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182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吴六七前来通报,说狼王传唤燕思空去见元将军。他说话的时候,头也不敢抬,腿肚子直抖,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时不时地偷瞄趴在燕思空脚边的封魂。

    封魂亦用一只独目瞪着他。

    燕思空站起身,胸中气血翻涌,他终于要见到元少胥了。

    封魂却用爪子勾住了燕思空的腿,燕思空按了按它的脑袋:“魂儿,我去去就回,你留在帐内,哪里也不要去。”

    封魂闻言,抽回了爪子。

    燕思空随吴六七走出帐篷,边叮嘱道:“不要令人随意进入我的帐篷,知道吗?”

    吴六七讪讪道:“大人放心,除了狼王,谁敢进去。”

    来到叛军大营这些许天,燕思空还是第一次在营内行走,他抓紧时间观察了一番,但要凭借这区区几步路,判断出营房的情况,实在有些勉强。

    吴六七将他带到了元少胥的军帐前:“大人,请。”

    燕思空深吸一口气,目光沉静而冰冷,他挺直了腰身,大步从容地走了进去。

    一进帐篷,燕思空就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封野,而元家兄弟分站两侧,当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燕思空面前时,他顿时僵住了。

    元少胥……

    俩人最后一次见面,元少胥还是个十七八岁的英俊少年,十七年过去了,他已与当年的元卯差不多年岁。元家的子嗣里,就属元少胥与元卯长得最像,如今面上的纹路平添了岁月的痕迹,身上的铠甲装饰出几分英武,就更像了。

    若非了解元少胥的本性,仅凭他相貌堂堂、气质英锐,一眼看去,确实易让人信服。

    燕思空看着那张脸,无法不回忆起元卯,心中酸楚难当。

    元少胥大步走了过来,激动地叫道:“南聿!”

    不等燕思空有所反应,元少胥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南聿,没想到你我兄弟还有再见之日啊!”

    燕思空怔怔地望着元少胥,心中升起一股厌恶,元少胥竟敢顶着这样一张神似元卯的脸,做出如此下作之事,就连他这般工于心计之人,也要自愧不如了。

    元少胥沉痛地说:“你当年不辞而别,十七年来杳无音信,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没想到你还活着,娘和大姐知道了,该有多高兴。”

    燕思空一眨不眨地看着元少胥,淡淡说道:“大哥,我是思空,不是南聿,你不至连亲兄弟都认不出来吧。”

    元少胥做出惊讶的样子,他看了元南聿一眼:“南聿,你此话何意?”

    “大哥此话何意?”

    “南聿……”元少胥痛心疾首,“你到现在还要装作思空?当年我们元家家破人亡,兄弟三人天各一方,如今好不容易团聚了,思空也说了,不会怪你,你又何必如此?”

    “我亦想问大哥何必如此。”燕思空将元少胥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摘了下来,他看向元南聿,又看了看封野,“如今聿儿失忆了,狼王不知真相,全凭你一人之言,思空还是南聿,本只是一个名字,我叫什么也不打紧,但我不能被冤枉。”

    “你……”元少胥失望地摇着头,“你我是亲兄弟,我为何要冤枉你?当年你冲撞刑场,要被发配流放,你便求思空为你顶罪,外人分辨不出你们,我则是……则是一时私心,没有阻拦,只因你是我的亲弟弟……”他悔恨地说,“这些年来我良心难安,直到再见到思空,知道你们都活着,我才能睡上一个安稳的觉啊。”

    阙忘低下了头,背在身后的手握成了拳,封野微扬着下巴,冷冷地看着燕思空。

    燕思空嗤笑一声:“大哥,我当年真的看不出,你这般会做戏,我理解你为何撒谎,可这谎言未免太易戳穿。大姐和娘都知道真相,广宁旧人虽然很多已不在,但当年的事不可能完全抹灭,是谁自幼有神童之名,是谁从小尚武?如今正在广宁与金人对抗的梁慧勇梁将军,当年就是他将我从刑场带走的,他知道那个冲撞刑场的人,究竟是谁。”他看向封野,“狼王,你可敢给梁将军送去书信一封,问明此事?”

    封野道:“好。”

    元少胥的目光闪烁,他沉声道:“南聿,十七年不见,你怎么变成了……他们都说你阴险奸猾,满口谎言,我顾念兄弟之情,一句也不愿意相信,可你……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连祖宗也不想认了?爹若天上有知,看到我们兄弟三人互相猜忌,该多么难过!”

    元少胥神情肃穆,义正言辞,那板起来的面孔竟分外像当年的元卯,燕思空心头大颤,不仅后退了一步,元少胥和元卯的脸在恍惚之间重叠了,他仿佛看到元卯在指责他们兄弟阋墙,令他顿时升起难言的歉疚。

    元少胥眼见这招奏效了,又逼近一步,低声道:“难道你忘了,当年爹是如何教诲我们的吗?你就这么回报爹的恩情吗?”

    一直一言不发的元南聿走了过来,轻声说道:“燕大人,既然你也不在意一个名字,何不把往事就此揭过,不要再提了吧。我说了,我不怨你,你要当思空,你就是思空,我已是阙忘,也只记得自己是阙忘,而大哥始终是大哥,大哥说得对,最重要的,难道不是我们兄弟三人团聚吗?我们兄弟齐心,为爹正名、为元家报仇,爹在天之灵才能安息啊。”

    燕思空僵硬地看着元家兄弟,只觉一股郁结之气堵在心口,令他呼吸都难以为继,他嘴唇发抖,双拳握得咯咯直响。

    元少胥比他想象中聪明,知道哪里是他的软肋,他这一生都无法放下的,就是元家对他的大恩,如今元家兄弟暗指他对元卯不孝,真如当胸一拳,打得又狠又准。

    可是……就此揭过?

    若没有封野,他或许可以就此揭过,他可以不在乎自己是谁,可封野却因此而对他……他心脏闷痛,默默地看了面无表情的封野一眼,嘴角突然扯出一个嘲弄地笑。

    封野,也不在乎呀……

    他为何还是不死心地想要自证清白,就算他证明了自己真的是燕思空,他和封野之间的那些隔阂就能消失吗?他还是欺瞒过、利用过封野,他还是娶了封野的表妹,而封野也不甘示弱,那些声色俱厉的指责,那些毫不留情的羞辱,就能当做不曾发生吗?

    他何苦白费力气?也许就如元南聿说的那样,就此揭过,兄弟齐心,对谁都好。

    他心中大怆,嘴角却逸出了一串嘲弄地笑声,他低低笑着:“好,说得好。我燕思空活了三十年,斗得倒这世上最阴毒险恶的权宦,却竟然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也罢……”他深吸一口气,笑容凄凉,“就此揭过。”

    说完,他不再看这帐内的任何一个人,转身离去。

    他心里清楚,无论是给元微灵,或是给梁慧勇的信,要么送不出去,要么收不回来,元少胥十六岁从戎,如今在叛军中身为参将,若这点能耐都没有,就白活了。

    他倦了,彻底倦了。

    ---

    回到自己的帐篷,封魂还在原处趴着,听见动静,便睁眼瞧了瞧。

    燕思空走到封魂身边,歪栽到了它身上,一时只觉虚软无力。

    他真想把元少胥的面皮扒下来,不让元少胥用那张神似元卯的脸,说出令他戾气高涨的话。

    可那终究是元卯的儿子,看在元卯的份儿上,他还能如何?

    封魂似乎感受到了燕思空的情绪,用脑袋拱了拱他。

    燕思空转过身,抚摸着封魂的脸,轻声道:“魂儿,你是否能将一个人的味道记上一辈子?”

    封魂那只青白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燕思空。

    “哪怕你只有一只眼睛,你还是认出了我。”燕思空苦笑道,“他还不如你。”

    一向傲慢冷酷的封魂,突然伸出舌头,舔了舔燕思空的脸。

    燕思空怔了怔:“你还是第一次舔我。”从前封魂撞他一下,就好像是天大的恩赐了。

    封魂“呜”了一声。

    燕思空趴在了封魂身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也罢,至少你认得我,无论我是不是燕思空,无论我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忠良,还是奸佞,在你心中,都无甚差别。”他难抑心中酸楚,呢喃道:“或许,你才是世上最懂我的。”

    封野踏入营帐时,看到的就是燕思空趴在封魂身上那孤寂的背影,他的心揪了一下,神色微动,但很快掩饰了过去。

    燕思空没有回头,能随意踏入他帐内而令封魂毫无反应之人,只可能是封野。

    封野走到近前,半蹲下身,命令道:“转过头来。”

    燕思空顿了片刻,慢慢转过了身,淡漠地看着封野。

    “你还有什么可说?”

    “无话可说。”燕思空的神情十分冰冷,“你当我是谁,我就是谁吧,如今我也是谁,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黔州巡按御史,我是当朝驸马,你想要大同军,就得依仗我。”

    封野冷笑:“不错,这才是你,在你心中,什么儿女情长、什么亲眷兄弟,都是掌中之棋,如今你要在棋盘上角逐,就要用我的兵马。”

    “不错,我手中有帅,你手中有卒。”燕思空深深凝望着封野的眼睛,“楚王是长皇子,名正言顺的储君之选,未来天子,我助你夺得河套,助你诱降大同军,助你逐鹿中原,而你,要扶楚王登基,我们均分天下。”

    封野唇角微扬:“一言为定。”

    燕思空心底有一丝凉意,封野的允诺令他无法轻信,因为他再也不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了解封野,封野防备他,他也防备封野,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如今即便近在咫尺,也仿佛隔着一道深深地鸿沟。

    封野欺近了他:“你知道我为何让魂儿来守着你吗。”

    燕思空眯起眼睛:“它不会说话。”

    “对,只有魂儿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所蒙蔽。”封野冷笑道,“否则以你的奸猾,一觉醒来这封家军改了姓也说不定。”

    燕思空嘲讽道:“名震天下的狼王,竟惧怕一介文弱书生,你这样也能统御三军?”

    “怕你?”封野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我去过炼狱,见过鬼怪,感受过自己的父亲在怀中渐失温度,这世上再没有令我封野惧怕的人事物。”

    燕思空一阵战栗。

    封野低下头,舔吻着燕思空的唇:“从蒙冤入狱的那一天起,我吃过的苦、受过的罪,我要一样、一样地讨回来。”

    燕思空起身想逃,被封野一把擒住,拽入了自己怀中,用力吻住了那柔软的唇瓣。

    唇齿交缠,如此的亲密,俩人却互瞪着两眼四目,仿佛要从对方脸上瞪出窟窿来。

    燕思空突然用力踹了封魂一脚,封魂不满地腾地站了起来,俩人顺势滚到了一旁。

    燕思空这才得以脱身,他爬了起来,戒备地看着封野。

    封野像看着猎物一般戏谑地看着燕思空:“你我之间,究竟是谁惧怕谁?”

    “封野,你未免小看我了。”燕思空冷笑一声,“你去过炼狱,我亦走过阴间,你见过鬼怪,我亦伴过魍魉,为了走到今天,我燕思空不知死过多少回,这世上,也没有我惧怕的人事物。”

    “很好。”封野挑眉道,“而你这样一个无所畏惧之人,却要听命于我,真是天助我封家。”

    燕思空抿唇不语。

    封野伸出手:“过来。”

    燕思空面色一沉。

    “过来。”封野气势迫人,“你想靠孤零零的一个帅赢这盘棋吗?”

    “没有帅,你师出无名。”

    “最后一遍,过来。”封野眯起了一双锋锐地狼眸,它们闪烁着危险的、不容置喙的光芒。

    燕思空轻轻吁出一口气,慢慢走了过去。

    封野伸手一拽,将他反压在了自己身下,居高临下地说道:“你的用处,还包括——取悦我。如你所愿,别浪费了这副好皮囊。”

    燕思空清冷一笑,看着封野的眼神,怕是再找不出一丝温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