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三十一章 心中惑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b>最新网址:马车上,风千语坐在中间,小山和贝拉一左一右相对而坐。风千语左看看右瞧瞧,见小山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贝拉也不说话,只是红着俏脸时不时的瞄小山一眼,心中了然。

    “你们两个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当我不存在好了。”风千语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假装小憩。

    “荒,我知道是你。你怎么...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贝拉看着眼前这位容貌不输自己的“美女”强忍着笑意道。

    小山知道已经无法逃避了,只得抬起头无奈的看了风千语一眼,叹了口气道:“有人觉得你们四个学院都有个美女学员撑场面,就我们风云学院没有,觉得没面子。所以,我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噗嗤!”贝拉还是没忍住,最终仍是笑了出来。

    “那个...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这个扮相挺好看。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你是个男的,刚开始我也以为你是风导师带在身边的女学员呢!”怕小山误会,贝拉连忙解释道。

    “没关系,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小山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贝拉用她那美丽的宝蓝色眸子上上下下又将小山仔细的打量了一遍,颇为好奇道:“你的妆容应该是风导师给你化的吧!可是你这身材...我记得你身体挺强壮的,应该没有如此纤细。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山也不知道贝拉为什么会对男扮女装的自己如此感兴趣,不过还是给贝拉解释了一番。

    “你知道我是修行古武的,我们古武一脉有一种功法叫‘缩骨功’,这种功法可以改变人体骨骼的大小。我就是用缩骨功稍稍改变了一下我的体形,否则,这身衣服我是没法穿的。”

    “缩骨功?你们古武一脉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功法!”贝拉显然是没听说过“缩骨功”,表情有些惊讶。

    说到古武功法,小山便来了兴致。

    “古武一脉其实有很多神奇的武学,元修五系的功法加起来都不见得能比得上。只是可惜,随着古武一脉的没落,很多武学都失传了。别的不说,就说这缩骨功,我仅仅是练了一个皮毛而已。若将缩骨功练至大乘,我甚至可以变成孩童的模样。”

    贝拉又是惊讶又是惋惜,不过随即她便一脸期待的看着小山道:“既然你连如此神奇的缩骨功都会,那你是不是还会很多其他神奇的武学?”

    小山淡然一笑道:“我爷爷虽然收藏了不少古武典籍,我大都看过。不过我也只是捡着其中感兴趣的学了学,倒也不是会很多,只能说大概都了解一点。”

    “那你会不会一种叫‘战龙诀’的武学?”贝拉有些期待的看着小山道。

    听到“战龙诀”这三个字,一直假寐中的风千语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眉毛。而小山则皱着眉摇了摇头道:“不会,听都没听说过。这也是一种古武功法吗?”

    看小山疑惑的样子似乎是真的没有听说过“战龙诀”,贝拉略微有些失望。

    “应该是吧!根据我们家族里的古籍记载,当年的龙族就是...”

    “我说你们两个!”风千语突然出声打断了贝拉,然后她皱着眉看了看小山和贝拉,没好气道:“我给你们创造这么好的机会不是让你们谈论武学的!你们也算是久别重逢,难道不应该说点甜言蜜语,卿卿我我一番吗?”

    被风千语这么一打岔,贝拉突然想起来她这是在帝都,虽然此时并无“外人”,不过也不能随便谈论龙族之事,那是皇家的禁忌。

    “风姐姐,什么叫‘甜言蜜语’、‘卿卿我我’?我和贝拉就是普通的朋友,被你说的我们两个人好像成了一对‘痴男怨女’了!”小山已经习惯了风千语的“疯言疯语”,他倒是无所谓,但是人家贝拉不见得习惯呀!

    “没关系,我知道风导师只是在开玩笑。”贝拉却大方的一笑,似乎并没有将风千语的话放在心上。

    “臭小子,你看看人家。一个姑娘家都比你大方!”风千语说着还白了小山一眼。

    小山还想再说点什么,可马车却停下了,显然他们已经回到了天一学院。

    三人下了马车,贝拉先是对风千语道了声谢,然后又笑着对小山点了点头,这才款款离去。

    “你是不是‘痴男’不好说,不过我看这个丫头八成快成‘怨女’了。”风千语看着贝拉离去的背影笑着道。

    小山懒得理会风千语,直接向住处走去。

    两人回到住处,并没有见到风无相他们,连杨松柏也不在。不过小山并不在意,他现在就想赶紧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下来,当了大半天的“花瓶”,可把他难受坏了。

    衣服是风千语亲手给小山穿上的,小山也就不在意当着风千语的面再脱下来,所以小山直接跟着风千语进了她的房间。

    等小山恢复本来的面貌以后却并没有急着离开风千语的房间,而是找了张凳子坐下,看着躺在床上的风千语,等着她为自己答疑解惑。

    “想问什么赶紧问,你以为就你不愿意穿这种衣服啊!”风千语一边说着一边扬了扬手里小山刚脱下来的那套黑色衣裙。

    “风无相跟皇室的私交很好吗?”小山问出了心中的第一个疑惑。

    “要说私交,他跟那位‘冰凰’的关系还算可以,至于跟皇室的其他人就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了。”风千语靠在床头,双手抱在胸前,看样子是准备跟小山长谈了。

    “那皇帝要他说的话,是帝无瑕告诉他的?”

    “帝无瑕不是贝拉,她可没有把无相当成是她的情郎。”风千语摇了摇头道。

    小山皱了皱眉,他知道风千语又在开玩笑。不过他也没说什么,他相信风千语会继续解释的。

    “我们的陛下口口声声说着只谈风月,却把话题扯到了‘重武轻文’上,你说这是为什么?”

    “他是故意的?”

    “这种事情他跟你们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说干什么,当然是故意的!”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在场的人或者说让落月学院的人听到无相最后的那番话。”

    小山似乎明白了一些:“怪不得,风无相说完那些话之后,落月学院的人明显相当不高兴。我们的皇帝陛下虽然也是满脸不悦,却只罚风无相喝了三杯酒。”

    “与其说是‘罚’,倒不如说是‘赏’。我们的陛下就是希望有人借这个机会敲打敲打落月学院的人,别忘了他们的副院长可是一位红衣大主教。”风千语补充道。

    “这么说,大秦皇室对西疆的教廷现在有些不满了?”

    “不是现在,是一直都有所不满。或者说西疆的教廷一直都没有放弃脱离大秦的掌控。这么多年来,教廷在暗地里没少鼓动西疆的人们重新复国。只不过皇室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的动静闹得不是很大,皇室也不愿意打破这所谓的‘太平盛世’。”

    小山点了点头,帝弘胤后来说的那句“四方团结,亲如一家”看来也是意有所指,应该也是说给教廷的人听的。

    “看来,风无相很了解我们皇帝陛下的心思啊!”小山语气玩味道。

    听了小山这句话,风千语却皱着眉道:“其实我也很奇怪,按照无相以前的性子,就算他猜出了皇帝的心思,他也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说出那番话的。我总觉,自从云无常去了西疆以后,无相就开始变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总觉得风无相现在变得锋芒毕露,跟以前简直判若两人。”想起风无相以前被云无常三番两次的算计都是“一声不吭”,现在的风无相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可能是因为咱们那位‘冰凰’的缘故吧!你也知道,无相可是对那位‘冰凰’情有独钟、势在必得的。”风千语伸了个懒腰道。

    说到帝无瑕,小山心中的疑惑便又被勾了出来。

    “对了风姐姐,那些人后来为什么兴奋啊?皇帝不是说他做不了无瑕公主婚事的主吗?难道是他们觉得就是因为皇帝做不了主,他们就都有机会了?”

    “你真以为我们的皇帝陛下做不了无瑕公主婚事的主?”风千语挑了挑眉毛道。

    “他当着咱们这么多人的面说的,还说了那不止一遍,难道是假的?”小山有些惊讶。

    “也不能说是假的。你仔细想一想,我们的皇帝陛下说他做不了无瑕公主婚事的主,可他后来又说了什么?”

    小山想了想道:“他说无论无瑕公主选中了谁,希望其他人不要怨恨,以后无瑕公主要是有事就多帮忙。作为一个父亲,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难道他说这些话又是别有用意?”

    风千语点了点头,沉声道:“咱们皇帝陛下那几句话中的用意,可不只是令人兴奋,简直能让人疯狂!”

    小山更加疑惑了,不过他看风千语难得露出了一脸深沉的模样,心知此事必定非同小可。<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