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福运小娘子 第四十三章 身份被识破

时间:2019-11-02作者:云沧月

    对付这种女人,萧涵衍从来不讲道理。

    还是这种直截了当的胡搅蛮缠最是适合。

    特别是看到老女人那种气的要死,还要维持人设的样子。

    简直不要太过好笑。

    整个玉京都说他没有脑子,是呀,一个对嫡母敢如此混账的整个玉京头一份。

    可是却没有人敢说什么。

    而那个女人还不得不端着架子一直维持着人设。

    秦绾绾跟古风两个人去了村子后面的山坡上。

    “你叫古风?”

    古风点头。

    跟这位人士了很久,确实第一次交流。

    “上次买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古风可是买过她的东西。

    “被我家主子要去了!”

    古风话不多,对着秦绾绾更是。

    秦绾绾本来也不指望古风能够说什么,只是感觉一个人不说话不好。

    站在高处看着远处,海阔天空,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古风站在不远处,看着秦绾绾就那么静静的站着。

    不知道想写什么。

    秦绾绾一直看到一辆马车离开村子,这才跟古风一起回去。

    在门口看到了母亲秦挽娘。

    “娘,你去哪里了?”

    秦挽娘看到是秦绾绾,就握着她的手。

    “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吗?”

    手指指着的方向。

    秦绾绾看着古风。

    古风也知道此时也瞒不住:

    “侯爷夫人!”

    嗯??

    古风这才想起来秦绾绾娘俩是不知道玉京的事情。

    只好又加了一句:

    “侯爷是成安侯!”

    秦绾绾就听见母亲问了一句:

    “是陈府的大小姐?”

    这个称呼有些陌生。

    古风却听懂了。

    “不是,陈府的大小姐侯爷的嫡妻!而这位则是大小姐的同胞妹妹!”

    这意思一句表达的很明白了。

    可是没有收到惊呼,就收到了秦挽娘有些发白的脸色。

    “你们怎么在这里?怎么不进去?”

    萧涵衍出来就看到秦绾绾扶着秦挽娘,看着脸色不是很好。

    秦挽娘站定:

    “进去吧,我不过是刚刚身体有些不舒服!”

    秦绾绾没有多想。

    怎么说自己娘亲肯定不会给你这位有认识。

    扶着人进了院子。

    萧涵衍跟古风离开,留下秦绾绾和秦挽娘。

    “娘亲,萧涵衍要离开这里回玉京,咱们呢?”

    秦挽娘握着女儿的手指,这个孩子跟着自己没有享受一天的清闲,现在却要面对这么多的苦难。

    “那绾绾怎么想的?”

    这段时间秦挽娘早就习惯了女儿随时拿主意。

    秦绾绾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

    “容清霜出现在这里,还说让她那个郡主娘把我接回去!”

    这个话一说出来,秦挽娘如同被打击的厉害。

    她死死地抓住秦绾绾的手:

    “不可以,不成,他们怎么可以那么坏?”

    秦绾绾就知道秦挽娘是这么个反应。

    “娘,我们躲不了的,越是跑,那母女两人越是有了兴致,我们去玉京吧!”

    秦绾绾想着的是,去玉京,不过不是去容府,而是告御状。

    上辈子悄无声息的被人给弄死,这辈子她不会了。

    怎么都是要受罪,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人都扯进来?

    自己那个冷血的爹,还有那对蛇蝎心肠的母女,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秦挽娘只是冒着冷汗。

    她和女儿是在是太过弱小,那些人随便一个弄出来就会把娘俩弄死。

    “不成,你还太小了,你不知道,他们多么的可怕!”

    秦挽娘只有秦绾绾了,她不舍得,孩子冒风险。

    可是对于容清霜为什么知道秦绾绾,秦挽娘似乎完全没有怀疑过。

    可见她早就知道这些事情。

    为什么上辈子瞒着的只有自己?

    现在想想到处都是疑问。

    “可是他们不会给我时间成长的,跟容清霜碰上就不可能再躲得了!”

    这点秦绾绾很清楚。

    更加震惊的是今天才知道萧涵衍的身份。

    侯爷夫人的到来人,让秦绾绾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身边竟然有大佬的感觉!

    “那咱就躲起来,绾绾你太小了,不够他们出手的,咱们躲起来!”

    这是秦挽娘此时唯一的想法。

    她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却不知道收拾什么好。

    整个人开始颤抖。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她为什么要错信良人?

    现在连孩子都要因为自己的轻信付出代价。

    “娘,你告诉我,我爹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存在?”

    这是关键。

    上辈子容修远的话,秦绾绾一个字都不信。

    秦挽娘张张嘴,最后哭了。

    她没有想到秦绾绾会问这个问题。

    当年已经知道的事情,现在再翻出来却如同把已经结痂的伤口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他走的时候你才一岁多!”

    之后很多话,就没有说出来。

    秦绾绾笑了。

    意思就是容修远是知道自己的,可是这么多年,她是真的没有见过一眼父亲的。

    “那他这么多年,回来过吗?”

    这点很重要。

    秦挽娘很是艰难的摇头。

    到底是多么的不在意,才会这么多年完全不记得老家的妻儿?

    秦绾绾本来还以为利用萧涵衍告御状是很可耻的一件事情,那么现在她认为不是的了。

    有些人注定要受到惩罚。

    “那咱去玉京,我不会人容修远,可是我要他身败名裂,这辈子都活在尘埃中!”

    这是秦绾绾最直接的想法。

    反正这辈子不打算嫁人,她的户籍已经更改了。

    她是秦绾绾,不是容清绾。

    “你,真的要这么做?”

    秦挽娘感觉自己有些嗓子发干。

    秦绾绾点头。

    她绝对不会让那些人踩在自己的头上过这幸福的日子。

    只是在偶尔的时候感慨一下,他们母女的运道不好。

    “娘,我们躲不了了,背井离乡到了这里,还能够被容清霜找到,是他们逼我们的,与其被容修远和那个女人接过去折腾死,那么我们就自己走进去,到时候看看到底是谁能够笑道最后!”

    秦绾绾此时也是被激怒,一身的火气。

    “那好,娘就你这么一个孩子,娘陪着你去玉京!”

    何况她也不是一无所有。

    曾经她不回去是因为不想见那些人,现在为了女儿,她倒是可以去拜访一下。

    秦挽娘想通后,最开心的是秦绾绾。

    “娘,这辈子,我绝对不让你再受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