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福运小娘子 第二十六章 差点露馅

时间:2019-10-16作者:云沧月

    负责?

    对她?

    想多了吧?

    秦绾绾自认为自己的伪装术做的很好。

    “阿衍,是不是脑子有病?脑子有病就算了,为啥眼神还不好?小爷我是男人,货真价实的男人!”

    萧涵衍嗤笑一声:

    “阿绾,你怎么证明?”

    秦绾绾脸色一僵,不过想到萧涵衍的话,然后一个咬牙。

    “你确定只要我证明我是男人你就放我离开?”

    萧涵衍自认为自己的眼神没有问题,秦绾绾绝对是女人。

    他点点头,他还没有无聊扣住一个男人不让他离开。

    秦绾绾要的就是他这句话。

    其实秦绾绾也想过自己身份要是被怀疑如何解释,如何脱身。

    在换上男装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想过。

    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秦绾绾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萧涵衍笑了一下。

    从袖兜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萧涵衍,萧涵衍伸手接过去。

    然后打开了这个巴掌大的盒子,等看到里面的东西后,竟然有片刻的愣怔。

    萧涵衍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睛,这特娘的是咋回事?

    他刚刚看到了啥?

    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那盒子里的东西可是...

    反正就是绝对不会让人怀疑她是女人的东西,要不谁也不会把这么个盒子带在身上不是。

    “还叫我娘子吗?还为我负责吗?”

    萧涵衍一脸漆黑,这表情简直媲美锅底灰。

    “你果真是男人?这不可能!你的骨相明明是女人!”

    秦绾绾心中咯噔一下,但是面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露出来:

    “那是你学医不精而已。这世上这么多人,有那么一两个长的有问题的不是很正常吗?”

    萧涵衍一想到自己可能真的对着这么久的真小子叫假小子,还惦记把人娶回来的念头,就想捶爆自己的脑袋。

    还能够再抽风点吗?

    没见过这么给自己挖坑的。

    “其实小爷也可以将就一下的,毕竟你也长的不错,我其实可以委屈一下的!”

    秦绾绾越说越来劲。

    被萧涵衍推了一把,大步流星的离开。

    秦绾绾蹲在沙滩上笑抽了。

    太好糊弄了。

    咋就有这么好玩的事情?

    她是吃了点亏,可是在宫里混过的人,哪里还会在乎那么一点细枝末叶的东西。

    所以她早有准备,是个男人总有一个小癖好不是,而秦绾绾拿出来的就是一个时下男人最喜欢的小玩意。

    而这个东西比她宽衣解带来的要有杀伤力。

    关键是她还表面自己是喜欢男人的,不喜欢女人。

    这怎么能够不让萧涵衍膈应?

    废话,秦绾绾自己就是女人,她不喜欢女人难道不是正常吗?

    是萧涵衍好糊弄怪的了谁?

    人在外面走,哪能不防着呢?

    秦绾绾连喉结都不敢扯下来,哪里还能够不把这最后一处破绽搬出来?

    这演戏也要演全套的不是。

    “亏死了!”

    一想到刚刚可能被萧涵衍看到了什么,秦绾绾就有些羞红了脸。

    也就是她早有准备,带了点东西在身上,还故意说得含糊。

    膈应死他最好,省的天天叫自己娘子。

    她两辈子第一次这么大胆。

    真的自己都佩服自己。

    好在其实都是假的,盒子里的东西可都是她从一个小货郎那里淘换来的,还花了点银钱呢。

    幸好用上了,不亏,不亏!

    以后可以继续糊弄人。

    哈哈...

    好在萧涵衍跑了,自己可以尽情的挖贝壳,还捡了不少海草,这玩意也是可以吃的。

    等她忙活到累的直不起腰的时候,萧涵衍的娘来喊秦绾绾回去。

    秦绾绾跟着萧涵衍的娘回到他们的家。

    “大娘,我借你家的锅灶一下,弄点吃的!”

    萧涵衍的娘本家姓胡,随了了夫姓,大家都叫她萧胡氏!

    萧胡氏连着点头:

    “你用就是!”

    秦绾绾看看手里的扇贝还有海草,还有一些海虾和小鱼。

    海草搭在院子里的木棍上暴晒,然后又把贝壳都洗刷干净,这才烧水。

    那海虾还是活的,直接丢热水里煮,加点盐巴就可以吃,味道特别的弹牙。

    至于海鱼则是直接油煎着吃,配上饭绝对好吃。

    萧涵衍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秦绾绾一直忙碌着处理着食材。

    秦挽娘跟萧胡氏聊的不错,毕竟是完全不同地方的人,除了沟通上有点困难外,其他都不是问题。

    等秦绾绾做好菜,萧涵衍竟然回来了。

    这次他没有再黏糊糊地对着秦绾绾叫阿绾。

    秦绾绾松了一口气,这样就成。

    可不想被一个男人给扣住。

    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饭,秦绾绾问萧涵衍要笔墨纸砚!

    “你想给谁写信?”

    萧涵衍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

    秦绾绾感觉莫名其妙。

    “我不写信呀,我把一些大海里可以吃的东西给你画出来,还有做法,以后你可以随意处理。”

    这也是之前秦绾绾说过的。

    萧涵衍没有想到秦绾绾会这么想。

    “好!”

    虽然很膈应人,但是这个小子还是有点用的。

    萧涵衍去拿那些东西,秦绾绾则是撇撇嘴。

    就知道这个家伙身份不简单,要真的是渔民咋会有这些东西?

    笔墨纸砚可是很贵的。

    还是尽快离开这里的好。

    秦绾绾打定主意要离开萧涵衍,她可不想还没有成长起来,没有被后娘弄死,先被萧涵衍给连累死。

    秦绾绾毕竟是后来去了将军府才开始学习写字,后来学习的时间也短,字最多勉强能够看出来,却真的不能够当字来看。

    “你这字还真的是别致,跟喝醉了般!”

    萧涵衍褪去那层傻乎乎的失忆梗,嘴巴特别的毒。

    再说被秦绾绾的爱好给膈应到,嘴巴更是不留情。

    秦绾绾想到要走了,不跟他吵。

    “一点风骨都没有!”

    她忍!

    “也不知道哪个老师教的,看到估计能够气死吧!”

    还是忍!

    “啧啧啧...你这到底是啥字?我都看不出来啥意思!”

    忍到极致就无需忍!

    秦绾绾把手里的毛笔对着萧涵衍甩了过去:

    “我说你差不多就得了,是我逼着你喊我娘子的吗?是我让你讨好我的吗?我也很亏的好不好,为了送你,来到这里,你竟然还敢给我甩脸子,我一个大男人被你叫了那么多天娘子,我说什么了吗?跟你说我是男人,是你自己误解的,现在想做啥?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