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25章

时间:2018-08-25作者:水千丞

    ,!

    自太原一战,已过去了月余,两方均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无非是练练兵,养养民。

    对于沈鹤轩来说,他们最大的优势和依仗就是太原城,世人皆知封家军的精锐骑兵封狼骑骁勇善战,各个能以一敌十,是唯一能和恐怖的蒙古骑兵平分秋色的中原骑兵。打仗自然要避其锋锐,没有人会想和封狼骑正面交锋,所以,只要封家军不露出弱点,太原绝不可能出兵,固守就是最大的胜利。

    而对于封家军来说,他们最希望的自然就是把太原军引出城汇战,可惜,经历了罗若辛偷营反被伏,又有沈鹤轩坐镇太原,再想让太原军出城,难如登天。

    燕思空苦思多日,都没有良策,加之最近他夜不成眠,脑子更是不大好使了。

    盛夏时节,不易于养伤,封野的创口正在愈合,时时觉得痒,半夜都无意识地要去抓,燕思空只得整夜握着他的手,一有动静马上就醒过来,阻止封野在睡梦中抓挠伤口,如此一夜反复好多次,他根本睡不踏实。

    封野不明所以,见燕思空日渐憔悴,以为是事务繁忙,伤没好也已开始料理军务。

    其实战败之后的事宜都已处置妥当,此时城内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太值得费心的,只是士气低迷,全不复出征时的雄心勃勃。

    封野见太原一个月没有动静,也就不再装着病重,能下床后,每日都出去走动一番,视察各营,让将士们安心。

    就在俩人既想不出对敌良策,又眼见着士气不复从前时,元南聿很争气地给他们带来了好消息,他领兵闪电出击,接连攻克了平凉、凤翔。

    闻此喜讯,封野高兴极了,连连夸赞元南聿。

    燕思空也顿觉心中的压抑舒缓了几分,仿佛笼罩在延州上空的战败阴云都消散了几分:“阙将军真有本事,他这两胜意义重大。”想着当初那个淘气贪玩的少年如今成长为了如此猛将,他心中感慨万分,元卯地下有知,定也会很欣慰吧。

    封野 哈哈大笑道:“没错,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的……”他送到嘴边的话突然一顿,看了燕思空一眼后,又咽了回去,他感慨道,“当初……他带我离开京师,一路躲避官兵的追捕,虽然叔叔给我带出来了两千封家军,可他才是从最末微就陪伴我的人,这些年,他从没让我失望过。”

    燕思空莫名地心中一阵酸楚,他挥去那份不快,道:“如今太原周遭的府道几乎已经全在我们掌控之内,我们随时可以切断他的粮道。”

    “但太原定然粮食充足,若他们能吃上一年、两年,我们却无法围那么久。”

    “军中粮草还够半年之需,今年年景不好,秋收也收不上太多,我估算着,吃到过年不成问题,但年后就不好说了。”

    “所以我们大约只有半年的时间。”封野凝重道,“若半年打不下太原,大军就得撤回大同。”

    燕思空沉默地点着桌子:“一定有办法的。”

    这时,侍卫来报:“狼王,那个……”他偷瞄着封野,欲言又止。

    封野皱眉:“何事吞吞吐吐的。”

    “……萨仁夫人到了。”

    “谁?”封野不解道。

    燕思空一怔,他低下头,掩饰着喝了一口茶,端着茶杯的手却有一丝轻颤。

    “萨仁夫人。”侍卫重复了一遍。

    封野反应了过来,是那答汗的女儿,他的——妾,他几乎已将此人忘了。

    封野一时怒了:“谁把她送过来的!”可这句话问得实属多余,除了封长越,谁敢不跟他商量就把他的侍妾送来了延州,除了封长越,谁这么着急让他开枝散叶。

    侍卫跪在地上,不敢言语。

    燕思空放下茶杯,小声道:“人都来了,总不能再送回去,你当初也答应封将军了。”

    封野沉着脸:“带她进来。”

    不一会儿,侍卫领着一个穿着蒙古服饰的女子走了进来,她浓眉杏目,挺鼻厚唇,五官深邃美艳,一头乌亮的秀发扎着繁复的辫子,身材高挑而丰胸纤腰,浑身散发着野性张扬的美,与中原女子相比,充满了浓烈的异域风情。

    燕思空在心中感叹,真是个艳丽飒爽的大美人儿。

    她就是察哈尔部大汉那答的女儿——萨仁。她好奇地环视四周,目光放肆而大胆,最后落到了封野身上,她挑了挑眉说:“你是狼王。”

    封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萨仁在屋内踱步,又看向燕思空:“你是燕大人。”

    燕思空起身拱手:“见过萨仁夫人。”

    萨仁耸了耸肩,又看向封野:“狼王怎么不说话,觉得我太漂亮了?”

    燕思空低声道:“夫人,狼王是您的夫君,不可如此无礼。”

    萨仁轻哼一道:“他是我的夫君,就是我的男人,我怎么跟我的男人说话,轮不到你多嘴。”

    燕思空躬身:“是。”

    封野站起身:“你既嫁于我为妾,就要遵循汉人的礼仪,把这衣服和头饰都换了。”

    萨仁笑道:“你一辈子都在看中原女子,还没看腻吗?我不想换。 ”

    封野眯起眼睛。

    燕思空道:“狼王,夫人初来此地,尚不能适应水土,不如就让夫人暂时沿袭家乡习俗,慢慢适应,再者,夫人的穿着打扮与中原女子不同,既亮丽好看,也能让将士们看到察哈尔部与大同的交好。”

    封野淡漠道:“好吧,随你吧。”

    萨仁大胆地打量着封野,毫无汉人女子的羞涩矜持,她眉眼带笑:“多谢狼王。”

    封野吩咐道:“将夫人安顿在城中。”

    “狼王在城外大营,为何让我去城中?”萨仁问道。

    “军有军规,大营内不得有女子。”

    “我不是一般女人,这大营,也不是孤零零一座大营。”萨仁挑眉一笑,“连将士们都可以去城内寻欢作乐,狼王年轻气盛,莫非要清心寡欲不成。”她瞄了燕思空一眼,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忘了,狼王在大营中,有燕大人陪着,还需要什么女人呀。”

    燕思空不动声色地站在一旁。

    封野眯起眼睛:“你好生待在延州,不必叫我说第三遍。”

    萨仁冷冷一笑:“好,那我……哦,那妾身告退了。”她笑看了燕思空一眼,转身潇洒地走了。

    萨仁和侍卫离开后,账内陷入一阵沉默。

    燕思空迟疑片刻,道:“此女生得美艳,但性子太放肆泼辣,该找人教教她汉人的礼仪……以及怎么侍奉夫君。”

    封野脸色阴沉:“不必了,就让她在延州待着,她若敢给我惹出什么事端,我就把她送回大同。”

    燕思空没有说话。

    封野看着他:“她方才羞辱你,你生气了吗?”

    燕思空笑道:“我岂会与女子一般见识。”

    “嗯,不必在意她。”封野道,“我们继续商量正事。”

    燕思空凝望着封野,欲言又止。

    封野皱眉:“你还想说什么?”

    燕思空心里堵得慌,他很想问问封野,打算何时为封家留后。身为封家独子,不可能令封家血脉就此断绝,早晚有一天,他要和一个女子水*融,要让其生下拥有自己血脉的子嗣。

    燕思空不愿意去想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封野不能膝下无儿,封家军不能后继无人。

    燕思空深吸一口气:“你不打算和夫人……封将军怕是日夜期盼着。”

    封野冷道:“怎么,你很希望我和她同房?”

    “……不是。”

    “那是什么。”

    燕思空低声道:“封野,我希望你封家人丁兴旺。”

    封野沉默半晌:“你若是女人就好了。”

    燕思空苦笑。

    封野深深地望着燕思空:“我实话与你说吧,我爹大仇未报,我无意现在拥有子嗣,倘若我胜了,才能将这血脉流传下去,倘若我败了,这是诛灭九族的大罪,还谈什么香火。”

    “……狼王考虑周全。”

    封野长吁一口气,坐进椅子里,轻捂着伤口,喘着气。

    燕思空忙走了过去,紧张地说:“怎么,伤口又疼了?要不要叫大夫?”

    “被我叔叔气的。”封野斜了他一眼,“还有那个女人, 还有你。”

    “我……”

    “我不许你再跟我提这件事,无论你是出于什么心思。”封野以不容置喙地口吻说道,“无论你是因为夕儿对我感到歉疚,还是想要试探我。”

    “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