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止殴打逃生游戏npc[无限] 第13章 七号地铁9

时间:2022-06-11作者:缜白

    它第一句话说了什么啊,什么都没说吧?

    然而,苏摇铃却转头看向其他人,让他们离开:“不想死就去其他车厢。”

    张鹏飞终于回过神来,明白眼前的“东西”并不是他的母亲,于是腾的一下从座椅上站起来,双腿还有点发抖,但用最后的力气支撑自己往后退了几步。

    “怎,怎么了吗?”

    刘小沙的确是不想和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尸在同一个车厢,但他也不想离开苏摇铃。

    今天下午的苏摇铃说的没错,现在他宁愿把身上所有能拿出来的东西都上交给她,当做保护费。

    只求苏摇铃能保他一条狗命。

    ——面对恐怖纸人面不改色当面抢劫,

    手缝鬼婴动作迅速技术熟练,

    连扇活尸几十个大耳光不带手慢的。

    如果这趟地铁上有谁能活下去,除了苏摇铃还能有谁?

    江陵没开口,但显然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

    倒不是他想问苏摇铃要干嘛,而是这车厢显然不对劲,眼前的女尸出现的也很诡异,他留下来,至少还能应付一下意外情况,只有苏摇铃一个人,会很危险。

    苏摇铃看穿了几人的想法,抬头道,“不用担心,”

    她说,“我很安全,你们留下来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反而危险。”

    开玩笑,她车票都给江陵了,至少要保他不出事。

    但在其他人耳中,听起来就有点不是这意思了。

    你能把手里握着的,刚掏出来的,闪着寒光的剪刀口先别对着身前的女尸再说这句话吗?

    不用担心,要求独处——

    这是什么大佬发言?

    女尸也怒不可遏:你当我死的是吧?

    不对,我本来就是死的。

    但江陵立刻就懂了她的意思,“我们走吧,留下来也只是添乱而已。”

    广播让他们坚信火车南站没有乘客上车,他们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脑海里对于“火车南站上来了一个鬼乘客”的认知也就越深。

    江陵都这么说了,另外两人也只好跟着他往前面的2号车厢走。

    关上车厢之间的门之前,江陵抬头问她,“真不需要帮忙?”

    苏摇铃说,“保管好我的车票,就是忙了我最大的忙。”

    车门关上,车厢里只剩下苏摇铃和女尸双目相对。

    看着苏摇铃手里锋利的剪刀,女尸大概意识到如果自己再惹怒她,接下来就不是耳光那么简单了,“……大哥,大姐,大佬!我真想不出来刚才哪骗了你。”

    这个鬼顶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脸,喊她姐。

    场面过于诡异。

    苏摇铃冷漠开口,“姓名。”

    “不记得了……别打,别打!我叫334,这是我们的编号,我真的不记得本名了……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们死了之后,能记得的东西有限,我只记能保命的东西。”

    “车里还有别的东西吗?”

    “有,很多……”

    “为什么你能实体化?其他东西呢?”

    “我杀的人比较多,怨气越重,能力越强,自然也就比其他的垃圾鬼厉害。”它还骄傲上了。

    “所以你出来就是为了杀我们?”

    “啊……这,”

    它也没法撒谎,说不是也太假了,只能支支吾吾起来。

    “为什么选择变成这个人而不是别人?”

    “只要在地铁上,就会受到这里的影响,精神弱的人,有一些记忆就会泄露出来,我能找到什么就变成什么……对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他妈妈真是你小姑?”

    苏摇铃:“你觉得呢?”

    妈的,334心中暗骂,我就知道!!

    什么卖血,什么偷钱,都是你想要殴打我编出来的吧!

    它刚才居然被打的自己都信了。

    “目的?”

    “……击垮乘客的精神,这样更容易杀死他们,或者引导他们精神崩溃,违反规则,很多人见到自己的亲人都容易被骗,完全意识不到在这里出现的亲人有什么问题……”

    这样解释也算合理,无论是孕妇还是鬼婴,都在想方设法让他们违反车站内的特殊条款。

    “这么说,”

    苏摇铃问,“你们和乘务员不是一伙的?”

    “我们和那些纸人确实不对付,但它们也管不了我们……”

    女尸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我还可以告诉你更多的秘密,纸人和七号地铁也不是一伙的,你别以为它们真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它们也会伤害你们,甚至杀死你们,但是你应该发现了,只要你们不违反规则,它们就不会动手。”

    “但是你能确保每一条乘车条款都不违反吗?所以,在它们不会伤害你的时候,最好趁机把这些纸人杀死。”

    “怎么杀?”

    女尸竟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起来,“它们其实非常脆弱,在没有处罚乘客的时候,只不过是纸做的东西而已,撕碎或者烧毁,都可以,你应该也发现了,这一趟车上只有一个乘务员。”

    “那你为什么不把它撕了?”

    “这……”

    女尸面露尴尬之色,“我是死人,对我来说,它可不只是单纯的纸人。”

    苏摇铃也不管它说的是真假,但它不能对纸人下手的可能性很大。

    “这一站什么时候到站?”

    “我也不知道……我们不能操控这趟地铁,什么时候到站,得看这个地铁,我们也只是乘客而已……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这趟地铁越往后面越危险,我们在下站会下车,你们最好也立刻下车。”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你自己都说了,你们会引导乘客违反规则,我如果下站就下车,不是违反了乘客守则吗?”

    苏摇铃的质疑在女尸看来很正常,这个女生的精神看起来很强大(过分强大),不容易被引导和迷惑,不可能全相信它说的话,但相不相信无所谓,它的目的已经快达到了。

    于是,女尸继续耐心解释道,“乘客守则是那群纸人制定的,你以为是地铁本身的规则吗?纸人也只是为了它们自己,帮你们还是害你们,只看对它们有没有利而已,你们继续乘坐这趟地铁下去,只会加深被同化的程度,现在下车,总比变成那种东西要好。”

    “什么东西?被什么同化?”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从你们乘坐地铁的那一刻开始,你们就有被同化的可能。所以,极可能是这里的环境在腐蚀你们。越往后面的站台,那种腐蚀的力量越强大,你的同伴是不是越来越不对劲,甚至有的人疯了?”

    女尸诡异一笑,“你别看我是个鬼,但至少我还有意识,相信我,你绝不想变成那种东西,死在我手里,比那样死去,说不定更幸福。”

    说完,它又压低声音,用嘶哑的嗓子说,“其实,就算你的同伴在这里,我也会这么说,绝不会有半句假话,你完全没有必要把他们支开。”

    苏摇铃一抬眼。

    淡漠白皙的脸上写着几个大字。

    ——“你在教我做事?”

    女尸一噎,脸色有些尴尬,“我只是提个建议,建议而已,”

    “按照你说的,只有你实体化之后我才能看到你们,其他的鬼并不全都有你这样的能力,它们要如何完成业绩?”

    “完,完成业绩?”女尸没听懂。

    苏摇铃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它,“你们不是想杀死我们吗?这不就是你的业绩?”

    “是,是这个道理没错,”

    女尸擦了擦脸上的血,“它们也不是完全不会被看见,只是显形需要怨气,而且,你们的精神状态越差,它们越容易被你们看见。”

    “违反规则我们也不会死,引导我们违反规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不得不说苏摇铃真是审讯专家,专挑重点问。

    女尸连忙道,“违反规则,你们会被纸人处罚,处罚之后基本不疯也残了,对我们当然更有利,而且越往后面的站台去,你们的精神状态肯定会越差,那里会有其他东西想对你们下手。”

    “什么东西?”

    “我,我没敢往后面去,不知道……”

    “最后一个问题,”

    苏摇铃问,“我怎么才能杀死你们。”

    女尸:“……”

    不是,你真敢问这个问题?还是你觉得我真的会回答吗?

    半晌,它露出阴狠的笑容,“你是杀不死我们的。”

    苏摇铃一顿,“哦?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愿意把这么多的事情都告诉我,难不成只是因为你怕疼吗?”

    女尸无语:“……你,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我是一个吃不了苦的鬼,尤其不想受刑罚的鬼。”

    “我觉得你挺能受罚的,我刚才打了你有六十五个耳光吧,你才投的。”

    女尸:??

    那是我想坚持到第六十五个的吗?那是你根本没给我说话机会吧!

    “所以,”

    苏摇铃的语气冷下来:“既然我根本就威胁不到你的生死,你还愿意告诉我这么多东西,怎么看都不对劲,还是说——你根本就一直在骗我?”

    女尸被她这反复的语气吓到了,“不,没,没有的事,怎么可能,姐,姐你听我说,这事是这样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不够有用?我在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想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上了这趟地铁的吗,明明你没看到我们上车。”

    **

    另一个车厢,

    车门关上,隔音效果还是不错,三人只能听到隔壁车厢苏摇铃的声音,还有另一个嘶哑的恐怖声音若隐若现。

    但都听不清楚在说什么,尤其是地铁行驶本身就会发出噪音。

    “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是鬼,还是诈尸了?”刘小沙紧张地看了一眼车门,“苏同学一个人和它呆在一起,不会出事吧?”

    张鹏飞也有点害怕,“这么长时间了……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江陵却说,“你们在说什么?”

    刘小沙:“啊?”

    江陵不应该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吧?

    谁知江陵继续说:“那节车厢里只有她,”

    他说,“不是吗?”

    张鹏飞脱口而出:“可是我们——”

    “我们刚才什么也没看到,隔壁车厢里除了苏摇铃以外什么也没有。”

    他的语气自然而坚定,以至于让两人以为刚才是不是他们自己产生了幻觉。

    但真的是这样吗?

    就在这个时候,张鹏飞忽然发现——

    他口袋里的车票也不见了。

    不仅如此——

    刘小沙说出的话,也让他头皮发麻:“等等,你们听到了吗?”

    这个矮小的男人抖了抖身体,“刚才……我听到有羊叫的声音。”

    张鹏飞的脑子已经乱了,因为他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他们不是发现了羊的尸体,或者记忆出现了混乱。

    而是在这一刻,清清楚楚的一起听到了几声若有若无的羊叫声。

    这趟地铁上,真的有羊!

    “没事,没事,”

    刘小沙脸色苍白,“上一站已经过了,我们这一站就算是遇到了动物,也不用害怕。”

    张鹏飞点点头,想起来这件事,不能和动物在一节车厢,已经是上一站的事了。

    昏暗的单盏灯光将三人的影子拉长。

    忽然,张鹏飞看向刘小沙身后,露出惊骇的表情:“你,你你……”

    在刘小沙身后,有一张他们此刻绝不想看见的脸。

    大红的腮红,微笑的嘴唇,毫无生气的眼睛,还有白纸脸——

    不知道什么时候,乘务员已经出现在他们背后。

    手里,拿着一把新的,亮的让人心寒的剪刀。

    如果苏摇铃在这里,看见这把锋利的新刀,一定眼睛一亮。

    但她不在。

    刘小沙和张鹏飞都已经有一个深刻的念头在心里,只是他们没意识到。

    他们潜意识已经认为,那个鬼东西是上一站上来的。

    由此违反了规定,所以,纸人乘务员找来了。

    **

    地铁车厢尾部,7号车厢。

    一个穿着红白裙子的散发女生,把耳朵紧紧贴在车门上,脸上一大片污渍,神情诡异而恐怖。

    “嘘,”

    她说,“快听,羊,来,了。”

    在车门的另一边,也就是6号车厢里,坐着一个有点胖的人影,背靠着车厢连接处紧闭的车门,而车栓是被她用外套拴住。

    远远的,微胖人影那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一阵羊的叫声。

    但是她什么话也没说,依然靠在车门上,坐着一动不动。

    地铁在车轨上发出的摩擦声,车体晃动的声音固然很杂乱,但在她们的耳朵里,那几声突兀的,不属于地铁的羊叫声,显得更为抓耳。

    “桂桂,我们不是好朋友吗?开门呀,”

    女生贴着车门,发出渗人的笑声,“开门呀,你把你的车票给我,我们一起去找羊,然后我们给举报给乘务员,说不定它会帮我们补票,我们就没事了—”

    说话的人是路寥寥。

    但随后,她又神经质地骂起来:“那个该死的乘务员,我要杀了它,等我抓到它,我要让它生不如死!”

    她的裙子本来是全白的,只不过被血液浸透了部分布料,又干涸了一些,显出另一种死亡的颜色,尤其是上身的衣服,全都染成了红色。

    她的嘴唇歪歪扭扭,上面有一排血洞,地上还有一条带血的棉线,是她好不容易拆下来的,不然……

    “开门啊,开门啊!桂桂,宋桂!”

    “你这个小偷,贱人!你把我的车票藏到哪里去了!把门打开!”

    路寥寥的声音逐渐疯狂起来,随后,她开始用力地撞击车厢门。

    咚!

    咚咚!!

    即便是撞到肩膀血肉模糊,露出骨头,她依然像是没有痛觉一般,疯狂地撞击着——

    **

    苏摇铃能听到从后面车厢传来了隐约的撞击声,还有一些女生尖锐的喊声。

    类似于什么开门啊开门啊,你有本事偷车票你有本事开门啊之类的话。

    当然,可能听的不是很准确,但**不离十了。

    不过,撞门声一开始挺吓人,持续起来之后就失去了威胁——

    既然是在持续地撞门,说明还没把门撞开,那暂时就不用管。

    她更感兴趣的,是面前这个女尸。

    女尸:……

    为你的专注点赞。

    苏摇铃:“下一个问题。”

    “?刚才不是说最后一个问题了吗?”

    她一抬眼,摸了摸手里的剪刀:“你有意见?”

    “没,没意见,您问!”

    “第一站,为什么不能和乘客搭讪。”

    “第一站是最外层最低级的世界,在那里只要和别的生物有“交流”,都会被地铁发现,进而被同化。”

    “交流?真是奇怪的判定方式,那为什么后面又可以说话了?”

    “我这不是说了吗,第一站是最外层的世界,越往后面走,环境越混乱,那是一种你们……包括我们都无法感受的环境,在这种混乱的世界里,声音和乘客之间的“交流”已经完全无法被识别了。”

    女尸研究的还挺透彻:“但是,到了后面的车站,被地铁同化的标准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如果我被同化了,现在就不会有机会出现在这里和你说话。”

    它似乎想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浑身都颤抖了一下,随后才道,“我只知道,违反规则肯定是会加速同化的,一旦开始同化,你们的精神状态就会越来越差,这个时候也是我们最好下手的时候。”

    他们并不能和现实的杀人魔一样直接杀死乘客,如果有那种能力,早就正面上了,还用得着这么累搞这些幺蛾子吗?

    就算是婴儿扭开门把手的那种巨力,也是需要冷却时间的,哪能一直都用,那不无敌了?本身鬼婴的能力也在精神层面对乘客的影响,而不是物理层面的。

    能出现在前面几站的怪物,都不会太强大,否则它也不至于在这里被一个活人按在座椅上狂扇耳光。

    但活人见到他们,无不是慌忙逃窜,惊声尖叫,双腿发软,就比如刚才那个张鹏飞,都吓得差不多了,就差它伸手直接把人掐死,人头就到手。

    但……

    见到苏摇铃之后,从未设想的危险出现了。

    所以,在场的其他“乘客”很庆幸334做了这个示范,帮忙排雷。

    感谢334。

    感谢334+1。

    感谢334+2。

    ……

    这一批的乘客不是很好对付,那边车厢的乘务员在办事,这个车厢又有短发女生这种比鬼还恐怖的存在,而另外在车尾车厢的两个女生……

    它们想杀,没那么容易。

    不过它们并不会和334一样贪婪和心急。

    以前地铁没有完全开放,只是零散有乘客误入这里,但如今不同,以后会有更多的乘客来,他们随时可以“饱餐一顿”。

    就算它们放过了这一车的乘客,也不代表这些乘客能活到最后。

    地铁,还有两站才到终点呢。

    它们并不是这趟地铁上最可怕的东西。

    最可怕的,是地铁本身。

    那是连纸人也要害怕的存在。

    **

    苏摇铃的反复无常比鬼还吓人,334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阴晴不定,诡计多端。

    见苏摇铃质疑它说的话的真假,它连忙提出用另一个秘密证明自己清白:“你们被这趟地铁同化的程度越厉害,精神就越不稳定,见到我们这些东西的几率就越大,但你没发现一件事吗?”

    “从你们上车开始,到现在已经经过了好几个车站吧,我相信你肯定有发疯的同伴。”

    爱神直播4885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