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68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入城开始,俩人就细心观察着夔州城的一切情况。

    城门守将大多为鲍云勇的部下,也有少许夔州旧部,之所以能一眼辨认,是因为他们还未有统一的盔甲。城防警惕不高,军纪散漫,有人三五聚在一处闲聊,这倒不能全怪鲍云勇无能,他带的兵皆是民兵,半年以前还大多是赤脚农户、商贩杂役,如今器甲加身,已经有了军士的表,但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他们训练出里子,非一般人可以办到。

    封野压低了帽盔,沉默地跟在燕思空身后,心中默默记录着城中街巷的位置。

    俩人被直接带到了鲍云勇的帅府,步入正堂,但见主位上坐着一个粗黑的汉子,哪怕身穿华服,腰缠犀带,脚踩锦履,也遮掩不住他的出身,主位右下侧,坐着一干瘦的壮年男子,此人其貌不扬,惟有一双眼睛泛着精光。

    堂内两侧坐着一些将领,都直勾勾地盯着燕思空和封野二人。

    燕思空踏过门槛时,脸上已经带起了潇洒如春风般的笑容,他老远便拱起手,大声道:“晚辈翰林院侍读燕思空,久仰鲍将军大名。”

    鲍云勇原本一脸冷硬,听闻此言,挑了挑眉,看向一旁的干瘦男子,那男子没什么表示,只是打量着燕思空。大约一屋子人都颇感意外,因为他们都见识过梁广来使时那脱不掉的官老爷架子,眼前这个小翰林未免太没有包袱了。

    燕思空淡笑着看着鲍云勇,哪怕几日之前,曾有跟他一样目的前来的人掉了脑袋,他也丝毫不怵自己的处境。

    鲍云勇犹豫了一下:“你就是……那个赵傅义派来的人?”

    “正是晚辈。”

    鲍云勇轻咳一声:“那梁广我可给你们送回去了,你们还派人来作甚?”

    “我家主帅安营于夔州上游,日多烦思,夜难成寐,就想着平叛任重道远,如何才能给皇上、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所以,他只好又派我来了。”

    “什么意思?”

    那干瘦男子眯起眼睛:“你是想说,哪怕梁广无功而返,你们仍旧想来招抚?”

    燕思空笑道:“敢问阁下是?”

    鲍云勇抢道:“杨畏期是我的军师。”

    “哦,久仰。”燕思空道,“先生所言正是,将军与这夔州上下,本都是我大晟子民,动起干戈来,陛下痛心啊,陛下仍希望将军能够归顺朝廷,如今春暖花开,相信很多追随将军至此的蜀地百姓,也开始怀念家乡的田亩了。”

    “哼,若是如此,你们先退军三十里,咱们再谈。”

    “退军有很难,只要将军同意归顺朝廷,与我共讨梁王,赵将军便直接往荆州拔师,到时离夔州城,何止三十里,哈哈哈。”

    杨畏期皱起眉,冷冷盯着燕思空,说道:“此人年纪轻轻,言辞轻浮,一时难探深浅,先软禁起来,让我好好会会他。”

    燕思空但笑不语。

    鲍云勇想了想:“可若把他软禁,赵傅义又要拐弯抹角地骂我,先安顿起来吧。”

    “多谢将军。”燕思空笑看了杨畏期一眼,加重语气道,“多谢先生。”

    俩人被安顿在驿馆,鲍云勇嘴上说不好软禁他们,其实驿馆内外全是看着他们的人。

    进了屋,封野才摘下帽盔,他相貌太过出众,横竖看来不像一个区区侍卫,若不遮掩一二,难免叫人瞩目。

    燕思空则不复适才的笑脸盈盈,面无表情地思考着什么。

    封野给俩人各倒了一杯茶,递给了燕思空。

    燕思空接过茶杯,见封野要说话,忙以指抵唇,发出“嘘”的一声。

    “别担心,若有人靠近,我感觉得到,现在没人偷听我们说话。”封野内力深厚,近身距离之内,是藏不了人的。

    燕思空这才松了一口气:“好险他们刚才都没注意你。”

    “有你那一番言辞模样,谁还会注意我。”封野笑道,“这次你又盘算着什么?”

    刚才一会鲍云勇,燕思空表现得毫无平日的稳重,反倒有些急功利近,好像真的自信于能够凭着三言两语和一箱子金银就说服鲍云勇一般。封野当然不相信燕思空会这么浅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是装的。

    燕思空道:“我仔细问了梁大人来使时发生的事,梁大人为人有些高傲,心里瞧不起鲍云勇,表面上肯定也没藏住,再加上他才思敏捷,言辞上压制住了那个杨畏期,一下子把俩人都得罪了,他的随从被杀,有一半要怪他自己。”

    “所以你在鲍云勇面前装谦卑,在杨畏期面前装……稚嫩?”

    燕思空眨了眨眼睛:“知道他们要什么,再投其所好,方能事半功倍。”

    “可现在俩人都毫无和意,估计正在想着怎么多拖延些日子,再把我们打发回去。”

    “此事能不能成,不在鲍云勇了,在杨畏期。”

    “哦?”

    “你可有发现,杨畏期越过鲍云勇发号施令,两次,一次叫我退军,一次要把我软禁。”

    封野回想了一下:“没错,杨畏期身为鲍云勇的谋士,却似乎没把鲍云勇放在眼里。”

    “聪明人如何能把一个目不识丁的莽夫放在眼里,杨畏期比梁广更瞧不起鲍云勇,但他现在却只能委身于此,我猜,他一定是略有才学,但考不上功名,郁郁不得志,想借鲍云勇一展身手。他现在也算统领五、六万大军的军师了,自然自持更高了。”

    “这你也能猜到。”

    “这样的人太多了,从童试到殿试,我见识过无数自认怀才不遇之人,大多不过是还不够好罢了。”燕思空摇了摇头,“我也只是个猜测,但杨畏期必定是不服鲍云勇的,所以,要从他身上下手。”

    “等他自己送上门儿来。”封野冷冷一笑。

    “不急,我看那杨畏期,定要晾我们几日。”燕思空打开窗户,看着庭院里正在扫地的老翁,“封野,你夜里能潜出去吗?”

    “很难,我进来时已熟悉了驿馆的地形,他们安插了很多人,将我们住的屋子围住了。”

    燕思空点点头:“见机行事吧。”

    封野拉过燕思空,让他坐在了自己腿上:“能偷得几日闲,倒算是意外之喜了。”

    燕思空笑了:“哪儿来的闲?我们要想办法联系上夔州旧部,再说,此处可是敌营,一丝一毫不可松懈。”

    封野搂住燕思空的腰,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虽是敌营,有我在,你也无需害怕。”

    “嗯,我不怕。”

    =

    =

    =

    这两天感冒差不多好了,但是咳嗽到腹肌疼,然后腰也开始疼?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_(:3」∠)_ 只想快点好起来,想入v的时候多更两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