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70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鲍云勇黑着脸:“有屁快放!”

    燕思空淡定答道:“在下入城之后,听到很多流言蜚语,说左右都是谋反,宁肯归顺梁王,好歹梁王是正统皇室血脉,也不愿跟着将军做流贼草寇。”

    鲍云勇暴喝一声,用气得发抖的手指着燕思空:“来人,把他拖下去,给我……”

    “主公。”杨畏期沉声道,“人在我们手中,不怕他跑了,不妨听他说完。”

    “将军可曾想过,城中为何会有这般流言?”

    杨畏期冷道:“你想说什么?”

    燕思空看了看四周,屋内的将领,怕有一半都是夔州旧部,也许这些全都是当初参与了谋害夔州守备,开城迎敌的那一帮贼臣,即便如此,他们与鲍云勇也不会是一心,见风使舵罢了。他大声道:“城中早已混入了梁王的奸细,待到时机成熟,就会带领夔州旧部叛归梁王,余下的人便做饵,在此处拖住晟军,怕是你我殊死对抗之时,梁王就要带着大军下金陵了!”

    此言一出,屋内哗然。燕思空所言,其他人并非没有猜测过,但谁也不敢这般直白又笃定地说出来,毕竟梁王有言,将与鲍云勇结盟,共图大业,如今晟军兵临城下,正是考验两方是否能够共进退之时,彼此必然都对对方充满了猜忌,任何一点火星,也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这般微妙又紧张的时期,谁敢乱说?

    可燕思空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出来,且如此信誓旦旦,仿佛确有其事一般。

    鲍云勇咬牙道:“你莫要信口雌黄,我与梁王有盟约在前。”

    “梁王可曾给将军送过一铢一两、一兵一甲?梁王明知夔州早晚要被围攻,却不自富庶的荆州运来物资相助,反而招兵纳贤,铸甲造船,全是要南下的大动作,这嘴上说说的盟约,将军可不要太当真了。”

    鲍云勇脸色青白交叠,好不热闹。梁王正值招兵买马的时候,哪有余力帮助鲍云勇,这话定是直戳鲍云勇痛处了。

    杨畏期冷哼道:“你此番言论,看似有理,其实句句不稳,极尽挑拨之能事,可谓居心险恶,这分明是你们的分兵之计!”

    “对,你大老远跑来挑拨我和梁王的盟交,就是想把我们拆开来打,你、你这贼人!”鲍云勇已经对燕思空满是杀心。

    屋内气氛骤冷,令人汗毛倒竖,封野紧紧握住了剑柄,被帽盔遮挡的半边脸上,藏住了阴冷的杀意。

    诚然,没有人能够以一挡万,但封野知道,他可以在鲍云勇下一句话说完之前,令其身首分家,若形势所逼,迫不得已,那就只能杀了鲍云勇,只要鲍云勇死了,他们反倒有极大的生机。

    燕思空嘴角噙着一抹微笑,竟似带着一丝怜悯:“将军如此紧张,是害怕事情被我说中了吧?”

    “胡说八道!”

    “梁王亦是陈氏子孙,他们兄弟阋墙,乃皇族家事,将军终究是个外人,假使梁王当真篡了位,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谋反的人,这么简单的道理,将军还要自欺欺人到何时?”

    鲍云勇额上青筋开始鼓动。

    “在下那张字条,就是在试探,夔州旧部中已经混入了梁王的奸细,在下想证明给将军看,将军既然已经拿了人,一审便知。”

    鲍云勇和杨畏期对视一眼,难以捉摸的神色在眼神交汇中涌动。通过那张字条,他们确实顺藤摸瓜地抓了些人,可每一个口风都紧得很,什么也审不出来,这便让人根本无法判断,燕思空所言有几分真假。

    燕思空自然知道他们审不出什么,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既让鲍云勇和梁王横生嫌隙,又把鲍云勇随时可能将他们倾巢抹杀的信息传递给了人人自危的夔州旧部,鲍云勇和夔州旧部都上船了,只有这个杨畏期难对付。燕思空又道:“将军,朝廷先后两派两名使臣前来与将军和谈,难道意图还不够明显吗?吾皇有纳海之肚量,愿对将军过往不究,但对梁王绝无容忍之可能,只要将军顺应招抚,与我共讨梁王,将军必能立下盖世之功。”

    鲍云勇不似方才那般激怒,而是看了杨畏期一眼,恐是难以拿定注意。

    燕思空也看向杨畏期,他知道这个男人才是他们今天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的关键,他赌杨畏期的野心,赌杨畏期会为了荣华富贵,把鲍云勇和整个起义军卖给朝廷。

    杨畏期沉吟片刻:“夔州旧部与梁王私通一事,我们定会彻查清楚,至于你们两个……”

    燕思空打断了他:“我二人今日便要返程了。”

    鲍云勇瞪直了双眼:“在我眼皮子底下鬼鬼祟祟,你竟觉得自己能安然离开?”

    “将军要杀我们吗?”

    鲍云勇一时语塞。

    “还是要关我们?”燕思空昂首挺胸,神情极为平静,“不瞒将军,若我二人无功而返,赵将军和狄江军就要合并围城了,当然,将军杀了我们,也是一样的。”

    鲍云勇握紧了拳头。

    “将军留我们一命,将来若改变了主意,尚有转圜之余地,您说呢?”燕思空似是在问鲍云勇,可目光却是瞥向了杨畏期。

    杨畏期的眉心拧了起来。

    “他日围城,将军猜猜,梁王会不会来援?”

    鲍云勇依旧不吭声。

    燕思空突然大笑三声,声音隐含几分萧瑟:“在下倾慕将军的魄力与胆识,主动请缨,前来劝和,望将军能够回归正途,为朝廷效力,一展将帅之才,可将军执迷不悟,放那阳关大道不走,反要险过独木桥,看来在下要无功而返了,只是可怜了跟随你的那些乡亲们……”

    鲍云勇怒道:“当初我也顺应招抚,做了大晟的官,可成想啊,没几个月就变了卦,还要我们继续挨饿,不反是死,反亦死,起码反了,我们不用饿肚子!”

    “朝廷拨下的,是白花花的税银,将军吃拿的,是同你一样的无辜百姓,孰正孰邪?将军要靠强掠吃喝一辈子吗?待到晟军合并围城,夔州粮草够你们吃多久?一年?半年?三月?”燕思空字字犀利,句句诛心,“自将军入主夔州那一刻起,已是鸟入樊笼,将军不过两条出路,要么跟着梁王造反,要么归顺朝廷,梁王自身都难保,将军可已有当今圣上的金口承诺,哪条路死,哪条路生,就摆在你们面前了。”

    屋内除了鲍云勇和杨畏期,还有十几名官将,此时脸色都不太对头了。

    燕思空后退几步,朝着主位深深鞠躬,沉声道:“将军三思,在下,告辞了。”

    “你……”鲍云勇看了看燕思空,又看了看杨畏期,显是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就这么让燕思空走了。

    杨畏期朝着鲍云勇摇了摇头,跟着站起了身,“燕大人既然要走,我军也不愿再让天下人嗤笑为粗莽草寇,便不阻拦了。”

    “多谢先生。”

    杨畏期略一思忖:“我送送你们。”

    “先生多礼了。”

    ----

    杨畏期把燕思空和封野二人送到了船埠,船夫在这里已经等了他们五天。

    燕思空朝杨畏期深深一拱手,道:“先生,可否私下说两句?”

    杨畏期挥了挥手,屏退了左右侍卫。

    燕思空低声道:“在下今日在堂内之言,可都是说给先生听的,先生可明白在下的苦心啊。”

    杨畏期面色未动:“燕大人私通夔州旧部,此事究竟是谁人属意,还不好说,待我彻查清楚,自有定夺。”

    燕思空轻轻抓住了杨畏期的手腕,语重心长地说道:“先生是聪明人,天高海阔任鸟飞,切不要将自己断送在区区荷塘。”

    杨畏期脸上的肌肉在皮肉下鼓动,似是在隐忍着一股激烈的情绪。

    燕思空和封野上了船,肃穆而恭敬地朝着杨畏期深深拱手,俩人遥遥相视良久,燕思空才返回船舱,立刻变脸,催促船夫:“划快点,尽快离开这里。”

    封野摘下帽盔仍于一旁,但见他发迹已被汗润湿,他长长吁出一口气:“好险,我已做好一刀砍了鲍云勇的准备了。”

    “所以咱们得赶紧走,待他们回过劲儿来,说不定真要剁了我们祭旗。”燕思空摊开手掌,但见手心里全是汗,他后背也早已被冷汗打湿,方才一番较量,看似是口舌斡旋,其实杀机四伏,鲍云勇和杨畏期一念之差,都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封野抓住他的手,用力抓着,感觉着燕思空那些微的颤抖,又心疼又心动,眼中满是激赏与骄傲:“空儿,你好样的。”

    燕思空目光眺向越来越远的夔州城:“我已尽力,接下来就看杨畏期了。”

    “就算杨畏期不反水,鲍云勇和梁王的缔盟也要分崩瓦解了,这俩人都非大度远视之人,本就毫无信任,经你这么一搅和,肯定要互相猜忌了。”

    “没错。”燕思空露出一个阴冷地笑容,“等着看好戏吧。”

    葛钟,你在荆州等着我,破城的那一日,就去给你送葬!

    =

    =

    =

    明天入v啦~~入v双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爱你们=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