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113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颜子廉办事毫不拖泥带水,隔日便指使言官拟好了奏折,翻出几年前文卫西用陈棉填冬衣的旧案,斥兵部与吏部包庇文卫西,如此重大的营私舞弊,考核结果竟未体现。

    朝堂上再掀舌战,但因此案当年已盖棺定论,文卫西亦遭到惩处,是无可辩驳的,可如此重大的失职,兵部考核、吏部复核,文卫西竟不降反升,阉党与文宥迟一派自然理屈而词穷。

    颜子廉抓住这一点,令言官一来弹劾文宥迟徇情枉法,二来弹劾吏部考核有失公允。

    京察大计所引发的骂战,可谓此起彼伏、此伏彼起,而这一次最为激烈,因为终于牵扯到了尚书。

    证据确凿之下,不得不对文卫西重考,但因为当年其已为冬衣案降过职、罚过俸,不再惩处,却牵连了兵部和吏部的几名吏员,给文宥迟做了替罪羔羊。

    接着,不足一月之后,突然传出消息,文宥迟的老父在老家病故,其父卧床多年,在睡梦中悄然仙逝,并无异样,但此事对文家却是巨大的打击。

    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是以为孝者,必忠君,自汉室以孝治天下,百千年来,历代官员均要返乡为父母守孝三年,此称之为“丁忧”。

    若遭逢国难,身居要位不得脱身,皇上可以“夺情”,令官员值守原位,君父君父,忠君亦是孝父。

    可如今国无大事,而文宥迟因其子声望受损,就算昭武帝有心夺情,于情于理皆站不住脚。

    文宥迟无奈,只好上书奏明此事,要即刻返乡。文贵妃和谢忠仁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文宥迟离京。

    文宥迟一走,原本应由兵部左侍郎暂代尚书位,但此人刚刚因为文卫西的事受到牵连,有失职之嫌,虽然谢忠仁力荐,可推举官员是吏部的事,而后要由内阁商议,最后由皇上定夺。此事又是一番争执,最终,还是内阁有理有据,占了上风,由右侍郎冯闯暂代兵部尚书位。

    这一仗可谓大获全胜,既赶跑了文宥迟,又将士族一派的官员扶上了要职。

    燕思空得知后,暗暗松了一口气,文宥迟一走,文贵妃就失去了最强的助力,一段时间应该掀不起风浪,若能熬到二皇子离京就藩,储位就十拿九稳了,不过,仍然不能对谢忠仁掉以轻心,这个阉狗害死了陈霂的母妃,已经骑虎难下,他是决计不会让陈霂顺利登基的。

    经过这样一番折腾,吏部上下都战战兢兢,阉党也老实了不少,他们自己亦要考核,若再出一两个文卫西,怕是自身难保。

    京察大计仍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朝堂上平静了不少,下马的士族吏员比阉党多,但文宥迟一个抵了好几个,可谓是两败俱伤。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地方官和三品及以下吏员的考核接近尾声,马上就要轮到二品及以上大员了。

    ----

    整个夏日,燕思空都忙碌不堪,频频听到坏消息,但也频频听到好消息,比如,沈鹤轩的考核结果为“称职”,将要升迁,颜子廉决定将他升为都察院监察御史,巡按汉中。

    庶吉士的仕途之路,一般是先在翰林院熬上几年,而后下放地方历练,再回京就职,就可以按照政绩逐步升迁,燕思空是青云直上的极少数例外,而沈鹤轩走得很稳妥,颜子廉让他巡按汉中这样的富庶之地,亦是对他非常关照。

    另外,燕思空觉得颜子廉也是有意把沈鹤轩支走,怕到时候储位纷争再起,沈鹤轩又不管不顾地以肉身冲锋陷阵。

    沈鹤轩这一去,少则两年,多则五年,是回不了京了,他因为性格原因,在朝中没什么朋友,临行前,燕思空请他喝酒,他很难得地答应了。

    沈鹤轩不愿去酒楼,燕思空知道他是真的清贫,哪怕自己做东也不行,便提出带上两壶好酒去他家喝,沈鹤轩欣然同意。

    沈鹤轩的府邸比他的还要老旧,离皇城又很远,每日去衙门,怕要走上小一个时辰,即便如此,他也总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

    燕思空如约上门拜会,见沈鹤轩面带春风,知道他这样喜恶不轻显于形的人,今日是真的高兴。

    “沈兄,恭喜啊。”燕思空拱手道,“他日巡按汉中归来,必有高升。”

    沈鹤轩回礼,笑道:“高不高升,圣上自会明鉴,但能够做些实事,才是最令我欣喜的,贤弟,请。”

    俩人步入府内,一温婉清丽的女子,抱着个婴孩站在屋檐下,远远朝着燕思空欠了欠身:“燕大人。”

    “嫂夫人多礼了。”燕思空连忙躬身,并走上去逗了逗沈鹤轩的儿子。

    几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屋,言辞中,燕思空得知,沈鹤轩与夫人乃青梅竹马,不仅温柔贤惠,亦是当地有名的才女,俩人琴瑟和鸣,相濡以沫,令人十分羡慕。

    夫人亲手准备了一桌饭菜,俩人闲聊朝局,对饮几杯,关系也近面了不少。

    聊到自开春以来发生的这些事,沈鹤轩感慨不已:“朝中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汹涌,先是太子如狱、惠妃自缢,接着就是京察大计,罢黜了一大批官员,今岁刚过一半,还不知剩下一半会生出多少波澜。”

    “大势所趋,将来必有更多风雨,好在文尚书回乡丁忧了,太子或可安稳几年。”

    “万望如此吧。”沈鹤轩给燕思空倒了一杯酒,“我离京之后,就全赖贤弟照顾太子了,太子年少丧母,还十分依赖人,现在他最信任的,怕就是你了。”

    燕思空点点头:“沈兄放心,待沈兄归京,太子登基那日,你我二人必将一同辅佐太子,复兴我大晟江山。”

    “好!”

    俩人豪饮一杯。

    沈鹤轩酒量显然不行,已是面色绯红,他相貌斯文俊雅,此时倒有几分骚客文人的风采了,便被燕思空调侃了几句。

    沈鹤轩笑着摇头:“我啊,为人古板拘谨,我自己也知道,比不得贤弟风流潇洒。”

    燕思空意味深长地笑道:“沈兄性格峭直,是一把双刃剑啊。”

    “‘峭直’。”沈鹤轩细细品着这两个字,“‘峭直’,哈哈哈,这两个字好,说得好,我便如那陡崖峭壁。”他举起杯,豪迈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是为风骨。”

    燕思空举起杯,由衷道:“沈兄着实好风骨,贤弟一生难望项背,敬这风骨。”他说罢,一口干了杯中酒。

    沈鹤轩笑看着燕思空:“贤弟可知,我起初,是十分不喜欢你的。”

    燕思空含笑着点头。

    “即便现在,也不赞同你的某些言辞和处事,但你确是不可多得的稀世之才,你比我更适合做官,连老师都开始仰仗你,太子亦对你信任、依赖有加。”

    “沈兄过誉了。”燕思空淡淡一笑,“我乃浊骨凡胎,在这世间翻滚的久了,便摸索出一点生存之道,而沈兄是超凡之人,必将立下超凡之功业。”

    “哈哈哈,你看你,巧舌如簧。”沈鹤轩喝多了酒,跳脱了许多,指着燕思空道,“我起初最不喜欢你这点。”

    燕思空也跟着大笑:“人人都喜欢我这点,唯独沈兄不喜欢,岂不更说明沈兄超凡之所在?”

    沈鹤轩笑得前仰后跌,磕磕巴巴地说:“你说得没错,人人都喜欢你这点,同期的进士这么多,最后,我却只有你一个朋友……”他说到最后,口气多少有几分落寞。

    “能被沈兄引为朋友,小弟真是不胜荣幸。”燕思空给俩人倒上酒。

    沈鹤轩摆摆手:“你如今品级比我高上许多,还是准驸马,却仍旧如此谦卑,我,佩服,佩服啊。”

    燕思空笑道:“我是真心敬重沈兄。”

    沈鹤轩那微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触动。

    俩人又稀里糊涂地喝了许多。

    不知怎么,就聊到了沈鹤轩的儿子,燕思空感慨道:“沈兄这一走,留下嫂夫人和小侄儿,可要辛苦嫂夫人了。”

    沈鹤轩眼中浮现不舍:“实不相瞒,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们,府上只有一个老朴,我俸禄微薄,哪怕为官多年,仍旧是委屈了她们母子。”

    “若沈兄不嫌弃,我会代沈兄好好照顾嫂夫人和小侄儿,今后嫂夫人和小侄儿有任何不便之处,我都会当做自家之事,尽心尽力。”

    沈鹤轩明眸闪烁:“这……真的吗?”

    燕思空笑道:“沈兄巡按在外,以身报国事,我为沈兄料理好家事,于公,是为朝廷尽心力,于私,沈兄引我为知己,我自当投桃报李。”

    沈鹤轩抓住燕思空的手,感动地说道:“思空,谢谢你。”

    燕思空也握着他的手,郑重道:“愿沈兄不负圣望,不负师恩,我等你回京,与我共辅明主,再创开平盛世!”

    =

    =

    =

    沈鹤轩在后面的剧情里是个重要人物,俩人将是一生的朋友与敌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