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33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燕思空长吁一口气,眸中显出几分茫然,他缓缓道:“无非是四处流浪罢,做过杂役,养过马,给人润笔,做人伴读,还当过账房。”这些无一谎言,只是他隐瞒了更多。

    “你是怎么逃出采石场的?”

    燕思空忍着心头绞痛,轻描淡写地带过:“趁人不备跑了。”他转而问道,“殿下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春猎之后,我就想结识那助我驯服烈马之人,着人查了好些天,还派薛伯亲去辨认,得到的结果是——燕思空,二十三岁,昭武二十五年中第,时任翰林院编修,祖籍……潘阳府吉安县?”

    燕思空沉默。

    “虽然你改了姓氏,也并非什么潘阳人,但听到‘思空’二字的时候,我直觉是你,只是,你是怎么变成潘阳人的?”

    燕思空依旧低着头,在思索如何应付。

    封野伸手捏住了燕思空的下巴,强迫他面冲着自己,犀利地目光紧盯着他:“说,不许骗我。”

    燕思空拽开封野的手:“我已一刀斩断过去,因此隐瞒了身世,求世子殿下念在旧情,为我保密。”

    封野哼笑一声:“我若不念呢。”

    燕思空道:“殿下不会的。”

    “你怎就这么笃定?”

    燕思空摇摇头,微笑道:“殿下不会的。”封野本性未变,他一点也不担心。

    封野看着燕思空白玉面上那浅淡笑容,仿佛一眼就把自己看透了,有些气恼,可又觉他颜如舜华,正灼灼开放,当真是万千难觅的翩翩佳公子。他把酒碗推到燕思空面前:“你干了这碗,我就帮你保密。”

    燕思空斜睨了封野一眼,乐道:“当真?”

    “我几时骗过你?”

    燕思空端起酒碗,再次豪饮而尽,然后将酒碗重重砸在了桌面上,用力抱拳:“谢世子殿下。”

    “行了。”封野不耐地推开他的手,“我不信你说的。”

    燕思空一怔:“不信什么?”

    封野眯起眼睛:“你当真要一刀斩断过去?”

    “……是。”

    “那你为何入朝为官?”

    燕思空笑道:“读书人不做官,又能做什么。”

    “你就不想报仇?”

    燕思空沉默了一下:“人微言轻,苟活已是不易。”他转而定定看着封野:“殿下为何如此咄咄逼人啊。”

    “你……”封野不悦道,“你根本就不像元思空。”

    燕思空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悲凉,嘴上却是调侃:“长大了嘛。”他给封野倒上酒,“来,既是久别重逢,值得醉上一场。”

    封野也不再说话,闷头喝了起来。

    几两香酿下肚,燕思空发现封野的酒量还不如自己,但却十分敢喝,喝得起兴了,非要拉上他去找封魂玩儿。

    燕思空死活挣扎,却毫无用处,被封野硬是拽到了树干之下,扑到了封魂身上。

    燕思空狼狈地就要爬起来,被封魂一爪子按在肩膀上,一只独目冷冷地看着他,他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尖长獠牙,只好重新坐了回去。

    封野枕着封魂,呵呵笑道:“你当我为何将那些人拒之门外?因为,我不知道他们都抱有何目的,背后又是哪方势力,也懒得分辨,左右……”他重重打了个酒嗝,语气透出几分失落,“左右我回来就是做质,无所作为岂不更好。”

    燕思空许是喝了酒,胆子大了不少,学着封野的样子,将半身依靠在封魂身上,那温暖而厚实的皮毛,竟给人一种奇异地安心,他道:“殿下虽不能上阵杀敌,但此举更为靖远王立下大功。”

    封野晃了晃脑袋,嗤笑一声:“我宁愿纵驰沙场,九死一生,也不想在这里虚耗光阴。”

    “靖远王殿下让你回京,意味深长。他远在大同,朝中人多嘴杂,有不利他的言论,根本申辩不及,若有一个可全盘信任之人相辅,他才能在边关放心施展那稀世将才。你若坚持闭门不出,确是虚耗光阴啊。”

    封野道:“我何尝不知,但我讨厌那些虚与委蛇。”他长叹一声,“让我清净几日吧,你当我闭门不出,就什么也不做吗,我要先探探底。”

    燕思空沉默地灌了一口酒,思绪繁杂不已。

    封野的背后,是手握重兵、皇帝也要忌惮三分的封剑平,若得此人相助,能省去他至少十年磨砺,平步青云,封剑平,肯定也需要一个更机敏的人来辅佐他的儿子。

    难得他与封野是少时旧识,他无论如何,不该错过这个机会。

    只是……

    喝得犯晕的封野,突然梦呓一般嘟囔道:“你为何不问我这十年。”

    燕思空心头一紧,饶是伶牙俐齿、学贯古今,竟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也许他本能地不想与封野太过亲近。封野似乎也并非需要答案,他已经闭目睡着了。

    他扭过脸,看了一眼酣醉的封野,这仿佛不识愁为何物的轻狂少年,未来必是不可限量。

    ----

    封野熟睡之后,燕思空打算起身离开。

    可他刚一动,封魂就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闷响,听来充满了威胁。

    燕思空咽了咽口水,好言道:“封魂殿下,在下内急,去去就回。”

    封魂的唇颚抖了抖,龇起了森白的狼牙。

    燕思空闭上了眼睛,认命地坐了回去。恐怕没有封野的允许,他就是尿了裤子,也别想离开这里半步。

    不一会儿,薛伯来了,燕思空总算见到了救星,说自己尚有公务未完,必须离开了。

    薛伯这才派了马车,亲自将他送回了府。

    ----

    第二日,燕思空去到文渊阁,亲向霍礼请罪,解释自己昨日何以无故缺席,霍礼看在他是颜子廉赏识的学生的份儿上,没有刁难,但沈鹤轩却是个一板一眼之人,斥责他影响了修书的进度。

    梁随在一旁打圆场:“哎,看思空脸色发白,昨日定是十分不适,沈兄就别怪罪他了。”

    见燕思空已有歉意,沈鹤轩也不至不依不饶,他道:“今日我领你们修近十年的,案卷都已经备好了,沈某恳请各位同僚务必勠力同心,若此事有所拖沓,无法向圣上交代。”

    “是。”

    之后,封野没再来找过燕思空,就好像那日树下畅饮,只是白日醉酒发的一场梦。燕思空并不意外,封野心高气傲,纡尊降贵与自己结交,自己还有意疏离,必然不会再主动了。

    燕思空从不是优柔寡断之人,现在却在封野一事上踌躇不前。

    左右他现在每日忙到深夜,也没有空去想太多,得过一日是一日吧。

    数不清是熬的第几个大夜,燕思空正在哈欠连连地埋头撰写。

    突然,一个翰林许是为了驱散困倦,与身旁之人聊道:“我正修到广宁守卫战,你可听过此役?”

    困得头直点地的燕思空,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那时尚年少,后来读过,真真是一场奇胜啊。”

    “韩总兵真乃当代名将,竟以寡兵孤城退金国十万大军。”

    燕思空面上闪过一丝狰狞,他沉声道:“我听闻此事另有蹊跷,那人可丢过擎州啊。”

    沈鹤轩敲了敲桌子:“此非闲话之地,不要拿些道听途说的东西来讨论。”

    燕思空胸中腾地蹿起一股奇火,许是累得神智虚弱,压不住自己的脾性,脱口说道:“道听途说未必假,编修正史也未必真,成王败寇,史书自古乃何人所撰?”

    一屋子小翰林都震惊了。

    平日里燕思空八面玲珑,相处一年有余,不曾见他说错过一句话,今日怎就为了一句闲谈,竟敢说出这样大不敬的话?这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去,恐酿大祸。

    燕思空说完之后也后悔了,背上惊出一身冷汗。

    沈鹤轩沉默地看着燕思空,放下笔,起身走出了屋。

    燕思空忙追了上去:“沈兄,沈兄。”他抓住沈鹤轩,镇定了心绪,道:“我出言不逊了,沈兄可否放过在下。”

    沈鹤轩皱起眉:“你当我要去做什么?去老师那里告你一状?”

    燕思空清楚沈鹤轩为人,他绝非小人,但自己毕竟有错在先,若沈鹤轩一根筋非要追究到底,一句话也能让他功亏一篑。他放开了沈鹤轩,躬身道:“沈兄乃磊落之人,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其实你说得并非没有道理。”沈鹤轩仰头看着天上一轮圆月,“千百年来,这皎皎之月高悬,也没能照出多少人间真假,真假只在天地,不在你我。你已为仕,当谨言慎行,我当你今日累糊涂了,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燕思空沉声道:“多谢沈兄。”

    “我出来透透气罢了,你回去吧。”

    燕思空又一躬身,才转身折返。

    他握紧了双拳,眼中迸射出浓浓杀意。老天无眼,明月瑕玷,才会让恶人颠倒黑白,让好人蒙受冤屈,既然真假只在天地,他就作翻这天地,定要那史书之上,洗掉元卯的污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