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24章

时间:2018-08-23作者:水千丞

    ,!

    封野养伤期间,延州城内大小军务都是燕思空在主持打理。

    封野的属下将领并不买账,他们知道燕思空的本事,但也知道俩人的关系,更知道燕思空传遍天下的恶名,他平日在封野身边出谋划策,无人敢多言,可如今打了败仗,他们自然将其归咎为燕思空,而不是英明神武的狼王,对他的鄙夷和猜忌没有了狼王的震慑,便肆无忌惮地流露出来。

    幸好王申识大体,此人虽然脾性刚烈,但他是当年随着封长越逃出大同的封家军旧人,对封家死心塌地, 他帮着燕思空压制这些将领,才让政令得以执行,但燕思空也受尽了刁难和白眼。

    不过,燕思空并未将这些武将的放在眼中,他什么样凶险的敌人没斗过,他只是在等待一个修整他们的机会。

    让他真正头疼的,是元少胥的不消停。他趁机来向燕思空要张榕的位子,他在伏击罗若辛、进攻延州时确实随着王申立有战功,封野该赏的都赏了,也对他略有提拔,但他仍不满屈居王申之下,认为自己可以代替张榕。

    此事被燕思空断然回绝,张榕统领的兵大多是当初跟着他一同从蜀地揭竿起事的,后又归顺了封野,那些兵平素只说自己的家乡话,且彪蛮好战,接替张榕的将领他和封野早有人选,怎么都轮不到元少胥。

    被拒绝后,元少胥扔下几句嘲讽,忿而离去。

    燕思空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有些感慨,哪怕过去了二十年,元少胥对他的嫉恨并没有什么改变,除了封野,军中无人知晓他们的兄弟关系,但元少胥自己知道,他身为元家大哥的自尊正被他和元南聿受到的器重所折磨。燕思空虽然不喜他,可倘若他真的有本事,也不会阻拦封野重用他,可惜他才不敷用,以后还得小心防备此人才是。

    为了稳定军心,封野召集将领们见了一面,让人看到他正在好转,但又暗中向太原放出假消息,说封野其实伤得很重,恐怕命不久矣。

    以现在的情形,不能冒然出战,要做好长期对峙的准备,他们还没有好的对敌之策,但先放松敌方的戒备总没有错。

    不久后,燕思空听说那个被他们收买的汪昧的亲信,被吊在了太原城楼上,暴尸三天三夜,以儆效尤。

    又得到线报,沈鹤轩是主动请命来太原的,一开始罗若辛对他并不理会,但自他识破离间计,并将计就计诱伏封家军后,现在便对他言听计从了。

    燕思空知道,现在横亘于俩人面前的,不仅仅是太原那巍峨的城墙,还有一个真正势均力敌的对手,这一仗将比他们所预想得还要艰辛,还要困难。

    但无论眼前是刀山还是火海,拦路的是妖魔还是鬼神,他相信他和封野一定能披荆斩棘,有些人天赋雄才,生而就要叱咤风云,拨弄乾坤,他相信他是如此,封野亦是如此。

    -----

    这日燕思空,回到帐篷,就见封野正卧在榻上看书。

    “你怎么又起来了。”燕思空走过去,夺下了他手里的书,“大夫都说了让你好好躺着养伤。”

    封野抱怨道:“整日像个死人一样躺着,我哪里躺得住。”

    “你伤还没好,随便乱动可能会扯开创口。”燕思空轻轻掀开他的里衣,查看肩窝处缠绕的白纱,尽管依然有血迹渗出,但已经比前些日子好多了,他道,“你好得越快,不是躺得时候越少吗。”

    “无妨,这点小伤,能奈我何。”封野抓住燕思空的手,“这些日子都是你在处理军务,感觉如何?”

    燕思空苦笑道:“累。”

    “这帮人可不好相与,他们为难你了吗?”

    燕思空淡笑:“无妨,若连他们都不能降服,那我早在过去不晓得死多少回了。”

    “我相信你有办法。”封野默默地注视着燕思空,“听说沈鹤轩把汪昧的舅舅吊在城楼上了。”

    燕思空点点头:“三天三夜,让全城军民看足了叛徒的下场。”

    “此人或许会是我大业路上的最大障碍。”封野目光冰冷,“可惜当时刺客没能杀了他,现在城内防守森严,无法下手了。”

    “我们还有别的办法打败他,此人虽然腹载五车,但致命的缺点有很多,我了解他。”燕思空笃定道,“我说了,我会为你拿下太原,决不食言。”

    “你可想过。”封野的双眸漆黑幽森,深不见底,“陈霂是故意放他走的。”

    燕思空一怔。

    “陈霂将他放走,也许并非是顾念师生之谊,也不是怕他束手束脚,而是为了让他牵制我?”

    燕思空深深地望着封野:“你为何会这样想?”

    “我为何不会?陈霂一直防备我,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燕思空皱起眉:“陈霂现在唯一的依仗就是你,他防备你做什么?若你败了,他连云南都踏不出去,他又怎么会故意让沈鹤轩来阻拦我们?”

    “是吗?当初你在云南时,帮他挑选了宁王之女,倘若他真的成了宁王的女婿,宁王身在要地,富甲一方,随时都可以集结几万兵马助他抵御朝廷的平叛军,只要他能离开云南,以他大皇子的正统出身,何愁一路上没有诸侯响应?那个时候,他还需要我吗?”封野眉眼间尽是寒意,“当时他也没想到,造化弄人,宁王会被一颗枣核噎死吧。”

    燕思空失神地看着封野,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都在脑中捋了一遍,发现封野说得确实有理,他此前竟然一直没有想过?但他还是不愿意怀疑陈霂,他沉声道:“怕是你多心了吧,陈霂并没有大的本事,若没有我,他连现在这几万兵马都不会有。”

    “在你心里,他始终是那个对你言听计从、崇拜有加的小小太子,你一直不觉得他真正长大了,也不觉得他会脱离你的控制,因为你习惯了掌控他,他也故意在你面前做小伏低。”封野冷道,“万一你看轻了他呢?”

    燕思空感到局促起来:“我知道他长大了,不如少时那般易于掌控,但他始终是相信我、依赖我的,他现在也不断像我们求助,你说他防备你,他防备你什么呢?”

    封野眯起眼睛:“你说他防备我什么?”

    燕思空心脏一颤,封野那一双犀利的狼眸中,迸射出了令他陌生的情绪,他脑中突然闪现了一个令他害怕的念头,尽管只是一闪而过,也足以让他胆寒,不过他很快就否决了,他摇摇头:“就算陈霂不愿意被你我操纵,他也别无选择,他心里清楚谁能助他坐上皇位,他不会做蠢事的。”

    封野神情冷漠:“希望你说的是对的,但这个人,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如若不能控制他,我会杀了他。”

    燕思空按住封野的手:“只要能杀进京师,陈霂必然只能遵从我们的安排,现在何需担心他,眼下最重要的是拿下太原,只要我们的刀剑足够锋利,就能令天下人臣服。”

    封野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却仿佛在酝酿着可怕的风暴,他寒声道:“没有人,可以阻挡我。”

    燕思空看着封野野心勃勃的瞳眸,想着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心头杂乱不已。

    封野说得对,他太过小瞧陈霂了,如果一个人是你从小看着、陪着、教着长大的,此人对你毕恭毕敬,对你深信不疑,偶有的反叛也马上跪地认错,换做任何人,恐怕都难以对这样一个人起疑心。但现在他也开始怀疑,陈霂放走沈鹤轩背后的深意了。

    更令他忧心的,是封野的那番话,封野早已对陈霂动了杀心,只是碍于陈霂的身份,必须留着他牵制四方诸侯,而陈霂不必说,仅仅是因为私情,已经对封野嫉恨不已了。

    也许他把事情想得浅了,或者说他不愿意把还没发生的事想得太深,所以他一直回避封野和陈霂之间微妙的关系,其实他心里清楚,这件事定然是埋了祸根的。

    只是这世上的麻烦,总是一样接着一样的,他眼前的尚且处理不够,哪里顾得上将来的。现在要紧的,是拿下中原,杀入京师,那鹿仍在林子里奔跑,尚不必讨论究竟归属何人,只要他们能掌握天下兵马大权,就算陈霂有一千个心眼儿,也不怕他不乖乖就范。

    燕思空的眼神穿透了营帐,穿透了延州城,穿透了百里山野,仿佛看到了那巍然屹立的太原城,他们曾在那里损兵折将、狼狈败走,但早晚有一天,他会和封野昂首阔步地站在城楼之上,俯视中原,觊望京师。

    =

    =

    =

    又一卷写完啦~

    下一卷就要杀向京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