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逐王 第11章

时间:2018-08-20作者:水千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封野自小生长于军营,又有被狼“收养”的经历,寻常孩子的童年他不曾体会过,因而跟元思空在一起的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新鲜。

    元思空其实从不擅玩乐,他最大的爱好是读书,得亏他有个“专精此道”的弟弟。

    上树掏鸟下水摸鱼,春来捉虫冬来滚雪,没有元南聿不会的,虽然他现在连床都下不了,却并不妨碍他给元思空出谋划策,指导俩人去哪儿玩儿、怎么玩儿。

    可日子久了,元南聿又开始抱怨起来:“二哥现在满口都是封野、封野的,你要把聿儿忘了吧。”

    “我怎么就忘了, 我哪日没有来监督你读书?”

    元南聿狠狠拍了拍床板:“对,你就记着这个!”

    元思空忍着笑:“读书是正事,不可一日懈怠。”

    元南聿不满道:“你成天跟那小殿下到处玩儿,我躺在床上不是读书就是发呆,换你你躺得住?”

    “我躺得住。”

    “你……再说,你以前只跟我玩儿,现在有了小殿下,我除了早上根本见不着你。”

    元思空倾身过去,捏了捏元南聿的脸:“封野身份尊贵,爹要我好好陪他,这比相马还要重要,而且,给大同府的马快要选完了,他在广宁也待不上几日了。”说到此,他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天高地远,若就此分开了,便不知此生还会不会再相见。

    元南聿撅起嘴:“其实,我也不是不要你和他玩儿,我是想和你们一起玩儿……二哥成天与我说他,说小殿下长得极好,人小志气大,我却连见也没见过。”

    元思空又怎会不知道元南聿在想什么,看着那落寞的小脸和黯淡的双眸,他也有些不忍:“聿儿,你若答应我,不出屋,不出声,我便把他带来家里,让你瞧瞧如何?”

    元南聿眼前一亮:“真的吗?为何不让我出屋。”

    “小殿下性子野得很,若是见到你,也定要跟你一起玩儿,爹难不成敢抗命?你下了床,有个什么闪失,可怎么办。”元思空考虑得很周全,“所以,你若好奇想见他,倒是可以,但你不能让他见你,绝对不可以,不然出了什么事,别说爹。我第一个不饶你。”

    元思空都可以想象,封野见到一个跟他长得如此相似的人会是什么反应,定是又好奇又新鲜。可他私心里就是不想让封野见到元南聿,不仅仅是担心元南聿的腿,还因为……还因为只有封野是只属于他的,除封野之外的所有人事物,他都要跟元南聿分享,而元南聿得到的总是比他多得多。

    他唾弃自己竟有这般自私的想法,却怎么也遏制不住。

    就让封野成为他一个人的回忆和秘密、成为那个只有他拥有而元南聿没有的例外吧。

    元南聿自然妥协:“好好好,二哥就让我看看他长什么样子就好,不然我真要活活闷死了。”

    元思空拿起书:“那今日的早课……”

    “我背了!我昨日便已经背了,我这就背给你听。”

    元思空笑了。

    ——

    隔日,元思空将封野带到了元府,为了不至兴师动众,他谁也没说,和封野偷偷从后门溜进去。

    “那是我爹和我娘的厢房,往东走是厨房。”元思空眨了眨眼睛,“厨房里有好甜的梨子,我们去偷几颗如何?”

    封野叫道:“好啊!”

    他们躲着大人,悄悄往厨房摸去,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便像冒险一样刺激。

    其实元府本来也没几人,家丁不过两个,他们一路谁也没碰着,顺利钻进了厨房,一人拿了两颗梨子,吃一颗、揣一颗,边啃边相视而笑。

    封野道:“你睡哪间?去你屋里玩儿。”

    “我屋里啥也没有。”

    “那我们还玩儿些什么。”

    元思空嘿嘿一笑:“我家院里有一棵好大的银杏,我们去爬树吧。”

    “好啊!”

    那棵银杏足有百岁,根深叶茂、直冲云霄,在元府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瞧见它。元思空已跟元南聿说好,这个时候带封野去爬树,元南聿坐在窗边就能瞧见他们。

    那银杏树被元家儿女从小爬到大,大腿粗的树杈上还有元卯打得一个简陋的小木屋,元思空上上下下极为娴熟,他本想给封野演示一下怎样爬最为省力,封野却蹭蹭蹭地自己先上去了,动作敏捷得像只小猴儿。

    “封野,你当心点儿,你若摔着,我就死定了。”元思空在树下喊道。

    “你真啰嗦,我才不会摔着呢。”封野率先爬上了树屋,兴奋地朝元思空用力挥手:“思空,上来啊。”

    元思空挽起袖子就要爬上去,却突然听得有人在喊他,他紧张地回过头,仔细辨认,真的是元卯的声音,他赶紧应答了一声:“爹。”他忙朝封野比手势,让封野钻进树屋。

    封野一扭身就钻进树屋躲了起来。

    元卯走进了天井:“空儿,你今日没去找小殿下?”

    “呃,没有。”

    “你在这里做什么?”

    “屋内有些闷,我出来透透气。”

    “那正好,胡百城的马儿这几日耳淌浓水,他牵来了,你去给他瞧瞧。”

    “……是。”元思空迟疑地往树上看了一眼,他不敢让元卯知道。

    “怎么了?”

    “没什么,空儿这就去。”元思空用力咳嗽了两声,跟着元卯走了。

    封野其实没听清俩人说了什么,但从木屋的缝隙里看到元思空跟元卯走了,等俩人走远了,他才从木屋里爬了出来,撅了段儿小树枝把玩,思索着是在这里等元思空回来,还是自己去逛逛。

    树屋离地足有八、九尺,在这里可以看到元府的每一间房子,简直一览众山小,他无聊地环视四周,突然见着一间屋子的庭院里有一棵矮树,树上挂着元思空的衣服。

    那便是他的房间了吧,封野突然有些好奇,元思空的屋子里都有什么呢,会不会有很多书?

    他躺倒在了树屋的地板上,心想,一会儿元思空回来了,定要去他房里瞅瞅。

    这一等,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元思空还没回来,封野失去耐性了,决定自己去元思空屋里,介时元思空还不回来,他就干脆回驿馆算了。

    封野爬下树,哼着小调,往元思空房间走去。

    他走到门前,悄悄推开了门,小脑袋往里探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果真是满满一架子的书,再往里看,是两张床,一张床上赫然还躺着个人。

    封野一惊,连忙掩上了门,可脑中回想了一遍,不对呀,那衣服,那背影,不就是元思空吗?

    封野复又推门进去,小声叫道:“元思空。”

    床上的人毫无反应,封野关上门,跑了过去,用力推了一把床上的人:“元思空!”

    元南聿心里叫苦不迭,他在窗户边见封野过来,就挪上床装睡,以为可以躲过去,没想到这小殿下如此不依不饶,元思空的警告言犹在耳,可现在……现在他该怎么办?他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遮遮掩掩地以小半个侧脸对着封野。

    封野愣了愣,总觉得眼前的元思空有点不一样:“你……”他“你”了半天,也说不上哪里很是古怪。

    元南聿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压低声音道:“你怎么来了?”

    屋内没有点灯,光线昏暗,其实并不能完全看清眼前之人的脸,封野也没作他想,生气地说:“我一直在树屋上等你,你倒好,居然跑回屋睡起觉来了?”

    元南聿心脏跳得比打鼓还快,却突然玩儿心大气,亢奋难捱,他握紧了拳头,脑中回想着元思空跟他讲过的与封野相处的种种,故作镇定地说:“我忽觉头晕,想回来躺一会儿就去找你。”元南聿想,还有什么比现在装成元思空更好玩儿、更刺激的?

    小时候他也曾和元思空互相装做对方戏弄人,但家人总是能一眼看穿,骗外人也没大意思,他们早就不玩儿了,如今面对这小殿下,他又觉得有趣起来。

    “头晕?”封野将信将疑,探过身,用温热的小手摸了摸元南聿的额头:“没有发热啊,怎就头晕呢。”

    “我也不知。”元南聿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今日不能陪你爬树,也不能陪你跑马了。”

    “太阳都要下山了,还跑什么马。”封野环视四周,发现了熄灭的炭火盆:“你屋里好冷,怎么不烧炭火?”

    “还没有那么冷,娘说炭火太贵了,睡前烧一烧就可以了。”元南聿腹诽道,还不是因为你,害爹被罚了俸禄。

    封野哪有什么贵贱的概念:“你若不适,在这么冷的屋子里只会加重。”他跳下床,“我帮你烧。”

    “小殿……封野!”元南聿叫道,“真的不用。”

    封野却不理他,将炭火盆拽到了床边,点燃,边用火钳翻着。

    元南聿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封野请走。虽然装成元思空是很刺激,但若败露,元思空一定会很生气的。

    就这么低头思索的时候,他没注意到封野又移回了床边,对着他盖在被子下的伤腿一屁股坐了下去。

    元南聿疼得“嗷”了一声。

    “怎么了?!”封野吓得猛地蹦了起来,结果一下撞翻了炭火盆,盆里的炭块四下飞溅,有一颗直飞向元南聿。元南聿一时情急,忘了那是烧得通红的火炭,竟伸手接住。

    他又“嗷”了一声,瞬间把火炭扔了出去,但掌心和指肚都烧得火辣辣地疼。

    “思空!”封野抓过元南聿的手,急道:“你的手!”

    “没事,小伤。”元南聿倒抽了一口气,比起手,他的腿要疼得多了,不知道封野这尊臀一坐,他又得在床上多躺几天,简直欲哭无泪。

    “你等着,我去弄些冰来。”封野转身跑出房间,冲向了厨房。

    正躲在墙角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元思空,见封野突然跑了出来,愣了一愣,赶紧跑进屋里。

    他诊完胡百城的马,回去找封野,结果爬上树一看,人早就不见了,却在树屋之上,眼看着封野正走向元南聿的房间。

    那原本确实也是他的房间,是因为元南聿腿伤不便,他才暂时搬去客房住的。他慌忙爬下树,想去阻止封野,却见封野已经进去了,正思索着是进去解释,还是静观其变时,封野又一脸焦急地跑了出来。

    那表情不太寻常,元思空担心元南聿,赶紧跑进了房间,就见炭火盆倒在地上,火炭洒了一地,元南聿表情痛苦,他心直往下坠:“聿儿!”

    元南聿见到他,苦笑道:“二哥。”

    “聿儿你怎么了?”元思空跑到床前,有些慌张,“你们打架了?”

    “不是。”元南聿委屈道,“那兔崽子非要烧火炭,又是一屁股坐我腿上,又是把火炭盆打翻,我腿疼,手也疼,二哥他是不是故意的?”

    元思空听得稀里糊涂,见元南聿说话都颠三倒四了,看来是真的很疼,他忙掀开被子,仔细察看元南聿的腿,见并无大碍,才翻开他的掌心,但见皮肉焦灼,必然是很疼,他“啧”了一声,“得拿冰敷。”

    “他去拿了。”元南聿深吸一口气,“算了,腿没事就好,二哥,他没发现你,不是,他没发现我,哎呀,不是不是,他没发现我不是你!”

    “你当真骗过去了?”元思空有些不敢相信。见元南聿今日又穿了件和他一样的衣裳,也难怪能够迷惑住封野。

    俩人的衣物全都一样,元思空并不喜欢和元南聿穿成一对双生子,但元南聿喜欢,无论他说多少次,元南聿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同一天和他挑同一件衣服,没想到今日反而帮了他们。

    “嗯,他真的没发现。”元南聿咧嘴一笑,“我厉害吧。”

    “他只是刚刚没发现,一会儿等他回来了,难道以为我们变鬼了不成。”元思空懊恼地捶了捶脑袋,他就不该答应元南聿,怎么但凡跟封野有关的事儿,总是容易出纰漏?

    恐怕俩人真是命里反冲……

    元南聿想到了什么,急道:“二哥,你快想想办法,不能让他发现,他若知道了,爹就会知道,爹知道了,会骂死我们的,而且肯定会找人天天看着我!”

    元思空又怎么想不到,只是闹了这么一出,这要怎么瞒……

    他看到地上的炭火,急中生智,突然蹲下身,伸手就抓。

    元南聿惊道:“二哥!”

    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元思空义无反顾地抓起了一枚火炭,火辣辣地剧痛瞬间穿透了神经,元思空咬牙没有叫出来,他扔掉了火炭,反手看了看。

    元南聿瞪着眼睛,额上全是汗。从小到大,他是惹祸最多的那个,元思空是最乖的那个,可若依出格之事大小论“英雄”,他十件比不上元思空一件,只不过元思空总是不容易被大人发现罢了。

    外面传来了一阵小跑声,那轻巧的脚步一听就是小孩子。

    元思空道:“聿儿,你躲一会儿,我把他打发走了就来给你处理手伤。”

    “好。”

    元思空赶紧抱起元南聿,将他藏进了柜子里,自己躺在了床上。

    刚盖好被子,封野就冲了进来,用袍子的前襟兜着冰块。

    “思空。”封野噔噔地跑过来,小脸上满是着急,还有不愿意表现出来的歉疚,“快敷上。”

    “我没事了。”元思空摊开手,“其实也不怎么疼。”

    封野嘟着嘴,不大情愿地说:“怎么你跟我在一起,总是受伤。”

    元思空笑道:“这算哪门子伤,几天就好了。”

    “你还能弹琴吗?”封野拉着元思空的手,“我还没听过你弹琴。”

    “不碍事,最多留下点疤。”元思空动了动手指,“灵活得很。”

    封野松了口气:“那就好。”

    元思空抓住冰块:“封野,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娘要给我送饭,她看见这一屋子狼藉,再看到你,我要被我爹骂死。”

    “可是……”封野迟疑地看着他的手。

    “我没事,皮外伤罢了,你快回去,不然我真要吃不了兜着走。”元思空哀求道。

    封野点点头:“好吧,我从后门出去。”他轻轻晃了晃元思空的手,小声说:“你还来找我玩儿吗?”

    元思空毫不犹豫道:“我明日就去找你。”

    封野这才笑逐颜开:“那我走了,明日见!”

    元思空见封野离开,才重重吁出一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