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65章 两只眼睛15

时间:2022-07-12作者:缜白

    完了。

    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因为汾子表现的实在是太可疑了。

    他说自己是感知者, 但提出来的信息乱七八糟的。

    但事实证明,他并不是真朋友。

    剩下的三个人,林铃, 橘子,“小璇”, 都是他们从未重点怀疑的对象。

    林铃一直被当做帮凶看待,橘子更是游离在讨论焦点之外, 但他偏偏又很积极主动, 丝毫没有被怀疑过, 苏摇铃也是如此。

    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赢了。

    “天亮了, 昨晚,托米的朋友选择带走了6号~”

    狼人果然真的就在两个女生之间!

    而她们竟然是“活到”最后的两个人。

    “卧槽,不会林铃真的是朋友而不是帮手吧?”老中医傻了。

    汾子:“我早就说过,小璇很可疑, 一定就是她!”

    橘子摇头:“说不定是我不刀队友自杀, 把朋友的身份给了帮凶, 从而让我们即便是盘出了帮凶, 也不会投她。”

    “你们不用猜了, ”

    的确, 上一轮结束之后,没有找出真正的朋友, 就注定获胜。

    只是他们没想到, 这么多轮下来, 他们一个邪恶阵营都没有投出去!

    两狼屠城, 活到最后, 这是多强?!

    苏摇铃:“我就是游戏里的。”

    橘子:“??”

    老中医:“????”

    怎么, 怎么会是你?

    老中医不明白了:“可为什么最后林铃要爆你是狼,说你和汾子必出一个?你前一轮明明可以杀死汾子,而不是那个不说话的保安。”

    “汾子很可疑,不是吗?”

    苏摇铃说:“有什么比留一个可疑的人在场上更容易吸引注意的?”

    “我不明白,既然你和林铃是邪恶的,为什么会出现之前的情况……而且你杀的也太准了吧,第一晚就把我不刀队友刀了,偏偏他可以保护人。”

    “很简单,第一天晚上,只有我知道场上没出现的三个身份是什么,但是我并没有和我的帮凶相认,而林铃又是在第一个发言的,因此,她并没有表明身份。”

    的确如此,林铃是第二轮才出现,表明自己偷窥者的身份,并且开始给信息带节奏的。

    原来只是穿衣服穿的不够快?!

    “你们也没猜错,林铃就是播放员,第一晚她随机选择了一个人,让对方看录像带,陷入混乱状态,但她运气不错,选到了2号汾子。”

    汾子:“我靠,第一晚就混乱我!怪不得我第一晚得到的信息是我身边都是好人,结果一个邪恶帮凶就在我隔壁!”

    沈亦:“果然刀我的是你。”

    真朋友的第一刀,给了我不刀队友。

    现在回看前两章,这个下刀的竟还在问是谁动的手。

    都是影帝。

    苏摇铃大大方方:“你当时说的没错,的确就是我动的手。”

    “选你也很正常,你太聪明了,如果拿到了重要角色,很可能逆转战局。”

    就像是他们选择投票投出白途一样,苏摇铃杀沈亦,自然是先解决掉一个威胁。

    而且,晚上杀死沈亦,即便是白天他依然可以发言,并且看穿了他们,苏摇铃还可以以沈亦是晚上自杀为理由,继续脏他。

    总之,沈亦不可以死在白天,而且死的越快越好。

    ——来自队友的认可。

    沈亦:?我应该谢谢你?

    “还有一个原因,但是大部分人都说了自己的身份,没说自己身份的人很少,杀汾子没有必要,可以继续留着他给错误信息,反正我们有播放员,让他天天晚上看看录像带也无妨。”

    汾子:“?”

    日渐混乱,却毫无察觉。

    “他如果死了,如果你们认下5号说的话,那么1和2之间出一个播放员,没了2号,1号就在风口浪尖上,所以得让2号多活一段时间。”

    剩下没有表明身份的,林铃,老中医,白途,沈亦,苏摇铃,除了两个邪恶阵营,剩下的抓着杀就行了。

    沈亦解决了,白途也被自己人投出去,剩下要解决的,就是老中医。

    “第二天晚上,并没有给汾子看录像带,因为我会杀掉3号沈亦,这样4号就会出现在2号汾子的感知范围内,第一晚13没问题,第二晚14就有了问题,白天,只要我出来带节奏,让大家出老中医,就更容易了。”

    白途:!!

    果然不愧是白银城派进来的人,让她拿狼人牌真的很可怕!

    紧跟着,就是在杀橘子,汾子还是保安之间进行第三晚的选择。

    橘子身上并没有危险,但是也没有绝对安全的证明,而保安基本可以不被考虑进公投的范围内,一个是因为他那么混乱的精神状态 ,还能给出具体的身份和信息,二是因为就算他有问题,也最多是个帮凶。

    所以最后一晚,依然是混乱汾子,然后杀死保安,场上只剩下并没有太大疑点的苏摇铃和橘子,以及嫌疑很大的汾子。

    苏摇铃是没想到林铃会选择爆27出问题,林铃本意是想要用小璇干净的身份,把2号汾子彻底踩进去,没想到汾子被混乱之后,得到的信息是林铃和橘子都没问题,从而把所有的嫌疑都放在了小璇身上。

    很快,汾子从自己是好人的角度,推理出了场上有播音员,并且依然怀疑林铃,进而怀疑“小璇”。

    无论杀谁,都会有这样的局面,因为这并不是简单的狼人杀,人死之后依然可以投票,汾子就算是死了,也还是可以投出最后一票。

    所以,最后一轮就看谁能把戏演到最后。

    而苏摇铃也预料到或许会有自己被怀疑的局面,其实,她和林铃可以在夜间交流,只是说的话有限,时间也很短。

    所以,在最后一轮天亮之前,她告诉林铃的最后一句话就是——

    必要时刻,不用保我。

    其他玩家不是傻子,他们很容易从蛛丝马迹当中推断出有一个帮手的存在,再加上保安一开始爆出的信息非常重要——播放员。

    一旦他们推断出林铃是播放员,她和谁站边,谁的嫌疑就最大。

    所以,保她反而可疑。

    苏摇铃干脆就用林铃和汾子的发言,把自己“踩死”,而不是“辩解”,从而坐实林铃和汾子一边的关系。

    橘子就是错信了这一点。

    苏摇铃倒是敢和对面对跳,但是林铃的性格显然不会,这套理论打起来容易,实际上很容易翻车,也不是所有人都敢这么打。

    只是最后橘子问林铃那句话的时候,林铃坚定了回答。

    白途懂了:“怪不得我们一直到最后都没抓到狼,原来狼人竟是我队友!”

    懂了,下次抓不到坏人,那是因为坏人就是大佬自己。

    “但是,”

    老中医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发言当中,汾子被一步步踩死,苏摇铃不仅利用了白途的分析,还利用了自己的身份。

    “如果汾子不是狼人,他为什么提名了我,但是却没有死?”

    老中医说着说着,自己明白了:“卧槽,疯子竟是我自己!”

    他以为只是绝对病人,但其实他疯了,他只是个疯子而已!

    所以他并没有绝对病人的能力,任何人提名他都不会死。

    “等等,但是你怎么知道我是绝对病人?”

    被利用是因为人家厉害,但是“小璇”的厉害,怎么和开了天眼一样?

    当时他一直到死,可是都没说过自己的身份的。

    “一共就那么几个人,身份还不明显吗?”

    苏摇铃说:“好人身份一共有11个,其中前三个,热心病友,门卫和敏感病友,都是第一晚得到信息,之后就没用的身份,所以这三个应该一开始就说出自己的信息,在场的大家除了那个保安以外,都不是傻子,连林铃都知道第一天晚上如果可以动手,一定要选一个人给他看录像带。”

    “所以,前三个可以排除,其次就是感知者和偷窥者,感知者已经出了,偷窥者是林铃冒充的角色,并没人来反驳她。”

    苏摇铃比他们还多一个条件,“并且,是我知道场上没有出现的身份是验尸官,偷窥者和夜间病人。”

    之所以不冒充验尸官,就是不想给其他人更多的信息,因为验尸官要说出每天被公投出局的人的身份,一旦她说错了白途或者某个没有表明身份的人的身份,就无法冒充验尸官,会被怀疑。

    保护者是沈亦,第一轮之后已经说了,夜间病人是苏摇铃留给自己的假身份,橘子说自己是保安,第一轮上来就用了自己的特权,紧跟着是流浪病人,白途。

    排除了以上的身份,在加上本局没有疯子,很容易推断出,老中医的身份只有绝对病人。

    而汾子提名了老中医,却没有死,老中医没有被混乱,说明老中医是疯子。

    这一点,就可以用来踩汾子。

    果然,最后她靠着这一点,获取了老中医的信任,并且让汾子的嫌疑进一步加大。

    白途似乎明白了什么:“我不刀队友,最后一轮是故意让你获胜的!可是为什么——”

    “好了~”

    “恭喜大家进入游戏的最后一个阶段!”

    什么,游戏还没结束?

    狼人获胜,他们好人不是都要完蛋吗?

    “最后的游戏,是托米和托米真正的朋友才能玩的游戏。”

    头顶的托米落下来,趴在桌上 ,从血肉之中钻出两只眼睛,牢牢盯着坐在7号位的苏摇铃。

    “请向我证明,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获胜。”

    其他人:??

    一直到现在,他们也不明白玩了一场什么游戏,托米没有惩罚他们这些游戏输掉的人,是因为游戏还没结束吗?

    但这个问题,连听他们都听不懂,更别说如何证明。

    7号刚才已经把游戏过程自己所有的选择都说的清清楚楚,这还不能证明他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获胜吗?

    难道,这就是为什么写不要和托米玩游戏的意义?

    如果他们输了,就会去地下室,如果他们赢了,还有下一个游戏,托米一定会让他们无法赢的游戏,这一切从开始就是骗局?!

    游戏没有胜利,所以赢了就会输,赢了也要去地下室吗?

    想到这里,老中医等人心里多少有些绝望。

    这的确是游戏。

    但却是托米玩.弄他们的游戏。

    就在他们已经放弃,准备躺平看录像带的时候,7号女生如同“天籁”的声音响起。

    没错,不是因为她的声音有多好听,而是因为她所说的内容!

    哪怕现在胜利或许和他们没关系了,但他们也不想死在一场一开始就没有胜利希望的游戏里!

    “我证明给你看。”

    苏摇铃拿到桌上的笔记本,撕了8页纸下来,随后看向托米,指了指自己的脚下束缚。

    托米放开了她!

    随后,苏摇铃并没有抓紧时间逃走,而是给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张。

    随后,她自己回到座位上,在自己那页上写着什么。

    随后,她把笔扔给林铃。

    “画。”

    林铃:“什么?”

    “我们每个人,将自己认为的,正常人的样貌画在纸上,这就是我为什么可以赢的证明。”

    汾子问:“我们都输了,也要画?”

    “你不画怎么知道自己为什么输?”

    ……说的也有道理。

    老中医叫着:“可是我们没有手啊。”

    苏摇铃看向托米。

    托米朝她笑了笑,随后松开了所有被抓住的出局的人。

    众人虽然觉得疑惑,但是也都一一照办,就连那个保安,也拿着笔,在纸上唰唰画起来,画完了,不再发出笑声,而是迷茫的看着其他人。

    苏摇铃看向林铃:“打开你的画吧。”

    林铃犹豫了一下,展开纸页,面向所有人。

    然而,其他人很明显可以认出——

    她画的并不是正常人的样貌!

    两只眼睛,一只长在额头上,另一只在眉毛下面。

    林铃:“我,我画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正常人难道不是这样长得吗,她画的很简单,应该不至于画的太丑吧?

    为什么老中医等人都在说“卧槽”?

    “规则一开始说了,托米真正的朋友,是被污染了的病人,帮凶也是如此。”苏摇铃展开自己的画,她的也是如此,但她的一只眼睛在脸颊上,另一只眼睛在眼睛下面。

    “这是我一开始认为的正常人的样貌。”

    但是她似乎有着独特的分辨能力,很快,苏摇铃就觉得自己脑海中的人脸模样有什么不对。

    但是她依然画出了这一副。

    尤其是看完了禁闭室的录像之后,她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看的那盘录像带有问题。

    规则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无法从讨论医院规则的角度,去分辨谁看到了有问题的录像带。

    但是最后的图像是有问题的。

    而图像不同于文字,文字口述就可以察觉内容有问题,图像却要详细描述图像的画面才行,更何况,他们看到的也是两只眼睛。

    只不过,眼睛的位置不一样。

    无论是苏摇铃看到的那盘录像带,还是林铃看的医生递给她的录像带,都是有问题的。

    医院是活的,并且受托米控制,但在托米出现之前,还是医生形态的它,只能通过简单的手段给别人自己的录像带。

    但偶尔,它也可以突破一下——

    比如提前开了门的苏摇铃的房间。

    柜子是动的,因为柜子本身想要偷换她的录像带,但是“柜子”没想到,苏摇铃会往它的身体里倒止咳糖浆!

    偷换到了一半就被“硫酸”洗胃,柜子属实是太难了。

    它带不走旧录像带,只能破坏旧录像带,所以苏摇铃和林铃看的都是错误录像带。

    保安也看了医生去保安室替换的错误的录像带,他同样被污染了。

    而托米在他们三个被污染的更严重的人之间,选择了两个成为游戏当中的“邪恶阵营”。

    而游戏的规则是,只有托米的真朋友,也就是苏摇铃,活到最后,这些被污染的人才能算获得胜利,并不是说,只有邪恶的阵营的人才能获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