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37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晚宴当日,封府门庭若市,人声鼎沸。京城名流大半受到了邀约,欣然赴宴。

    燕思空登门的时候,正见薛伯在门口迎客,见他来了,热情地招呼道:“燕大人,多谢燕大人赏光啊。”

    燕思空左右看了看,悄声道:“你们可把封魂拴好了?”来了这么多人,若是让那巨狼出来溜一圈,恐怕要吓死几个。

    薛伯噗嗤一笑:“燕大人尽管放心。”他嘱咐身旁的家丁,“带燕大人去上座。”

    “不妥。”燕思空阻止道,“我区区小吏,不便上座,让我自己随便找个位置吧。”

    “这……”

    燕思空笑道:“若你家世子有意见,我自会跟他解释。”说完也不等薛伯说什么,径直入了府。

    此时正是初夏时节,气候宜人,酒桌就摆在了庭院里,燕思空扫视了一圈,看到了一个熟人——周觅星。

    周觅星见到他也颇为惊讶:“燕老弟,好巧啊……”封野宴请的多是高官贵胄,燕思空虽刚升为太子侍读,但还算名不见经传,竟然也在受邀之列,不能不让他意外。

    燕思空也未解释,笑道:“小弟可否与周兄共席啊。”

    “请请请,快坐下。”周觅星道,“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大理寺卿高大人家的二公子,这位是济南府张大人,正巧回京述职,这位是……”

    几人相互拱手。

    “这位啊,可是最近咱京师的红人。”周觅星拍了拍燕思空的肩膀,笑道,“繁花五月,圣上重开经筵,就是这位燕思空燕老弟,在那经筵之上以八斗之才、宸宁之貌,是艳惊四座啊,连圣上都大为称赞。”

    “哦,久仰久仰。”

    “我听说过,那经筵之上,贤弟风头无两,连那连夺三元的沈鹤轩都不及啊。”

    燕思空谦恭道:“小弟不才,略有薄学罢了,翰林院内卧虎藏龙,小弟当真算不得什么。”

    “谦虚了,太谦虚了,哈哈哈。”

    “听闻贤弟被颜阁老提为太子侍读了?”

    燕思空道:“正是。”

    众人都两眼放光:“太子是否好学啊?”

    燕思空笑道:“太子聪慧过人,敏而好学,假以时日,必成一代圣主明君。”他知道这帮人根本不关心太子霂是不是“好学”,不过是想从他口中打听些好料罢了。

    他们还想继续探究,都被燕思空巧妙地挡了回去。

    恰时封野出现了,满院宾客的目光顿时被那英姿飒爽、又野性不羁的小狼王所吸引。

    封野今日着一身湖蓝色对襟常服,腰缠犀带,黑色长裤扎于滚金丝的锦靴之内,衬得他窄腰长腿,俊逸挺拔,真是看一眼都叫人自惭形秽地好皮囊。

    封野先是向众宾客请罪,解释了因自己水土不服、身体抱恙不能见客云云,然后又代靖远王致谢,话说得滴水不漏,只是那份渗入骨髓里的傲气,即便是说着谦恭的语言,也根本遮掩不住。

    封野一边说,眼睛一边在四周巡视起来。

    燕思空听得周围在窃窃私语,议论封野的容貌,靖远王的势大等等,他过耳不闻,目光忍不住就要飘向封野。

    当俩人的目光隔着老远相会的时候,燕思空嘴角轻扯,掩饰着笑意,他知道封野刚刚定是在找他了。

    晚宴开始了,舞乐升平,觥筹交错,气氛颇为热烈。

    燕思空和周觅星等人喝着酒,心思却不在此处,他时不时偷偷瞄上几眼,就见封野在与人把酒谈笑。

    封野自小生于军营、长于军营,不免带着一股沙场男儿的狂放不羁,处事言谈都明显缺少礼教,有时直白到咄咄逼人,当然,繁文缛节也并非就是好事,说他不拘于礼教也无可厚非,可场面之上,燕思空是多少有些担心他礼宴宾客,却反而会得罪人的。

    但见他似乎还游刃有余,心中才稍安。

    舞乐去了一波后,都察院佥都御史裴范佳酿在腹,诗兴大发:“诗酒诗酒,有诗才有美酒,在下提议,有诗的赋诗,有酒的敬酒,如何啊。”

    “好!”

    “裴大人先来一个!”

    “那在下就先抛砖引玉了。”裴范笑得满面红光,举着酒杯,摇晃几下,高声吟道:

    蚕叶春风起,苍葭晓露团。鹤鸣初警候,雁上欲凌寒。

    月镜如开匣,云缨似缀冠。清尊对旻序,高宴有馀欢。

    “好,好诗!”

    “来,我们敬裴大人一杯。”

    裴范开了个头,士大夫们也各个技痒,纷纷吟诗作赋,以诗酒会友,真不辜负这清风明月曼妙时。

    轮到燕思空这一桌时,周觅星起哄道:“我们这桌,便让燕贤弟来。”

    封野端着酒杯,款步走了过来,含笑看着燕思空:“听闻燕大人才情高绝,我等甚为期待呀。”

    “原来世子也听说过燕大人。”

    “经筵之上独得圣赞,谁人没听过呢。”封野朝燕思空举了举杯,“请吧。”

    燕思空微笑着朝众人拱了拱手:“那在下就献丑了。”

    “请。”

    燕思空看了看手中铜樽,略一思忖,以郎朗清律,徐徐吟道:

    天公出美酒,相从步云衢。

    青龙前铺席,白虎持榼壶。

    南斗工鼓瑟,北斗吹笙竽。

    垂露成帏幄,奔星扶轮舆。

    一诗吟罢,众人皆惊艳不已。

    “好一个‘天公出美酒,相从步云衢’,一壶酒下肚,我等要直上云霄了,哈哈哈,美诗啊,真真是美诗。”

    “好诗,燕大人当真惊艳我等啊。。”

    燕思空连连道:“客气了,客气了。”

    封野微眯起眼睛,看着燕思空透红的俊颜之上,那氤氲着醉意又饱含才情的双眸,呼吸变得急促了几分,他听着四周对燕思空的艳羡与夸赞,就好像是在夸自己一般得意。

    “燕大人,我要敬你一杯。”

    “燕老弟,来来,这杯你得喝,下月十五,我府上的赏月宴,你可要来呀。”

    “燕大人,我也敬你……”

    眼看着燕思空要被敬酒的给淹了,封野一步挤到了燕思空身边,拿过了他手里的酒:“诸位,这般轮番下来,燕大人怕是要横着出去了。”

    “哈哈哈,世子怎地突然挡起酒来了。”

    “我虽是个武将,但父亲从小教导我要惜才。”封野笑道,“不若我代燕大人自饮三杯,剩下的,留作下次吧。”说完,也不等那些人同意,将燕思空的酒一饮而尽。

    燕思空想要阻止,却是不及,他心想,封野酒量还比不上自己呢,怎么有胆量帮他挡酒?

    封野却是根本不容别人置喙,快速地灌了自己三杯,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众人。

    识趣的都纷纷退开了,这小世子气势迫人,仿佛再敢往前一步,他就要咬人了。

    众人散开后,封野身形晃了晃,燕思空扶着他坐下了:“世子,你没事吧?”

    封野摆摆手:“几杯酒而已,何妨。”

    燕思空无奈一笑,凑到他身边,压低声音道:“你酒量还不如我,逞什么强。”

    封野佯怒道:“我帮你挡酒,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敢揶揄我?”

    “不敢,不敢。”燕思空笑道,“喝口清茶,压一压酒劲儿吧。”他给封野倒了一杯茶。

    封野推开茶:“不喝。”

    “你呀……”

    封野捏着手中酒樽:“我刚刚听他们说,要去求颜阁老给你赐婚,听说是什么尚书家的千金。”

    燕思空挑了挑眉:“是吗,哪位尚书?千金年方几许?”

    封野斜睨着他:“看来你很期待啊。”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我年纪也不小了。”

    封野瞪着他:“我都没许亲,你凭什么婚嫁。”

    “这有什么可比较的,难道这个你也要胜我一筹?怎么我都比你年长五岁呢。”

    “你就那么想娶妻?”封野脸上已有了怒意。

    燕思空不知封野怒从何来,但见他确实不高兴了,只好笑着说道:“我其实心不在此,但我父母具往,若老师指亲,我岂能不从。”他并未撒谎,他一点都不想娶妻,甚至不愿延续子嗣,可婚姻大事岂容他做主。对于娶妻,他的想法与小时候无大差别,唯一不同的是,他虽然不想娶,也无所谓娶谁,但若要娶,一定要是大家世族之女。

    封野抿了抿唇,一把推开他,起身走了。

    “世子……”燕思空笑着无奈地摇了摇了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