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40章

时间:2018-10-19作者:水千丞

    封野果然如他所言,第二天就将消息传了出去。

    封野此举虽然将了陈霂一军,但也留下后患重重,陈霂若当真来了如何,不来又如何。来了,此事必然无法善终,不来,陈霂很可能是要联合朝廷了。

    燕思空的提议,其实才是最可行的办法,若他去到陈霂身边,他不信陈霂会被沈鹤轩迷惑。可此事却被封野断然拒绝,他隐约觉得,封野不准他去找陈霂,并不完全是妒意作祟,还可能是不信任他,不,应该说,自俩人当年反目后,封野就再也不能信任他了。

    而他也越来越不能理解封野的言行,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了解封野的人,如今却需要细心去揣摩,都未必能拿捏几分,他愈发觉得自己伴的不是曾经的爱人,而是一个一个王。

    因此他看着俩人愈发疏远,却无能为力,而他的心渐冷,也丝毫不想再使力了。

    几日之后,燕思空派阿力查的事有消息了,那“铁杖子”是个跑江湖的,早年不知因何瘸了腿,常年拄着一个重达百斤的铁拐,为了谋生,犯法的不犯法的都干,只是犯法的从来没叫人抓着过。

    这种人狡诈吊诡,只认钱不认人,陈霂不可能用他做奸细,很可能只是花钱买他送自己出城。

    此举是明智的,若陈霂当真在城中埋了自己的人,一旦被他查到了,可不会当做不知,看来陈霂对他,一样是十分防备的。

    阿力比划着少爷,要不要把人绑来问问

    燕思空摇摇头“那人常年带着百余斤重的铁拐,肯定不是好惹的,而且也没有必要,一来可能惊动封野,二来问他也问不出什么,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阿力点点头,却没有退下,用担忧地眼神看着燕思空。

    燕思空奇道“怎么了”

    阿力比划着狼王要娶妻了。

    燕思空恍然,淡定自若地说“哦,是啊,男大当婚嘛。”

    阿力一副犹豫的模样。

    燕思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却不愿再解释,他怕自己越显得满不在乎,越被人看出破绽。

    “阿力,你下去吧,我”

    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吵杂声,燕思空站起身“府中不曾这么吵闹过,我们出去看看。”

    俩人穿过回廊,来到了前院。

    这处宅邸原是罗若辛的,罗若辛死后,封野开恩没诛连他的家眷,但自然也不会让他们继续留在太原,于是罗家举家搬去乡下了,这宅子就被封野征用做临时府邸,十分的气派。

    如今偌大的院子里,竟然摆满了一口一口的大木箱子,上面都帮着鲜艳的红绸,一看就是礼箱。

    燕思空走了过去“这是”

    管家拱了拱手“燕大人,狼王婚期将近,这都是各方送来的贺礼,一看,那头的八箱全都是封将军从大同送过来的。”

    “哦,可否给我看看礼册”燕思空不是真的对这些贺礼感兴趣,只是想知道给封野送礼的都有哪些人,这两年封野忙着打仗,也不忘四处派遣使臣去拉拢结盟,有些明着归顺了他,比如蜀地、黔州的一些官将,比如勇王,也有些在暗地里资助他军费军需,他心思缜密,探听各路情报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管家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便将礼册交给了他,燕思空随手翻了几本,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主意的,可当翻到封长越那长长的礼册时,他却怔住了。

    燕思空自有一目十行的本领,有时并非真想把所有文字都看个明白,却偏偏自己入了眼,当他一眼扫过这份礼册时,他已将其看了个大概,因而被上面的几样贺礼吸引了。

    南海明珠、龙凤牡丹锦衾被、金錾云龙海水壶、金喜双龙杯

    燕思空拿着礼册的手在发抖。

    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全都是皇帝和皇后才能用的

    这南海明珠乃南海特供皇室,多镶嵌在顶冠之上,一颗价值十万两白银,但寻常人即便有钱也不能买,除非皇帝赏赐,否则戴上它就要掉脑袋。

    剩下的几样,也都是皇帝和皇后大婚时用的喜物,这些东西未必多昂贵,但除了真龙真凤,凡人不配使用,否则就是有意冲撞,都是杀头的大罪。

    封长越跟在封剑平身边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即便他们已经谋反,对皇室也并无敬畏,可也没必要故意将这些东西作为封野和郡主的婚礼的贺礼,甚至还可能真的用在婚礼上。这若被稍微有点见识的人看到了,便能联想出多少东西,这么做除了挑衅,还有什么意义呢

    还有什么意义

    燕思空顿觉遍体生寒,额上的汗却道道地往下淌。

    “燕大人”管家不解地看着他,“您脸色好苍白啊,可是冻着了那就快回屋吧,下人们还要收拾好久呢。”

    阿力也扶住了燕思空,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燕思空推开了阿力,勉力镇定地说道“没事,我先进屋了。”他说完,转身往内院走去。

    但他却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径直去了封野的书房。

    他与封野在军中同食同寝,在府邸中也曾同住,只是最近才分开,因而他出入封野的寝卧也无人觉得不妥。

    他进了书房,将门一关,深吸一口气后,大步走到书架前,开始翻找封野的信件。

    他从前不曾这样做过,因为在他心里,始终相信着封野,相信封野对他没有隐瞒,没有欺骗。

    可蹊跷难解之事接踵而来,俩人彼此消磨着曾经的情义和信任,如今他们之间,到底还剩下什么了

    找了许久,燕思空终于找到了封长越的信。

    若封野真有异心,且刻意隐瞒,封长越一定知道,毕竟外头那一箱箱的珍宝财礼,可就是他送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