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68章

时间:2018-11-12作者:水千丞

    狱卒来抬燕思空时,燕思空不肯动弹,要沈鹤轩亲自来请,否则死也不出去。

    见着他那浑身渗血的虚弱模样,狱卒也怕真死了没法交代,只得去请示沈鹤轩。

    半晌,沈鹤轩来了,单刀直入地问道:“阙将军可是有什么要求?”

    “有。”燕思空压低声音,有气无力地道,“如今你要拿我……诱狼王,总得留我一口气,你不答应,这口气……我自己掐了。”他身上的道道伤口,伴随着每一次呼吸都传来阵阵痛楚。

    沈鹤轩眯起眼睛:“。”

    “我要带元少胥一起走。”

    沈鹤轩挑了挑眉:“为何?”

    “他触犯军法,当辄以军法从事,以正军威。”

    “他是死是活,其实无关大局,但楚王殿下已经将他送给燕思空处置,除非燕思空松口,否则就算我想将他随上,也有心无力。”

    “让‘燕思空’松口,简单。”燕思空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就,我会留元少胥一命,让他余生为元卯守灵。”

    沈鹤轩蹙眉思索着,没有话。

    “燕思空,不会杀元少胥,否则有愧他养父,让元少胥……去元卯灵前,用余生赎罪,是为两全。”

    “你当真要将元少胥送去守灵?封野能答应?”

    “这只是服燕思空的托辞。”燕思空口吻冰冷, “狼王许会活剥了他,否则何以谢罪三军。”元南聿肯定会同意他带走元少胥,而他这样的要求,在沈鹤轩看来也合情理,毕竟他“阙忘”总要带回一个人去背这口“中伏惨败”的黑锅,而元少胥一点不冤枉。

    沈鹤轩点了点头:“好,我姑且一试。”

    燕思空打定了主意,如果不能带上元少胥,他也不能走,否则将元少胥留在这里,元南聿就随时有被拆穿的风险。

    果不其然,元南聿同意了,元少胥将跟他一起被送往凤翔。

    当燕思空被抬出牢房时,他见到了阔别多日的太阳,那天光刺得他眼睛都几乎睁不开,他被扔进了囚车,像头牲口一样招摇过市,让陈霂与封野做一场以物易物的“买卖”。

    元少胥的囚车就在他后面,他听着元少胥在叫他,但他假装昏睡,一动也未动地歪栽着,其实也不全是“假装”,他是真的没有力气,那一顿鞭刑,几乎要了他半条命,但如今对他来,什么都不重要,只希望元南聿足够机灵,找到机会赶紧逃走,只有元南聿逃了,他才能心无挂碍。

    他太累了,累到不愿意去想,他该如何面对封野,封野又会如何对他……

    -----

    沈鹤轩亲自押解战俘,队伍慢腾腾地走了三天,才来到凤翔。

    探子回报,封野此次只带了三万兵马,驻扎于凤翔城内,封野要依约将大军撤出凤翔,沈鹤轩才会将战俘交还与他。

    而陈霂的伏兵早已日夜行军,绕道封野侧后路,准备在封野撤军时围堵,另有一路大军正绕凤翔而过,直扑太原。

    封野只带了区区三万兵马,沈鹤轩自然不认为封野毫无准备,封野的援军定然在某处待命,他不求擒贼擒王,但求困住封野,给陈霂足够的时间,联合朝廷和韩王攻打太原。

    只要太原失守,封野便只能灰溜溜地退回大同,几年之内,都不能再兴风作浪。

    为了拖延时间,沈鹤轩到了凤翔城外,并不急着送还战俘,而是先扎了营,派了使者去求见封野,详议以人换城。

    兵家驻营,多选向阳高地,一来视野开阔,易于探查军情,二来天光充沛,有利人畜的健康,凤翔城外不远处便有这样一处山丘,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沈鹤轩虽是第一次独自带兵,但兵法熟烂于心,在水源地和各处要道都有布兵,山顶亦有岗哨环伺,从选地到营防,可谓天衣无缝,绝了封野偷袭的念头。

    派去凤翔的使者隔日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人,是阙忘的贴身侍卫,要来营中验明阙忘的身份, 以免沈鹤轩用面具来偷梁换柱。

    那侍卫见到伤势未愈、虚弱狼狈的燕思空时,顿时跪地落泪,哭嚎着“将军”。

    燕思空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马上叫出了此人的名字,并好言安慰了几句,他还想再问问封野的情况,却被守卫带走了。

    想着不日沈鹤轩将把自己送给封野,燕思空心中百般不甘,尤其对于沈鹤轩搅乱了自己的所有计划,是又悔又恨。

    若他就这么被送还封野了,那么他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还带着一身伤,元南聿被困平凉不得脱身,而封野亦要被沈鹤轩拖住脚步,太原危急,他燕思空岂能看着沈鹤轩处处得意,而自己节节败退?

    他如何咽下这口气。

    可如今被关在一方囚车里的他,又能做什么呢?

    就算他回到封野身边,也无法借助封野的兵马去对付沈鹤轩,因为封野如今,该是恨极了他,加之送回来的,不是封野最想要的阙忘,恐怕杀了他的心也有吧。

    他自诩聪明过人,机关算尽,就落到这步田地,实在是莫大的嘲讽。

    他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不,他不能这么去见封野,他不敢想象,封野会怎样对他极尽羞辱与折磨,他也不能让沈鹤轩就这么称心如意。

    思索良久,他心生了大胆的一计,这一计若失败,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祭日。

    但他早已不在乎生死。

    黄昏时分,燕思空要侍卫为他通报,自己要单独见沈鹤轩。

    一炷香的功夫,侍卫去而复返,沈大人正在山顶探查地形,要带他上去。

    这些天来,燕思空第一次离开囚车,他虽然伤势未愈,但上了药,总归比前些日子略有好转,但他依然做出奄奄一息的模样,被侍卫抬上了山。

    沈鹤轩与几名将军正站在山崖边上,手持舆图,正在商议着什么,燕思空猜测,多半是在商议如何围困封家军,他们对凤翔的地形并不熟悉,因而需要实地探查,先在高处俯瞰必不可少。

    燕思空被带到后,沈鹤轩道:“你来得正好,凤翔是你打下来的,没有人比你更熟悉这里了吧。”

    “熟悉……又如何,我不会泄露军机的。”燕思空有气无力地。

    沈鹤轩冷笑:“你要见我,单独见我,那必是有求于我,我且听听你要干什么,又准备拿什么换。”

    燕思空看了看那些将领和周围的侍卫:“你让他们退下。”

    众人见他那残破的模样,加之一身血污,显是命不久矣,也并未警惕,沈鹤轩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都退到了远处。

    燕思空勉强撑起身体,靠在一处矮石墩上,沈鹤轩则撩起长衫,面冲着他坐在了马扎上。

    沈鹤轩双目炯炯,眼神坚定:“明日一早,我就将你们送去凤翔城外,封野退兵,我交人,但他可别想轻易离开,殿下派我前来,就是要牵制住封野。”

    “你就这般自信?他可是狼王。”

    “不过是手下败家,若没有燕思空,他对我来,也不过一介莽夫。”

    燕思空冷冷一笑。

    “吧, 你找我作甚?”

    “沈大人想不想看看我的脸。”

    这话就像一枚冷箭,没头没尾,来得实在太过突然,把沈鹤轩问愣住了。

    “……什么?”

    “沈大人不好奇吗。”

    沈鹤轩眯起眼睛:“你在耍什么花样?当初可是你,摘你面具,你就要羞愤自尽。”

    “不错,但我唯独想让沈大人看。”

    “为何。”沈鹤轩警惕地问道。

    “你只想不想,若不想,便当我白来一趟,叫人再将我抬回去吧。”

    沈鹤轩一时捉摸不透眼前人的想法,踌躇片刻,道:“想。”

    “那沈大人需得应承我,即便看了, 也不声张。”燕思空看了看那些站在远处的侍卫。

    沈鹤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好,此时只有我一人看,他们离得远,天色又渐暗,也看不清楚。”

    燕思空勾唇一笑:“沈大人狷介耿直,气节熏天,不会食言的,对吧。”

    “沈某以清誉发誓,不会。”

    “好,那沈大人, 便看仔细了。”燕思空将手慢慢挪向那面具,他盯着沈鹤轩的眼睛,缓缓地摘下了面具,并眼看着沈鹤轩的眼神从狐疑瞬间变为震惊。

    “你——”沈鹤轩指着燕思空,惊得几乎不出话来。尽管蓬头垢面,憔悴苍白,全无往日一丝一毫的风采,但那张脸,他又怎么可能认错。

    燕思空不再压低嗓音,而是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轻笑道:“沈大人,几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燕思空……”沈鹤轩脸色煞白,人也开始结巴,“不可能,你怎么会……我出发前才见过你,你怎么可能……”

    “呵呵,饶是连中三元、聪明绝顶的沈大人,也有被难住的时候。”燕思空看着沈鹤轩的惊惶,心中痛快极了,但这痛快同时也伴随着死的威胁,令他心惊肉跳。

    沈鹤轩深吸一口气,眼神狰狞犀利,他厉声道:“燕思空,你干了什么,你竟伪装成阙忘?!那我出发前见到的那人又是……”他突然瞪大了眼睛,神情几近可怖,仿佛瞬间透彻了一切,“探子,元家是三兄弟,但幼子失踪多年……”

    “元家三兄弟,失散多年,又因封野而重聚。”燕思空笑着露出一口森白的牙,“你再是算无遗策,也算不着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沈鹤轩的胸膛用力起伏着:“燕思空,你真是阴险狡诈……我原就觉得你来到楚王身边是有所不轨,你果然是故意的,你是为了……”他眼瞪如铃,“你与封野,究竟是中了离间计,还是使得苦肉计?阙忘和元少胥被俘,难道也是故意为之?”

    “我倒没有那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让他们故意被俘,你离间了我与封野不假,但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赢。”燕思空恶狠狠地道。

    沈鹤轩将所有事情在脑中走了一遍,立刻就想明白了,他眼神闪动,突然笑了出来,笑得得意中甚至带有一丝疯狂,“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幸而我一直对你有所防备,你与阙忘交换身份,是为了让他借出使槐安逃跑,可我去信宁王世子,由他去游韩王,断了你这条出路,你这一顿鞭子,是白挨了,哈哈哈哈哈——”

    燕思空瞪着沈鹤轩,双目赤红。

    “燕思空,我终归是赢了,阙忘早晚会被拆穿,他逃不掉了,你马上要被送给封野,也不知什么下场,毕竟封野马上就自顾不暇了,哈哈哈哈。”

    燕思空也跟着扯出浅浅的笑意,他看着沈鹤轩的眼神,杀气四溢。

    沈鹤轩笑声渐失,他凝望着燕思空,四目相接之间,俩人已经有了无数次交锋。

    “沈大人就不问问,我为何要让你知道这些吗?”

    沈鹤轩握紧了拳头,感到一阵寒意攀附着脊骨而上,直冲大脑。

    燕思空续道:“沈大人学贯古今,见物,洞若观火,你赢在此,见人,雾里看花,你输在此。”

    沈鹤轩的嘴唇轻轻颤动着,他模糊地预感到了什么:“你想干什么。”

    “蜂虿有毒,况乎人也,你今日太大意了,竟对我不设防备。”燕思空勾唇笑着,“不怪你,你又如何会知道,我是燕思空呢。”

    沈鹤轩如坐针毡,头皮阵阵发麻。

    “沈大人,沈兄。”燕思空这一声“沈兄”,是五味陈杂,“你我相识十数载,从挚友走到劲敌,我心中不胜唏嘘。你将我害得如此惨,但我不曾恨过你,因为我知道你只是尽己谓忠,但我确实后悔曾放生于你。”

    沈鹤轩身体一抖,就要起身。

    “别动。”燕思空的眼神阴沉得可怕,“否则连这最后的话,你也听不到了。”

    沈鹤轩轻颤着:“你敢……”

    “我敢。”燕思空淡定道,“而且我能。”

    沈鹤轩看了一眼远处的侍卫,额上渗下了道道冷汗。

    “没用的,他们离得太远了。”燕思空轻声,“我告诉沈兄这些,一来,让你有个明白,二来,与你告别。”

    沈鹤轩脸色苍白如纸,他镇定了下来,低声道:“你杀了我,然后呢?”

    “杀了你,我还是楚王器重的燕思空。”燕思空的口吻中满怀遗憾,“我三番两次放过你,是希望有朝一日,你我二人共同辅佐明主,复兴我大晟的太平盛世,可惜啊,如今已是物是人非。我将沈兄引为知己,但这一世只有你死我活,望有来世,你我能如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琴瑟相约。”他到最后,心中不免怅然若失。

    沈鹤轩眼神一变,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拔腿要跑。

    他一介文弱书生,如何能比燕思空的速度,燕思空虽是受伤,但伤不致命,这幅濒死的模样完全是装的,此时聚起浑身力量,原地弹起,一个箭步冲向了沈鹤轩,一把擒住其臂膀,反身一带,将人扔出了山崖——

    =

    =

    =

    不好意思,误判了,封野明天出场,明天明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逐王》,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