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战天道 第二卷 飞龙在天 第二十九章 当“花瓶”

时间:2020-02-28作者:青墨留殇

    <b>最新网址:饭也吃了,舞也跳了,大殿上的气氛倒也称得上其乐融融。唯一可能不是那么自在的就是小山了,他发现不少人都在有意无意的瞄自己。还有,虽然皇宫里的厨师菜做的不错,很精致,但是量太小了,小山根本就没吃饱。

    帝弘胤放下手中的酒杯,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众人,微微一笑道:“很大多人都说我们大秦重武轻文,在座的都是武人,你们觉得这句话说的对还是不对?”

    见众人都沉默不语,显然是有所顾忌,不敢畅所欲言。帝弘胤一挥手道:“就当是闲谈,你们不用有太过顾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回陛下,我觉得这句话不对。众所周知,我大秦五大学院皆分文、武两院。若是真的重武轻文,难道文院只是一个摆设?”说话的是一个来自摘星学院的学员。

    “可是文院学子寒窗苦读数十载,都不见得会有什么成就。而武院的大部分武人都会受到帝国的重用,有些人甚至可以一步登天,比如你们。这么看来,是不是对文院的学子不公平呢?”帝弘胤看着刚才那位发言的学员微笑道。

    “回陛下,我觉得并不存在什么公平不公平这一说。”曜日学院站起来一个人道。

    “哦?怎么讲?”

    “大秦本就是以武立国,沙场上埋得大都是武人的枯骨,有几个文人的?若论公平,那打起仗来是不是也要文人去冲锋陷阵?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那还谈什么公平不公平!”

    帝弘胤赞许的看着那名学员点了点头道:“说的有道理。”

    得到了帝弘胤的赞赏,曜日学院的那个学员得意的瞟了一眼摘星学院的那名学员,挑衅一笑,然后坐了回去。

    “可如今,都说我们大秦是太平盛世。很多人都说我们大秦现在需要的是治国的文臣,而不是打仗的武将。这一点,你们又怎么看呢?”

    “哼哼...”帝弘胤的话一说完,风无相便很不屑的笑了两声。

    “无相,你是想要说点什么吗?”帝弘胤看着风无相道,目光中隐隐有些期待。

    风无相站起来,沉声道:“回陛下,说这些话的人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祸国殃民!其心可诛!”

    听了风无相的话,使得在场的人大都一惊,他们没想到风无相会把话说的如此严重。

    帝弘胤则看着风无相道:“你说说,怎么就大逆不道、祸国殃民了?”

    风无相抬起头,朗声道:“我大秦现在是太平盛世不假,可北有北狼虎视眈眈,两年前...不,现在应该说是三年前,无瑕公主是怎么回来的,想必诸位应该记忆犹新吧!”

    三年前,无瑕公主外出历练归来,恰逢北狼陈兵五万,剑指镇北城。若不是无瑕公主及时出现,破了北狼“无中生有”的诡计,一场血战怕是避免不了的。

    见在场的众人都点头不语,风无相继续道:“东海水族近年来虽说与我大秦还算相安无事,可老话说得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它们生活在水里,可它们一直觊觎着我大秦肥沃的土地。否则陛下也不会狠心让玄乾皇子去镇守东海,这一守便是十几年!”

    帝弘胤听到风无相提起自己的大儿子玄乾,脸色也变得有些沉重。在一众皇子中,玄乾虽然年龄最大,不过跟帝弘胤这个父亲相处的时间却是最少的。

    玄乾从天一学院出来便被帝弘胤派遣去镇守东海,十几年来,玄乾回京的次数屈指可数。虽说玄乾并不是帝弘胤最喜欢的皇子,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在内心深处,帝弘胤还是觉得挺亏欠这个大儿子的。

    而帝弘胤之所以将玄乾派往东海,就是因为水族表面上安分,可私底下没少搞一些“小动作”。东海远离内陆,帝弘胤派别人去镇守不放心,所以只能派众皇子中公认的最优秀的大皇子去,也算是用心良苦。

    帝弘胤对风无相点了点头,淡然道:“继续。”

    “至于西疆...”风无相说着便看了落月学院的众人一眼,然后又转过头看着帝弘胤道:“我大秦能有今天的太平盛世,除了因为我们有历代的明君,如今的贤主,还因为我们有震慑四方的武力。若我们大秦不重视武力而只靠文人来治国,怕是有些人就该有不臣之心了!”

    “风公子,你这话说得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作为落月学院的副院长,也作为西疆教廷三位红衣大主教之一的马歇尔脸色有些阴沉,他知道风无相后面的那番话就是说给他们落月学院或者说教廷的人听的。

    落月学院其他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风无相明显就是在含沙射影,不过在帝弘胤面前他们也不好发作。

    其他学院的人则都是一声不吭,眼神玩味的看着风无相。对于风无相关于北狼和东海的说法,他们没什么好说的,因为都是事实。

    可关于西疆,就算风无相说的是事实,也没人愿意去苟同。毕竟有位红衣大主教在场,谁也不愿意无缘无故的去得罪西疆的教廷。

    “我大秦四方团结,亲如一家,哪里会有人有什么不臣之心!无相,你确实有些‘危言耸听’。罚你自饮三杯,以后说话记得想好了再说!”帝弘胤也一脸不悦的看了风无相一眼道。

    “是无相失言了,无相甘愿受罚。”风无相很痛快的自罚了三杯酒,然后对着落月学院的人淡然一笑便坐了回去。

    小山有些奇怪,风无相的话明显把落月学院的人给得罪了,还惹得皇帝不是很高兴,怎么他倒像个没事人似的,还笑得出来。

    风千语见小山一脸疑惑的样子,微微一笑,低声道:“无相说的话,全是咱们皇帝陛下让他说的。所以,你不用感到奇怪。”

    “皇帝让他说的!他什么时候见过皇帝?”小山更加疑惑了。

    风千语见小山没理解自己的意思,也没再跟他解释。轻轻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会小山。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哪!都觉得我们大秦‘重武轻文’是没错的。也难怪,谁让你们都是武人。不过,武是肯定要重的,文也不能轻。你们要是不想让人说你们只是一些头脑简单的武夫,就多读读书,堵一堵那些文人的嘴。将来帝国重用你们的时候,也就不算‘重武轻文了’。”

    听了帝弘胤的话,各个学院的学员大都会心一笑。帝弘胤最后的总结,其实也道出了他的想法,很显然,帝弘胤也是赞同他们的说法的。

    “五院会武五年一次,今年有些特别,毕竟有无瑕嘛!我也知道,你们当中不少人就是冲着无瑕来的,肯定不止他赫连望一个。”

    “无瑕的婚事我虽然做不了主,不过不管无瑕将来选中了你们当中的哪个人,其他人也不要心存怨恨。如果无瑕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可要尽心尽力的去辅佐她!这也算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为我这个‘不听话’的女儿对你们的请求。”

    听了帝弘胤这番话,几乎所有的男学员都站了起来,诚惶诚恐道:“我等不敢!”

    小山有些惊讶,看着那些异口同声说着“不敢”的男学员们,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小山纠结着自己要不要也站起来的时候,帝弘胤替他做了选择。

    “好了,都坐下吧!说了今天只谈风月,你们不必如此拘束。”帝弘胤挥了挥手淡然道。

    看着那些男学员坐下以后都变得异常兴奋,小山就更加疑惑了:这些人都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兴奋起来了!就连刚才被风无相含沙射影了一番的落月学院众人此刻的脸上也不再阴沉。

    百思不得其解的小山只能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风千语,希望风千语能给自己解惑一下。

    见小山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风千语已经猜出了小山心中所想,不过她并没有马上给小山解释,只是低声说了一句:“回去我再跟你解释。”

    接下来,帝弘胤又说了一些激励众人的话,便结束了这次的宴会。

    从头到尾,小山都在扮演着“花瓶”的角色。而且,他似乎也有点明白风千语为什么让他扮演“花瓶”了。

    离开皇宫以后,各大学院的人简单的寒暄了一番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回去商量。

    小山因为扮相的原因,来的时候是跟风千语一起乘着马车来的。就在小山和风千语准备上马车回去的时候,却走过来了一个人。

    “风导师,我能跟你们一起回去吗?”贝拉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的看了小山两眼。

    落月学院的交流团来风云学院作交流的时候,虽然风千语跟贝拉接触的不多,不过她对这个金发美女的印象还算不错。贝拉虽然是个公主,但她并没西疆那些所谓的贵族身上的那种高傲的脾性。

    “当然可以!上车吧!我的小公主。”风千语一边说着还不忘用眼神小小的“调戏”了贝拉一下。<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