    “什么?他就是黄道明,第一中院的老院长,是一个真正的国医高手啊。”围观的老师发出了一声惊呼,道出了老人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黄院长怎么可能跟着救护车来?”

    “他老人家可是国医学界的泰山北斗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中年校医也愣住了,身为医学界的人,他自然知道‘黄道明’的大名,没想到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竟然向项阳这个年轻人行礼,岂不是说项阳的医术比黄道明更厉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