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仙之域兮 第五十一章:乌龟

时间:2018-04-19作者:西水三红

    第五十一章:乌龟

    大战落幕,登仙台上又添几滩新血,胜利者踏在失败者流的血上傲然而立,失败者唯有黯然下场或者……永远的逝去!

    云端,十六位殿主面色各异,忧多于喜。一百六十人淘汰到如今的三个人,很多仙殿都是榜上无名,这怎能让人高兴的起来?

    不过结果终究是出来了,接受不接受都要接受,众殿主再一次开口说话了。

    “仙殿大会至此就结束了,三位最强弟子分别是来自云渺仙殿的苏青和周昊,以及来自彩襄仙殿的彩灵子。三日后就是大仙洞府开启之时,届时我等十六上仙将带领尔等三人前往。”

    登仙台上,众弟子羡慕的眼神都朝着三人望去,尤其是苏青和周昊,这两个来自同一仙殿的弟子居然都在内,这不得不让人“咬牙切齿”。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可这云渺还偏偏就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容下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云渺仙殿人才多啊,不惧挑战,用事实证明了什么才叫真金不怕火来炼!

    咻……

    十六殿主脚踩祥云降落到登仙台上,他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各自迎向了己方长老和弟子那里。

    “回殿!”几乎所有殿主开口都是这句话。随后只见漫天仙芒亮起和听见兽吼声禽鸣声此起彼伏,显然是要离开登仙台的节奏。

    看着别人陆陆续续的飞走了,周昊却并没有动身的意思,他的伤早就好了,不过现在他正看着远方一座石碑入了神!

    那石碑高有十米,通体洁白若雪,上书两个赤红大字——仙域!它相当于仙域连接凡间的界门,相当于两界的桥梁,传说此碑为太古时代的仙祖所立,凡人通过此碑后可拥有仙人之躯,灵魂得到升华。而对于依靠自身修炼成为破碎时空的凡间修士来说,这面石碑就没有什么异处了。

    “周昊,我们该走了。”余楠走到呆立在登仙台上一动不动的周昊面前,小声提醒道。

    “哦……哦,好好,走……我们走。”周昊回过神来,但还是一望三回头,他想起了凡间事,毕竟曾在那里生活过那么多年。

    如今也算是旧地重游,在这距离凡间最近的地方,周昊莫名地有些感慨。

    “果然啊,仙人也免不了陷入七情六欲,凡间种种恍如昨日一般。爹娘,青青,军营,兄弟,八国联军,大周疆土……这些人与事都过去了这么久我却还清楚地记得,甚至成为仙人后我的记忆力更加敏感,很多凡间小事都一下子映入脑海。”

    余楠就在周昊旁边,看着他的样子,她自然知道周昊在想什么,道:“周昊,想念凡间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凡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我猜一定很美,不然你怎么想着想着还笑了出来呢!”

    “呵呵,凡间确实美,不过……”周昊道。

    “不过?不过什么?”余楠疑惑。

    “不过凡间最值得称赞的还是真情,亲人之间的亲情,朋友之间的友情,情侣之间的爱情。这些真情足以让人心暖暖一辈子!”周昊闭上了眼睛,仿佛在追忆那段美好的时光。

    他记得,小时候和妹妹青青在自家的后山上无忧无虑的放风筝。为了生计,每天下午都会拿着笨重的柴刀跟在养父身后去山林砍柴,虽然很累,但只要一想到当养父卖了柴后就给他和青青买糖葫芦吃他就精神亢奋了起来。十六七岁时,大周皇朝征纳民兵,他不甘永远做一个平庸的小老百姓,于是就参军了,他记得临走前的那一晚,养父养母一夜没睡都在厨房为他赶制军粮丸……参军后日子很艰苦,常常要挨饿受冻,不过幸亏军营的弟兄们都仗义,大家伙抱团取暖,有吃的大家吃,有喝的大家喝,终于一次又一次地熬过了那些难关,可是既然是打仗就免不了死人,他已经记不得一路走过来的好战友死了多少,但是他知道这些战友都是好样的,都比他勇敢,是他们用鲜血和铮铮铁骨告诉了他什么才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正确解释!

    还有很多,很多,周昊脑海里全都是昔日在凡间的片段,一时间他又一次入了神……

    嗡!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远方那面石碑出现了异常,一道黑影从石碑里冲了出来。

    此刻在场的就只有两三个仙殿,本来大家都要起飞了的,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是令所有人都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砰!

    啊呀!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第一个是石头砸在硬物上的响声,第二个则是一声惨叫。

    众人定睛一看,却是看到两个黑乎乎的东西叠在了一起,一个在下一个在上。在上的是一块黝黑的石板,在下的赫然是一只长达一米的乌龟!

    从仙域天碑里冲出来的乌龟是什么?当然是凡龟了,可是一只凡龟居然会惨叫,这就让人联想到——这只乌龟是修炼成精的!

    可想而知此时登仙台上众人的眼神是何等的古怪,尤其是殿主和长老们,他们简直要笑出了声。

    一只修炼成精的乌龟啊,那就是龟精了,如果能将其带回殿里好好培养,那说不定日后就多了一只护殿仙兽啊!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只关注着乌龟时,周昊的眼睛却死死的盯向了那块压在乌龟背上的黝黑石板,因为石板正是带他登临仙域的黑家伙——天外飞仙!

    “天降龟精!我木奇殿正好缺一护殿仙兽,跟我走吧!”一根碧绿藤条横贯长空,咻的一下就要缠住乌龟,出手的正是木奇殿主。

    “少来了,你木奇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护殿仙兽,我看这龟精还是让给我烈山殿最合适。”烈山殿主掌心喷出一团火焰,直接将那碧绿藤条烧成灰烬。

    “好,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谁赢了归谁!”木奇殿主显然也不是个性子温和的人,当下就全力对烈山殿主出手了。

    仙力如风云汇聚一般,两大殿主抖手之间就爆发出足以摧毁山川河海的恐怖力量,而场中唯一还有资格出手的云渺上仙却是摇了摇头没有想掺和的意思。

    只见云渺驾起祥云就要飞走,尽管一些长老也不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可是他们见殿主很是果决完全不理会他们的想法,当下也只能摇了摇头。

    “周昊,快走吧,殿主已经在腾云了!”余楠拉了拉周昊的手臂催促道。

    “不,我要拿回我掉的东西!”周昊甩开了余楠的手,径直飞向仙域天碑下方。

    “拦住他,两位殿主分出胜负前谁也不能靠近那里。”烈山殿和木齐殿的长老异口同声叫了出来。他们指着周昊,让弟子赶紧去阻止其继续前进!

    只是,他们忘记了一个事……周昊是三位最强弟子之一!

    咚!

    十几个弟子纷纷涌向周昊,都使出了最直接的方法想把周昊揍趴下,然而后者随意舒展拳脚就把他们全部撂倒,周昊的肉身让人不寒而栗,擦着就伤,碰着就残!

    哧!

    长老们见弟子们不行,就亲自出马了,他们一掌拍过去,顿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眼看周昊就要被掌印拍中成为齑粉。

    “敢尔!”

    就在这时,云方一脚踏出,周围空间隆隆作响,那些掌印瞬间被震碎,一切恢复正常。

    “云渺殿主,你这是什么意思?”烈山殿的一位长老看着已经站在祥云上的云渺上仙问道。

    “周昊,那黝黑石板是你掉落之物吗?”云渺上仙突然回头,不过却是望向周昊问道。

    “是的殿主,当初我从凡间来到仙域,不小心把这块石板落在了仙域天碑另一边,现在竟然能再次看到,所以我必须得拿回来!”周昊回答道。

    “很好,那你就去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吧。”云渺上仙鼓励道。

    “这这这,这是什么逻辑?谁能作证周昊曾经拥有这块石板?”烈山殿那位长老显然不会相信周昊所说。

    “我们说了是我们的事情,你们不相信是你们的事情。”云渺上仙淡淡地道。

    周昊走到了天碑下,此刻那只乌龟竟然进壳了,它的一个小头还时不时地伸出来望望四周,像是在警惕着谁会出其不意把它提拎走。

    “小调孩子你想干撒?”乌龟看到周昊要伸手抓向它的背部,口吐人言骂道。

    “哎呀?”周昊当即就乐了,没想到这只乌龟还会骂人呢。

    “你这小王八一只,居然还说我是小调孩子?咱俩谁小你的龟匚眼看不出来吗?”

    “龟爷爷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的岁数,叫你小调孩子还是抬举你,应该叫你小调孙子才对!”

    “哎呀握草,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你这小王八蛋,信不信我抽你匚丫的!”

    “你抽我一个试试,龟爷爷借你两胆子,小调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试试就试试!”

    说着周昊就抽出了那把金黄宝剑,他把剑尖对准了乌龟探出来的小头!

    “你麻批,你赖皮,你这是抽吗?你这明明是插!”乌龟看着明晃晃的剑尖,吓得赶紧把头缩回了壳里。

    “缩头……乌龟。嘿嘿嘿,不敢出来了吧?”周昊看着完全缩起来的乌龟,嘲笑地说道。

    乌龟:“你玛德@#》^o^……”

    周昊搬起了黝黑石板,高高举起道:“小王八蛋,我倒是很想知道,我这一石头下去你的壳会不会炸裂?”

    乌龟没有再说话,只是一会儿周昊看到它右前爪那儿伸出了一只小白旗,然后听到乌龟说:“千万别用那黑石板砸我,玛德,它比山还重,我喵的就是好奇想看看这块放在仙域天碑下面的石头有啥特殊之处,结果差点压得我快断气!”

    周昊一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无论是记载大耀日掌法门的黑石碑还是现在他手中的黑家伙,都是需要双手拿着才能拿起。这似乎是在提醒别人,像这种黑石一定要抱持尊敬的态度来对待!显然乌龟是因为不了解而吃了亏。

    砰!

    天空中传来巨响,接着只见两道身影落了下来,赫然便是烈山殿主和木奇殿主。他们结束了战斗,然而结果是平手!

    “云渺,你难道也想插一脚吗?”两位殿主虽然并不能奈何对方,但是在看到周昊竟然在与龟精“谈笑风生”,当即就把枪口调转了。

    “本来我不想插,可是我的弟子需要那只乌龟和那块黑石板,所以我说什么也要帮他拿来!”云渺上仙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然而这话听在那两位殿主耳朵里却是又一个样。

    云渺上仙摆明了是要坐收渔翁之利,之前不出手,现在等到他们两个打的两败俱伤后又回来插一脚!

    “你喵的也是从凡间上来的?”乌龟在周昊的百般捣鼓下终于肯探出了脑袋。不过在听说周昊先前也是凡人时它的警备心明显减小了一些。

    毕竟……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嘛!

    “可不是嘛,咱俩这也算……他乡遇故知啊!”周昊嘿嘿一笑,但是他内心其实想哭:老乡是一只龟精,这不活见鬼了嘛!

    不过再怎么说都是从下界来的生灵,周昊自然也不想乌龟被其他仙殿抓走做护殿仙兽,当下就决定要把它带回云渺!

    第五十一章:乌龟

    大战落幕,登仙台上又添几滩新血,胜利者踏在失败者流的血上傲然而立,失败者唯有黯然下场或者……永远的逝去!

    云端,十六位殿主面色各异,忧多于喜。一百六十人淘汰到如今的三个人,很多仙殿都是榜上无名,这怎能让人高兴的起来?

    不过结果终究是出来了,接受不接受都要接受,众殿主再一次开口说话了。

    “仙殿大会至此就结束了,三位最强弟子分别是来自云渺仙殿的苏青和周昊,以及来自彩襄仙殿的彩灵子。三日后就是大仙洞府开启之时,届时我等十六上仙将带领尔等三人前往。”

    登仙台上,众弟子羡慕的眼神都朝着三人望去,尤其是苏青和周昊,这两个来自同一仙殿的弟子居然都在内,这不得不让人“咬牙切齿”。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可这云渺还偏偏就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容下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云渺仙殿人才多啊,不惧挑战,用事实证明了什么才叫真金不怕火来炼!

    咻……

    十六殿主脚踩祥云降落到登仙台上,他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各自迎向了己方长老和弟子那里。

    “回殿!”几乎所有殿主开口都是这句话。随后只见漫天仙芒亮起和听见兽吼声禽鸣声此起彼伏,显然是要离开登仙台的节奏。

    看着别人陆陆续续的飞走了,周昊却并没有动身的意思,他的伤早就好了,不过现在他正看着远方一座石碑入了神!

    那石碑高有十米,通体洁白若雪,上书两个赤红大字——仙域!它相当于仙域连接凡间的界门,相当于两界的桥梁,传说此碑为太古时代的仙祖所立,凡人通过此碑后可拥有仙人之躯,灵魂得到升华。而对于依靠自身修炼成为破碎时空的凡间修士来说,这面石碑就没有什么异处了。

    “周昊,我们该走了。”余楠走到呆立在登仙台上一动不动的周昊面前,小声提醒道。

    “哦……哦,好好,走……我们走。”周昊回过神来,但还是一望三回头,他想起了凡间事,毕竟曾在那里生活过那么多年。

    如今也算是旧地重游,在这距离凡间最近的地方,周昊莫名地有些感慨。

    “果然啊,仙人也免不了陷入七情六欲,凡间种种恍如昨日一般。爹娘,青青,军营,兄弟,八国联军,大周疆土……这些人与事都过去了这么久我却还清楚地记得,甚至成为仙人后我的记忆力更加敏感,很多凡间小事都一下子映入脑海。”

    余楠就在周昊旁边,看着他的样子,她自然知道周昊在想什么,道:“周昊,想念凡间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凡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啊?我猜一定很美,不然你怎么想着想着还笑了出来呢!”

    “呵呵,凡间确实美,不过……”周昊道。

    “不过?不过什么?”余楠疑惑。

    “不过凡间最值得称赞的还是真情,亲人之间的亲情,朋友之间的友情,情侣之间的爱情。这些真情足以让人心暖暖一辈子!”周昊闭上了眼睛,仿佛在追忆那段美好的时光。

    他记得,小时候和妹妹青青在自家的后山上无忧无虑的放风筝。为了生计,每天下午都会拿着笨重的柴刀跟在养父身后去山林砍柴,虽然很累,但只要一想到当养父卖了柴后就给他和青青买糖葫芦吃他就精神亢奋了起来。十六七岁时,大周皇朝征纳民兵,他不甘永远做一个平庸的小老百姓,于是就参军了,他记得临走前的那一晚,养父养母一夜没睡都在厨房为他赶制军粮丸……参军后日子很艰苦,常常要挨饿受冻,不过幸亏军营的弟兄们都仗义,大家伙抱团取暖,有吃的大家吃,有喝的大家喝,终于一次又一次地熬过了那些难关,可是既然是打仗就免不了死人,他已经记不得一路走过来的好战友死了多少,但是他知道这些战友都是好样的,都比他勇敢,是他们用鲜血和铮铮铁骨告诉了他什么才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正确解释!

    还有很多,很多,周昊脑海里全都是昔日在凡间的片段,一时间他又一次入了神……

    嗡!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远方那面石碑出现了异常,一道黑影从石碑里冲了出来。

    此刻在场的就只有两三个仙殿,本来大家都要起飞了的,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是令所有人都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砰!

    啊呀!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第一个是石头砸在硬物上的响声,第二个则是一声惨叫。

    众人定睛一看,却是看到两个黑乎乎的东西叠在了一起,一个在下一个在上。在上的是一块黝黑的石板,在下的赫然是一只长达一米的乌龟!

    从仙域天碑里冲出来的乌龟是什么?当然是凡龟了,可是一只凡龟居然会惨叫,这就让人联想到——这只乌龟是修炼成精的!

    可想而知此时登仙台上众人的眼神是何等的古怪,尤其是殿主和长老们,他们简直要笑出了声。

    一只修炼成精的乌龟啊,那就是龟精了,如果能将其带回殿里好好培养,那说不定日后就多了一只护殿仙兽啊!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只关注着乌龟时,周昊的眼睛却死死的盯向了那块压在乌龟背上的黝黑石板,因为石板正是带他登临仙域的黑家伙——天外飞仙!

    “天降龟精!我木奇殿正好缺一护殿仙兽,跟我走吧!”一根碧绿藤条横贯长空,咻的一下就要缠住乌龟,出手的正是木奇殿主。

    “少来了,你木奇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护殿仙兽,我看这龟精还是让给我烈山殿最合适。”烈山殿主掌心喷出一团火焰,直接将那碧绿藤条烧成灰烬。

    “好,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谁赢了归谁!”木奇殿主显然也不是个性子温和的人,当下就全力对烈山殿主出手了。

    仙力如风云汇聚一般,两大殿主抖手之间就爆发出足以摧毁山川河海的恐怖力量,而场中唯一还有资格出手的云渺上仙却是摇了摇头没有想掺和的意思。

    只见云渺驾起祥云就要飞走,尽管一些长老也不想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可是他们见殿主很是果决完全不理会他们的想法,当下也只能摇了摇头。

    “周昊,快走吧,殿主已经在腾云了!”余楠拉了拉周昊的手臂催促道。

    “不,我要拿回我掉的东西!”周昊甩开了余楠的手,径直飞向仙域天碑下方。

    “拦住他,两位殿主分出胜负前谁也不能靠近那里。”烈山殿和木齐殿的长老异口同声叫了出来。他们指着周昊,让弟子赶紧去阻止其继续前进!

    只是,他们忘记了一个事……周昊是三位最强弟子之一!

    咚!

    十几个弟子纷纷涌向周昊,都使出了最直接的方法想把周昊揍趴下,然而后者随意舒展拳脚就把他们全部撂倒,周昊的肉身让人不寒而栗,擦着就伤,碰着就残!

    哧!

    长老们见弟子们不行,就亲自出马了,他们一掌拍过去,顿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眼看周昊就要被掌印拍中成为齑粉。

    “敢尔!”

    就在这时,云方一脚踏出,周围空间隆隆作响,那些掌印瞬间被震碎,一切恢复正常。

    “云渺殿主,你这是什么意思?”烈山殿的一位长老看着已经站在祥云上的云渺上仙问道。

    “周昊,那黝黑石板是你掉落之物吗?”云渺上仙突然回头,不过却是望向周昊问道。

    “是的殿主,当初我从凡间来到仙域,不小心把这块石板落在了仙域天碑另一边,现在竟然能再次看到,所以我必须得拿回来!”周昊回答道。

    “很好,那你就去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吧。”云渺上仙鼓励道。

    “这这这,这是什么逻辑?谁能作证周昊曾经拥有这块石板?”烈山殿那位长老显然不会相信周昊所说。

    “我们说了是我们的事情,你们不相信是你们的事情。”云渺上仙淡淡地道。

    周昊走到了天碑下,此刻那只乌龟竟然进壳了,它的一个小头还时不时地伸出来望望四周,像是在警惕着谁会出其不意把它提拎走。

    “小调孩子你想干撒?”乌龟看到周昊要伸手抓向它的背部,口吐人言骂道。

    “哎呀?”周昊当即就乐了,没想到这只乌龟还会骂人呢。

    “你这小王八一只,居然还说我是小调孩子?咱俩谁小你的龟匚眼看不出来吗?”

    “龟爷爷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的岁数,叫你小调孩子还是抬举你,应该叫你小调孙子才对!”

    “哎呀握草,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你这小王八蛋,信不信我抽你匚丫的!”

    “你抽我一个试试,龟爷爷借你两胆子,小调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试试就试试!”

    说着周昊就抽出了那把金黄宝剑,他把剑尖对准了乌龟探出来的小头!

    “你麻批,你赖皮,你这是抽吗?你这明明是插!”乌龟看着明晃晃的剑尖,吓得赶紧把头缩回了壳里。

    “缩头……乌龟。嘿嘿嘿,不敢出来了吧?”周昊看着完全缩起来的乌龟,嘲笑地说道。

    乌龟:“你玛德@#》^o^……”

    周昊搬起了黝黑石板,高高举起道:“小王八蛋,我倒是很想知道,我这一石头下去你的壳会不会炸裂?”

    乌龟没有再说话,只是一会儿周昊看到它右前爪那儿伸出了一只小白旗,然后听到乌龟说:“千万别用那黑石板砸我,玛德,它比山还重,我喵的就是好奇想看看这块放在仙域天碑下面的石头有啥特殊之处,结果差点压得我快断气!”

    周昊一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无论是记载大耀日掌法门的黑石碑还是现在他手中的黑家伙,都是需要双手拿着才能拿起。这似乎是在提醒别人,像这种黑石一定要抱持尊敬的态度来对待!显然乌龟是因为不了解而吃了亏。

    砰!

    天空中传来巨响,接着只见两道身影落了下来,赫然便是烈山殿主和木奇殿主。他们结束了战斗,然而结果是平手!

    “云渺,你难道也想插一脚吗?”两位殿主虽然并不能奈何对方,但是在看到周昊竟然在与龟精“谈笑风生”,当即就把枪口调转了。

    “本来我不想插,可是我的弟子需要那只乌龟和那块黑石板,所以我说什么也要帮他拿来!”云渺上仙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然而这话听在那两位殿主耳朵里却是又一个样。

    云渺上仙摆明了是要坐收渔翁之利,之前不出手,现在等到他们两个打的两败俱伤后又回来插一脚!

    “你喵的也是从凡间上来的?”乌龟在周昊的百般捣鼓下终于肯探出了脑袋。不过在听说周昊先前也是凡人时它的警备心明显减小了一些。

    毕竟……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嘛!

    “可不是嘛,咱俩这也算……他乡遇故知啊!”周昊嘿嘿一笑,但是他内心其实想哭:老乡是一只龟精,这不活见鬼了嘛!

    不过再怎么说都是从下界来的生灵,周昊自然也不想乌龟被其他仙殿抓走做护殿仙兽,当下就决定要把它带回云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