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69章 绿色地狱4

时间:2022-08-12作者:缜白

    _: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69章 绿色地狱4

    视野很开阔。

    但坏就坏在, 太开阔了。

    这里的风很大,可以说是劲风,之所以如此, 是因为四周没有树木遮挡, 木屋前面极其开阔。

    从这里看过去, 是无尽的绿色森林, 一直绵延到视野的尽头,被无尽的白雾遮挡, 看不见更远的地平线。

    但光是他们视野当中的森林,就给人一种浩瀚无垠的庞大感,无边无际, 看不到尽头, 绿色是整片大地的颜色,但在那层层鲜艳的绿之下,隐藏着的却是死亡和单调。

    没错,他们是俯瞰到了前面的光景——

    这意味着,现在他们站在高处。

    木屋是修建在悬崖上的, 站在悬崖边往下看, 高度骇人,至少有一两百米的落差。

    即便如此,悬崖上也长满了杂草,似乎没有一块地方不被绿色覆盖。

    落崖角度接近垂直, 从这里直接下去, 不死也残。

    但他们的目的地,还在前面!

    原本以为今天天黑之前就能抵达, 但谁知道遇到了断崖, 前面根本没路了。

    环顾四周, 唯一能下去悬崖的地方,恐怕是他们左侧的路,那边地势更矮一些,往左边走大概几公里,看起来更能接近崖底,说不定可以从那儿找到下去的路。

    但绕路,意味着更长的路程。

    明明只有几公里的路程,这么一绕,或许就要延长数倍。

    几人怎么能不绝望?

    “对了!”

    段胖子想起来了:“刚才风驰电掣不是发现了一条绳索吗?如果不够长,我们在去森林里找一些植物和藤蔓,做成绳子,就可以试着从这下去了!”

    但他说着说着,声音也小了下去。

    因为他站在崖边看了一眼,只觉得遍体生寒,头晕目眩。

    段胖子顿时觉得自己提了一个馊主意。

    史砾石等人下去没问题,甚至于那个傻白甜玛娜也能安稳落地,但他们这些运动素质极差的人就不一定了啊!

    万一要是脚滑没踩住,或者绳索断了,那可就是粉身碎骨!

    想到这里,段胖子头顶直冒虚汗。

    他是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把刚才的话两分钟内撤回了,但是史砾石没给他这个机会。

    史砾石回头:“风驰电掣,你把绳子给我看看。”

    陈众师等人不用想也知道,风驰电掣此刻肯定会立刻得意洋洋地开始说一些废话,耽误一下时间,最后才交出他发现的绳索。

    但他并没有。

    非但没有说话,反而开始狂笑,笑的鼻涕眼泪一起流,笑的像是个疯子。

    然后这个疯子就冲向站在崖边的苏摇铃!

    苏摇铃一脚就踹过去。

    苏摇铃:去你的。

    他被踹出三米远。

    正好在段胖子附近。

    段胖子:??

    其他人:????

    嗯,善良又单纯的女玩家,力量加成比较高,用来保护自己也是正常的,大力美人之类的人设也是很常见的。

    风驰电掣还在笑,虽然被踹到了地上,但口中依然发出快乐的笑声,他也没看苏摇铃,踉跄着爬起来,随后做出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操作——拖着段胖子就往悬崖下跳!

    段胖子:“卧槽!”

    他做错了什么,不对,风驰电掣是不是疯了?!

    眼看两人就要消失在悬崖上,史砾石动作迅速,一个跳跃,从侧边冲上来,将风驰电掣撞到在地上,胖子一条腿已经到了空中,整个人发出惊恐的尖叫。

    宋米和玛娜上去,把他拖了起来。

    史砾石则摁住风驰电掣,将他死死压在地上,用膝盖压住他的后背,风驰电掣的脸贴在地上,呵呵直笑。

    就在此时,史砾石觉得自己膝盖下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风驰电掣是背了一个简易的小背包的,史砾石压住的地方正好是那个背包。

    察觉到不对劲的史砾石顿时后退,松开了风驰电掣,只见他在地上不断抽搐着,口中发出癫狂的笑声,口水流了一地,像是一个疯子。

    几人顿时心中发毛。

    风驰电掣一直都和他们一起行动,所有人吃喝的东西都差不多,而他突然变成了这幅模样,不是羊癫疯发作,就是被什么鬼东西缠上了!

    先动手的是沈亦,他不知道从地上哪里捡了一根树枝,上前把风驰电掣的背包挑开,随后,从背包里蠕动着爬出来一段“绳子”!

    没错!就是那节绿白相间的绳索!

    然而,这段绳索出来之后,直奔着离它最近的沈亦爬了过去,速度一下加快,眨眼就到了沈亦脚下!

    啪的一声——

    那段绳索被利刃斩断。

    史砾石手里的猎刀刚刚拿出来,还没动手,那把菜刀就已经解决了地上的东西。

    没错,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画面极其离谱。

    虽然接受了苏摇铃用菜刀当武器的这种设定,但每次看她把菜刀当飞刀用,还是觉得有些怪异。

    实在是……

    太接地气了!

    实力演绎什么叫做拒绝耍帅,以淳朴为主。

    苏摇铃走过来,拔起地上的菜刀,退后几步,见那绳索还在扭动,前面那节甚至抬起了绳头,朝着她咆哮。

    没错,咆哮。

    或者说,嘶吼更贴切一些。

    “嚓哈——”

    那是一种像是从腹腔发出的诡异叫声,并不大,声音响起的时候,那节绳索前面紧闭的纤维头部骤然打开,密密麻麻一圈圈的利齿出现在里面,像是一条头部就是嘴巴的怪虫!

    沈亦说,“它还没死透。”

    尽管被切成了两半,但身体里并没有任何血液流淌出来,截面看起来更是和普通绳索没有区别,可以看见纤维的纹路。

    而被切成两段的“绳索”,前段在扭动,后段也在发生变化,眼看着又要张开一张满是细密牙齿的嘴巴——

    切断身体,反而让它变成了两个!

    然而,在它扑上来攻击苏摇铃之前,史砾石手里的火焰已经落到了它身上,但怪异的是,虽然是“纤维绳索”,但它要烧起来可不容易,史砾石还维持了燃烧的时间,补充了两块霾石的能量,才把它彻底烧成焦炭!

    史砾石:“这东西很危险。”

    宋米也惊魂未定,“是跟着我们的东西吗?那天晚上是不是它袭击了玛娜?”

    他们以为这森林里没有别的活物了,结果一条绳子居然也有嘴巴,不仅有嘴巴,还可以移动,攻击玩家。

    史砾石确定那两根“焦炭绳”已经死透,没有任何威胁后,便用树枝把它们扔下了悬崖。

    好在风驰电掣没有继续发疯,而是躺在地上继续发笑。

    宋米问,“这不会就是敲我们的门,还有袭击玛娜的什么lt吧?”

    史砾石想了想,随后走到风驰电掣身后,蹲下身,把他的背包接下来。

    只见风驰电掣的背部衣服居然有一个洞!

    似乎是被咬开,破烂的衣服碎片和模糊的血肉纠缠在一起,一片血红。

    背包也有一个洞。

    “这不是lt,”

    苏摇铃明白了:“这是快乐毒蛇。”

    被咬伤的人会无故发笑,精神不正常,除非有止咳糖浆,否则很难治好。

    绳索被风驰电掣捡到后,一直放在他的背包里,那层层的利齿竟然咬破了背包和他的衣服,咬伤了风驰电掣的后背。

    而那伤口也不算小,非常骇人。

    毕竟是同伴,总不能看着风驰电掣因为伤口发炎而死,史砾石撕下风驰电掣的布料,让宋米帮他把后背的伤口包起来。

    没有药,没有消毒,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自己,毕竟比起裸.露的伤口,风驰电掣最危险的是他现在不太清醒的神志。

    陈众师扶了扶眼镜,疑惑道,“可这不是绳子吗?”

    “只是因为发现者取名为快乐毒蛇,但我想,其实它并不是真的蛇,又或者,这个世界的蛇和我们世界的蛇,定义不同。”

    至少它们都是细长的实体,但快乐毒蛇的口器的确和普通毒蛇不同,比起毒蛇,更像是怪异的蠕虫。

    绳子可能不是绳子,藤蔓也说不定会张开嘴巴,找到绳索下去悬崖的方案危险起来。

    史砾石决定,先进木屋搜寻一番,既然发现了木屋,周围就可能有笔记本上提到的溪流,如果能找到充足的淡水,他们绕路也不是不行。

    至于洞穴,能不能碰到就全看运气了。

    木屋里的环境很简陋,木墙上有人用刀刻着一些计数符号,四条竖行加一条横行,一个完整的符号就代表五,细细数了,一共代表二十一。

    或许是某个迷失的冒险者,曾在这里生活过21天。

    见苏摇铃在看这个符号,玛娜有些不解:“这有什么问题吗?”

    明明旁边还有一些文字,更能吸引人。

    苏摇铃道:“别看它只是数字,但也代表了信息。”

    “信息?”

    “对,”

    苏摇铃说:“他们携带的洞穴果子固然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的生存,但是和笔记本里写的一样,果子容易腐败,尤其是在这个天气下,除非这个世界的果子也不是我们理解的果子,再加上他们不可能随身携带大量淡水,所以——”

    旁边的史砾石:“没错,这说明这附近最少有一个淡水源,运气好的话,洞穴也在附近,就是不知道距离有多远。”

    毕竟两三公里的距离放在平时不算远,但是换成半径,那面积就大了,更何况或许还不止两三公里,而且,现在他们也没那么多时间去玩完全搜索附近的区域。

    墙上的信息除了时间,也就是一些字句,看起来都不是一个人留下的,这栋小木屋应该来过不少人。

    “这人不会是被毒蛇咬了吧。”

    段胖子看着后面这句话,打了个冷战,他当然不觉得自己和这群留下笔记的人一样会死在这里,他们更幸运。

    不过,如果不是碰到了“无冕之王”,面对那么无边无际的森林,他们可能也会是绝望的一员!

    苏摇铃更注意的是这最后一句话。

    无论是毒蛇还是狂笑水,都会导致人神志不清,狂笑不止,木屋里出现这句话很正常,但这句话更多的是让苏摇铃想起前哨小队留下来的最后几段话。

    最后一段天气和时间都是乱码的情报——

    **

    种种迹象显示,这附近可能是有淡水的。

    几个人在抓紧时间赶路,还是四下探索之间讨论了一下。

    史砾石比较谨慎,现在他们没有淡水,也没有食物,再加上绕路,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抵达,而入夜之后很难找到下一个木屋休息,倒不如在这里过夜,在天黑之前趁机搜索一下四周。

    大概率是可以找到淡水的,要是能碰到洞穴,找到可以食用的果子,就更好了。

    史砾石的想法其他人没有反对,风驰电掣被咬伤之后,整个团队和谐许多。

    木屋内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估计就算有,也被以前的借宿者拿走了。

    风驰电掣留在木屋内,得留一个人看着他,留下来的人不用出去搜索,这种好事放在平时段胖子肯定是第一个抢的,但考虑到风驰电掣的状态……

    和他呆在一起就头皮发麻!

    最后,还是留了下来,正好他也有些体力不支,想要多休息。

    段胖子和史砾石一组,玛娜和宋米一组,苏摇铃和沈亦一组,从三个方向扩散出去搜索三公里以内的区域。

    史砾石两人去的是木屋左侧,也就是地势更低的地方,正好顺路可以探查一下那边有没有路下山。

    苏摇铃和沈亦则去相反的方向。

    宋米和玛娜朝着回来的方向走,但和来的时候走最短路径不同,他们会偏离一下方位,随便走走,算是最轻松的一组。

    和普通前进不一样,在森林里行走,路非常难走,还需要开阔灌丛,拉开枝叶,加上闷热的天气,最关键的还有一点——

    要时刻看见自己的同伴。

    沈亦和苏摇铃说是出去搜索,其实也是随便走走……

    但两人看似轻松,其实都在观察四周的情况。

    路上他们也遇到一条类似的“藤蔓”挂在树上,可惜还没近身,就被苏摇铃砍成两半,又被沈亦当场火化。

    沈亦的异能不是火系异能,但是他有带火机。

    苏摇铃觉得他空间比自己杂多了。

    两人绕着走,苏摇铃总觉得隐约间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但没有发现更多的蛛丝马迹,那些东西无论是什么,隐蔽的能力一定非常强。

    这也是她不觉得咬伤风驰电掣的东西是lt的原因。

    这些“绳索”,平时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纤维绳索,并且没有血肉,不会动弹,只有在攻击人的时候,才会张开口器,猛然发动攻击。

    但lt更加隐蔽,只在夜里出没,完全不会这么轻易地暴露在他们的目光下。

    苏摇铃估计史砾石不仅会勘察地形,还会在附近做一些陷阱。

    虽然他们没有碰到动物,但这森林里不一定就没有,比如快乐毒蛇,虽然他们也不敢怎么吃就是了。

    沈亦站在树下,抬头看这茂密高大的绿林:“lt,会不会就是它们。”

    他总觉得这些无处不在的树木很可疑。

    快乐毒蛇也好,会污染水源的水草也好,都是植物,但它们又不是完全的植物。

    “有这种可能,”

    苏摇铃跳上地上倒塌的树干:“这些树木太正常了,和外面的树木似乎没什么区别,也会有年轮,也会倒塌,也是植物,但最不正常的,是没有和这些植物匹配的动物,微生物……”

    一个密林的生态系统,应该是很复杂的。

    但这里简单地过分。

    沈亦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边走边问,“你觉得史砾石的陷阱能抓到东西?”

    苏摇铃走在他身侧,“我在想一个问题。”

    “嗯?”

    “我们会布置陷阱,去捕捉其他猎物。”

    她顿了顿,道,“那它们呢?”

    “它们会不会也设置陷阱,去捕捉它们的猎物。”

    沈亦见她停了下来,走向另一个方向。

    好在苏摇铃没走太久,就在一棵树侧边停了下来。

    她看向树身上那片残破的红色布条,布条拴在树木较低矮的枝干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岁。

    红色标记,意味着附近一公里以内有水源。

    **

    宋米觉得很口渴,但她和玛娜身上都没有水,只能强忍着继续往前走。

    昨夜两人都没怎么睡好,又走了这么久,现在是又困又累。

    “玛娜,你听听,是不是水声!”

    宋米忽然激动起来。

    玛娜“啊”了一声,随后走回她身边,朝着宋米指着的方向听,确实是听到了有些类似水流冲击石头的响声。

    两人相视一眼,激动地顺着声音的方向走,那声音越来越大了,有点像是水声,又有点不像,但想起之前史砾石捡到的那个笔记本,这附近有淡水的可能性极大!

    如果真能找到,他们就不用担心没水喝了。

    两人加快了脚步,前面的丛叶很深,玛娜走的更快,拨开四周大片的草叶,似乎离水源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但当两人踩在空地上的时候,才发现声音消失了!

    宋米满脸疑惑:“怎么回事?”

    她刚明明听到声音近在咫尺,怎么会没有水呢?

    那响声难道都是自己的幻听吗?

    可玛娜也听到了啊!

    四周的确有响声,风声,树叶晃动的声音,但是疑似水声的响动完全消失了,入目全是翠绿,层层叠叠。

    “那儿有个人!”

    玛娜指着宋米背后,激动道:“看!”

    宋米转过头,果然在绿色的间隙里,看见一件褐色的外套,因为植被太茂密,遮挡了大部分的视野,所以看不清那人的脸,但可以确定,那是人才会穿的衣服。

    “你是谁?”

    玛娜朝着远处的人喊。

    但怪异的是,那人转身就跑了!

    玛娜只好追上去,想要叫住那个人。

    “玛娜,你先回来!”

    宋米的话从身后传来。

    玛娜听到这叫声,脚下一顿,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去追那个人,她转身往回走,却发现宋米不见了!

    刚才宋米应该站着的地方,现在空无一人。

    “宋米,宋米,你别吓我!”

    玛娜害怕起来,环顾四周,谁也没看见。

    她没想到宋米会出事,之前说过,lt应该只在夜里才会出现,至于那个怪异的毒蛇,只要不靠近那些奇怪的藤蔓就行。

    大白天的,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

    “宋米!宋米!”

    玛娜大声喊着。

    忽然,她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过来了,立刻转过身去看,只见密林间一个影子一闪而过,落入旁边茂密的叶子里。

    是刚才那个穿着褐色外套的人吗?

    她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引入了一个可怕的圈套,这个圈套是褐色外套的人布下的吗?

    忽然,玛娜又感觉双腿被什么东西紧紧拽住,整个人摔在地上,被拖往后面,她的双手在地上想要抓住东西阻止自己被拖走,但最终只是摩伤了手臂而已。

    那东西的力气大的可怕!

    她大脑一片空白,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因为植被太茂密,光照不进来,和黑夜无异。

    看不到身后抓住自己的东西,玛娜只能靠着本能,搓出一个火苗扔向身后——

    大概是运气很好,她似乎烧到了对方,那东西并没有继续袭击她,而是一下松开了抓住她的“手”,哗啦啦地响动过后,便消失在了玛娜身后。

    “怎么回事?”

    史砾石的声音出现。

    随后,段胖子也紧随其后,从灌丛后面冒出了头:“怎么就你一个人,宋米呢?啊?你怎么这个样子。”

    玛娜惊魂未定,转头看自己背后,刚才扔出去的火苗已经不见了,或许早就熄灭,这里的环境特殊,除了一些干的死的树枝枯干,其他的都很难点燃。

    玛娜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狼狈了,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有不少淤青和血痕,像是被人在地上拖拽了很远的距离。

    虽然他们都是分开不同的方向搜寻,但并没有一个绝对的范围,密林里走着走着,有时也会晕了方向,玛娜和宋米走的方向可能和去木屋两侧的两组人遇到。

    但史砾石过来,还是因为隐约听到了这个方向传来的玛娜的叫声。

    “宋米,宋米被抓走了!”

    史砾石问,“被谁抓走了?”

    段胖子不敢离两人太远,上前去想要扶起玛娜。

    玛娜摇头:“不知道,我……”

    她话刚说完,一刀冰刃凭空出现,突然割破她的喉咙!

    血液喷出来,落在段胖子身上,段胖子整个人都傻了。

    什么,什么情况?!

    是真的,不是幻觉,血腥味冒出来,玛娜的身体开始抽搐,段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却看到原本应该是主心骨的史砾石,此刻情况也不好!

    在玛娜出事的瞬间,史砾石就转身躲开了飞过来另一道冰刃,并且正准备快速移动,但还是没躲开另一处的攻击。

    也就是说,对方在出手的瞬间,对他上了两套攻击!

    两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人,一左一右,站在史砾石的两个方向,手里能量波动很大,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藤条仅仅抓住了史砾石的手脚。

    木系异能,竟然可以操纵这森林里的东西!

    而那藤条竟然还能张开嘴,狠狠咬住史砾石的左手臂。

    不只是那两个瘦高的木系异能者,从前面的树上还跳下来一个身高一米八,浑身肌肉的男人,此刻正看着他们几人,脸上是势在必得的得意。

    完了,完蛋了!

    这是段胖子的第一反应。

    对方有三个人,而且肯定都不是刚刚激活异能的菜鸟学徒,起码是青铜往上,第一时间出手就杀了玛娜,控制住史砾石,不,如果不是史砾石能力很强,恐怕刚才也被冰刃割喉了!

    段胖子不是没遇到过其他玩家,但是这种打了个照面,话都不说就是直接动手杀人的还是第一次见。

    显然,对方没有控制他,是看出他的威胁性最小,但史砾石就不同了,等对方的能力恢复,估计迎接他的就是死亡冰刃。

    而自己为什么会被留下来,段胖子不傻,当然知道,这几个人一看就是玩家,估计也是不小心掉进来的,留着他就是想要他们的物资和情报,但是他们不会留下威胁。

    也就是说,下一秒,史砾石就会死了!

    而他能有机会活下去吗?要是对方上来没动手,而是先试探,段胖子还觉得自己有投诚的机会,但对方杀人不眨眼,他不说物资和情报,是死,说完了没有利用价值,依然会死!

    这林里的生存物资可是非常宝贵的。

    怎么会从这里出现一队异能玩家,还如此心狠手辣,眨眼间就团灭了,早知道还不如留在木屋守着那个疯子。

    就在段胖子一阵绝望的时候,拉住史砾石手脚的藤蔓忽然松开了,史砾石趁机掏出猎刀,锋利的刀刃割开咬住他手臂的那一条藤蔓。

    而缠绕住他手臂的藤蔓之所以松开,不是因为木系异能者的能量用尽,而是那两个“合作”控制藤蔓的木系异能者,死了一个!

    他的脑袋被人扭断,一团黑雾从木系异能者的身体里飘出,随后消失在杀死他的“凶手”面前。

    段胖子看清那人的脸,顿时惊喜道:“我不刀队友!”

    “什么?!”

    突然发生的变故,让另外一个木系异能者脸色大变,就连刚出来的那个可以控制异能的冰系异能者也微微皱眉。

    两个木系异能者是青铜,而他更是白银等级的玩家,什么样的速度,能在他眼皮底下杀人?!

    关键的时候,黑虎从不吝啬身上的霾石,刚才那两道精准的冰刃,无论是从力度还是速度上,都是顶尖水平,消耗当然也不小。

    黑虎瞬间吸收完两块霾石的能量,毫不犹豫扔出两道冰刃直奔沈亦面门。

    并且,他拿出了新的霾石,要立刻补充能量,随时准备补刀。

    但沈亦以更快的速度躲开了,不仅躲开了,还把地上的尸体提起来,挡住了第二道冰刃。

    冰刃插入木系异能者的胸膛,顿时打出了骇人的伤口!

    这冰刃看着小,割喉的时候也看不出多厉害,但是直接砸在人的身上,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段胖子眼睛都跟不上他们动作的速度。

    只会坐在地上喊卧槽牛比。

    但更出乎男人意料的是,除了突然出现杀了自己同伴的那个人以外,还有另一个人,悄无声息从自己身后靠近,随后就是一阵寒意贴上了他的喉咙。

    黑虎第一反应是刚才那人以极快的速度靠近自己,并且摁住了他命运的脖颈!

    但随后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因为那人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就算是杀人也是直接扭断对方的颈椎,而刚才被他们控制的史砾石就更不用说了,一把猎刀闪闪发光。

    而此刻,贴在他脖子上的居然是——

    一把菜刀!

    黑虎:??

    他一个强大的冰系战斗者,近身能力也非常强的拳击专家,居然被人瞬间用菜刀挟持住了!

    这合理吗?

    但自己背后的那人却没有动作,见到黑虎被挟持,同伴瞬间死亡,另一个木系异能者也是想动而不敢动。

    他知道,黑虎一死,局面扭转,自己就只有被别人追杀的份,黑虎是他们之中的白银等级玩家,黑虎不能就这么死了!

    那挟持黑虎的人站在他背后,被他完全遮挡了身形,四周又有灌丛,真不知道是哪个赤金大佬出手了。

    该死,他们明明观察过这几个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有靠山的,那个叫玛娜的更是能量波动极小,说不定还没突破学徒,这个胖子就更不用说了,一点战斗本能都没有。

    那个络腮胡的男人就是他们之中最强的玩家了,冷静沉着,但是刚才出手试探,也不过是青铜等级,或许比他们这两个打辅助的木系异能者更强,但是对上黑虎这种白银玩家,也是只有死的份。

    谁知道半路居然杀出两个神秘人,一个秒杀了他的同伴,另一个直接控制了黑虎!

    卧槽,不会是两个白银,不,对面该不会有赤金吧?!

    虽然白银玩家之间差距也很大,但是黑虎还没看见对方就被控制住,要知道,只要黑虎背后的人动作没有停顿,不是挟持而是直接动手,黑虎都要吃点苦头。

    然而,让他更震惊的是——

    黑虎背后的人说话了,却是女生的声音,而且还很年轻!

    “我知道我这一刀砍不下去,你既然这么厉害,没必要躲着吧,我可要提醒你,这林子里不仅我们和你们。”

    苏摇铃的话,让段胖子更摸不着头脑。

    她在和谁说话?

    谁知道还真的有了回应。

    “你知道一个白银等级的玩家是不能轻易死的,尤其他还是我们的人,”

    一个冷淡的声音从林间传来:“至于我露不露面,重要吗?”

    “如果你死了,就不重要了,”

    沈亦看向斜后方的一棵大树。

    “你在威胁我?”

    那声音笑了笑,“没想到这个新人小队里还有你们两这种水平的玩家,落在你们手里,算他们三个倒霉,但是你们要真的把人杀了,我虽然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你们两个,但是让你们吃点苦头还是很简单的。”

    苏摇铃能感受到一阵阻力围绕在黑虎的脖颈周围,那是刚才才形成的,就在她菜刀架上去的瞬间。

    否则以她的性格,在看到玛娜尸体的时候,就不会给黑虎活着说废话的机会。

    但看起来,黑虎似乎并不知道他身上的这种“保护”,有些类似白途的空气异能,但又完全不同,这种保护,苏摇铃能感受出来,更像是某种措施。

    尤其是当她仔细去感受这种力量时,竟然能感觉到一种纹路浮现,就像是盲人用手去摸索盲文一般,那纹路用眼睛看不见,但是用精神可以探知到。

    这让苏摇铃觉得有些熟悉。

    她微微一想,就明白了这种熟悉感来自哪里。

    附魔那本书!

    这似乎是一种最低级的,最简单的,甚至说是粗糙的保护魔咒,可以在受到危险的时候触发,但是持续消耗也是巨大的,但苏摇铃估计,这人身上有不少霾石,平时应该没有少干杀人越货的事情。

    赚钱这种事情,自己兢兢业业干,攒一辈子也攒不够白银城豪华别墅的首付,但是走点别的门路,就不一样了。

    当时苏摇铃拿到那本书,只是粗略地翻了一下,还没系统地学习过整本书,但就是那点粗略的知识,也能让她轻易找到黑虎脖子上保护纹路的弱点,只需要一两分钟,就可以解开。

    那个不想露面的人,也会附魔?

    不对,附魔是附在道具或者武器上的,附在人的身上虽然不是不行,但至少不是这个粗糙的阶段可以去做的,路子有点野。

    而且纹路如此怪异和粗糙,更像是利用零星附魔技术,做了补充和调整,用更多繁琐的技能和手段,来达成原本缺失的一些效果,勉强形成保护。

    也就是她这把菜刀太普通,换个厉害点的武器来,估计这一层保护都只能抗两三下。

    估计对方也没想到她的武器会是一把村民家里抢来的普通菜刀,以为以她的实力,肯定有更多武器和装备。

    不过这一次的遭遇,也让苏摇铃意识到。

    对付怪物,她或许是用不上什么武器,直接异能上冲就行,但是对付玩家呢?

    她觉得那本附魔技术之从入门到放弃,应该好好看看了。

    怎么也要来一把附魔菜刀,以后上路遇到这种劫匪才能更安心。

    “我们杀了你们一个人,你们也杀了我们一个人,算是扯平了,既然活下去是我们的共同目标,那在这儿互相残杀,只会便宜了森林里的怪物。”

    那个淡淡的声音说道。

    史砾石气的大骂:“放屁,刚才你们怎么不说互相残杀的事?”

    现在看到他们占了上风,就要跑了?

    段胖子也爬起来,躲在史砾石身后,努力往沈亦看的方向看,但什么也没看到!

    怪了,这群人怎么看出树上有人的?!

    “那你们想怎么样呢?”

    树上的声音说。

    显然,他并不是很关心黑虎和其他人的死活,对他而言,他们活着对他更有利而已。

    “对,我们是黑骨城的人,如果你们动手杀了我这个白银玩家,他回去之后,你们肯定会被黑骨城报复的!”

    黑骨城!

    段胖子听过白银城的名声,自然也不会不认识黑骨城,那可是世界排行和白银城不相上下的强大城市。

    “你说的很对,”

    苏摇铃的声音在黑骨背后响起,让黑虎整个人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平淡的语调,却让他感觉似乎是死神在背后说话。

    “但是你有一点算错了。”

    苏摇铃的话音刚落,最后剩下的那位木系异能者就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死死掐住,腐臭味包围住自己,有什么东西掐住了他的喉咙!

    冰冷的,僵硬的手!

    怎么还有人!

    他挣扎着操控木元素从背后形成利刃,孤注一掷地刺向自己背后的人,木刃刺入血肉,却不是对方的血肉,而是他自己的!

    什么,他背后没有人吗?

    ——当然没有人,因为地缚灵,只是鬼而已,哪怕可以暂时地掐住他,也不会被这种攻击所伤。

    在他动手的瞬间,苏摇铃就收回了召唤出去的地缚灵。

    但木系异能者已经倒了下去。

    “操纵鬼魂的能力?怪不得,看来你们的确很厉害。”

    树上的声音说。

    他问:“那么,我哪里算错了?”

    苏摇铃一笑,道:“你们杀了我们一个人,我们杀了你们两个人,这次,我们才算扯平。”

    段胖子:卧槽!

    史砾石:牛。

    他们两都同时对苏摇铃的性格刮目相看。

    善良,单纯?

    眨眼间就让那个木系异能者“自己杀了自己”,她真的善良单纯吗?

    但史砾石喜欢苏摇铃的做法和态度。

    虽然玛娜和他们也只是路上相遇的同伴,但毕竟是一起想要活着离开这里的,活生生的人,从没有什么一命换一命的算法。

    苏摇铃这么说,目的就是震慑,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他们不会轻易回来报复,因为报复的后果,是他们更强的反击。

    但树上的人却并不生气,死了一个青铜而已。

    他更知道,既然死了一个青铜,那么黑虎就不会再死。

    对面是个聪明人。

    这个女生是打算放人了,但是放人之前,她不能让自己的同伴白死,更要震慑他们,让他们不敢再来犯,或者暗地里做点什么手脚。

    苏摇铃的刀越来越靠近黑虎的脖子,纹路已经解开,刀锋割开皮肤,黑虎本能要开始反击,然而——

    树上的人声音忽然有了些变化,“别动,不想死,就好好听着。”

    这句话说的非常不客气,显然是冲着黑虎来的。

    段胖子看不懂,但是树上的人看得懂。

    他写在黑虎身上防止黑虎被人秒割喉的魔咒,被人破解了。

    也就是说,现在那个女生可以轻易杀死黑虎。

    他并不怀疑,能瞬间控制黑虎的人,会在近战上输给他,说不定对面也是一个赤金玩家。

    果然,苏摇铃放开了黑虎。

    还是那个理由,她杀了青铜,树上的人不会有任何反应,但是如果杀了白银,这个对方最后仅剩的队友,那么对方就要面临一个人在密林里生存的危机。

    这是树上的人不能容忍的,所以一定会发生更大的冲突。

    倒不如现在,把人吓走也好。

    杀了青铜,既可以削弱他们的实力,又可以震慑这群人。

    黑虎得到自由,本来准备马上反击,但却被树上的人直接呵斥住。

    “还想找死?刚才找的还不够多?”

    黑虎闭嘴了,如果连树上的人都谨慎对待的对手,肯定不简单,还好刚才自己没有随便反

    击。

    刚才挟持自己的肯定是赤金,而且还能在挟持自己的时候,同时轻描淡写地杀死另一位青铜来威胁他们,不是赤金是什么?!

    “等等,”

    然而,黑虎还没来得及走,就听见苏摇铃的这句话。

    黑虎心里一惊,什么情况。

    难道她出尔反尔,想杀死他们两个人?!

    树上的人,显然也在等苏摇铃的解释。

    苏摇铃说:“我可以放他活着走,但是你觉得就这么走,合适吗?”

    黑虎:“?有什么不合适的?!”

    “命可以拿走,所有的东西留下,包括你的霾石和食物,水。”

    黑虎:??

    段胖子:???

    史砾石:???

    她胆子这么大吗?

    苏摇铃:胆子不大,怎么能让他们更加相信我是一个超牛逼的高等级玩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