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51章

时间:2018-10-19作者:水千丞

    燕思空冷冷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少时曾天真地想过,以后要娶你为妻,为了你哪怕忤逆我爹也在所不惜。”封野嘲弄一笑,“现在自然不会那么傻了,但我明日就要与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成亲了,在她之前,我要先娶你。”

    燕思空抓着喜帕的手直抖“你马上就要迎娶正妻了,现在这是哪一出”

    “了却我少时的愿望。”封野冷道,“我对你执念如此之深,皆是因为年少轻狂,妄下豪言,你没给我的,你欠我的,我都要一样一样讨回来。”

    燕思空将喜帕扔了回去,咬牙道“封野,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

    封野面显狰狞“对,我是可笑,曾经那个迷恋于你的少年更可笑,他一心一意待你,你给了他什么幸而现在他长大了,知道想要的东西,可以夺、可以抢,就是不能忍、不能求,否则只会被人肆意践踏利用。你想不想知道,我打算如何处置你”

    燕思空死死地盯着封野。

    “在我入主皇城之前,你都别想离开监牢,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再通敌。我若败了,我会杀了你与我随葬,我若胜了,我要你一辈子只能做我的男宠。我本想你为我收复天下,我许你无上相权,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为了陈霂竟敢背叛我,从今往后,你只能对我言、听、计、从。”

    燕思空暗暗后退了一步,他多想逃离这个人身边,这个人,在他面前展露出一股令人胆寒的疯狂。

    封野托起喜帕“戴上,与我成亲。”

    燕思空恶狠狠地瞪着封野。

    “我将你绑起来,也是一样的。”

    燕思空慢慢接过喜帕,僵硬地盖在了自己头上。

    视线被遮住的瞬间,燕思空只觉痛彻心扉。

    他幻想过这一刻,他甚至羞于承认,他一个男子,竟幻想过这一刻,并非要有什么拜堂成亲的画面,他只是幻想过,如何与封野长相厮守。

    如今他和封野要在牢狱之中做这等可悲、可怜、可笑之事这真是旷古绝今,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跪下。”封野的声音变得沙哑,隐含着丝丝痛楚。

    燕思空忍着窒息般的痛苦,屈膝跪了下去。

    封野也跟着跪下了“一拜,天地。”

    燕思空颤巍巍地躬下身,他明明不想做这等荒唐事,冥冥之中却似乎有一只手,在牵引着他动作。

    “二拜高堂。”封野深吸一口气,轻声说道。

    俩人转向东北方向跪拜,拜各自已经久别人世的双亲。

    最后,他们面冲着对方而跪。

    封野怔怔地看着蒙着红盖头的燕思空,眼泪潸然落下。

    燕思空的视线从红盖头下,看着封野的膝盖,似乎在微微颤抖。

    俩人相顾无言。

    巨大的悲怮如扑面而来的海潮,将俩人彻底淹没,这个窄小的牢房内,竟几乎没有能够让人喘息之地,而最可悲之处,便是他们谁也感觉不到对方有多痛。

    封野悄悄抹掉颊上的泪水,沉声道“夫妻对拜。”

    燕思空握紧了双拳,慢慢地、慢慢地低下了头。

    有什么东西在他们体内碎裂了,鲜血流了一地,再也拼凑不出原来的形状。

    倘若这真的算一场婚礼,怕是这世上最绝望的婚礼。

    拜完堂,封野伸出手,拽住了喜帕的下摆,却久久不敢掀开。

    掀开这个红盖头,俩人就要从梦境返回现实,若光阴能就此停驻

    封野一咬牙,猛地掀了开来。

    一抹红从俩人眼底一闪而过,紧接着,对方的脸撞入了视线。那一瞬,他们仿佛看到了年少时的彼此,那年轻稚气的脸,带着甜蜜深情的笑,说着无知无畏的永恒誓言,哪管他风云变幻,人事无常。

    这世间最痛,是人无再少年。

    燕思空强忍着将要决堤的泪,一眨不眨地看着封野。

    封野取过两杯酒,将一杯递给了燕思空。

    罢了,燕思空心想,这一刻,就算这是一杯鸠酒,他也义无反顾。

    他接过酒杯,与封野环臂交缠,将那合欢酒凑到唇边,一饮而尽

    辛辣的酒液入喉,烧透了燕思空的心肝脾胃,他从幻象中清醒过来,一把摔了酒杯,猛然站起,背过了身去“玩儿够了吗,你可以走了。”

    封野也站起身,轻轻扯开腰间玉带“今夜是你我洞房花烛。”

    燕思空转过身,恶狠狠地瞪着封野“你是畜生吗”

    “是罢,我从小就在畜生窝里。”封野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是不是忘了,我方才说要如何处置你你这样一个无情无义,满口谎言,功于心计的叛徒,我为何要留着你、留着你那忠仆的性命这是你唯一的用处了。”

    燕思空眸中迸射出恨意。

    封野扬了扬下巴“把衣服脱了,到床上去。”

    燕思空哑声道“封野,你让我恶心。”

    封野残忍一笑“那甚好,我若让你愉悦,岂不便宜了你阿力块头那样大,寻常人刮上两千刀就死,他指不定能坚持很久,你想不想看看”

    燕思空用血红的双眸看着封野,他冷漠地、僵硬地解开了自己的衣物。

    封野将他按倒在榻上,修长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最后落到了他的脖子上,轻轻握住了那纤细地脖颈。

    这样细白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力

    燕思空无惧地看着封野,心中甚至隐隐有些期待,若封野就这样杀了他,便就此了了他余生苦恼,分明就是解脱。

    封野抓着他的脖子,突然面目狰狞的问道“我无论怎样对你,都换不来你一次真心,燕思空,你有心吗”

    燕思空的胸膛用力起伏了一下“有过。”

    给了一个人,被碾了个粉碎。

    封野粗暴地扯开了他的衣物,破开他的身体,疯狂地、一遍遍地占有。

    这诡异的“洞房花烛夜”,充斥着悲愤、仇恨、挑衅、野蛮、疯狂、征服,席卷着俩人的身体,坠入绝望的、无底地深渊。

    本来想开个车,但是出来签售太累了,回头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