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183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封野的授意下,燕思空给沈鹤轩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及自己先被封野软禁于叛军大营,后经反复游说,封野终于有了投诚的念头,但顾虑仍十分多,于是决定先退兵三十里,以表诚意,而后他会亲自上书陛下,列明封野接受诏安的条件,让沈鹤轩安抚黔州官将,暂且按兵不动。

    于是隔日清晨,封野指挥着将士们有条不紊地收整物资,拔营退兵,以先锋开路,辎重随行,他带重兵断后。尽管只是一次有计划地退兵,且几乎不可能有追兵,封野依旧退得一丝不苟、井井有条,足以见封家军军纪之严明。

    三十里看似不多,已是大军一日的路程,退兵的目的,就在于让昭武帝看出封野的意向,认为燕思空游说奏效了,而后诏安的条件,封野定然狮子大开口,如此一来,燕思空就有机会在朝廷和叛军之间来回斡旋,也名正言顺地接触黔州官员和大同军。

    出发的时候,封野要将燕思空和封魂都赶上马车,燕思空却道:“为何要把魂儿藏起来?”

    “将士们见到它会害怕,还会惊了马匹。”

    “那便让他们害怕,你封家军的战马,也要习惯与狼为伍。”燕思空道,“你既打着‘狼王’的名号,便就是要让人害怕,让天下人害怕,叫人知道‘狼王’并非浪得虚名,魂儿就是最好的证明。”

    封野看了封魂一眼:“也好。”

    “再命人给魂儿打一副轻甲。”燕思空又道。

    封野眯起眼睛:“你这是在命令我?”

    燕思空面上无波无澜:“岂敢。”

    “上车。”封野没好气道。

    燕思空上了马车。

    封野翻身骑在了醉红背上:“魂儿,随我走。”

    封魂抖了抖雄厚的皮毛,跟了上去。

    醉红转头凶巴巴地“嘶”了一声,封魂也扭过头,呲起獠牙,怕是随时要打起来。

    封野低道:“不许闹!”他轻夹马腹,高声喊道,“出发——”

    大军已经先行,但代表着“狼王”封野的大纛旗随行其后,是三军中最大、最高、最威风的旗,咆哮着的狼口似有吐纳天地、气吞山河之势,令晟军闻风丧胆。

    燕思空掀开马车的窗帘,看着前方迎风飞扬的血红纛旗,心中感慨万千。

    赶在日暮前,大军抵达了新的营地,将士们又井然有序地重新搭建营房。

    封野的中军帐已经先行备好,燕思空暂时在此处休息、等候,封魂依旧陪着他,他在河套的舆图前看了良久,脑海中的思绪转个不停,以至于背后传来脚步声,他都没听见。

    不过,封魂早早就嗅到了来人,但它并未摆出戒备的姿态。

    燕思空回头一看,竟是元南聿。

    元南聿下意识地环顾左右:“封野不让我随便见你,我给你个东西,马上就走。”他手中抓着一个小布包。

    燕思空看到元南聿,不免就想起那日与元少胥对质,心情十分复杂,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希望见他的,毕竟是他一生中最为亏欠、最为喜爱的弟弟,他道:“什么东西?”

    元南聿走了过来,摸了摸封魂的脑袋,像逗弄小狗一样笑着说:“魂儿今日走在大军前头,真威风。”

    燕思空微怔,他没料到元南聿与封魂这么熟稔,封野一向只允许与自己最亲近的人亲近封魂……

    他心中不大是滋味儿,但很快就忽视了过去。

    元南聿把小布包塞进燕思空手里:“你藏起来,别叫封野看着。”

    “这是……”

    “你摸不出来吗?”

    燕思空在手中掂了掂,又细细摩挲,布包里的东西颗颗圆润饱满,令他感到有些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是什么,他打开来一看,愣住了。

    那一包榛子。

    “这是辽东的榛子,大哥去接运军粮的时候,在栎城买了一点,很贵的。”

    燕思空定定地看着元南聿,突然鼻头微酸:“你……记得我喜欢吃榛子?”

    元南聿愣了愣:“我只是想,这是咱们老家的东西,你喜欢吃,那更好了。”

    “我喜欢,小时候一到了秋天,我们就会上山去采,还会比谁采得多。”

    “可惜我不记得了……”元南聿的口气中是浓浓地失落,“辽东与我们天南海北,不知今生还能不能再踏上故土,这点小东西,权当回味吧。”

    燕思空勉强一笑:“你跟少时比,没怎么变。”

    “真的吗?”元南聿张嘴想问什么,但是又马上想起,他们的少时是段并不讨巧的回忆,不提也罢。

    燕思空将榛子收进怀里:“聿……阙忘,谢谢你。”

    “不必客气,我在这世上,本已无亲无故,如今上天却赐给我两个兄弟,思空,以前的不论,我只希望以后我们兄弟齐心,共同辅佐狼王,为元家正名,为百姓立命,也算走这一遭不枉为人。”

    燕思空心中叹息:“好。”

    “那我走了。”元南聿转身就要走。

    “等等……”燕思空张口叫住了他,却马上就后悔了,他止不住地想询问什么,却又直觉不该问出口。

    “怎么?”

    燕思空暗暗握了握拳头:“封野……待你好吗?”

    元南聿并未深想:“他视我为生死兄弟,我亦发誓要一生追随他。”

    “……如此甚好。”燕思空垂下了眼帘,掩饰眸中情绪。

    ----

    直至天黑,也无人来领燕思空去自己的军帐,但封野却回来了。

    燕思空默默地看着他,不知他又想做什么,封野正值青壮,不打仗的时候,怕是一身旺盛的精力无处宣泄,能不知疲倦地折腾他一整晚,他实在是惧了。

    封野走到木架前,展开了两臂,命令道:“过来为我卸甲。”

    燕思空走了过来,先解下他的佩剑,而后从上至下,摘下兜鍪,又娴熟地接连解下他的披膊、胸甲、腹甲,最后蹲下身,除去胫甲。封野的铠甲是特制的,一身重达七十二斤,加上武器,负重逾百斤,普通将士的负重只有其一半。

    燕思空将铠甲挂在立架上。

    封野活动了一下四肢,便从背后抱住了燕思空。

    燕思空身体一僵,动也不敢动了。

    封野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今日也累了,不折腾你。”

    “我要回自己的军帐。”

    “你当然要回去。我虽是揭竿而起的叛军暴民,但纪律严明,军中无女,身为主帅,也当以身作则,将你放在中军帐供我消遣,成何体统。”

    燕思空顿时怒火攻心,他咬了咬牙,冷道:“你将我比作军---妓?”

    封野冷笑:“如今你对我来说,不过就是男宠,身在我的营中,还当自己是什么御史、驸马吗?”

    燕思空怒极反笑:“百般羞辱我,就能令你舒坦了?封野,你不过也是在羞辱你自己。”

    封野低笑:“无妨,我早已不是当年那心比天高的小世子,现在面皮厚了许多,说来,这还得感谢你当年给予我的羞辱。”

    燕思空握紧双拳:“既然如此,还不放开我。”

    “留下来伺候我用晚膳。”封野低下头,将鼻尖埋进燕思空的脖颈间,暗暗嗅了嗅,然后照着那白净修长的脖子咬了一口。

    燕思空疼得缩了一缩,封野发出一串低笑,将他劲瘦的腰肢搂得更紧,就像在逗弄什么小玩意儿,那轻慢的态度令燕思空倍感难过。

    封野的随身侍从很快将晚膳端了进来,封野吩咐道:“带魂儿去吃饭。”

    封魂得令后,起身跟着那侍从走了。

    帐内只剩下俩人,燕思空觉得空气亦变得粘稠,拿起筷子,却是食不知味。

    封野夹了几片肉到他碗里:“多吃点肉,我不喜欢你太瘦。”

    燕思空默默地吃了几口,看似有些勉强。

    “你是要我喂你?”封野命令道,“吃下去。”

    燕思空只得端起碗,大口吃起了饭。他一肚子的心思,其实早已经饱了,待在封野身边的每时每刻,不过都是折磨,他曾经无比坚定的那些目标,如今时不时便萌生退意,只因他无法想象,要和封野这样互相折磨下去。

    吃完饭,封野放下碗筷,盯着燕思空把碗里的饭菜吃完,才说道:“待黔州回信,你就可以返回黔州了。”

    燕思空眼前一亮。

    封野却脸色骤变:“怎么,迫不及待想离开我?”

    燕思空皱眉道:“难道我能一直待在这里?”

    封野握了握拳头:“让你返回黔州,只是去游说他们,助我拿下河套,你若敢耍花招……别忘了你尚有兄弟在我军中。”

    燕思空双目圆瞪:“你拿他们威胁我?”

    “物尽其用,跟你学的。”封野不以为意。

    “我早说过,我们的目的一样,如你所说,不为助你,只为我自己。”燕思空冷道,“我若会逃,一开始便不会送上门来自取其辱。”

    “自取其辱……”封野冷笑一声,“说得好,原来你心里也知道亏欠我。”

    “我亏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燕思空毫无畏惧地直视着封野的眼眸,“在我心中,我们两清了。”

    “两清?”封野面显狰狞之色,“别妄想了,我说你什么时候还清,你才什么时候还清。”

    燕思空不想再与他赘言,起身就要走。

    封野一把拉住他的手腕:“燕思空。”

    燕思空心神一颤,他很想痛骂封野,别叫他燕思空,却又难以张口。

    封野攥得燕思空手腕生痛,也浑然未觉,他咬了咬牙:“这些年,你想过我吗?”

    燕思空深吸一口气,心脏传来密密麻麻地刺痛,他嘴唇颤抖,好半晌,才轻声道:“没有。”

    没有一日不想。

    封野脸上浮现隐忍地痛苦,却被他很快掩过,他松开了手:“我就知道……滚吧。”

    燕思空快步离开了中军帐。

    封野看着一桌的残羹,沉寂片刻,突然一脚踹翻了矮桌,喉咙里发出困兽般的低吼。

    =

    =

    =

    明天周六休息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