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39章

时间:2018-10-19作者:水千丞

    燕思空回到府上,心绪依旧不能平静。

    那信没有署名,但他知道是陈霂给他的,直呼先生,并说若他想离开太原,便去雀风茶楼找“铁杖子”。

    陈霂这是什么意思是当真打算过河拆桥,联合朝廷对付封野还是觉得仅凭封野娶妻一事,他们就会反目

    那封信寥寥数字,没有再多的内容,却让燕思空陷入了深深地忧虑,他远在太原,对朝廷和永州的情况都不能及时得知,又有沈鹤轩从中作梗,恐怕陈霂他是真的掌握不住了。

    陈霂悄悄递来这份密函,是指望自己弃封野而去帮他

    就算他想让陈霂当皇帝,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封野得到该得的,而陈霂听他们的话,倘若陈霂有此异心,不能被他所用,那倒不如从诸多皇子里挑个年幼不经事的,从头教起。

    他对陈霂的师生情义,不过如此了。

    燕思空叫来了阿力,让阿力通知佘准的人,查一查这个雀风楼的“铁杖子”,此人若是陈霂安插在太原的眼线,或许有可利用之处。

    随后,他给当年他在云南一手提拔的谋士金永夜写了一封满是暗号的密信,用的还是别人的字迹,向其打探陈霂和沈鹤轩的动向。这个金永夜,其实是佘准举荐的人,因少时家破人亡而仇恨皇族,与他多少同病相怜,是他埋在陈霂身边的一颗暗棋。他一直没有妄动,是因为他在等待陈霂的回信,如今陈霂大约是不会回信了,或者就算回,也说不了几句真话,他不得不另谋他法。

    陈霂和沈鹤轩,究竟作何打算

    没过多久,燕思空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陈霂以楚王的身份给封野送来一封居高临下的信函,向封野要两样东西,一样是地,一样是人,地,是太原,人,毫无疑问,是燕思空。

    伴随着此信的,还有从永州发散出去的、很快就长了腿一样传遍了天下的流言,说封野要将太原双手奉给陈霂,如此一来,坊间流传他有篡位称帝之心的谣言将不攻自破了。

    封野收到信后,勃然大怒,当即就要斩了陈霂的信使,被元南聿和王申极力劝了下来。

    若只是区区一封信,封野不至于如此愤怒,他怒的是陈霂这一计,或者说沈鹤轩的这一计,直接将他逼上了独木桥。陈霂这是在试探他,倘若他真的把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太原献给陈霂,陈霂便不屑于回京当什么太子,以二人合兵之力,直接就能杀入京师当皇帝,可若封野不给,那便坐实了他的不臣之心的谣传,介时陈霂定会和朝廷之力对抗他,而四方藩王也会知道他想让江山改姓,更不能容他。

    燕思空得到消息,匆忙赶去了衙门,老远就听着屋内传来响声,门外的侍卫跪了一地。

    燕思空拐进门,就见一把金丝楠木的椅子被掷在门口,腿儿都摔断了,屋内的花盆和茶具亦承载了主人的怒气,碎了一地,入目尽是狼藉。

    元南聿、王申等心腹将领站在两侧,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狼王。”燕思空轻轻叫了一声。

    封野猛然回首,那一对眼眸如野兽般锋锐而危险,堪堪的鹰顾狼视之相,瞪着燕思空的瞬间令他背心都凉透了。

    燕思空心头升起一股恐惧,他定了定心神,朝元南聿等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下去。

    一众将领如释重负,全都退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两人,燕思空关上了门,指了指一只安好的椅子“封野,你先坐下,冷静一下。”

    封野也意识到自己方才冲动了,当着将士的面,略有不妥,他阴沉着脸,坐在了椅子里,硕大的拳头紧紧握着,发出咯咯地声响。

    燕思空从一片狼藉的地上捡起了陈霂的函件,扫了一眼,脸色也愈发难看起来。

    “陈霂小人得志,如今到处散布流言,说我要将太原拱手相让,他还胆敢跟我要你”封野咬牙切齿地说。

    “这是陈霂在试探你。”燕思空低声道,“看来朝廷的态度并不坚定,他的态度也不坚定。狗皇帝定然是怕一旦禅位,文贵妃和陈椿的小命难保,陈霂也考虑到这一层,怕自己轻信了朝廷与你反目,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们博弈之间,陈霂便想到先探探你的底线,再作打算。”

    封野冷道“我又怎会想不到这一层,这狗娘养的陈霂,敢跟我耍心机,他是忘了自己不过是个贱婢的儿子,也忘了当初是怎样被废,灰溜溜地被赶出京城的吧。他能有今天,全赖你我”

    “正是因为他记得,他才会如此。”燕思空眯起眼睛,“他害怕回到从前,因此才想谋条万无一失的路,你若真的俯首称臣,奉上太原,他便不需要去揣摩朝廷的虚实了。”

    封野斜睨着燕思空“你觉得我该如何”

    “有一个办法,或可以解决所有的难题。”

    “若你是要亲使永州,便不要提了。”

    “封野”

    “住口”封野指着燕思空,“你又想告诉我,你可以去永州说服陈霂,以此让我把你亲手送给他你休想,你若当真拿捏得住陈霂,便不会有今日之局面,你为何至今还自欺欺人,不愿意相信你曾经任意摆弄的那个少年,已经长大了”

    燕思空深吸一口气,声音微微有些发颤“你说得对,在我心底,他始终没有真正的长大,但我现在也清醒了。封野,若要付出最小的代价解决此事,解决沈鹤轩,惟有我亲自出马,我相信只要我见到陈霂,他定会听我的,而不是沈鹤轩的。”

    听到这一席话,封野很反常地没有继续发怒,只是冷冷地看着燕思空,瞳仁漆黑,深不见底“我倒有一计,比你的更妥当。”

    “什么”

    “我愿将太原送给陈霂。”

    燕思空一惊。

    封野露出阴寒地笑容“他用流言诛心,我也可以,只要他亲自前来,我便广开城门相迎。他若不来,便不能怪我不忠,他若来了,我可就地将其拿下,牢牢掌控住。”

    燕思空思索半晌“封野,陈霂并不傻,如今他与你之间,还横着四座城池,可你若以次计真的将他引入中原,他带着几万大军,哪可能轻易入瓮,弄不好,还可能打起来。”

    “他若真的敢来,我足足占据中原五城,何愁不能将他拿下”

    “就算以兵力计,你众他寡,但此战必然损伤惨重,而且,一旦你跟他开战,我们的计划就完了呀。”

    “所以,我让他选啊。”封野目若寒冰,“他可以不来。”

    “他不来,便有可能跟朝廷结盟,他来与不来,对我们都不利,最好的办法,是我去劝”

    “你就这么想去找他”封野猛然拍案,伴随着他低沉却威赫的嗓音,狠狠震荡着人心。

    “封野”

    “他明摆着跟我要你。”封野站了起来,满面狰狞,“他胆敢跟我要你他好大的胆子,敢要我封野的人”

    燕思空叹息一声“你不可意气用事。”

    “我意气用事”封野咬牙道,“你怎么不提他心怀不轨还是你也想他想得紧,左右在我身边也是动辄得咎,恨不能马上去他身边了”

    燕思空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封野指着他喝道“我不管你心里想什么,你敢离开我半步,我决不饶你。”他阴寒地说道,“或许只有杀了陈霂,才能断了你的所有念想。”

    燕思空猛地起身“我对他有什么念想我不过是要与你一同扶他上位”

    “这就是念想”封野吼道,“他该死”

    燕思空突然怔住了,他看着封野,嘴唇颤动,轻轻嗫嚅道“你想杀他”

    这话问得不算准确。他早知道封野想杀陈霂,封野这般占有欲极强的人,陈霂对他的心思,简直像是从狼口夺食,封野自然不允,可想归想,但凡识大局的人,都知道陈霂杀不得。然而,刚刚那一瞬间,当封野说出“他该死”这三个字的时候,燕思空顿觉醍醐灌顶,他意识到,封野是真的想杀陈霂,不仅仅是想想,而是倘若陈霂真的来了太原,封野便真的可能动手

    封野面部肌肉抽动,额上青筋暴突,周身游走着仿佛是有形的戾气,令人不敢靠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燕思空,声音平复了下来“我想杀他,你第一天知道我早就与你说过,在我得知他纳了一房与你容貌相似的小妾时。”

    “想与想,是不同的。”燕思空握紧了拳头,“倘若陈霂在你面前,你会杀他吗”

    封野喉结滑动着,没有说话。

    “封野。”燕思空颤声道,“你千万不能有这样的念头,你是打着辅佐陈霂登庸的旗号谋反的,你若杀了他,必成众矢之的,你明白吗”

    封野移开了眼睛“我只是想,不会杀他,尽管他该死。”那该死二字,他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就好像恨得要把陈霂咀嚼与唇齿之间。

    燕思空心脏狂跳,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不知为何,他心头的不安和忧虑更甚了。

    封野背过手去“我意已决,明日就派人送出回函,并放言天下,要迎楚王入中原。”他轻佻而阴冷地说道,“我必竭智尽忠,肝脑涂地,辅佐楚王上、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