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总裁的新妻 第355章 残忍,绝望

时间:2018-08-21作者:美越

    精彩小说网  ,最快更新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355章 残忍,绝望

    就在安可馨以为自己就要窒息过去的时候,祁远治又忽然松了手,让她可以大口呼吸,等到看她差不多缓过来的时候,又一把捏住安可馨的咽喉。

    然后再欣赏她在窒息的死亡边缘苦苦挣扎,他笑的非常解恨。

    安可馨这一次害怕了,眼前面对的根本不是正常人,而是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疯子。怪不得祁少瑾的性格会那么古怪孤僻,从小被这样的父亲折磨,没有情绪失常疯癫,已是万幸。

    安可馨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遭受这个疯子个虐待,也不能相信,这座墓里,躺着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她是陆羿辰的妹妹,她的母亲是安贞倪,不是安秀文,她不是孽种。

    不是。

    绝对不是孽种,一定搞错了!她怎么会是别人的孽种!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已经开始呼吸困难,难以支撑下去,头脑开始昏沉,双眼睛前一片模糊。

    她费力地挣扎,费力的喘息稀薄的空气。

    眼前祁远治那张狰狞的老脸,越来越模糊,看不清楚,却能清楚看到他那一双眼睛里燃烧的火焰,好像要将她燃烧成一撮土,扬在风尘里,散去无痕……

    等安可馨再度恢复意识的时,浑身都已湿透,夜风一吹冷得入骨。

    她被一桶冷水泼醒,犹如陷入在冰窖中,浑身冷得打颤。

    她费力地抬起眼眸,想要看清楚周遭的环境,眼前的人还是祁远治,还有那些守在这里的保镖。她还陷入在一片困境中,没有逃脱,也没有人来救她。

    可眼前的墓地,已不是先前那个。墓碑上是一张男人清俊的脸,笑容很和蔼也很温润,看得出来是一个性格很好的男人,给人一种很好亲近的感觉。

    “安浩,我们又见面了。”祁远治的声音,相较之前平静很多。

    但他的一只手,还是用力地拽着安可馨,一把又将安可馨拽到墓碑之前,让她的脸,在一片手电筒的光亮下无比清晰的呈现在墓碑男人照片的面前,好像生怕男人看不清楚似的,总要贴的最近,祁远治才满意。

    “看清楚,这就是你和安秀文那个野种!都长大成人了,出落的还很漂亮,像极了她母亲。”祁远治随后笑了两声,苍老的声音很浑厚,在墓地中幽幽泛着一缕渗人的回音。

    “你当年不是说,只有你才真正爱着秀文,你们才是真爱,我和她只是商业联姻没有任何感情。你说我不能给秀文幸福,你说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在外面圈养情妇,不配拥有秀文。你说的对,都没错!我不配给她幸福,也不配娶她!那个肮脏的女人,心里一直有别的男人的女人,我祁远治很后悔娶了这样的女人!可我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是你,亏我还拿你是最好的朋友!你们就是这样对我!”

    话到最后,祁远治痛心疾首地吼了起来,带着失控的狰狞。

    安静的墓碑上,男人笑脸依旧,自然给不了祁远治任何一字半语的回复,只有清冷的夜风,静静地吹着。

    “多可笑,小新新满月的时候,你还来喝满月酒,还送上了一份很大的贺礼。你当时看着我高兴迎接宾客的样子,在心里一定很嘲讽吧!我居然当你的孽种,是我祁家喜得的千金贵女。你们都拿我是笑话,笑话我给你们养孩子,还乐得那么开心,还当她是我的心肝宝贝!”

    祁远治一把捏起安可馨的脸,让墓碑照片的男人,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在你死的时候,有没有后悔这样对我?!后悔跟那个贱女人上床,怀上这个孽种,还让她来到世上!你们好狠!”

    “安浩,你死有余辜!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毁的,开端都源自于你!所有人的悲剧,都是你一手造成,你罪大恶极,注定不得好死。你注定不得好死——”

    祁远治愤恨地说着,最后仰头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堆积在一起,看上去很恐怖。

    忽然,祁远治低下头,目光凶戾地瞪着安可馨,一把拽起安可馨带着戒指的手,那上面璀璨的钻石在夜色中光芒灼目。

    本来那个钻戒,安可馨是戴在脖子上的,但是心血来潮,就戴在了中指上。

    “多讽刺,连我的结婚戒指,都是你们偷情的信物!还戴在这个野种的手上!是要证明,我有多可笑吗?想讽刺我,给你们养了孽种?还是想向我证明,那么多年,我都是被你们戏耍的猴子!你们在地府里也在嘲笑我吧,嘲笑我十多年被你们偷偷摸摸的互相爱慕,被你们戏耍了十多年,我还跟你是好朋友,我还在你面前诉说秀文心里有旁人,多么好笑!你当时都要笑掉大牙了吧。”他一把去抢安可馨手指上的戒指。

    安可馨赶紧攥住拳头,拼命保护,“这是我哥哥给我的戒指!你休想抢走!”

    祁远治虽然年过半百,也不是安可馨能抗衡,戒指虽然没有没祁远治抢下去,但安可馨痛得手指好像被掰断了,撕裂的疼痛,痛得她浑身都在剧烈哆嗦。

    安可馨痛得低叫一声,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祁远治攥紧安可馨的手,她死死护住戒指,他还真拽不下来,但力道之大,恨不能将那颗钻石碾个粉碎,坚硬的钻石咯得他掌心刺痛,依旧完好无损。他明明记得将这枚戒指,早已埋在地下,居然还能面世,看来是祁少瑾偷偷将戒指挖了出来,一直收藏。

    真是他的好儿子,居然留下那个贱人的东西!

    还给了那个贱人的野种!

    祁远治越想越生气,手上一用力,安可馨的手臂咔吧一声脱臼,痛得安可馨尖叫一声,额上大汗淋漓。

    “怪不得你会被自己的妻子背叛,像你这种人,没人会喜欢你!”安可馨怒声喊着,将祁远治彻底激怒。

    祁远治盛怒,“你说什么———”

    “我说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有人喜欢你!”安可馨倔强的喊着,即便害怕,她也不会屈服。

    祁远治怒极了,但忽然又安静下来了,淡淡地笑着,凝望着安可馨,缓缓开口,目露一抹骇人的幽光。

    “如果当着你父亲的面……哼哼,他会气得恨不能从墓穴里蹦出来吧。”

    祁远治一把松开安可馨,身体失去了支撑,安可馨软绵绵地瘫在冰冷的石砖上,刺骨的凉意渗透肌肤入骨,她感觉到了强烈的恐慌。

    祁远治双手环胸地站在一侧,对几个膘膀的保镖使个眼色,那几个保镖当即会意,一边拿着手电筒,一边解裤带。

    安可馨惊恐地望着那几个向她靠过来的男人,他们的脸色虽然木然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但还是让安可馨看到了淫秽的猥琐……

    他们,他们要对她做什么?

    她不住蜷缩着身体后退,似乎看到了那一年在法国,被几个法国男人淫笑着围在中间,胃里一阵翻腾,恶心的想吐……当时,她也是这么的害怕,可最后,陆羿辰来了 。

    她当时也是这般畏惧地不住蜷缩身体,不住后退,不住摇头,不住惊叫,不住喊着陆羿辰的名字。

    可后来,陆羿辰来了,来救她了。

    这一次呢?陆羿辰会不会来?

    脊背一凉,传来刺痛,已经退到墓碑上,冰凉的触感,沁入骨血,一直凉透她的心……

    心脏开始突突的乱跳,浑身都虚弱无力起来。

    她大口大口喘息,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她嘶声大喊,空寂的夜晚却只有一片冷空气,一股脑地灌入喉口,有乌鸦哇哇乱叫地从四面八方掠起,在头顶上不住盘旋,可以听到乱糟糟一片挥动翅膀的声音。

    她绝望的眼睛一片空洞,望着上方无数的乌鸦乱飞,遮住了原本墨色的天空,璀璨的寒星,还有一牙皎洁的弯月……

    撕裂的疼痛,她分不清楚是嗓子的疼,还是身体哪个部位。

    她双耳涨满,却能清楚听见男人厚重的喘息,还有祁远治高亢又兴奋的笑声,一声声传得很远很远,远到天的那一边,无边无尽,没有终止。

    陆羿辰。

    你在哪里?

    你说过这辈子都会保护我,保护我,保护我……

    为什么你没有来?

    没有来?

    没有来……

    你在搂着顾若熙吗?这样的夜里,你们应该睡了吧?是不是也在做着,这些男人在她身上做的事?

    在都是死亡气息的墓地,应该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吧。

    多新奇,多刺激,一直都是贪玩又叛逆任性的自己,喜欢追求的感觉。

    多好玩啊!

    她的人生除了与病魔抗衡,便是遇见这样好玩的事了。

    她笑起来,细弱的声音,笑得却是格外的开心,又透着一种凉透心脾的凄凉。

    渐渐的,她笑得更加大声,更大声……

    冷冰冰的墓地里,绝望的笑声,悠远徘徊,刺痛每一缕幽魂,阴风阵阵,愈加幽冷,却唤不醒这些魔鬼的一点同情。

    安可馨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失去知觉的前一瞬,身体满满都是被撞击到零散的疼痛……

    打开支付宝搜:7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