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福运小娘子 第八十章 扎心到吐血

时间:2019-12-10作者:云沧月

    刚刚秦正敏问这句话,容修远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被秦绾绾这么一问,容修远瞬间惨白了脸。

    对呀,为什么?

    明明就是回去调查一下的事情,怎么就没有去做呢?

    他怨恨沈文瑶对自己的捆绑,那么他就一点错都没有吗?

    不见得吧?

    “容将军,怎么不回答阿绾的问题你?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回去过?难道失忆了就可以什么都当没有发生过?”

    秦正敏追问。

    容修远看着秦绾绾:

    “能告诉父亲你这么多年都经历了什么吗?”

    秦绾绾看了容修远好长时间,上辈子这个男人也问过她同样的问题。

    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爹,我过的还不错!”

    她不过是想让父亲夸奖自己,可她却忘记了,这是唯一一次可以让父亲知道自己和母亲过的多不容易的一次,而她却浪费了。

    这辈子再来一次,她会怎么说?

    “我和母亲过的挺好的,除了天天被族人刁难,每天要面对别人骂我野种,还要时不时地面对一下被人掐住脖子,或者是想要抓了去卖进窑子的意外,一切都好,至少没死!”

    对,她也说了过的很好,那你可放心?可安心?

    秦绾绾用非常平稳冷静的语气说完这一切,然后看着容修远。

    “容将军可满意我的回答?”

    容修远手里的杯子已经被他捏碎,碎片已经扎进肉里,他却一点都感觉不到。

    或者说用这种疼痛来提醒自己,他到底给秦绾绾带来了什么。

    “那你的母亲呢?”

    最后的最后,容修远终于问出来这个问题。

    秦绾绾还以为容修远会永远不会问呢。

    “母亲?母亲很好的,她一个被你一纸休书抛弃的人,又要带着我逃命,到底是解脱了,在半路上被人给万箭穿心!”

    剩下的自己慢慢想。

    秦绾绾只说到这里。

    容修远呼吸都停滞下来,他没有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对了,容将军带我回去谢谢郡主娘娘,还有容清霜,告诉他们,我确实跟容家一点点关系都没有,也请大小姐放心,我绝对不会进容府抢她的一点点的父爱,毕竟我可是一个连父亲都巴不得我死的人!如何配需要父爱?”

    刚刚的话如果让容修远心疼的话,那么此时就是挖心之痛。

    容修远想说他没有做过,可是他说不出来,这一切都是沈文瑶和族人所谓,借的他的名义。

    他没有阻止,那就说明是他的意思。

    现在任何的辩解都是狡辩。

    “阿绾,跟父亲回去,父亲会跟你一个解释!”

    秦绾绾笑了。

    “容将军莫不是忘记了?我可是秦家贵女,是马上要嫁给平安候世子的人,怎么?现在想起我可以利用了?完了!”

    秦正敏看着单单秦绾绾一个人就能够把容修远扎成筛子,乐得在一边看戏。

    这容修远就是活该,做出这种事情,还一副自己不知情,什么都是沈文瑶的错误。

    娶了人家就要负起所有的因果,这是他必须经历的。

    “对了,也麻烦容将军不要想着让容清霜害怕,我不会是容家大小姐,也不会抢她的未婚夫,让她不要想着如何变着法子的败坏我名声。我叫秦绾绾,可不是容家人。”

    容修远猛然间吐了一口血出来。

    幸好秦绾绾躲避的及时,要不就被喷了一脸。

    旁边的石头一脸复杂的看着秦绾绾。

    这位大哥嫡亲女儿实在是厉害,竟然能够把大哥气吐血。

    “大哥,您这伤还没有好利索,大夫可是让你千万别动气!”

    石头祈求的看着秦绾绾。

    “有伤呀?那挺好,脑子不好使,身上有点伤,至少不会冷血!”

    秦绾绾那理所当然的语气。

    石头无奈了。

    这事情怎么看都是大哥太过了。

    明明知道自己失忆,也知道失忆前娶了妻子,却没有回去看看。

    就算是为了兄弟们娶了郡主,可是回去看看上柱香应该还是可以的。

    石头哪里知道容修远是回不去,只要他想回去,沈文瑶就会出各种幺蛾子,后来他心思就淡了。

    “阿绾,是爹爹的错,爹爹真的知道错了,能不能给爹爹一个机会?”

    那语气里都是祈求。

    如果是上辈子的秦绾绾,她还真的会给。

    因为她期盼父亲的爱。

    可是这辈子她却只是面无表情的问:

    “那谁给我娘活过来的机会?容将军,请管好您的妻女,让他们放过我,我马上就要跟随世子离开玉京,不会妨碍到你们一家,之所以见您,是因为圣上的圣旨,也不想您最后被人给弹劾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捅了你一刀,还让你明白这是为了你好。

    秦绾绾认为自己现在越来越高尚了。

    真的是师父说的白莲花呢。

    可是她好喜欢。

    “阿绾,我会找回记忆,我会弥补这一切,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1”

    呵呵哒!

    秦绾绾还真的不稀罕。

    就容府那些人,哪个不是沈文瑶的走狗?

    “您还是管好您自己个吧,我和母亲都不需要了。”

    稀罕个鬼!

    容修远又吐血。

    石头在一边着急,秦正敏也有些担心。

    这老是吐血,别死在秦家。

    “外祖父别担心,他这是暗伤发作,吐血是好事,容将军还得感谢我们帮助他把淤血吐出来呢!记得多备点谢礼,我可是要跟随世子上任的,缺钱!”

    这提醒够直接的吧?

    容修远看着那个露出笑容的女孩子,心脏疼的要命。

    他到底造了多少孽债?

    “好,我知道了!”

    容修远告辞后,被石头扶着离开秦府。

    “阿绾,你确定不回去了?”

    秦正敏闹不懂秦绾绾的想法。

    “怎么可能,我这不是先压压他的气焰,免得我痛快的答应回去,他岂不是就对我一点都不在乎了?”

    那怎么成呢?

    她秦绾绾回去那必须是风风光光的回去。

    娘亲回不去,她必须用最强势的派头回去,才能够让沈文瑶和容清霜憋屈到死。

    “对的,我们阿绾就是聪明,咱们去告诉你娘亲这个好消息!”

    祖孙二人很开心的去了后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