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174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燕思空择日出发了。

    昭武帝从卫戍军中调派了八百人跟着他。名义上是护送醉红,毕竟此马是价值万金的稀世珍宝,且是给封野的见面礼,以表大晟招降的诚意,其实也是为了保护燕思空,一是黔州多匪,二是定有人不愿意封野被招降,或许会对燕思空不利。

    燕思空此行,是奉命巡视黔州府的巡按御史,同时说降叛军,他本是不能带兵的,这八百人马,是他向昭武帝讨来的,只听他一人调派,不过,等他到了黔州,会见到驻守黔州的大同军将领,他携有皇帝的密旨,着大同军全力配合他降服叛军,但那些兵马始终不是他的,不能善用,所以他手中可用之兵,就是这八百人。

    当燕思空骑着醉红奔出永定门,他勒住缰绳,回头看了一眼那高耸于前的巍峨城墙,感叹这不愧是天下第一城,心中豪迈顿生,一首诗却不期然地浮现在眼前。

    当年黄巢落榜,灰头土脸地离开长安,回头遥望都城,写下“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多年以后,带着叛军杀回长安,自他起,盛极百年的大唐走向了覆灭之路。

    此时想起这首诗,实在是不吉之兆……

    燕思空转过了身,看着无远弗届的天际,毅然策马离开了。

    他们一伍八百人皆是骑兵,且轻装急行,自伏口粮,一路长途跋涉近千里,只用了十三天就到了。他们不能不快,再迟一点,怕封野已经把黔州给攻下来了。

    黔州处于蒙古、大同和中原地区的交界之处,是河套地区延伸向蒙古高原的唯一天然屏障,过了黔州,再无崇山峻岭,自古是西北的兵家要地,却因为当年大晟痛失河套,再难以聚集起有效的防线。即便四年前封剑平大败瓦剌,从蒙古骑兵手里抢回了河套地区的部分城池,但蒙古的散兵游勇不断侵扰,劫掠完就跑,来无影去无踪,没有百姓敢定居于此,更遑论开垦农田,黔州兵马不足,想从大同调兵,恰逢封剑平冤死,大同军备砍半,自顾不暇,最后只调来区区一万兵马,勉强靠着天险驻守。

    但黔州九郡的城池,修建的目的是向外抵御蒙古人,面向中原的几座城池,最大的作用是护卫粮道和枢纽,无论是城墙还是守卫,都比较薄弱,正是封野可以痛击的软肋。

    这几座城若被封野占据,不仅掐断了黔州粮道,连大同府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形势已十分危急。

    燕思空刚进入黔州境内,就接到消息,封野已经攻下巧州,若再拿下茂仁,则黔州危矣,可起兵以来,一路所向披靡,几乎战无不胜的封家军,却在茂仁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失利,折兵五千而没有攻下城池。

    茂仁一个区区三、四万百姓,守备军力不过三四千的小城,竟然挡住了封野士气高涨的五万大军。

    燕思空听到这个消息,惊讶不已,忙问斥候:“茂仁守将是何人?”

    “回御史大人,是王烈王将军,但听说率军守城的,是茂仁知县。”

    “那是何人?”燕思空心想,这是何方神圣,一个小小的县令,竟能面对大军压境而抵死顽抗,这是怎样的雄心和魄力,又是怎样的果敢和睿智,不禁令他想起了当年的元卯,他一定得见见这个人。

    “回御史大人,此人来头很大,是昭武二十九年连中三元的状元郎,沈鹤轩沈大人。”

    燕思空僵住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若非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他几乎已将此人忘记。颜子廉仙逝后,谢忠仁清算士族一派,恰时沈鹤轩上书痛骂阉党,从一个前途无量的金科状元被贬斥到了赤贫之地,几乎再不能翻身,他当时为封家的事焦头烂额,甚至没有记得沈鹤轩被贬斥去了哪里,原来,他就在黔州!

    这样的天纵之才,竟埋没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做一个芝麻小官,实在是可惜。也难怪这蕞尔小城,能挡得住封野的起义大军。

    燕思空吩咐道:“传令下去,今夜寅时拔营,明日务必抵达黔州。”

    “是!”

    ----

    翌日刚过晌午,燕思空到了黔州城,城中文武官将系数出来迎接,尽管燕思空是被连贬了,但谁人不知他死弹谢忠仁名动天下,又谁人不知他是万阳公主的额驸、皇帝面前的红人,如今更是身负着说降小狼王的重任,马虎不得。

    一照面,黔州知府徐永就将燕思空弹劾阉党的义举狠狠夸赞了一番,而后不免痛骂阉党,看似义愤填膺,燕思空见他急着划清界限的浮夸模样,怎么都像是心虚,倒也懒得去追查他和阉党有几分瓜葛,面上客套了一番。

    被迎进驿站,燕思空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茂仁的情况。

    如斥候回报,封野在茂仁受挫之后,已经退兵三十里扎营,徐永早已将燕思空的情况打听了个清楚,但他摸不准燕思空和沈鹤轩的关系,便小心翼翼地试探:“这个沈大人,听闻与燕大人是一年的进士?”

    燕思空点点头:“沈兄当年连中三元,才华惊世人,小弟不过区区第七名,与沈兄一比,自叹弗如。”

    “哎,燕大人太客气了,这科举之制,始终因刻板而受人诟病,岂能以此论长短。”

    燕思空道:“不知沈大人这些年在茂名过得如何?”

    徐永与黔州众官将面面相觑,似是有些尴尬:“不瞒燕大人,这沈大人啊,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不假,就是这脾气,实在是……哎,实在是油盐不进,又臭又硬,与我们多有摩擦。”

    旁边一个官员拱手道:“沈大人虽是脾性古怪,但自他来后,茂仁一县被打理得井井有条,有法有度,赏罚分明,百姓安居乐业,路不拾遗,沈大人实在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好官。”

    “而且,沈大人十分清贫,百姓有口皆碑。”

    徐永轻咳一声,跟着应和道:“此话不假。”

    燕思空微微一笑,心想,这确是沈鹤轩的为人,看来他虽仕途尽毁,却不曾自暴自弃,在其位司其职,哪怕做一个县令,也做得不辱使命,实在令人钦佩,他道:“我与沈兄乃同门师兄弟,亦曾同在翰林院供职,无论如何,我得去看看他。”

    “那封野……”

    燕思空心神一颤,顿了一顿:“封野定是早已知道我来的消息,他想赶在我抵达黔州前拿下茂仁,不成,则退兵扎营,在我有所举动之前,他是不会再动的。”

    “燕大人说得有理。”

    燕思空站起身,对黔州总兵吴莽说道:“劳烦吴总兵将黔州的情况与我如实道来。”

    “燕大人,请随我去看舆图。”

    ---

    到了晚间,徐永为燕思空接风洗尘,除他和吴莽等一众黔州官将外,从大同府借调而来的一万兵马的将领余生朗也在宴席之上,几人共商退敌平叛之策。

    饭后,燕思空向他们展示了醉红,众人纷纷夸赞其是绝世神驹。

    燕思空杯酒下肚,面上泛起薄红,他轻抚着醉红粗厚的鬃毛:“这是我给封野的见面礼,它原本就是陛下赏赐给封野的,在他还是……靖远王世子的时候。”

    “这般神驹,哪个武将不爱得紧。”吴莽感叹道,“这份见面礼可真是厚礼。”

    燕思空笑道:“从前我与封野不合,京中无人不知,可我也曾与他互为挚友、战友,还娶了他的表妹,这匹天山马王,也只准我和封野二人骑乘,除我之外,实在没有更好的说客了。”

    “燕大人说得是,陛下更是英明神武,燕大人既与封野有所渊源,又有说降夔州的三寸不烂之舌,实在是最好的使臣了。”

    燕思空的笑容几乎凝与面上,若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的笑意并不在眼底,他今日就是灌上二斤黄汤,也无法消除他对于再见封野的惶恐。

    他甚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出使封家军大营,会面对什么,还能不能回来,虽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但他和封野那斩不断、理还乱的羁绊,岂是流于表面的敌对关系能论清楚的,更何况,他的目的并非说降封野,而是让封野假意投诚,暗地里蚕食大同军,他们的志向,岂能止步于小小的河套。

    当封野从河套出发,率领大军逼向皇城的时候,他要封野真正拥有颠覆一个王朝的力量,现在,还差得远了。

    只是,封野还可能在相信他吗……

    =

    =

    =

    =

    端午安康哟~~·

    在端午节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明天可以见到封野了!!!我想死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