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63章 两只眼睛13

时间:2022-07-12作者:缜白

    “并且, 托米真正的朋友和帮手可以得到三个场上并未出现的身份。”

    和狼人杀不同,这个游戏的每个人都有身份和独特的能力,因此, “狼人”并不能直接说冒充某个身份。

    如果瞎编的身份和别人撞了, 那么很容易被发现。

    所以, 托米会给他们三个可以冒充的身份。

    但这样,朋友和帮手就可以直接认出对方——

    因为只要声称是这三个身份其中之一的人, 就是他们要找的伙伴。

    突然, 众人耳边响起了絮絮低语。

    但每一个人的低语声的内容, 只能自己听到。

    “已经告诉大家每个人的身份!”

    托米的声音响起:“请记住游戏规则~”

    “游戏流程:夜晚——白天——公投——新的夜晚——”

    “托米的朋友和托米的帮手是邪恶的, 外来者和病人是善良的,这一点, 将会反馈在你们得到的信息中。”

    “公投时,每个玩家只能提名别人一次,每个玩家只能被别人提名一次, 票数最多者被公投处决。”

    “提名,你可以提名一位玩家, 认为他是托米真正的朋友, 将其送上处决台,在处决台上票数最多的被提名者将被处决, 被提名者无权投票, 但可以提名他人。”

    “二、托米的帮手”

    “托米的帮手会帮助托米真正的朋友, 但是帮手被投票出局, 游戏并不会结束, 游戏胜负的条件, 前面已经介绍过~”

    “托米的帮手可能会有以下几种身份:

    (1)播放员:每个夜晚, 你可以选择给一位玩家看错误的录像带, 该玩家晚上和第二天白天会进入混乱状态。

    混乱状态:你可能获得错误的信息,你的技能可能无法发动,但你并不知道你陷入了混乱。

    (2)医生:你可以知道所有人的身份,并且可能会被别人当做善良的人,无论是否出局。”

    医生本身的属性是邪恶的,但是可能被人认为是善良属性。

    “三、外来者”

    “(1)疯子:你陷入了疯狂,你以为你是其他的病人身份,但你不是,你会获得很多信息,但那可能都是假的。

    (2)双胞胎:双胞胎是善良属性的,但它和邪恶阵营的人是双胞胎,因此,很可能被别人当做邪恶阵营的人,无论是否出局。

    (3)院长:你是善良阵营最重要的人,如果你被公投出局,则托米的朋友将直接获得游戏胜利。”

    老中医:“吐了呀。”

    汾子本来也记不住,看见老中医在做笔记,才放下心来。

    他们都不是新手,很快听明白了这个规则。

    外来者是善良属性的,但是外来者的所有技能都对好人不利。

    他们现在场上有8个人,除掉一个邪恶的“朋友”,以及至少存在一位“朋友的帮手”,假如剩下六个人都是好人的情况下,的确对邪恶阵营非常不利。

    假如有两个帮凶,那么也有五个人是好人。

    原本以为他们好人的赢面非常大,没想到就连外来者都是帮倒忙的。

    “四、病人”

    “1.热心病友:第一晚,你将得知两名玩家其中一人的病人身份。

    2.门卫:第一晚,你将从登记簿上得知两名玩家其中一人的外来者身份,或者得知没有外来者。

    3.敏感病友:第一晚,你将得知两名玩家其中一位的帮手身份。”

    老中医小声:“这么说,这三个身份都能给很重要的信息啊。”

    沈亦却道:“别忘了,有混乱状态。”

    如果第一晚,这三种人中某一个就陷入了混乱,那么他们第一晚的重要信息,将可能是错误的。

    而更难判断的是,规则用的词语是“可能得到错误信息”,也就是有混乱的人,但是会得到真的信息,从而无法反向推理,以假出真。

    除此之外,还有“疯子”,疯子将不知道自己是疯子,在他的认知中,他是某个病人身份,而且他会得到正确信息。

    汾子“啊”了一声:“那不是所有人的话都不可信了?”

    苏摇铃摇头:“那倒不一定。”

    帮凶的数量他们无法确定,如果有两个帮凶,肯定是一个播放员,一个医生。如果只有一个帮凶,那不一定就会出现播放员。

    外来者也是一样,并不一定就会出现疯子。

    “4.感知者:每天晚上,你可以感知到与你邻座的存活玩家有几个是邪恶属性的。”

    原来属性的用处在这里。

    汾子等人眼前一亮。

    因为只有托米的朋友和帮手是邪恶属性的,所以,感知者如果存在,那一定是找到托米的朋友最好的手段!

    “5.偷窥者:

    你能感知到托米真正朋友的存在,但你的近视眼也会让你将另一位固定的玩家认作是托米真正的朋友,每天晚上,你可以偷看两名玩家,得知其中是否有托米的朋友。”

    偷窥者也很厉害,而且不同于感知者只能看自己左右两边,偷窥者可以自己选择偷窥,只要活得够久,就能给出很多信息。

    “6.验尸官:每个晚上,你可以检查今天被公投出局的人的“尸体”,从而得知他的身份。

    7.保护者:每个夜晚,你可以选择一名玩家进行保护,当然,你不可以保护你自己,被你保护的玩家当天晚上不会被托米的朋友“杀死”。

    8.夜间病人:你只在夜里有敏锐的直觉,当你死在夜里,你可以选择一位玩家,得知他的身份。

    9.绝对病人:如果有其他病人提名你为托米的朋友,要将你公投出局,则该病人立刻被处决。”

    老中医立刻道:“这个好这个好,要是我们之间有绝对病人,就让有嫌疑的人来挨个试着提名他不就行了?”

    林铃点头:“希望如此。”

    现在为止,已经出现了九个病人的身份。

    但是他们最多只有六个好人,而这六个当中或许还有外来者。

    “10.保安:你只有一次机会,在游戏中,你公开选择一位玩家,将其处决,如果那名玩家是托米真正的朋友,则游戏结束,若是其他人,则无事发生。

    请注意,所有人都可以声称自己是保安,并且选择其他人,表示自己将利用保安的特权,将其处决。

    11.流浪病人:你睡在其他人的病房当中,如果你在夜晚死去,将有一位病人随机被选择替你死去。”

    “以上,就是所有人的身份~”

    “当有人能获得游戏胜利时,说明他们已经康复,托米将送他们离开德爱医院,那么,祝大家游戏愉快~”

    托米的身体发出咔咔的响声,将屏幕收纳入血肉之中,随后缓缓升入天花板。

    “滋滋滋……”

    头顶的天花板再次发出灯光闪烁的声音。

    原本只是普通的游戏,但其他人一想到头顶上趴着一只托米,就浑身发冷。

    汾子说:“老中医,快,分享一下你的笔记本。”

    趁着机会,橘子和汾子都抄了一页身份说明下来,时刻盯着,也不知道是在看自己的身份,还是在看——

    自己要伪装的身份。

    林铃有些发呆。

    保安则一动不动,只是时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

    橘子小声:“这两人是不是不太对劲?”

    老中医:“我也这么觉得……林铃还好,这个保安,这个保安真的不是把我是托米的狂热粉丝写在那盒子上了吗?”

    汾子点头:“该不会他们两就是托米的朋友和帮手吧!”

    苏摇铃、沈亦和白途,都是不需要笔记,就可以记住规则的人。

    现在,也在思考接下来如何利用这些信息,达成自己胜利的条件。

    善良阵营的人一定是占据大多数的,所以大家的目标在一开始,一定是——“找到并且投票处决托米真正的朋友”。

    “要不我说,谁是托米真正的朋友,出来认一下?”

    汾子环顾四周,想从众人脸上看出表情的变化。

    结果发现——

    看个锤子。

    全员方脑壳,纸盒头。

    “谁会认啊,”

    老中医摇头:“他们拿的是假冒的身份,肯定没有真的能力,到时候就看谁在撒谎就行了!”

    “话说,我们真的要玩这个游戏?”

    橘子心里直打退堂鼓,忽然发现地板狠狠抓着自己的腿,好像要顺着地板往上爬,爬到自己的身上。

    这,这游戏输了,不会去地下室就是被医院给吃了吧?!

    “反正呢,大家都拿到自己的身份了,也都想赢,想活着离开这里。”

    老中医长叹一声,“谁能赢,就看本事了。”

    橘子也不说话了。

    本来想抱大腿,结果谁知道被抓来玩游戏,还被随机分了阵营。

    也不知道自己和大佬是不是一个阵营的。

    头顶的灯忽然灭了。

    几人都陷入了沉默。

    黑暗里,唯有保安还在发出笑声:“嘿嘿嘿……”

    坐在保安左右两边的老中医和橘子:“……”

    能有个人把他的嘴巴捂住吗?

    这也太渗人了吧?!

    显然,这是第一天的天黑。

    所有人的视野都陷入了黑暗,也有人在环顾四周,发现唯一能看见的是——

    头顶的托米。

    “天黑了,不能偷看。”

    紧跟着,从板凳上伸出两只手,在所有玩家没有发现的时候,直接捂住了他们的眼睛!

    那感觉,就好像有人站在他们身后一般。

    沈亦本想动手,但看苏摇铃竟没动静,也停了动作。

    仔细想想,其实也对。

    他们原本的推测,离开医院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和托米的游戏里获胜。

    但是谁也没想到,托米的游戏,是让玩家互相猜忌。

    那么,他们是一个阵营的吗?

    沈亦毫不怀疑,一旦两人是不同阵营,苏摇铃会不顾自己的所谓“同伴身份”,直接选择获胜的路,即便她的名字是“我从不刀队友”。

    但这并没什么意外。

    换作是他,也会如此。

    就算是邪恶阵营的人,也必须在第一天发言之后,才有可能找到自己的队友。

    这还是建立在第一天,所有人就会主动说出自己的身份的情况。

    如果有人第一天不说自己的身份呢?

    恐怕邪恶阵营的人,自己都找不到同伙。

    很快,在无人能发觉的情况下,“第一个晚上”过去了。

    捂住双眼的手缓缓摊开。

    活动室的灯光又亮起。

    第一天晚上,托米的朋友是无法杀人的。

    “现在,大家有十五分钟的聊天时间,十五分钟后,开始投票选出托米真正的朋友!~”

    头顶的声音又说话了。

    老中医:“我知道托米是什么东西了。”

    汾子:“啊?”

    老中医:“托米是dm(主持人)。”

    汾子:“?”

    原本应该激烈的讨论,却以短暂的安静开了头。

    老中医挠挠纸箱子:“什么?没人能听懂我的梗吗?”

    橘子:“听得懂,但是太冷了,你讲的很好,下次不要再讲了。”

    苏摇铃道:“行了,别浪费时间,我们按照顺序来吧,这样也不会发言太乱。”

    她看向林铃:“你来吧。”

    林铃自从喝了止咳糖浆以后,反应一直有些慢,晃悠了一下,才说:“我是一个好人,啊,我是一个病人身份,但是具体是什么,我第一天并不想说。”

    林玲的状态汾子等人是知道的,差点被保安带去地下室了,因此,几人也没催促她,而是继续往下说。

    坐在2号位的是汾子,“我可是好人啊,我是纯纯的好人,跟着我走绝对没错!”

    老中医:“你先说重点,说重点。”

    汾子:“别急别急,我是感知者!厉害吧!感知者可以感受邻座有没有坏人!”

    白途点头:“那你这个身份非常有用!你感受到邪恶的人了吗?”

    虽然无论是托米的朋友还是帮凶,都属于邪恶属性,但能抓一个算一个。

    汾子:“没有!”

    “什么?”

    “我的邻座没有坏人!”

    众人:“……”

    老中医:“吐了呀,那你整的和抓到坏人了一样。”

    “这不至少给排除了两个人吗?”

    汾子看了眼自己的左右两边,是1号和3号,也就是林铃和沈亦。

    “这话不好说,万一你混乱了,或者你是个疯子,你以为你是感知者,其实你不是呢?”橘子反驳道,“还有一种可能,你就是帮凶,你在帮你的朋友发金水(好人牌)。”

    橘子虽然平时表现不算沉稳,但是逻辑不错,比无冕之王的分析全面多了。

    老中医叹口气:“开始了开始了,我们之中不会有老骗子吧?”

    沈亦冷笑:“除了林铃是1级新手以外,其他都不是新手,你说呢?”

    汾子:“反正我肯定是好人,我想坏人也不敢随便冒充我这么重要的信息位吧?”

    他说的有道理,橘子也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其他人便没有继续插话。

    3号沈亦:“我是病人身份,既然2号已经认我为好人,我的身份就留一下,看看情况,下局再说。”

    “吐了呀,你们三个是不是帮凶和朋友三连坐啊,汾子负责发金水,然后你们两负责藏身份。”老中医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汾子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对不对,他直言,“别光怀疑我啊,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老中医说:“我也是病人身份,很重要的身份,我也藏一下!”

    其他人:“???”

    都藏身份,是都怕被杀吗?

    有些身份怕暴露很正常,比如保护者,但前面四个人,三个人都怕暴露?

    怕不是有什么邪恶阵营混进去了。

    但最关键的是,这奇奇怪怪的四个人,还有两个人被发了好人牌,第三个是发牌的人。

    古怪,太古怪了。

    到了5号,众人都紧张地看向保安。

    “嘿嘿嘿……我们赢了是不是就可以去地下室了?”

    他莫名其妙问了这一句。

    完了,保安精神不正常,怪不得游戏胜利可以离开,只有逻辑和认知正常的人才能获得游戏的胜利,保安这样子,希望他是邪恶正营的,千万别是自己人。

    “对,”

    苏摇铃开口道,“所以,你要帮助我们获胜,只有我们赢了,你才可以去地下室,现在,把你听到的身份和信息,一字不动地告诉我们。”

    其他人忍不住为苏摇铃的发言点了个赞。

    虽然听上去像是在和小孩说话,但就是这样简单的表达方式,最能套取有用的信息。

    果然,保安很快说出了重要内容:“它告诉我,我是敏感病友,我有一个重要信息,在他们之中,有一个播音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