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65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长史梁广身负重任,于次日出发了,他仅带了一名侍从、两名护卫,驾一叶小舟,顺流而下,直赴夔州。

    梁广是两榜进士出身,也做过翰林,与赵傅义是同乡好友,如今正在各方历练,是未来的准大学士,此人心思缜密,办事稳妥,是出使的绝佳人选,众将士们都盼望他能带回一个好消息。

    次日又次日,梁广的消息很快回传,却让全军上下震惊了。

    鲍云勇杀了梁广的仆人和护卫,将梁广囚禁了。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是自古以来兵家约定成俗的规矩,通常敌军使者都要好生招待,杀使不但可能坏了大事,将领们也都不愿在史书上落个粗莽的形象。当然,反其道而行之的也并非没有,通常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将领当真“粗莽”,冲动行事;二是深思熟虑后,痛下杀招,以谋大计。

    赵傅义震怒不已,痛骂鲍云勇是个粗劣卑贱的赤脚农夫,可冷静下来后,又不仅怀疑,鲍云勇莫非是看穿了他们的计谋?

    诚然,从梁广踏入夔州城的那一刻起,无论鲍云勇愿不愿意被招抚,,都会和梁王互生嫌隙。梁王身为皇子,是决计看不上鲍云勇这等贱民的,何况还是一个带头造反的贱民,而鲍云勇与随他起义的万千蚁民一般,早对皇家恨透了骨髓,两方结盟的唯一原因,不过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这样的结盟实质脆弱不堪,赵傅义也是看准这点,才想从此处下手。

    没想到,鲍云勇比他们想象得要聪明,这么一杀一囚,不但给梁王吃了定心丸,也杜绝了梁广策反夔州旧部的机会。

    此人祖上八代贫农,大字不识,却能在极短的时间内铺陈出这么一大摊子,看来确有些本事。

    梁广被囚的消息给了赵军一个大大的下马威,令赵傅义颜面扫地,如此出师不利,若不能尽快扳回一城,恐要动摇军心。

    赵傅义双手成拳,抵在案上:“众将以为,此事该如何应对啊?”

    一将领怒道:“如此不把我军放在眼里,我看就该打他娘的。”

    “鲍云勇一路顺遂,打败了蜀军,又占领了夔州,此时势头愈猛,末将以为,现在应避其锋芒。”

    “梁大人亲去招抚,不就已经在避其锋芒了?谁成想这逆贼不识好歹,竟敢囚禁梁大人,再这么忍下去,显得我军多窝囊,怕是有更多人要投奔鲍云勇了。”

    “总之现在不宜战,不可意气用事……”

    众将分成两派争辩了起来。

    封野端坐一旁,一言不发,燕思空只顾低头书写,也没吭声。

    赵傅义击了一下案,账内安静了下来,他看向封野:“封野,你意为何?”

    封野起身,抱拳:“末将以为,鲍云勇不杀梁大人,是在试探我们。”

    赵傅义点点头:“不错,鲍云勇其实也吃不准我们是不是真的想再次招抚他,如此时出兵,就功亏一篑了。”

    “没错,末将也是这么认为。”赵傅义的亲信孙凤道,“咱们应再派使者,赠予重金,麻痹鲍云勇。”

    这一回,封野皱起了眉。

    账内顿时又议论纷纷,有人很快反驳道:“这肉包子打狗的事儿,咱们都干了两回了,还来第三回?”

    孙凤冷笑道:“狗吃得太饱,就会忘了看家护院。”

    封野道:“孙将军所言确是一计,但大大有损我军威严。”

    “世子不也说那逆贼在试探我们?既是如此,我们就该将计就计……”

    几方复又争辩起来。

    中军帐内,十几名将领议到了太阳落山,也没得出一个统一的意见,赵傅义让他们散了,决定自己思虑一夜。

    燕思空在封野账内用晚膳,俩人谈起了今日的军情。

    封野道:“这鲍云勇倒不如我们想象中有勇无谋,这一招棋他走得高明,现在反是我们被动了起来。”

    “不错,他身边怕是有高人指点,这一招以进为退,既稳住了梁王,又让我们两难。”燕思空摇了摇头,“开局不利啊。”

    封野给他夹了一块肉,笑道:“你平时跟我摆阵论兵,说得可是头头是道,今日怎地一言不发?”

    “我一小小文书,哪里轮得到我发言。”燕思空知道现在还不是他施展的时候,他已经不是那个凭着一腔热血敢与总兵据理力争的少年了,他道,“封野,你猜赵将军会怎样抉择?”

    封野摇了摇头:“不好说,但他定不能再派使者去送礼,否则我大晟军威何在,传出去都要贻笑大方了。”

    燕思空笑道:“只要最终能打赢此仗,又何惧这些?相信陛下也会明白赵将军的苦心。”

    “不,此举定会有损士气。”

    燕思空倒了杯酒,递给了封野,状似不经意地说道:“你这人,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

    封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我看重的不只是面子,而是军心。”

    燕思空知道自己一时很难说服封野,俩人在带兵的理念上多有不和,难论对错,他转而说道:“其实在我看来,眼下最重要的是将梁大人解放出来。”

    “哦?”封野道,“说说看。”

    “梁大人在鲍云勇手里,虽然暂时性命无忧,但对我军是个极大的隐患,他日若是发兵,鲍云勇以梁大人相要挟,进则无情,退则无理,定要让赵将军又多一层顾虑,这仗还怎么打。”

    “确是如此,你有什么良策?”

    燕思空沉声道:“我一时还未想到万全之策,总之,梁大人要么安然回来,要么最好就死在鲍云勇手里,总好过这样牵制我军。”

    封野点点头:“他这样不死不活,最是麻烦。”

    燕思空看了一眼封野的碗,那饭才下去了几口,他催促道:“快把饭吃了,我看你这几日明显有些瘦了。”

    封野拉起燕思空的手,在脸颊上蹭了蹭:“不打紧的,我想吃的时候,能吃下一头牛。”

    燕思空忍不住一笑。

    封野跟着笑了笑,却突然顿住了,他翻开燕思空的手掌,仔细瞧着。

    那指肚和掌心处依稀可见几道疤痕,过去了十年,已经基本上平整了,但细细抚摸,还是能感觉得到。

    燕思空轻声道:“还记得这些疤吗?”他心脏缩紧,顿时呼吸都掺杂了些微疼痛,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人,他的聿儿。

    “怎会不记得,那日我打翻了火炭盆,你竟用手去抓。”封野噗嗤笑道,“你也有那样犯傻的时候。”

    燕思空的嘴唇微微抽动,勉强一笑。是啊,聿儿总是在犯傻,从小到大,至俩人分离的最后一刻,都在犯傻,若没有他的犯傻,怎么会有自己的今天。

    “空儿,你怎么了?”封野摸了摸燕思空的脸,被其眼中的伤感震慑住了,他自责道:“我是不是不该再与你提小时候的事。”

    燕思空淡笑道:“无妨,小时候也有很多好事,比如……你。”

    封野将燕思空拥进了怀里:“我也是,能遇见你,简直是我一生最好的事。”

    燕思空将头枕在封野肩上,却在他背后抬起了手掌,默默凝视着掌心的烫伤疤。

    他不给元南聿立牌位,是因为他没有亲眼见到元南聿死,心中尚残存着一丝微弱的期待,天大地大,那个与他尽管没有血脉之息,却亲如兄弟的人,是否还在这人世间留有一点痕迹?

    ---

    封野虽然极力反对再派使者招安,但燕思空的另一建议他却听了进去,第二天就去找了赵傅义,提议先想办法将梁大人救回来。

    赵傅义选择了一个目前最为稳妥的策略——按兵不动,私底下,他派出的混入夔州城的奸细,已和夔州旧部搭上了线。他相信鲍云勇此时也是寝食难安,梁广捏在手中,既是一颗好棋,也是烫手山芋,全看他怎么利用。

    在梁广被囚禁的第三天,赵傅义将燕思空和另外一个文书徐岩招到账内,叫他们共拟一函,送交鲍云勇,勒令他安全送回梁广。

    此函看似多此一举,却有着重大意义,首先要彰显我大军风范,挽回一些颜面,其次声讨鲍云勇,究竟谁有理有度,谁又草率蛮横,天下人心里有数,最后,这是一个试探,也是一个台阶,若鲍云勇就此送回梁广,那招安之策,还有转圜的余地,若鲍云勇不下这个台阶,他们就要另谋计策。

    徐岩刚要领命,燕思空已经一手探入袖中,将一封薄薄的函件恭敬地托于双手间:“将军,此函早已拟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