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福运小娘子 第四十六章 意料外身份

时间:2019-11-05作者:云沧月

    娇嗔的声音配合被水泡过的嗓子,竟然让萧涵衍有了丝异样。

    “那你说都这样了,你不做我的娘子,想做谁的?”

    两个人此时的样子确实狼藉。

    秦绾绾也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我就是想着不要这样,反正也没有其他人知道!”

    这里就他们两个人,不说出去就是了。

    反正她一辈子没打算嫁人,带着娘亲过挺好。

    萧涵衍倒是没有想到秦绾绾会是这么个反应,要是玉京的那些贵女,看到这一幕,估计都要开始尖叫,

    哪里会是这么个反应?

    似乎一点不想跟自己扯上关系。

    要是以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好理解,可是现在秦绾绾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为什么还是如此?

    “我就那么入不了你的眼?”

    萧涵衍捏着拳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反应。

    秦绾绾小声嘀咕:

    “她可不想自己的小命这么快就没了!”

    萧涵衍耳力很好,竟然没有听到,感慨一句,竟然还有人说话,自己听不清的。

    “时间不早了,收拾一下回去!”

    萧涵衍说完就离开温泉池子,然后用内力蒸干衣服上的水分。

    在不远处等着秦绾绾。

    秦绾绾可不是萧涵衍,只好脱了里衣,穿上之前脱下来的罩衣什么的。

    回到地方,秦绾绾去收拾自己,萧涵衍却不见了踪影。

    古风看着对面说要让自己陪练的主子,心里泪流满面。

    他又不傻,怎么会看不出来萧涵衍今天心情不好。

    主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做陪练,那是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可是能够怎么办?

    主子发话了,舍命陪主子就是。

    古风差点要怀疑人生的时候萧涵衍才放过他。

    “头,你真的太惨了!”

    暗一给古风上药的时候,超级同情自家老大。

    古风想踹人来着,到底因为太疼了没有那么做。

    “少特娘的废话,快点上药!”

    暗一撇撇嘴。

    头就是这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主子那个人,只要求饶了,就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肯定是古风这个憨货,不知道求饶,被主子给收拾了、

    完全不知道是因为萧涵衍手痒,找人陪练而已。

    第二天照常出发,不过秦绾绾不缩在秦挽娘和萧刘氏的车上不下去。

    打死她今天都不想面对萧涵衍。

    实在是太过别扭。

    秦绾绾的样子萧涵衍看在眼中,却没有说什么。

    马车走了一上午,找个地方休整一下。

    秦绾绾刚刚下马车就被萧涵衍拎着衣领消失在众人面前。

    秦绾绾拍打着萧涵衍的手:

    “你干什么?”

    萧涵衍自然不会把这么轻的力道看在眼中:

    “你说呢?”

    这意思很明确。

    有本事继续躲着。

    躲不了就不要做无用功。

    秦绾绾瞪人,可惜瞪的人不在乎。

    被修理的一顿后,彻底瘫了。

    秦挽娘心疼坏了:

    “怎么了这是?怎么还动不了了?”

    秦绾绾苦笑一声。

    萧涵衍那个人,今天直接给她全部开筋,那疼痛感可想而知。

    平时只是开腿上的筋已经疼的受不了,全身都打开后,秦绾绾除了哭都不知道有啥表情了。

    “没事的,就是受点小罪,以后就好了。”

    嘴巴上安慰着秦挽娘,心里却恨死了萧涵衍。

    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她明明只是想要自保,可是那个男人却让她有些想要疯魔。

    “以后记住不可以这样了!”

    秦挽娘真的是心疼,萧刘氏的身份他们也知道了,自然知道她虽然想安慰秦绾绾,却没法说什么。

    “主子就是有些脾气大,人不坏!”

    这话说的。

    这还不够坏?

    秦挽娘到底是心疼女儿,下了马车就去找萧涵衍:

    “我知道你是世子爷,我的绾绾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可以下那么重的手?”

    萧涵衍没有想到秦挽娘会跟自己对上,记忆中从来没有人会为了自己这么做。

    看到秦挽娘明明很怕自己,却为了秦绾绾硬挺着。

    这一刻他的心都软了。

    “就是因为她还是个孩子,必须让她遭受这一切,总比你们回到容家,被那位郡主娘娘折腾的好!”

    这话不假,可是心疼还是心疼。

    “那能不能对绾绾好点?她到底还是个孩子。”

    萧涵衍又听到了这句话:

    “秦姨,绾绾跟我回去,就贴上了我的标签,她除了嫁给我,没有其他可能,要想让她安全的在容家活着,这些是必须经过的过程!”

    秦挽娘没有想到萧涵衍这么说。

    婚嫁哪里是他们随口一说就成的?

    先不说萧涵衍的家世,秦绾绾是绝对配不上的。

    “我们没有想那么多,绾绾还小,而且你们两个人差距太多,她不适合你!”

    在秦挽娘心中,女儿才是最重要的,她绝对不会把女儿塞到那么个复杂的家里被人磋磨。

    “不小了,明年就要及笄,如果我不先定下来,你就算是回到容家,你认为以容修远的样子,会插手万万德婚事?”

    秦挽娘张嘴。

    几次都想反驳,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那个男人,冷血至极。

    这么多年过去,愣是把他们娘俩当死人看待。

    最后为了自己的加官进爵,还要杀了他们娘俩。

    这次回去不光是秦绾绾的复仇,也是她秦挽娘的。

    一个男人,不单单只有一种办法报复的。

    “秦家可以帮忙!”

    秦挽娘对着萧涵衍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是秦家大房的嫡长女,因为母亲的缘故,多年前被人算计沦落到河安郡,后来嫁给了容修远,这么多年我没有想着回去,不过为了绾绾我愿意回去一趟,我信你,所以跟你交底,绾绾不是配不上你,而不是以容家女的身份,她会以秦家女的身份许配给你、”

    萧涵衍此时真的是震惊。

    他可以调查到容家的情况,却对秦家无法了解的那么详细。

    秦家在玉京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多年来一直被人好奇,却无人真的了解。

    而面前这个温婉的女子,曾经也对他很不错,却是秦家的嫡长女。

    曾经那个据说出了意外的嫡长女。

    秦家人为了这个嫡长女可是撒出大把人力去寻找。

    “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