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204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封野命人准备了一桌燕思空爱吃的东西,逼他吃了很多,俩人一时不提陈霂,便不会针锋相对,只是那藏在平静表象下的暗流,令燕思空感到难以纾解的压迫。

    哪怕是侍奉谢忠仁的时候,他都不曾如此战战兢兢。

    吃完饭,夜也深了,封野非要抱着燕思空一起睡,燕思空其实累得已经要睁不开眼睛,也要强打起精神来应付他。

    但封野仅仅也只是抱着,并没有更多的举动,还小声斥责他太瘦了。

    燕思空这才逐渐放松下来,无论如何,那拥抱时的温暖和力度,都是真实的。

    只听得封野在他耳边说:“你搬到府中,便不必再掩藏身份,反正大家也都知道了。”

    燕思空自然清楚,关于自己叛变的种种流言早已甚嚣尘上,加之他有接连背叛颜子廉和谢忠仁的前例,见风使舵显然并不稀奇,至少大同和黔州两地是瞒不住的,而京城虽然远在千里之外,却是天底下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所以,他确实没有必要再掩藏了,他可以大喇喇地出现在阳光底下,接受天下人明里暗里的唾弃。

    燕思空道:“我想见两个人。”

    “谁。”

    “沈鹤轩和冯想。”

    沈鹤轩自不必说,冯想是当初朝廷派来护卫他的八百侍卫的将领,现在俩人一个在茂仁,一个在黔州,准确来说,都在牢里。

    沈鹤轩性格刚烈,便是千刀万剐也不可能叛变,但冯想宁死不降,是因为他的家人都在京师。

    “你想见他们,转过身来对我说。”封野命令道。

    燕思空只得转过身来,面冲着封野,望着他深邃的眼睛:“我想见沈鹤轩和冯想,求狼王允我。”

    封野的大手扶过燕思空的头发:“亲我。”

    燕思空心中暗叹,将脸探了过去,软软地吻上了封野的唇,封野也轻柔地回吻,既不掠夺、也不强势地回吻,似乎他只要这一个吻,而不是更多的东西。

    俩人轻喘着分开,燕思空听得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于是悄悄往后挪了一寸,他唯恐封野听见。

    封野舔了舔嘴唇,神情慵懒,显然是满意的,他道:“可以。他们已经在牢里关了快一年了,我明日命人将他们押到大同。”

    “你可有善待他们?”

    封野冷哼一声:“没饿着,没上刑,已是善待。”

    “多谢狼王。”

    封野收紧臂膀,令他更贴近自己:“你想做什么?这俩人若能降,早就降了。”

    “不能降,也未必没有妙用。”

    “……你不是累了吗,不赶紧睡觉,还想着这些。”

    燕思空轻轻打了哈欠:“嗯。”

    封野的指腹在燕思空眼角处轻轻摩挲:“你都有皱纹了。”

    “我已是而立之年,不年轻了。”说到此,燕思空有一丝感慨,韶光易逝,岁月如梭,少年时的光景仿佛尚在昨天,一眨眼,人生已走了一半。有时候恍然回首,都要思忖半天,他怎么就、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境地呢。

    封野皱起眉:“你既不年轻,也不如年轻时好看了,还比陈霂大了十几岁,他凭什么惦记你。”

    “他只是因为母妃过世而依赖我罢了。”

    “不。”封野断然否决,“那年春猎你受伤落马,他看着你的眼神我最熟悉不过,你……就是天生会蛊惑人心。”

    燕思空示弱道:“我们当真要继续说下去吗?”

    封野抿着唇,竭力收敛了梗在他心头许久的妒火,他将脸埋入燕思空的发间,轻嗅着那淡雅的皂角香:“我不喜欢有人想着你,他甚至娶了一个和你长得像的小妾,简直恶心。”他脸上闪过浓浓的厌恶。

    燕思空心想,若封野知道陈霂甚至荒唐地提出要封他做男皇后,怕是要翻天覆地,正因如此,这些他不能让封野知道,陈霂对他们来说是一枚至关重要的棋,他不会让封野意气用事。

    见燕思空沉默,封野换了一口气:“若不是他还有点用处,我绝不会留他,日后他若对你有非分之想,你要告诉我,知道吗?”

    “嗯。”

    封野冷道:“他今日所有的一切,靠的是你我,他最好有自知之明。”

    “他有。”燕思空想起陈霂那一跪,跪的可不就是他的自知之明。

    只是陈霂年龄渐长,再不能当做一个可以随意摆弄的孩童,可尽管事不如意,也不能临阵退缩,因为不如人意便是人生的寻常,他一辈子披荆斩棘,又有哪件事是如意的,他就要在那不如意中,杀出一条走得下去的路。

    以后,便对陈霂多加提放吧。

    ----

    回到大同后,日子比在中庆舒服许多,既不用遮遮掩掩,也不必躲躲藏藏,在整个大同他都畅行无阻。

    至于背地里的那些非议,还不及他当初背叛师门时来得难听,毕竟在京师全是他认识的人,而此处,寥寥无几。

    封野下令将沈鹤轩和冯想押送大同,燕思空便一边修养劳累的身体,一边等待,他亦十分操心察哈尔的情况,也两次想跟封野商议如何对付察哈尔,但封野却明显不愿意多谈,令他很是不解。

    若说在陈霂一事上封野防备他,还情有可原,察哈尔是外族蛮夷,又不怎么成气候,无非是因为占据天时地利,又要与朝廷结盟,对大同有所危险,此时才显得重要,他想不通封野防备他什么。

    但他很快也就知道个中原因了,因为元少胥的来访。

    他知道元少胥因他与元南聿身份的事而心虚,所以他们虽然算是共侍一主,且还是名义上的兄弟,但自那次单独见面后,元少胥从未主动来找过他,即便是在营中碰到,也要远远避开。

    既然无事不登门,燕思空也不愿意多看他,尤其是看着他顶着神似元卯的脸虚与委蛇,于是便开门见山地问:“大哥来访,有何指教?”

    元少胥显然也不想拐弯抹角:“我是避开狼王来见你的,因有一事狼王不让你知道,但我却觉得你应该知道。”

    “哦?何事?”燕思空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元少胥是决计不会为他考虑的,他有时也实在想不通,一母同胞的两兄弟,为何能够一个狭隘自私,一个爽朗大度。

    “你可知察哈尔杀了封野派去的使臣,却接见了朝廷派去的使臣?”

    “知晓。”

    “那你可知朝廷为何再派使臣?”

    “不是为了巩固和察哈尔的同盟吗。”

    “这么说倒也没错,但实际是因为察哈尔狮子大开口,向朝廷要封贡。”

    燕思空挑了挑眉:“这我尚未听说,这帮蛮子,实在是得寸进尺。”

    所谓封贡,就是蛮夷要求向天朝上贡,这听来似乎蹊跷,哪有主动要求上贡的,岂非贱得慌?实则不然,华夏汉民,素来自尊礼仪之邦,千百年来又大多是汉人帝国,周边的蛮夷小国,来中原进贡,朝廷是要回礼的,而且是要加倍、甚至加几倍的还,以体现天朝的强盛繁荣,蛮子进贡的东西,除了牛马羊尚有些用处,其他大都是粗鄙糟粕,百无一用,如今察哈尔是要挟封贡,便连牛马羊都只会挑病老瘦弱的,是明晃晃地讹。

    封贡互市,是历朝历代外邦蛮夷与中原帝国开战的最主要原因,他们不事生产,不会农耕,举凡粮食,器具,陶瓷,铜铁,丝绸,茶叶等等等等,想要的好东西要么从中原抢,要么从中原求,朝廷开放互市,让他们可以用牛马羊在河套地区自由交易,已是大大的恩惠,现在竟然还要求封贡,是吃准了朝廷需要他们拖住大同的后腿。

    “于是朝廷便又派了使臣去谈。”

    “这不是好事吗,为何不能告诉我。”

    “不能告诉你的,并不是这件事。”元少胥不自觉地看了看左右,尽管周围并无闲杂人,他也压低了声音,“狼王也要与察哈尔和谈,但哪答汗……”他直勾勾地盯着燕思空,“指明道姓地要你为使。”

    燕思空一怔:“我?”

    “对。”元少胥道,“这显然不是哪答汗的意思,而是朝廷的意思。”

    燕思空微眯起眼睛,心想,这一招走得不错,他一时还真被难住了,也难怪封野迟迟没有动作,也不与他商议。

    他若去了,那真是羊入虎口,生死由命,朝廷说不定就以他的项上人头,作为同意哪答汗封贡要求的条件,而哪答汗则以他是否出使,作为是否与封野谈判的条件,这主意不知道是朝廷出的,还是察哈尔出的,无论如何,都够阴毒的。

    不过,封野不让他知道,显然是顾及他的安危……想到此,他不仅有一丝走神。

    元少胥一眨不眨的盯着燕思空的脸,想要揣摩他此时的想法,同时心中也隐隐担忧,毕竟,他是背着封野来告诉燕思空的。

    燕思空赶紧把自己的思绪拽回来,他点点头:“多谢大哥告诉我。”

    “你……打算如何?”元少胥连忙解释,“思空,我绝不是想让你去送死,只是眼看着狼王为此事发愁,却苦无对策,大军亦举步不前,可若要打,又定然损兵折将,你如此聪明,总能给狼王出出主意。”

    “大哥做得对,不能令一帮蛮子骑到我们头上来。”

    “那……”元少胥道,“思空,你可千万不能让狼王知道,此事是我泄露的,聿儿也不能说。”

    燕思空淡淡一笑:“放心吧大哥。”

    他知道元少胥打得什么如意算盘,若他能想出两全之策,当然好,若他当真冒险去出使察哈尔,且有去无回,那则更好,借刀杀人除掉他这个心头大患,那撒过的谎便永无见天之日,亦不怕他因为此事而在封野枕边吹风,阻碍了自己的前程。

    元少胥从不曾视他做元家人,更遑论兄弟,他也并无什么遗憾、难过,他对元少胥,便是看在元家的份儿上,不会动手对付他,仅此而已了。

    元少胥走后,燕思空把自己关在书房内想了许久,心中稍有底了,才起身去见封野。

    =

    =

    =

    这几天有发现重复扣点数和重复购买章节的小伙伴,请按反馈投诉那里,找客服可以要回来的哦,麻烦大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