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道吞噬者 第029章佣兵突袭

时间:2018-08-21作者:子夜时歌

    深夜,一行大汉鬼鬼祟祟的围在一个偏僻小巷里。

    “大哥,那傻子就在里面那个宅子里,我侄子就在牙行当差,绝对不会有错!”一个猴子似的瘦小汉子趴上墙一看,落下来非常肯定的说道。

    为首大汉冷冷一笑道,“老白,你可别看错了地方,要是今天的事情扑了个空,又被抖了出去,以那傻小子背后的势力,咱们谁也别想好过?!”

    “大哥,我老白是什么人?若是比武力自然不及大哥一丝毫毛,但是要比这记忆和眼力,在这晋阳城,我敢保证没几个比的上我!”白若在一脸自傲的说道,边上几个大汉也没人出来反驳,显然他这话虽有吹嘘,却也有几分含金量在。

    为首大汉冷冷一笑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想当年我萧如风在帝都混的时候,什么奇人异事没有听过见过,我们还是小心为秒。老崔,准备好家伙,这一次,我们绝对要万无一失!”

    “老咧!”崔元京叫了一声,从众多大汉身后走出来。

    众人也不等崔元京靠近,先一步有多远走多远的避开。

    萧如风虽然没有回避,可也催动真气,遮蔽了口鼻,还不忘再三的嘱咐,“老崔,别伤到自己人!”

    “放心吧,风哥,除了不怕死的愣头青,让他别过来,偏要过来瞅瞅,我老崔什么时候伤到过自家兄弟?”崔元京嘿嘿一笑,便已冲出小巷。

    萧如风纵身一跃,落到旁边的树头上,极目远望,只见崔元京健步如飞的走了两步,脸色忽然一白,跌跌撞撞的走了起来,仿佛受了什么重伤,急需人来抢救,而他的前面正是一座宅院。

    “砰砰,砰砰!”

    黑袍人拿着灵珠将最后一点药材消化,正要闭目养神,没想到院子外竟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黑袍人轻轻一笑,几个能量波动毫无阻碍的映入感知里面,“育丹中阶?剩余六个除了有两个育气大圆满的之外,剩下的都是清一色的育丹初期。这配置都抵得上市坊少有几支分队了。”

    “救命啊,里面有没有人啊!”片刻之后,敲门之声弱了一些,传来一阵凄厉的喊声,直叫人心酸。

    黑袍人轻轻一笑,推门而出,“唔,不是直接强抢吗?我倒要看看你们刷什么把戏,若是有什么独到之处,正好收入数据库,作为备用手段!”

    “哐当!”

    黑袍人来到院门钱,抽掉门栓,轻轻的打开了大门。

    崔元京心中大喜不已,心道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脸上依旧一脸凄苦,上来就抱住黑袍人的右脚,“大人,您肯开门,说明您一定是一个心善的人,您可一定要帮帮我,还有我那苦命的孩儿,若是没人施以援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说着泪水就奔流般夺眶而出。

    “你这是什么意思?”黑袍人目光极冷,心中大失所望,这就是所谓计策,接下来就是出手偷袭了吧。

    可惜他虽算不上什么坏人,可也没有什么好心肠!

    崔元京大吃一惊,哪还能不明白这傻瓜并不是真傻,恐怕已经看出什么来,不过好在此人并没有直接阻止,索性将计就计,“大人,你如此心善,有一件事情,我思量再三决定要告诉你!”

    “思量再三,究竟是什么事情?”黑袍人目无表情的说道。

    崔元京抹了一把泪,结结巴巴道,“其实我是来暗算你!”

    “唔,原来如此,那你走吧!”黑袍人淡淡的说道。

    崔元京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人居然没有他期望的联想,也没有暴怒,反而依着他的话,让他离开,“这……这……大人,这件事攸关你的性命啊!”

    “我的性命,在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杀得死我!”黑袍人淡淡的说道,冰冷的语气就好像再说这是水冷凝冰,水沸化汽般自然而然的铁律。

    萧如风看着两人在门口拉拉扯扯,远远没有以前那般直接,不禁皱了皱眉头道,“这老崔这是干什么,怎么还不出手,难道要等人家反应过来再动手吗?”

    “队长,不如让我去看看!”小巷里走出一个清秀的青年,凑到萧若风身边,想也不想的提议道。

    萧若风摇了摇头道,“不,你手脚的虽然是我们之中最快的,但是老崔的看家本领你又是不知道?等他出手的时候,你怕是连抬腿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我们也不能光看着啊,这老崔本领虽然厉害,可终究只是旁门左道,上不了台面!”青年淡淡的说道,并不在催永京身上寄托希望。

    萧若风轻轻一笑道,“上不了台面?我做佣兵差不多二十多年了,不知多少同伴就是因为一个上不了台面怀有轻视,而死在了他们所蔑视的能力手中!”

    “队长,我可没这意思,只是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未免太蠢了吧?又不是谁都能力挽狂澜!”青年淡淡一笑,并不怎么相信萧若风的话,毕竟轻视而死的是很多,但弱小而死的更多。

    萧若风考虑一下,正要取舍,远处却在此刻变故突生。

    “大人,我……去死吧——通幽指!”崔元京眼见此人并不是什么大傻瓜,诓骗似乎不行,在黑袍人倾听的时候,忽然一声大笑,并作剑指点来。

    黑袍人微微一笑,正要躲避,却不想气血莫名的翻涌逆行,真气凝涩,难以控制,“这是……毒!”

    低头一看,腿上衣袍腐烂了一片,漆黑的毒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在了双腿上,深入骨髓。

    崔元京冷冷一笑,指尖凝聚一抹乌黑,直取气海。

    “哼,原来如此,之前的把戏不过是你在拖延时间吗?”黑袍人忽然一把抓住崔元京的剑指,巨大的力量使出,咔嚓一声,竟将剑指生生捏碎。

    崔元京一声痛呼,连忙输出一抹紫色的真气封住痛感,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怎么可能……还有力量?”

    “你是指这个毒素吗?将毒练入真气,不错的想法,可惜你这毒不行,难成气候!”黑袍人微微一笑,一道无形之力荡漾而出,身上一股股毒素化为黑烟,在他手中收束,就连被腐蚀的衣袍,也在下一刻,长出一截,愈合了破烂之处。

    崔元京如何不知遇到了硬茬,这傻小子不仅仅不笨,力量也超乎寻常,心中隐隐鼓起一抹狠色,“哼,不要以为解了这些小毒,你就真的赢了!”

    “唔,难道你是指你的那些同伴吗?”黑袍人淡淡的说道,露出一抹不屑,这些人的分量远远不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