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91章 怪物天才2

时间:2022-08-12作者:缜白

    _: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91章 怪物天才2

    室内的温度不是很高, 有些清凉,像是开了空调。

    浅色地板,纯色墙壁, 设计很简洁。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房间, 往前走几步, 才发现原来后面是可以继续绕行的,只是两面错位的墙壁导致了一些视觉错觉, 让人以为后面没有路了。

    苏摇铃往后走了几步,心里对这个房间的布局大概有了一些了解。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房间, 房间的正中间有两面墙, 均为房间宽度的三分之二,一面在他们的最左边,一面在他们的最右边, 交叉遮挡了视野。

    白色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挂着一张油画,装在精致的木框里,看起来环境还挺优雅。

    “这就是优秀之家?”

    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微微皱眉:“为什么这个房间没有出口?”

    的确,出了他们来的那道白色门,房间里没有别的门窗, 那对通行的男女试着检查了每一面墙壁,也没在背后发现什么暗道之类的地方。

    “我们现在算是在游览室里面了吗?”

    西瓜奶茶环顾四周:“是不是需要游览一定的时间, 通往下个游览室的门才会打开?”

    苏摇铃:“有这个可能。”

    她顿了顿, 道:“也可能是我们还没找到出口。”

    之前的提示,似乎提到过他们需要自己寻找前往下一个游览室的路,而游览完毕所有的游览室后, 才算通关。

    提示还说, 如果找不到出口, 那么关于出口的提示,在它不该在的地方。

    这句话,的确是很奇怪。

    “既然是合作的副本,我们不如先自我介绍一下,说说自己擅长什么吧?”年级最大的男人开口,“对了,我姓余,你们叫我老余就行了,我是土系的异能。”

    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看了他一眼,知道老余是这群人里面——至少是看起来最弱的一个,他年龄更大,体力更弱,自然是希望能有人帮他。

    但这也是穿黑色外套的男人想要的,这里面肯定是有危险的,有雷让别人去趟,比自己冲在前面更安全,于是他紧跟着说:“我叫章丁,我也是土异能,我更擅长防御。”

    “谭青,火异能,擅长战斗。”

    “西瓜奶茶,水异能,我,我没什么特别擅长的……但我会尽量不拖大家后腿的!”

    到了苏摇铃,还是老样子,她毫无包袱地说:“我叫张无语,擅长战斗和无语。”

    其他人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毕竟比起谭青这样的青壮年来说,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年轻女孩能说出自己擅长战斗这种话,确实是很少见。

    少见,但不是没有,所以,其他人并没有怀疑她说的话的真实性,毕竟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人外表看起来柔弱,其实也很强悍,再加上各种五花八门的异能和道具,更说不准了。

    虽然他们这群新手青铜之中,应该不会有太不同寻常的人或者武器。

    谭青知道苏摇铃真实id的,也知道她报的是假名,但并没有多在意,或许她只是不希望被别人知道id后骚扰而已,毕竟苏摇铃是萌妹外表,酷妹性格。

    那对男女对视一眼,女生主动开口道:“我叫陈小米,异能是治疗,但我只能治疗一些轻微的伤势,而且能力有限。”

    她这句话,比苏摇铃的介绍更吸引其他人的注意。

    治疗类的异能算是特殊异能里最多的一种,但并不代表这种能力不如其他异能,甚至治疗类的玩家,在团体里的更会优先受到保护,很多只想自保的人,在有余力的情况下,都会帮助有治疗类异能的玩家。

    特殊异能本就很少见,尤其是这么有用的能力!

    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需要急救了。

    这里的人基本都是元素异能,特殊异能原本就是少之又少。

    陈小米说完,又看向旁边的男生,“这是和我一个大学的学长,叫李风。”

    她没有替李风说出太多信息,把主动权交回给了自己的学长。

    李风也没打算隐瞒:“我以前在学校是学计算机的,我的近战能力可能没那么厉害,但是找线索上可以帮忙,哦对了,我是风系异能。”

    风系异能,在战斗的加成上,完全比不上水火系,轮防御比不上土系和金系,轮治疗和恢复又比不上木系……总之,挺鸡肋的。

    但对环境的敏锐度,以及侦查观察上,风系玩家还是有些优势的。

    一只耳朵的男人道:“郑富强,金系异能。”

    西瓜奶茶点点头:“太好了,我们这儿什么样的异能都有,就算遇到棘手的问题,也有很大概率可以找到能更有优势去应对这个问题的人。”

    “喂,你是聋子吗?都在自我介绍,你反而哑巴了?还是你想脱离队伍,自己一个人走?要真是这样,你早说,免得影响我们。”

    郑富强一看见那个寸头男,就气不打一处来。

    寸头男冷笑一声:“你让我介绍,我就介绍?你还想指挥老子,呸!”

    随机匹配到的玩家,会有比较友善和合作类的,也会有一些刺头,这些事情其他玩家都见怪不怪了,见寸头男没有要自我介绍的意思,其他人也懒得管他。

    谭青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先观察一下这里的情况,找找看有没有离开这个房间的办法。”

    房间里的东西还是不少的。

    首先,就是最前面有一个立台,像是很多展览馆一般,立台上面放着一张说明纸。

    墙面上挂着的画,的确是都以颜色冲突为主,画面的内容反而很少。

    “烈日,寒冬?”

    西瓜奶茶小声地念了一下这两个词。

    谭青站在旁边的墙边,指着墙上的一幅画说:“每一幅画下面都有名字和作画日期,这一副就是寒冬。”

    众人目光转了过来,然后就是集体的沉默。

    寒冬的画面极其简单,是接近纯色的冷白色调背景,如果不是上面有大大小小的模糊白点,像是“雪花”一般,恐怕别人只会认为——

    寸头男:“这不就是一张白纸吗?!”

    李风也瞠目结舌:“五千万……?”

    谭青:“……艺术,可以理解。”

    陈小米叹了口气,走过来看了几眼:“仔细看,这幅画是有底色的。”

    只是不太明显,过于接近白色。

    只是看着这幅画,就能感觉到寒意,颜色给人的感觉非常奇特。

    站在第一道墙后面的郑富强有些不敢相信:“你们看,这幅就是烈日。”

    完全赤红的画面,没有任何的内容,只有猩红和金红交替溶化在一起的颜色,还有一些扭曲的深色线条,好像是胡乱的涂鸦,又好像是在火中尖叫的线条。

    “一看就是五千万的样子。”

    “一看就很烈日。”

    “一看就很艺术。”

    “一……阿嚏!”

    郑富强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喷嚏,其他人立刻离他远远的。

    开玩笑,感冒病毒也是病毒。

    “这里有一个可以按的东西!”

    老余喊了一声。

    众人走过去,见是在两道遮挡墙的后面的墙上,有一幅“画”。

    但仔细看看,才发现那画框里的东西并不是画,而是一个在墙上的装置,只是挂着的画框太过正经,打眼一看,还以为真的是画。

    装置的按钮仿佛是调色盘一般,上面有四十九个按钮,按钮上面有一个显示器屏幕。

    这四十九个按钮,都是不同的颜色。

    “什么意思,我们要找对的颜色,才能打开这里的门吗?”

    西瓜奶茶想了想,“会不会是红色和白色?”

    毕竟刚才出现的两幅代表作——烈日和寒冬,都很直白地指向这两个颜色。

    章丁皱着眉头,仔细盯着按钮上的屏幕,“我觉得没这么简单,第一关如果真的这么容易,那个什么设计者就不会说,至今没人能通过所有的游览馆了。”

    屏幕上没有多余的数字,只有——7c。

    似乎是现在的室内温度。

    “怪不得我觉得有点冷,”

    陈小米穿的不多,此刻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几人又去看其他的画。

    每一幅画都只有一个主色调,画面都很凌乱,如果不看下面的画名,基本都看不出来在画什么。

    画不多,整个房间只有十三幅画,但并不代表他们只有十三个选择,因为有些画面里,虽然主色系是相似的,但色块也有一定差别。

    深绿、浅绿,还有淡黄,可能出现在一幅画里。

    “不对,”

    一直站在那个假画面前的谭青说话了,“温度在下降!现在是5c了。”

    苏摇铃早就察觉到了温度的变化:“我们最开始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温度绝不是几度。”

    西瓜奶茶懂了:“所以,房间的温度是会随着时间变化而下降的,那如果我们迟迟找不到出口,温度最低能下降到多少度?”

    苏摇铃:“最坏的可能,温度的下降,没有尽头。”

    人能在低温环境里生存多久?

    他们看似很安全,这里也没有任何危险,陷阱和怪物,但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

    如果温度还会继续下降,等不到他们冻成冰雕,恐怕就会因为失温而死。

    他们没人是穿着棉服棉袄的,都是普通的衣服,没有任何保暖的工具,或许谭青和寸头男可以搓两个火球,但他们能搓多久?

    “要不然我们试着按一下,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老余试着提议。

    没人反对,他便大着胆子走到屏幕面前。

    陈小米叫住他,“等等,就算是试验,也不要乱按吧,既然提到了烈日寒冬,那试试看红色和白色?”

    老余看了眼按钮:“可红色有两个,”

    他试图描述:“深红和另一个有点浅的红色。”

    实际上,那按钮的颜色比他说的更复杂,但能分辨出深浅的不同更,已经是他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极限了。

    他倒是看得出来区别,只是不会用语言描述出那种区别。

    “深红吧,”

    李风想了想,说:“毕竟那幅画里深红色更多。”

    顺序,则是按照介绍上作品出现的顺序,烈日在前面,寒冬在后面。

    老余按下了深红按钮,随后,他紧张地看向屏幕。

    屏幕上温度的数字变化本来就不快,所以他等待了一会,其他人也紧张地看向他。

    半分钟过后,老余说:“有,有变化了,但是——”

    寸头男立刻追问:“但是什么?!”

    “现在是0c……”

    “什么?!”

    几人的皮肤已经能感觉到明显的寒意。

    一下就下降5摄氏度,换在平时没什么,但现在他们能忍受的温度不能再低了!

    李风:“怎么回事,是按错了吗?”

    老余摇头:“没,没按错,我按的就是红色啊!”

    章丁疑惑道,“会不会是要把两个按钮都按下才会恢复?不对,如果再错,不知道下一次降温会降多少。”

    寸头男忍不住骂道:“妈的,不会玩就别乱玩,现在好了,本来时间就不多,原本是一度一度地降低的,现在直接降低了五度,这不是要害死我们吗?!”

    老余不敢说话。

    谭青看了寸头男一眼:“好了,当时他去按按钮的时候,你也没反对,而且总要试试看,才知道那个东西有什么用。”

    寸头男立刻道:“不说话就是同意?还不允许有中立立场了吗?现在你们倒是知道那东西有什么用——可以让我们死的更快!你和他什么关系啊这么帮他说话,你们两不会是假装不认识,其实是一伙的吧?”

    忍,谭青告诉自己要忍住,现在不是把时间精力浪费在这种人身上的时候。

    章丁等人也没说话,他们知道得罪寸头男这样的人,可能在后面的关键时刻被报复,宁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

    “真无语,”

    寸头男见谭青不说话,以为自己占据了上风,便更加嚣张起来:“长得这么壮,原来是个怂货啊,呵呵,你真是个——”

    话还没说完,他就感觉自己身后一阵更恐怖的寒意袭来!

    那不是低温带来的寒冷,而是一种湿润恐怖的气息,耳边似乎有滴水的声音,还有回荡的呢喃。

    一只冰冷的手,瞬间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如果你敢动,它马上就可以扭断你的脖子。”

    苏摇铃的声音响起。

    随着寸头男手里的火光闪现,他能明显感受到那冰冷的如同尸体的手,开始缩紧。

    寸头男大惊!

    他没办法回头,看不到自己身后的东西。

    这是谁?为什么可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后?!

    甚至在抓住他脖子之前,都没有任何的预兆!

    他大可以赌一把,赌那东西能不能在被他烧死之前,扭断他的脖子,但是他不敢。

    虽然寸头男很嚣张,但面临生死威胁的时候,他可就不敢无脑嚣张了。

    因为他发现,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全都显露着极度的惊恐和害怕,陈小米甚至差点尖叫出声。

    这更让他坚信,身后的东西一定非常恐怖强大!

    而这个东西,是眼前那个短发女生弄出来的。

    她的异能吗?还是说是道具?!

    ——能不恐惧吗?

    房间里忽然出现了一只厉鬼,皮肤青胀,湿漉漉的长发低落着腥臭的水渍,发黑发青的肿胀尸手,掐在男人脖子上,谁看到这样的恐怖画面,都会吓得惊叫出声。

    他们只是普通青铜玩家,不是无恐惧玩家。

    而这个厉鬼,似乎是受到那个女生的控制!

    这就是她的“擅长近战”吗?

    好家伙,真的很硬核,该不会是什么驱鬼师,赶尸人吧?

    寸头男看向苏摇铃,咬牙切齿:“是你?!我没得罪你吧,你——”

    苏摇铃并不打算和他讲道理,她看出来了,寸头男不讲道理,你说什么,他都能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冷嘲热讽,所以,她没打算解释,直接用魔法打败魔法, “这个房间里只有我能无语,其他人无语,我不允许。”

    寸头男:“?”

    刚从厉鬼现身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众人:“??”

    西瓜奶茶:无语妹妹好嚣张,我好爱。

    “什么叫做不允许无语?就因为你叫张无语吗?!”

    寸头男脸上出现了问号:“凭什么——”

    随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狠狠掐住,快要窒息!

    苏摇铃说:“我不想杀人,不代表我不会杀人,如果接下来你还继续吵到我,就不是警告这么简单了。”

    换做是沈亦,现在的寸头男已经永远闭嘴了。

    苏摇铃:“能听懂人话吗?”

    寸头男咬咬牙:“……能。”

    苏摇铃:“那就好,我带了针线,你应该不想被我缝上嘴巴吧?”

    一旁的谭青被瞬间勾起新手时期的心里阴影记忆。

    那是一趟无人能生还的恐怖地铁,当时的苏摇铃还是个新手,然后她抱着浑身血污的鬼婴,把对方的嘴巴缝起来了……

    这么久过去了,她还留着当初的针线包呢?!

    不对,她不仅有针线包,甚至还有一只水鬼可以操纵!

    随后,寸头男感觉到那只冰冷的手松开了他的脖颈,男人猛地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背后空荡荡的,地上有一摊水渍。

    没有人,也没有鬼,刚才的一切好像都只是幻觉——除了自己脖子上的勒痕。

    苏摇铃不想杀他,倒不是不能杀他,只是杀他会更麻烦一点,也没那么简单,井鬼突然出现在寸头男身后,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心理上以为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存在。

    其实只要寸头男拼死一搏,是不会被这么轻松就掐死的。

    突然出现的厉鬼,又突然消失,足以震慑他,还有其他人。

    接下来就能清静不少。

    果然,寸头男不再说话,即便是要开口,也时刻观察着苏摇铃的动静。

    他明白了,这个房间里有一个比他更牛比的人,所以他不能比对方更牛比,怪不得她要对自己出手,寸头男顿时觉得事情合理起来。

    “现在温度已经零下了,怎么办?”

    李风把注意力转移到更重要的事情上来,“我们至少得找到正确的颜色才行吧?”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寒气。

    章丁说:“没有出口,是不是因为我们之间有闯入者?所以这个展览馆封闭了?”

    西瓜奶茶还心有余悸,她缓了缓,才道,“不会吧我们一直在一起,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能看得见,有人能混进来吗?”

    除了死去的那个中年男人,在场的九个人,的确都是一起进入游览馆的,如果真有闯入者出现,那也太明显了。

    谭青看向苏摇铃,却见她在仔细的看每一幅画。

    李风忽然道:“对了,之前设计者的善意提醒,不是说有提示吗?如果能找到提示,我们就知道如何找到出口了!”

    陈小米:“啊?提示是什么来着?”

    李风的记忆还算不错:“我想想……提示在它不该在的地方!”

    章丁似乎时刻都在皱眉和思考:“提示在提示不该在的地方?这句话有点奇怪。”

    “温度下降的速度比刚才快很多!”

    谭青感觉到温度的不寻常变化,便去查看了屏幕上的温度,果然,现在已经是——“零下十五度!现在温度每次下降,都是五度,而不是一度!”

    按错按钮,让温度的下降速度变得更快了!

    他使用异能,弄出了一些火苗,试图让四周的温度上升一些,但是很快,冰冷的寒气就让火焰熄灭,而异能的消耗的能量也比平时更大。

    谭青只是个普通的优秀玩家,他到现在,获得的霾石不少,但是副本里花去的也多,账户里没多少霾石,都是保命用的。

    苏摇铃回头看了一眼,知道他没多少霾石,便给了谭青二十块,“将就先用着。”

    谭青:“?”

    二十块,随手掏出,将就用着?

    苏摇铃被悬赏百万之后到底去哪里发财了?

    他怀疑她是不是去炸了某个矿脉。

    在看在寸头男眼里,更加坚定了“张无语”大哥身份不简单的想法。

    说不定是某个大势力的重点培养对象,仅仅是青铜,居然就如此富裕,还能操纵未知生物攻击他!

    看来,不是白银城的关系户,就是黑骨城的大家族后代!

    这可不是那些他可以随便欺负的散人能比的。

    除了谭青,就只有寸头男是火系异能,但他只顾自己,而谭青也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他们的火焰只能勉强让众人多支持几分钟。

    “零下二十度!”

    有人开始感觉到身体发麻,甚至发热了。

    而此时,苏摇铃已经细细的看完了所有的画。

    《烈日》《寒冬》不用介绍了,画面很简单,颜色也不多。

    《她》漆黑底色,猩红的直线线条,从上往下。

    《忧郁》浅蓝和深蓝交织,如同深夜最黯淡的星空,又如同沉入海底的视角。

    《爱》柔和的红色画面,有三个线条人,两大一小,仿佛一家三口,线条很扭曲,但又不失可爱。

    《清晨》深绿,浅绿,夹杂着浅黄色,像是清晨看到的透过绿叶的光,让人感觉到温暖和希望。

    《疯狂》纯黑的底色,白色的杂乱线条,有的是直线、曲线,还有圆形,仿佛一个疯狂的人随手涂鸦,而细细看去,那线条的细节却又令人惊讶,线条本就是线条,但这画里的线条,似乎都有各自的亮部和暗部。

    《死亡》蓝黑柔和在一起的一个颜色,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影子,扭曲的人形仿佛被吊起,头颅垂下,双手却在舞动,仿佛木偶。

    《优秀》是充满着热烈颜色的鲜花集合体,整个画面上全都是鲜花,原本只是画而已,却似乎能让人听到掌声和夸赞,以及骄傲的情绪……

    ……

    十三副画,什么情绪和颜色的都有,而他们必须在一两分钟内找到真正有用的那一幅。

    谁能看懂一个如此抽象的画家的画?

    “是《优秀》吗?”

    西瓜奶茶犹豫道,搓着手臂:“毕竟这里是优秀之家。”

    可《优秀》那幅画虽然是以明亮的黄红色为主色调的,但细碎的颜色也不再少数,难道这些颜色都要按一遍?万一要是错了……

    苏摇铃忽然转身,快步走到操作的按钮面前,没说一句话,也没征求其他人的意见,便按下了第一个按钮——

    章丁都被吓了一跳,想要阻拦:“你可别——”

    要是按错了,他们就完蛋了!

    谭青却拦住了他:“相信她。”

    如果这个房间里有一个人能带他们躺赢。

    那一定是苏摇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