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57章

时间:2018-10-19作者:水千丞

    沈鹤轩不在陈霂府中。侍卫领着燕思空出府以后,拐过歪歪扭扭地小巷,最后停在了一间极其简陋破旧的茅屋前,这屋舍看来已许久无人居住,大冬天的四面漏风,屋顶的积雪若再厚一点,怕是能将它压塌了。

    燕思空皱起眉“什么意思让我住这里”

    侍卫忙拱手道“不敢,大人是楚王的贵客,自有上宾之仪款待,这里是沈大人要在此处见您。”

    燕思空一时猜不出沈鹤轩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不过这里也没几名侍卫,若要害他,这帮人还未必是他的对手,而且,这里毕竟是陈霂的底盘,心中稍定,他信步走了进去。

    屋内只摆了一张矮矮的茶案,其上摆着酒,沈鹤轩跪坐在案前,安静地注视着他。

    室内光线灰暗,沈鹤轩的轮廓融于阴影之中,神秘而深沉。

    燕思空刚要张口,沈鹤轩突然吟道“一间东倒西歪屋。”

    燕思空略一思忖,对道“两个南腔北调人。”

    沈鹤轩顿了顿,哈哈大笑起来。

    燕思空意识到,沈鹤轩变了,跟从前的那个人,不大一样了。他坐了下来,目光四下巡视一番“沈大人选在这样一间陋室相会,该不会只是为了与我应景对诗吧。”

    “自然不是,不过一时兴起,但燕大人的应对真是妙哉。”沈鹤轩盯着燕思空的眼睛。

    燕思空勾唇一笑“沈大人变了许多,从前你见我,不是破口大骂,就是兴师问罪,今日这般从容,是因为自觉赢了我吗”

    “不尽然,但也是原因之一。”沈鹤轩慢慢地给俩人斟上酒,“不过你说得对,我确实变了许多,这两年我遭逢的变故,胜过我前半辈子所有,这都要拜你所赐。”

    放下酒壶,沈鹤轩拿起酒杯“请。”

    燕思空用手捻起酒杯,睨了沈鹤轩一眼。

    “怎么,你怕有毒吗。”言罢,沈鹤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燕思空这才放心喝下。

    “我之所以选在此处相会,便是因为你我都过多了锦衣玉食的日子,难免忘了自己是谁,用这陋室提醒一二,不好吗”

    “我从未忘了自己是谁,相信沈大人也不是忘本的人,这是多此一举了。”

    “是吗那便当是我自省吧,毕竟我确实不如燕大人这般千人千面,能将曾经的出身完全抹去,铸造一个全新的身份。”沈鹤轩的目光变得犀利。

    “我这也是无奈之举。”燕思空笑道,“不知沈大人得知我真实身份时,是何感想”

    沈鹤轩眨了眨眼睛,沉默片刻,道“老实说,我很惊讶,我没想到,你从前跟我说的某些话是真的,你是真的为了复仇,忍辱负重多年只为扳倒阉党。我曾以为,那些不过是你为自己的利欲熏心找的托词,原来你当年所做的一切,真的不是为了荣华富贵。”

    燕思空挑眉“这番话,实在不像是沈大人会说出来的。”

    “是啊,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对你,会生出佩服之情。”沈鹤轩嘲弄一笑,“尽管你做了很多卑鄙下作之事,但你为了报恩能走到那一步,实是常人所不能,我确实很震撼。”

    燕思空皮笑肉不笑地说“沈大人能理解燕某所作所为,实在让我感动不已。”

    “我能理解,但大部分不能认同。”沈鹤轩倒了第二杯酒,“只是,理解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大的增进。从黔州失守,到我身陷囹圄,再到我颠沛流离,辗转云南、京师、太原,变故频生,我曾深信不疑的许多东西,都在摇摇欲坠,这两年我所学,或许超过我过去所有。”他的眼神变得空洞而茫然,“有那么一瞬间,我彻悟了,从前我读透了书,却读不懂人。”

    燕思空心中亦起波澜,他知道沈鹤轩说的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因遭逢重创而至怀疑信仰,进而心性大变,这些,他十三岁就经历过,人这一辈子但凡有一次这样的变故,就再也回不到从前。

    他猛然想到,当年那个一夜间失去一切、仓皇逃走的小世子封野,是否也经历了痛苦地破灭与重生

    沈鹤轩似乎陷入自己的思绪中难以自拔,他自顾自地说着“于是我便时常想起你,你与我南辕北辙,做出了那样多罪恶深重、倒行逆施之事,却也做了许多我想做却做不到之事。我反复想着为什么,为什么我深谙圣贤之道,克己复礼,却屡屡受挫、处处碰壁,为什么你巧言令色、不择手段,却能达成所愿。”

    燕思空面无表情地听着。

    沈鹤轩低笑一声“后来,我想明白了。君子之道,是要敬君子的,可这世上是小人当道,老师从前总教导我要会变通,如今我已近不惑之年,才终于懂得这二字。”

    “沈大人能有如此大悟,燕某也为你高兴,来,这一杯,敬沈大人的顿悟。”

    俩人再次对饮。

    燕思空笑道“看来,自从沈大人顿悟后,在谋略上就大展所长,都会算计人了。”

    沈鹤轩笑了笑“算计,我原本就会,只是从前不屑罢了,但我需得向燕大人学习,否则何以保家卫国,尽人臣之本分。”

    燕思空不赞同地摇首“看来沈大人悟得不彻底,怎的还守着这份愚忠。”

    “我并非愚忠,正如我说,我理解你,但不认同。”沈鹤轩的眼神变得清明,“我问你,你自以为除昏君,扶明主,就能光复江山,可昏君的儿子一定是昏君吗明主的儿子一定是明主吗历朝历代不过治乱循环,再圣明的君主,一旦殡天,也难保不会人亡政息,治大国若烹小鲜,求的是一个稳字,才使国祚绵长,你如此祸乱天下,只会礼崩乐坏,民不聊生”

    燕思空双目圆瞪“你这番说辞,与那帮尸位素餐的腐吏有何区别你我刚入仕时,不,天下所有读书人入仕时,哪个不是一腔热血与抱负,却最终被暮气沉沉的官场消磨掉了所有的志向你说明主未必有明主继,我告诉你,一代人终一代人之事,当朝天子昏庸,就扶一位贤明之君替之,下一朝天子昏庸,便有下一代人替天行道,若我们都袖手旁观,便只是看着腐烂的地方继续腐烂,直至烂遍全身,再无可救药”

    俩人隔空对视,目光均是凌厉万分,互不相让,他们心里明白,谁都无法说服谁,因自己心中的坚持介如五岳般无可撼动。

    他们同时吁出一口气。

    沈鹤轩淡道“我早已知道,你我之间,确实南腔北调。”

    燕思空苦笑一声“是啊,但沈大人能够理解我,已令我十分欣慰,或许我们彼此,是最理解对方之人了。可也正因这理解,你我便连和而不同都做不到,注定要为敌了。”

    沈鹤轩为他们倒了第三杯酒“可惜,可惜。我从前曾引你为知己,又以为被你蒙骗看错了人,如今兜兜转转一大圈,最终发现,你我确实是知己。”

    俩人郑重碰杯,饮尽了杯中酒。

    燕思空轻拭嘴角“一句知己,燕某受宠若惊。”

    “其实,你我未必非要为敌。”沈鹤轩凝望着燕思空,“扶楚王登基,不也是你的愿望吗,如今只要让他收复叛贼,凯旋回京,成为太子,再规劝陛下早日让贤,一切便能遵循礼教,顺理成章。”

    燕思空勾唇一笑“封野不仁,我未必不义,何况还是你们陷害于我。”

    “兵不厌诈,你不会是记恨我吧。”沈鹤轩道,“再说,陷害离间之事,你对我也没少做。”

    “两军交战,你我各位其职,谈何记恨,沈大人言重了。”

    “燕大人是睚眦必报的,就算你不恨我,你”沈鹤轩冷笑道,“不恨封野吗”

    燕思空微微倾身向前,笑道“我与他青梅竹马,又曾经两情相悦,要说不恨,那是大话,可若要我助楚王去对付他,楚王需得给我多大的好处”

    “楚王对你器重有加,你要什么,他或许都会给。”

    “那我该要什么呢”燕思空阴森一笑,“沈大人这般试探我,无非就是想知道,我究竟想不想留下来。沈大人既想利用我除掉封野,又怕我谋私,威胁你的地位,世上哪有那两全其美的好事儿,我若在此,沈大人需得无时无刻防备着我,我若是你”燕思空伸出手,在脖子上轻轻一抹,“就该杀了我。”

    沈鹤轩眸中闪过一丝杀气“燕大人饶过我的命,我感念在心,其实是不想杀你的,你若就此消失,不被任何人找到,该多好。”

    “我已决定归隐,奈何他们不肯放过我,不如沈大人帮帮我,将我送走吧。”

    沈鹤轩摇摇头“晚了,楚王定会派人时刻盯着你。”

    燕思空嘲讽一笑,没有说话。

    “因而我想劝你,将功折罪,他日回京,我和楚王为你在陛下面前求情,让你和妻女团聚,或许是你今生最好的出路。”

    燕思空抓过酒壶,豪气地直接将酒倒进了嘴里,干掉了半壶酒,他一抹唇角,咧嘴一笑“我这一生的出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他站起身,“燕某不陪沈大人在此处受冻了,告、辞。”

    我今年一定能写完,相信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