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101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冰雪未融,正月未出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这件事发生在后宫。

    在文贵妃的寝宫里,一个打扮成小内监模样的人要行刺年仅十二岁的二皇子陈案,幸而被侍卫拿下,有惊无险。

    昭武帝震怒,下令三日之内查出主使之人,还要革禁卫军统领祝兰亭的职,大臣们纷纷求情,才改为查清此案后再酌情惩处。

    审讯一番,这个行刺者果然不是真的内官,他颧高、面黑、腮红,中原人少有这样的面相,一看便像西北人。他自己供认是受到惠妃娘娘的指使,要行刺二皇子,他不熟悉后宫地形,是惠妃娘娘将他引到文贵妃的寝宫,当日惠妃确实去探望过文贵妃,前脚刚走,这刺客就来了。

    这一结果非同小可,牵扯到了太子和惠妃,谁也不敢声张,大理寺卿不得不如实上报审讯内容,但他也马上去找了颜子廉商量。

    行刺皇子之事已闹得满城风雨,人人都在议论,虽说审讯内容是机密,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地,消息不胫而走,翰林院的人几乎都知道了,当燕思空从过去的同僚口中得知审讯结果时,颜子廉已经进宫面圣了。

    燕思空心急如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惠妃娘娘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她不过是一介大字不识的乡下小女,没有背景,还生性怯弱,再说她儿子已经是太子,哪有储君去行刺藩王的。

    燕思空与许多人一样,怀疑是文贵妃栽赃陷害,文贵妃的爹是兵部尚书,与大内禁卫多有往来,要安插一个人进宫,似乎并非难事,但此事定与祝兰亭无关,祝兰亭为人正派,且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燕思空不宜在翰林院久留,打算晚上再去颜子廉府上拜访,他想着陈霂母子此时必定惊慌失措,真想去东宫安抚安抚他,可惜他什么也做不了,除非……

    燕思空想到了贤妃,他未来的岳母,也深受昭武帝敬爱,若封野能去求贤妃,在陛下面前美言,定是更有助力。

    想到封野,燕思空心中一紧,他已竭力避免去想封野,却还是难以遏制自己,而且,他可耻地发现,比起惠妃,他竟更期待有个借口能去找封野。

    他狠狠痛骂了自己两句,真是愚蠢糊涂,且不说他和封野如今已是这般境地,单从那日大宴上谢忠仁阴阳怪气的一番话,已经能看出昭武帝对靖远王的忌惮。他从前希望封野与他一同拥立太子,但靖远王大败瓦剌后,他希望封家不要卷入储位之争,否则更受主疑啊。

    当晚,燕思空去颜子廉府上拜会,问起行刺一案,颜子廉连连叹息,说圣怒正隆,文贵妃又哭哭啼啼,谢忠仁还在一旁煽风点火,皇上根本什么也听不进去,他与几位大学士同时谏诤,才换来几日的缓期,要大理寺能够继续调查此案。

    燕思空又问起查案,颜子廉更是无奈,说那人咬定了是惠妃指使,恐怕是文贵妃买来的死士。而且,谢忠仁还要求都察院介入调查,颜子廉不敢怠慢,要求刑部也介入,如此简单的案子,却要三法司会审,简直匪夷所思,盖因都察院和刑部分别是谢忠仁和颜子廉的党羽,而大理寺公正,谢忠仁在天平之上加了砝码,颜子廉哪能不跟上。

    燕思空皱眉道:“这阉贼让都察院介入,形迹可疑,莫非此事他也有参与,怕我们私下篡供?”

    “我也有此怀疑,廷尉大人秉公执法,要说服他篡供,谈何容易啊,就算真的能说服他,如今谢忠仁令都察院介入,便也不可能了。”

    “篡供不行,那若杀了刺客呢?来个死无对证。”

    颜子廉点点头:“这是下下之策,若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如此了,先看看三法司会审,能否让刺客改口吧。”

    燕思空回府之后,彻夜难眠,他心里充满了忐忑与不安,总觉得此事不能善终。

    第二天,燕思空的预感就应验了。

    谢忠仁一派的言官——礼科给事中当庭上奏,说年前太子霂往北郊祭陵、为皇太后祈福时,竟传呼直入,北面拈香,行天子之礼,尚未继位便如此无父无君,简直大逆不道。

    这一奏折激起满朝风浪,昭武帝气得胡子直斗,当庭传唤太子,与那言官对峙。

    太子霂坚决不承认,但那言官却言之凿凿,说太子身边侍卫自然包庇太子,可那日北郊之上的情景,京中早已流言四起了。

    那言官并无实证,却敢弹劾太子,而一干人等也拿他无可奈何。

    本朝建制,所谓言官,指的是都察院御史和六科给事中,御史包括在京的和巡按各府道的十三道监察御史,专门监察朝廷内外的所有官员,六科给事中则监察六部,他们品级大多极低,但有一个统一的特权,就是可以“风闻奏事”,意为道听途说之事,就可以上奏,而不需负责任,且什么都可以奏,不是自己本科、本府道的事,甚至是皇帝宫闱,都可以管闲事。

    大多官员,包括皇帝,都烦透了这群穷嚼蛆的言官,却又不能违反祖制,况且,言官是把利剑,人人都有用得着的时候。

    昭武帝一怒之下,将惠妃和太子同时下了狱,说要连同行刺案一起彻查。

    此事闹至这个地步,大家纷纷猜测皇上要废太子,也有不少矛头指向二皇子,认为此事他难脱干系,朝中一时人心惶惶。

    燕思空听到惠妃和太子被下狱的消息,腿软得险些站不住,他扶着门扉,站了良久,才大步如飞地去文渊阁找颜子廉。

    师生二人一见面,皆是脸色青灰。

    燕思空急道:“老师,三法司可审出什么没有?”

    颜子廉沉重地摇头:“果然,那文贵妃已与谢忠仁勾结,今日上奏弹劾太子的,便是礼科给事中。”他咬牙切齿地说,“一个阉人,一个妇人,沆瀣一气,意图谋篡储君之位啊!”

    燕思空握紧了拳头:“这阉贼……”他恨不能将谢忠仁剥皮抽筋!

    “陛下虽已将娘娘和太子下狱,但大臣们纷纷谏诤,一时是安全的,只是……”颜子廉捂着疲倦的双目,“陛下本就不喜太子,更不喜惠妃,否则是不会单凭言官两三句,就把他们下狱的,那可是我大晟的太子啊,成何体统!”

    “现在哪里顾得上什么体统。”燕思空急道,“正如老师所说,陛下不喜他们母子二人,一直想另立二皇子,如今皇太后沉疴,已无力向陛下施压,恐怕陛下会借机废立太子!”

    “这正是我们最担心的。”颜子廉睁开眼睛,他面上每一道深深地褶皱,都写满了忧思过重的老态,“废长立爱,是倒行逆施,陛下可不能糊涂啊。”

    “陛下是第一天糊涂吗。”燕思空咬牙道。

    换做平日,颜子廉必要教训燕思空谨言慎行,但此时他心中亦是这样想,只不过燕思空代他说出来罢了,他凝重道:“我担心下一步陛下会让三法司审讯娘娘和太子,那就更麻烦了。”

    三法司审讯,必然动刑,本朝律法,但凡下狱之人,不管有罪与否,开审先鞭十,已正法威,震慑不轨,皇亲国戚大多都会免除,但若是陛下躬亲下诏,谁敢怠慢?这母子俩虽然多年受冷落,但也没遭过皮肉之苦,何况这是何等的羞辱。

    燕思空只觉心中寒凉,低声道:“惠妃娘娘生性怯懦,万一刑讯受了惊吓,亦或被诱导,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太子就万劫不复了呀。”

    “这正是我害怕的。”颜子廉道,“我一会儿就去找廷尉大人,事态如此严峻,他若不同仇敌忾,岂不是任贼人欺辱我大晟未来的天子,晓以大义,也许能说服他。”

    “万望如此。”燕思空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师,今日早朝,世子作何反应?”

    本朝官员,四品以上皆要上早朝,他听闻封野最近回京了,今日言官污蔑太子,封野必然也在场。

    颜子廉道:“他一同规劝陛下三思,认为太子是冤枉的。”他直勾勾地盯着燕思空,“你可有办法?”

    “学生想到一个办法,只是……”燕思空垂下了眼帘,掩饰着眸中的情绪,心中已翻搅不已,“因赐婚一事,我与世子已经疏远,我去求他,未必奏效。”

    “哎,我以担心世家大族有所抱怨为由,劝陛下未赐婚前,不要放出消息,是防着谢忠仁横插一道,撺掇陛下把万阳许配给别人,谁想到世子如此在意门第。”颜子廉看着燕思空,“你究竟有何办法?难道你想让靖远王为他们求情?”

    “不可。”燕思空正色道,“若靖远王求情,是火上浇油。”

    颜子廉立刻参悟了其中要害:“没错,皇上忌惮靖远王,若他再为太子求情,储君之位必定保不住。那你的意思是……”

    “让万阳公主去求太后。”

    颜子廉眼前一亮:“好计。陛下敢这么干,定是瞒着太后,公主每日都去给太后请安,只要将此事偷偷告诉太后,便不会牵扯贤妃娘娘,现在怕只有太后能救惠妃娘娘和太子了。等等……”他又担心道,“可世子进宫,禁卫都有记录,这瞒不过皇上啊。”

    “世子不需进宫,只要书信一封,交给贤妃娘娘即可,而这件事就要老师出马了,老师能否说动祝统领,为世子传信?如今宫中戒备森严,祝统领戴罪履职,只有他能办到了。”

    颜子廉苦笑道:“豁出我这张老脸,也要求动他,况且,祝统领是太后指派给太子的武师,我相信他也想帮太子。那你,你有把握求动世子吗?”

    燕思空面露难色:“没有。”

    颜子廉一把抓住燕思空的手,眼眸犀利如鹰:“思空,你知此事之利害,不能没有,必须有啊。”

    燕思空慢慢跪了下来:“学生,定当全力以赴。”

    封野……

    =

    =

    =

    大家想世子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