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219章 蝴蝶剧院16

时间:2023-03-31作者:缜白

    苏摇铃见过员工的手册, 那是怪物送上门来的,里面并没有关于处理观众的条款。

    所以,巡逻员工是独特的, 会主动去处理这些观众的员工。

    这是她想到的巡逻员工的不同之处,且是和观众有关内容的不同之处。

    按照一般的规则来推理, 轻度疯狂患者还有救, 会给出一些救治措施——比如让他们去看舞台的表演。

    重度疯狂患者或者没救的人, 都会有更加具有伤害性的“处理”条款。

    疯子见到他们就跑,能说明两件事。

    第一, 他知道自己进入了危险的状态, 一旦被他们这些巡逻员工发现,按照手册去处理,那他就死定了。

    那么疯子非但没有那么疯, 甚至还有些聪明。

    当然,他全是血的手, 以及神经质的反应和状态是装不出来的, 但显然,他还没有完全陷入理智, 他依然记得一些强迫自己记住的东西。

    第二,他之前见过巡逻员工处理他这个类型的观众, 他知道那对他而言是不利的,所以, 他还知道很多并没有告诉他们的事情。

    但苏摇铃刚接近他不过几步,疯子就发出痛苦的叫声,而且目光不断看向身后趴在地上的四眼怪物,似乎宁愿和怪物搏斗,也不想被他们这些带着红色蝴蝶面具的人抓住。

    所以, 苏摇铃及时停了下来。

    他害怕红蝴蝶,但这里不止有红蝴蝶员工,还有黑色和绿色。

    5号此刻正在旁边看戏。

    他站在几人身后,刚才苏摇铃的反应和动作,都显示她不只是个普通的低等级笨蛋,她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如果没看错,那个怪物应该是青铜等级,并不是什么高等级的怪物。

    道具,特殊卷轴,或者她自己养的宠物,什么乱七八糟的可能都有,但也仅限于青铜,这样的怪物,他几剑就能杀死一只。

    白银城的关系户,态度又如此嚣张,完全不把钻石放在眼里,身上没有点高级的道具和东西,那才是不正常的。

    而她刚才分析的话,也并不是废话。

    但就在5号刚刚对她有所改观的时候,她停下脚步,转了过来,按照自己的“为所欲为”人设——

    苏摇铃直接抬手指了指后面的老余,“你,7号是吧,给我过去看看那个疯子,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5号:“……”

    好的,还是那个大小姐。

    他已经注意到过老余,他身上有血腥味道,而且不像是正常玩家,在5号看来,要么是他受伤了 ,要么是他是特殊的玩家,有一些玩家身上不仅会有血味,还可能有怪物寄生,又或者有鬼气。

    平行世界那么多,玩家也那么多,各种奇怪的异能随处可见。

    所以,她不会真的以为,有本事来到这个副本的玩家,会忍受她这样的“指使”态度吧?

    然后下一刻,5号就被打脸了。

    因为一身血腥味,看着也很高壮的老余立刻点头哈腰,“你放心,绝不让这个疯子有机会伤害您,我这就去!”

    你可是七号员工,身上的能量波动再怎么样也快抵达白银了吧!

    老余才不管5号怎么想,他只在于老板怎么看自己,如果苏摇铃高兴了,说不定下次开饭还想着自己。

    老余带着绿色蝴蝶的面具,他的靠近让疯子没那么抗拒。

    “你,你要干什么!”

    疯子想要后退,但是背后就是墙壁,两个方向都被人堵死了,他的脸色很差,“别过来!”

    老余微微一笑,“别害怕,我就问你一点事,老实回答,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们就放你走。”

    “你们……”

    疯子盯着他,“你想问什么。”

    疯子现在说话的感觉比之前有序多了,如果说他清醒的时间不多,那么现在就是那为数不多的时间,“你想要什么!”

    “为什么见到那几个人就跑?”

    “他们会抓走我,绝不能被他们抓到!”

    “抓去哪?”

    “舞台!绝不能去舞台……没有人从舞台回来,不能去,不能去!”

    疯子压低了声音,靠近老余,像是在说什么秘密,“快跑,别被他们抓到。”

    老余:“为什么不能去舞台?”

    疯子似乎想起了谁,“……我的朋友,他们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他们一定是死了!我不能去,我是最后一个人了,我是最后一个……”

    疯子的每一句话都很肯定,但这种肯定是一种近乎偏执和扭曲的肯定,让人难辨真假。

    他又靠近老余的耳边,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就放我走。”

    老余贷款骗人,自然是点点头,反正他不是个有信用度的死人,他的承诺都是放屁,但言辞上,他非常诚恳,“放心,我可以带你离开。”

    疯子相信了,他说,“只有死人,死人才能上台表演!”

    老余一摸自己的面具,“那这不是为我量身打造的舞台吗?”

    疯子没听清,但还是感觉很不对劲:“什么!”

    老余咳嗽两声:“没什么,这就是你的秘密?”

    疯子点头,絮絮叨叨道,“……不能去舞台,死人才能表演,我还不能死,我绝不能死,我要离开这儿,我要离开!我不能死!更不能忘记了,要跑,别被红色抓住……”

    他转头,开始在墙壁上扣两个圆圈,一大一小,很多莫名其妙的划痕,有直线,斜线……

    又开始了。

    疯子又开始疯子行为,他似乎完全不怕手指上的伤口再次被碰到,也不怕痛,哪怕手指的骨头有一根已经被墙壁磨烂出来,但他依然用尽全部的力气要在墙上刮出这些痕迹。

    按照手册里所说,只有在舞台以外的地方看见蝴蝶的观众,才需要被送上舞台,参加表演。

    苏摇铃想知道的,都通过老余进行提问,“死去的人那么多,但是角色数量是固定的,按照你说的,怎么可能让死人都上去表演,你在撒谎。”

    换做是一个正常人,思维逻辑都在线,肯定就反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死了很多人。

    但疯子不是,他只觉得老余和自己在一个频道,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怪异的逻辑,他急于证明自己的话,连忙解释道,“不是所有的死人都能上去!死人也是不一样的,有的死人还有灵魂,有的死人只是躯壳,只有有灵魂的人才能表演!”

    这话是老余吐槽的,“你从哪儿看到这乱七八糟的设定。”

    “不是设定,是真的!”

    疯子死死抓着自己的头发,想要找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话,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老余,“你就是有灵魂的死人,你明白了吗?”

    老余不说话。

    他盯着这个疯子。

    他很想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也想吐槽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你究竟有没有疯。

    疯子还在比划,“躯体,容器。灵魂,一切!有灵魂的容器,是活死人,没有灵魂的容器,只是容器!你,活死……”

    老余一把捂住他的嘴。

    虽然两人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是身后那几个高等级的玩家,听力都不弱,全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在这么说话下去,5号就该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情报了。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

    老余说,“那我现在问你,你在走廊的其他地方……”

    这是苏摇铃要他问的问题——

    “在走廊的什么地方看见过蝴蝶?”

    只有看见蝴蝶的观众才会被他们送去舞台。

    疯子猛地转头,盯着苏摇铃等人, “你没看见吗?”

    老余:“没看见。”

    疯子继续重复,“你没看见吗,没看见吗?”

    他用血淋淋的手指指着那几个人,“那儿,那儿有蝴蝶!”

    老余按照苏摇铃教的问,“只有蝴蝶,没有人吗?”

    “当然有人,也有蝴蝶!蝴蝶会变成人,人会变成蝴蝶!他们随时可能变成蝴蝶,蝴蝶也会随时便成人!”

    好,现在知道了。

    在疯子眼里,员工有时候会变成蝴蝶,那是他们不稳定的认知在反复横跳,舞台上和舞台下都有可能出现员工,那么他们看见的蝴蝶,其实就是员工,污染的情况越严重,精神越混乱,越可能把员工看成蝴蝶。

    之所以不是真的蝴蝶,那是因为手册上有一句话。

    蝴蝶剧院没有蝴蝶。

    这意味着,所有出现过的蝴蝶,要么是幻觉,要么就是认知扭曲。

    尤其是在手册还给蝴蝶进行了定义,以防止他们认错。

    就像是员工的正常面容给了图一样,

    这意味着,他们的认知发生扭曲之后,可能对正常人的人脸的认知有误解,从而把“正常脸”看成“不正常脸”。

    给了图,就是为了保证,当他们发现这一点之后,可以借着图作为对照,从而意识到自己的认知究竟是不是还正常。

    给蝴蝶的定义,说明被污染之后,脑子里对于蝴蝶的定义会发生变化。

    因此,不是员工变成了蝴蝶,也不是蝴蝶变成了员工。

    而是疯子脑子里对于蝴蝶的认知变了。

    当他正常认知时,蝴蝶是两只翅膀的昆虫。

    但当他认知扭曲时,蝴蝶是带着面具,穿着员工外套,没有翅膀的人形生物。

    在场的几个玩家都是老玩家,经验丰富,对于认知扭曲的套路早就烂熟于心,这类型的危险最恐怖的地方不在于对它的了解和防范,而在于你无法察觉到!

    你以为一切都是正常的,自然感觉不到自己身在危险当中。

    察觉不到危险,又怎么对抗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